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調教女皇陛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任務裡是怎麼說的,要讓這位女皇大人明白王者風範,在知道了米莉的“秘密”後,無名就知道是要改正她的某些小孩子想法。

    既然這樣那麼就要先讓知道自己到底錯誤在了哪裡。

    無名站在持續懵逼中的米莉女皇前說道:“你認為自己作為這個國家的女皇,做的好嗎?”

    米莉女皇還沒有從無名的婢女說中脫離出來,乍一聽到這句話沒有多想就回道:“本皇從繼任之後一切抉擇都是從臣民開始,本皇自認為國為民,無怨無悔!”

    無名聽到米莉女皇的回答,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所謂為國為民只是從手下的大臣聽到的消息,所謂無怨無悔也只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掩護。”無名盯著米莉的眼睛淡淡的說道:“所有的一切,你都明白,但是你卻只是將一切都怪罪於莫須有的‘祖訓’。”

    “敢問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你可敢對著那些受苦受難的子民說上一句無怨無悔!”無名大聲的喝問著站在那裡呆若木雞的米莉女皇。

    “不,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這不是我的錯,我不知道的,我只是想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米莉女皇面對無名的質問顯得嬌弱無措。

    無名看著她,雖然臉上表現得憤怒,但是心裡卻是異常的平靜,或者說是異常的蛋疼。

    果然只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女孩而已啊,這心裡單純的不要不要的,心理防線也太好被攻破了,我才剛起個頭而已,把我想了半天的台詞直接減了大半啊。

    無名看著在那裡抹著眼淚的米莉女皇淡淡說道:“你知道自己錯在何處嗎?”

    米莉女皇抬起頭,那一頭金髮配上淚眼朦朧的精緻小臉,簡直萌的不要不要,但很可惜在她身旁兩個都是對此無感的喪屍。

    “我沒錯!錯的不是我,是……是……”米莉抽噎著說話,但不等她說完,無名就上前甩了她一個巴掌。

    “啪!”清脆的聲音讓還在不停流淚的米莉女皇一怔。

    捂著被無名扇過的臉,在那裡迅速的紅腫起來。

    無名把手收回,看著因為自己的一巴掌而倒地的米莉女皇說道:“在皇宮你或許可以任性,但是在我這裡你沒有任性的資格!”

    “或許你可以認為我說的都是假的,是不真實的。”無名擺出一副看遍人生疾苦的滄桑模樣說道:“你可以從皇家圖書館裡看到不少資料,你其實自己是知道的,你在位的這些年裡,你其實是毫無作為的。”

    米莉女皇摸了摸臉,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但是那些始終只是資料,只是對以往的某些描述而已。”

    “雖然我毫無作為,但是我也沒有做過任何有害於臣民的事情。”說著米莉女皇抬起了頭,眼中有著說不出的執著。

    無名掩了掩下巴,嘴角翹了一下。

    繼續擺著表情,無名說道:“你自然是沒有過,但是你的手下卻不會遵從你的說法!”

    “你可還記得在三年前,由於拯救一名法師而能夠進入聖城的父女二人?”無名看著現在已經接近崩潰的米莉女皇再次說出了一個消息。

    米莉女皇明顯的愣怔了一下,她當然記得,因為那個女兒長的非常可愛,在私下裡她也關照了不少這父女二人,只是後來卻莫名的失蹤了。

    但是聽到無名再次說到這件事,她又再次回想了起來。

    其實,對於這件事無名也感到很好奇,畢竟平常人與高高在上的女皇怎麼看都沒有半點的交際性。

    所以說米莉女皇在平時是有多無聊,就連在一次無意中看到的可愛小姑娘都能夠記著這麼長的時間。

    “當初的你得到的回答是什麼?”無名居高臨下的說道。

    “是失蹤。但我當初派了人去尋找的!”米莉女皇還想要狡辯一下。

    無名看著米莉女皇笑了笑,但米莉女皇卻是從這個笑容裡看到了嘲諷。

    “你自己都不相信,卻拿來對我說,你不感覺很可笑嗎?”無名的話讓米莉女皇陷入了沉默,感到臉上似乎更燙了。

    “看看站在你身邊的這個女孩,你看看能夠看出什麼。”無名對著沉默的米莉女皇說道,這句話讓米莉女皇下意識的去注意在旁邊默默站立,從一開始就一言不发的朵拉。

    米莉女皇在軍隊裡時還沒有注意,但經過無名的引導下,再一看到朵拉,莫名的就感到異常的熟悉。

    她的表情愈來愈誇張,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著朵拉,彷彿從朵拉的臉上看出了花一般。

    “朵拉,向女皇陛下介紹一下自己吧。”無名將身子轉過來,將背面留給了米莉女皇和朵拉。

    而這個舉動讓米莉女皇感到無名越來越神秘莫測。

    “尊敬的米莉·百利沙女皇陛下,吾便是當年被您關照的父女二人中的女兒:朵拉。”朵拉微微矮身,做了一個標準的禮儀之後淡然說道:“吾有幸得到吾王的賞識,跟隨在了吾王身邊。”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一番話將米莉女皇震得不清,說話的語氣都有點結巴。

    “我當年都放棄了你們,而你現在卻出現在了這裡,我……”米莉女皇沒有再說下去的勇氣了。

    “女皇陛下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您認為自己當初的關照真的有什麼好處嗎?”朵拉微笑的說著,但是卻不含任何感情“如果不是您的多管閑事也就不會惹得其他人的嫉妒自然也不會有吾與父親的兇險出逃聖城!”

    “如果不是吾王的搭救,恐怕這個世界上已經不會再有‘朵拉’這個人了。”朵拉依舊臉帶微笑,但是米莉女皇卻是被這一番話打擊的臉色蒼白。

    無名在旁邊表示,雖然我說過讓朵拉進行“教育”行為,但是我絕對沒有說過讓她擅自更改劇情的,嗯,這個鍋我不背。

    無名見狀就緩緩轉過身來,輕輕咳了一聲來轉移米莉女皇的注意力,然後淡淡說道:“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也許你在心底深處還對此保持著最後的一絲希望,那麼我就帶你見識一下人性的醜陋吧!”然後將頭轉向了在遠處磅礴大氣的聖城。

    “再等一天,讓事情再微微发酵一下吧。”說著就又點了一下腳,一匹眼睛只有眼白的狼從身後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站起來到無名的身旁。

    “#&$%……”無名從嘴裡說出了一段不知所以的話。

    在米莉女皇的視角來看就是我能聽懂每一個字的發音,但是連在一起後就是外星語言了。

    但在朵拉的視角來看就是無名說了一句:“到野禽裡抓一隻雞來給這個人類吃。”

    (為避免以後湊字數的嫌疑,會直接翻譯。)

    白眼狼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然後在米莉女皇驚為天人的眼神裡叼著一隻還在撲騰的野雞跑了回來。

    朵拉從白眼狼的嘴裡將野雞接了過來,嗯,除了掉了點毛,沒有任何的傷。

    然後朵拉就上演了一場徒手清理野雞的表演,沒有幾分鐘的時間,一隻去頭去尾,內髒也被清理乾淨的野雞就出現在米莉女皇的面前。

    最關鍵的是,朵拉的身上沒有絲毫痕迹,就好像是這隻野雞本來就是這樣在朵拉的手上,當然是在不看她腳下的狼藉的情況下。

    然後朵拉就架起火堆把野雞烤了起來,而且期間的動作絲毫不嫌慌亂,甚至她的身形還顯得極為優雅大方。

    就這樣,無名三人“愉悅”的度過了今天。

    第二天,米莉女皇的黑眼圈都出來了,畢竟前一天她就早早的起來和一群大老爺們議事,然後這個夜晚在無名和朵拉的“無情監視”下也沒能睡著。

    然後無名就毫無壓力的將米莉女皇拉起,然後在稍稍的給米莉女皇和朵拉做了點偽裝然後大搖大擺的跟著在聖城門口進進出出的人走進了聖城。

    至於睡眠不足,你見過哪個喪屍會有這個方面的考慮?

    而米莉女皇會不會被識破就更不用擔心,前天無名之所以沒有進城,是沒有信心在聖城法陣裡不知不覺的擄走米莉女皇,但現在米莉女皇已經在無名的手中,在聖城外做點手腳,無名還是有信心不被識破的。

    然後無名就帶著二人在城裡亂轉,至於會不會讓米莉女皇逃跑或者是她大喊大叫來脫身,無名相信米莉女皇不是這麼傻的人。

    而且前天無名的話也讓她的心裡對無名今天的行動有了些別樣的期待。

    在他們三人亂轉之下,米莉女皇發現他們竟然正在逐漸的深入聖城,並且已經距離皇宮不遠了。

    無名看著呆愣的米莉女皇,微笑著說道:“經過這麼長時間,因為你的失蹤和黑暗法師的壓迫之下,恐怕皇宮之中已經亂了套了。”

    “別看現在的聖城似乎還是很和諧的樣子,但是在沿路之中那些明顯是在巡邏的隊伍都可以表明,這隻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無名的話讓還在迷茫的米莉女皇不由得去回憶一路上的情景。

    的確,在路上的巡邏隊伍明顯比以前要多的多,而且路上的行人目光中隱約也帶有著慌亂,在進入城門時,也有很多拖家帶口的車隊駛出。

    無名看著米莉女皇越來越陰沉的目光笑了笑說道:“這一切的源頭,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領教一下呢?”說著無名的眼光就落在了皇宮之上。

    “哼!一切的源頭?不就是你嗎?別以為我真的就這麼好哄!”米莉女皇經過一夜早就冷靜了下來,絲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不過,我也許真的不適合這個位置,但我也不允許他人來玷汙父親與祖輩一起留下的聖城!”米莉女皇站到無名的身邊,同樣將目光看了過去。

    (本章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1 73 m
我八歲就無敵了
作者 憤怒的大菊花
  你獲得了上古劍仙記憶,三歲通劍魂,五歲知劍意,八歲凝劍域。 你獲得了上古藥神記憶,三歲背藥...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