第二章:小鎮初夜(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彷彿過去了很久,又彷彿只是一個瞬間,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就好像是自己擺脫了身體的一切負擔,讓人無比的享受。

    檢測到固有靈魂……

    掃描中……

    姓名:無名

    種族:喪屍

    過往:來自於0002號固有世界,在成為喪屍危機的受害者後覺醒成為了“智慧種”(0002號世界的統稱)在打敗了其他的“智慧種”後,成為了喪屍一方的王者,與人類展開了長久的鬥爭;與人類鬥爭的千年中慢慢的進化,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厭倦的情緒成為了主旋律,死亡也許是唯一的解脫……

    英魂檢測中……

    無任何英魂反應,啟動備用方案……

    正在隨機抽取英魂……

    滴滴滴,受到不明能源干擾,英魂本體受到不明損傷。

    正在搜索能源來源……

    能源來源已消失,搜索無效化。

    正在傳送中,歡迎來到48484848號虛幻限界。

    慢慢的睜開眼睛,無名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緩緩地掃視周圍的環境,無名得到了這樣的一個資訊:這是一個大概4平方米的蝸居,房間髒亂臭,居住在這裡的只有一個人,是男人。

    觸发主線任務:死吧死吧死吧:在七天內,運用一切可運用的手段殺死這個國家80%的人類。(活該你們生在這個世界。)

    觸发支線任務:王的落敗:生擒這個國家的國王,並讓她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王者風範。(生當為王者,死……就死了吧。)

    觸发角色任務:英魂複蘇:由於英魂受到了不知名力量的影響,失去了本源之力的英魂在自我保護的本能下變回了英魂石,在世界中尋找世界樹之源來喚醒英魂。(倒霉的人有倒霉的命,倒霉到家裡,喝水都塞牙縫。)

    請注意,由於您的實力超過本世界的平均值,現已自動將您的實力限制在平均水平。

    無名看著突然顯示在自己面前的一張紙上的內容默默地拿起手旁的一個凳子然後狠狠地砸向那張紙上“去你的倒霉,我最討厭別人說我倒霉,倒霉你……(以下省略千字以上的帶有侮辱性的各國語言)”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開啟,一個胖胖的男人把頭伸了進來,當他看到無名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後才說道:“嘿,你誰啊夥計,為什麼你會在謝特的房間裡。”

    無名看著這個胖子,突然笑道:“啊哈!夥計,我有一個不錯的主意,這是和你有關的事情,我想你會感到高興的。”

    胖子看著突然笑起來的無名,有些楞楞的問道:“什麼事情,如果是偷東西的話,我不感覺這裡是個好地方,就算是把這裡拆了也不值幾個子兒。”

    無名依舊笑著說道:“不,你會知道是什麼事的。”說著無名便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抓住了胖子的腦袋,就這樣把胖子拉扯進了屋子裡。

    無名用手捂住胖子想要大叫的嘴巴,然後一口咬破了胖子脖頸處的大動脈。

    走在大街上,無名看著這個有些破落的小鎮子,開始盤算起自己的打算,經過他自己的測試得出了以下的資訊:這是一個落後的世界,甚至連蒸汽都沒有搞出來,而自己的實力也受到了極大的削弱。

    自己的全力一擊在不附加任何能力的情況下只能勉強打碎岩石。

    所以這個世界的身體水平也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但是無名發現自己的喪屍病毒被削弱的並不明顯,基本的功能都還存在。

    所以他現在能夠用來完成主線任務的最大依賴便是喪屍病毒,不過實驗證明: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強壯的民兵被感染後,都只會變成普通的喪屍,除非藉助無名的病源加持,否則不會出現特殊喪屍。

    而且,在對一個名叫蘇西的女性人類施加了智慧後,得到了神策的提示資訊:在本世界中只能製造三個智慧種,十個變異種。

    在之後,無名就這樣在小鎮的大街小巷穿梭,一邊收集這個世界的主要資訊,一邊布置下陷阱,一直到了晚上為止。

    “好了,資訊也收集得差不多了,雖然不全面,但不得不說群眾的力量還真是挺大的,主流的,小道的,奇葩的消息都有,果然是科技太過狹隘,沒什麼太廣的資訊渠道,人人都無聊啊!”無名在小鎮中心的一座鐘塔坐下緩緩說道:“既然這麼無聊,那不如,就讓我給你們來個……終身難忘的記憶吧!”

    無名伸出手指點在自己的嘴上,一抹黑光浮現,隨後一段古怪的聲音以無名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而出。

    遠在小鎮另一邊的蘇西耳邊傳入了這樣一段話:我的臣民啊,給這個世界的光明畫上最後的終止符吧!黑暗終將來臨!

    蘇西笑著推開了自己父母的房門,向著還在熟睡中的父母笑了笑,然後便毫不猶豫的撲了上去。

    與此同時,當無名的聲音发出去後,在小鎮的大街小巷裡一雙雙猩紅眼睛睜了開來,彷彿是開了閘的洪水一般,他們衝進了一個又一個房子,撲向一個又一個他們原來的同胞。

    原本寂靜的小鎮一瞬間就變成了地獄,慘叫聲,打鬥聲,哭泣聲混合在了一起。

    “真是久違的聲音啊,好像是成王之後就再也沒有過這樣的場景了,也許我應該感謝一下這個該死的任務,呵呵。”無名就坐在燈塔上俯視著這個小鎮裡正在上演的一切。

    無名聽著下方的聲音慢慢地閉上眼睛手指微微的顫動,就在這時無名的雙手慢慢的被黑色的熒光包裹,無名把手向著身後的金屬大鐘一伸,只見黑光一閃大鐘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精緻小巧的小提琴。

    “人生就像是一個茶几,上面擺滿了杯具與餐具,就讓我來為你們演湊一下,這最後的旋律吧。”無名把小提琴拿好,坐在鐘塔的邊沿上翹起了二郎腿。

     It's show time.

    博德是小鎮的鎮長同時也是小鎮的民兵隊長,他在日常巡邏完後回到家中,在他還在抓緊寫關於小鎮中的瑣事時,他聽到了鄰居家有一些奇怪的聲音,他放下手中的公務隔著窗戶看向了隔壁。

    烏雲遮住了月亮,他只能看見有兩個人影在鄰居家的房間裡,一個人影在地上躺著而另一個人影則是趴在他的身上起起伏伏。

    “哈,看來地盧今天晚上會有一個不錯的豔遇,我要不要給他們加點樂趣?”正當博德猶豫著的時候,月光透過雲層照進了地盧的房間內。

    博德愣愣的張大了嘴巴,藉著月光他終於看清了地盧房間內的一切,地盧無力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的胸膛大開,其中的內髒正在被他自己的女兒騎在身上咀嚼吞食。

    “我的老天,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還不等博德琢磨出什麼,他就聽到臥室裡傳來妻子的慘叫聲。

    博德看了看地盧房間內的慘狀,他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使得他感覺心臟都停跳了一下。

    博德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跑向臥室,當他看到開著門的房間,空氣中飄散著血腥味時,他感到自己的心都涼了。

    當他踉踉蹌蹌的走到臥室門口,看到裡面的情景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博德看著自己的妻子倒在血泊中,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裡,似乎是聽到了聲音,人影慢慢地轉過身來,這使得博德能夠看清楚對方的臉。

    而讓博得更加心痛的消息是:這個身影的主人就是他的衛兵。

    平時專門負責守候在博德的房子外保護博德家人的衛兵。

    但此時此刻,他卻是使得博德的妻子倒在血泊之中的兇手。

    博德拔出自己腰間的佩劍,指向這名衛兵痛哭著說道:“戴米,你為什麼要殺死海娜,為什麼啊!”

    戴米對於博德的痛哭與大喊沒有做任何理會,他只是发出嗚嗚的嚎叫聲,看著站在門口的博德,他慢慢地移動了兩步靠近了博得後就猛的撲了過去。

    博德在自己的淚光中看到戴米撲向自己,他感覺自己的思維都凝固了,他只是本能的將自己手中的劍揮了過去。

    待到博德反應過來後,他慢慢的看向倒在了自己身後的戴米,只見戴米的腦袋已經不翼而飛,而他的脖頸處流出了黑色的膿血。

    博德的手一松,他的劍就掉在了地板上,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感覺只有這樣才能发泄出自己的痛苦,恐懼,無措與絕望。

    嘭!嘭!

    博德聽到了自家的木板窗傳來了被人敲打的聲音,博德連忙慌張的站起來,用自己顫抖不停的手把地上的劍拿在手裡,他的腦海中浮現出地盧的房間和他在臥室門口看到的可怕場景。

    他顫顫巍巍的說道:“是誰在那裡!是……人嗎?”

    “哦,謝天謝地,博德你還活著這實在是太好了。”窗外傳來了一個婦女的聲音。

    接著又有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博德,海娜還好嗎?現在到處都是吃人的怪物,我們嘗試過向外面突圍,但很不好的是鎮子外已經被那些怪物包圍了,我們必須要到鎮子中心的神輪鐘並敲響它來向其他的鎮子求援才行。”

    博德聽出來了,這是民兵副隊長皮格的聲音,博德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沖向了窗戶“皮格,是你嗎?太好了,海娜死了,她死了,是,是被戴米殺死的,是被戴米殺死的……”

    皮格不等博德說完說道:“博德,我很抱歉,但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雖然海娜死了,但你要想想,你還有女兒不是嗎?”

    “女兒?女兒!”博德的身體一抖,然後他還在茫然的眼神慢慢的堅定起來,他收好劍,從這個窗戶翻了出去,看到這裡僅剩的五個人,擺了擺手說道:“走吧。”

    就在這時,一陣悠揚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本章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48595 21 8 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