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決戰(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因為屏蔽,第九章放不出來了,所以就把第九章和第十章合并在了一起。)

    無名看著米莉女皇現在的模樣,慢慢遠離,眼角的笑意再也沒法止住。

    “哈哈哈!你不想想現在的你是怎麼來的!既然我能夠教你如何去做,又怎麼會不小心著你的反撲!”無名的話狠狠地扎進了米莉女皇的心。

    道定倫將軍在三人進來的時候,早就注意到了一直不言不語的朵拉,只不過對於他來說女皇陛下的安危更加的重要。

    現在女皇陛下已經安全,那麼在聽到米莉女皇的話後,就已經將佩劍抽出,對準了遠離的無名和朵拉。

    “我會回來的,相信我,最後的一課會讓你‘眼前一亮’的。”無名揮了揮手,然後他和朵拉的身影就慢慢的淡化,然後變成了黑霧與地上的黑色迷霧一同消失不見。

    米莉女皇看著這一切眼中的厲色一閃,低聲罵道:“真是該死的傢伙,竟然只是用分身和我在一起,簡直是看不起我!”

    與此同時,在聖城之外的一個樹林裡,無名正在悠閑的躺著,而朵拉站在他的身旁,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不過無名的臉上卻是古井無波,就好像之前的事情與他沒有任何關係,或者說現在的表情才是他本來的面貌。

    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從朵拉被他轉化成為“智慧種”開始,不論是動作還是表情都是他的表演。

    朵拉的存在也是他給予米莉女皇的一種錯覺,在言行舉止中他慢慢的給米莉女皇施加著壓力,在動用一些類似催眠的引導,才會使得米莉女皇從原來的小女孩模樣變成現在的“狠厲”。

    朵拉在這時說道:“吾王,剛才甲殼蟲傳來了消息,蘇西已經將帝國邊境區域佔領,並且正在加速向著聖城進发,預計在三天后的中午時分可以完成帝國的臣民轉化並且到達聖城。”

    “嗯,就這樣吧,把森林的動物肅清一下,分身的力量消耗比我想象的要大,我需要休息一下。”無名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朵拉緩緩的退出去,把剩餘的空間留給了無名。

    該做的都辦好了,至於會不會成功就要看三天之後了。

    無名看著天空中的陽光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黑色的熒光從四周浮現向著森林外飄蕩,最後將整個森林籠罩在其中。

    之後的時間裡不管是出城巡邏的衛兵還是逃難的流浪人,不管是法師還是戰士都彷彿是忘記了這個森林,知道時間來到了三天后,也就是無名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六天。

    聖城內外都被整整齊齊的衛兵把手,大門也被緊緊的關閉著,而聖城外原本忽明忽暗的防禦法陣也是顯現了出來,其上五顏六色的光芒不時划過,讓所有人都知道它的不凡。

    在聖城之中普通的人只知道有大事發生,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在真正的高層眼中,對於帝國來說,一場可能會讓帝國覆滅的戰爭即將到來。

    女皇陛下在三天前回來後所說出的資訊讓所有人懷疑,但是被派出去調查的隊伍所帶來的資訊更是讓所有的人感到無力。

    相對於聖城之中的緊張氛圍不同,無名眼前的樹皮上浮現出了一個資訊。

    主線任務已完成,可以在非戰鬥狀態下隨時脫離虛幻限界,相關任務獎勵將在限界之中发放。

    無名一愣,不過卻也沒有多少的意外,在當初知道了這個國家的最高力量都集中在聖城時他就已經猜到了這個情況。

    在之後的軍隊出城時,他也作出了阻撓,並且還把女皇給抓了來,這一下給他的行動帶來了不少益處。

    在之後為了進一步緩解法師和軍隊的出軍,他把米莉女皇進行了一系列的催眠與引導之後又送了回去,將聖城的秩序給搞混了不少。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時,也已經來不及了,但是對無名來說他的任務還是沒有完成,雖然說他對米莉女皇進行了不少“教育”,表面上似乎是這麼回事,但是並沒有從本質上面並沒有完成。

    而支線任務上面,雖然無名的手段確實是不少,但是任務的時間卻是致命的,所以無名就只能使用一個在他看來“唯一”的方法。

    “王者風範”的含義是有很多的,不同的王對這一點自然會有不同的含義與理解。

    聖王或者明君之類的無名自然能夠將米莉女皇給調*教成,但是只有不到七天的時間是不可能的,哪怕米莉女皇本來就很善良與天真。

    這其中還有許多理念與知識需要去領悟,所以無名將這一選項給拋棄了。

    那麼無名就只能讓米莉女皇向著反面去發展,要知道想要使人向善總會有著各種艱難險阻,但要使人墮落,只是需要一點點的誘惑和把人從理性的懸崖邊推下去的“助力”。

    現在不管是對無名還是米莉女皇,今天都會是一場這兩個人的最終決戰,不同的是,米莉女皇是要守住家園保住性命。

    而無名卻是要用最後的“助力”把米莉女皇“推向懸崖”。

    “吾王,蘇西傳來消息,還有兩個時辰,吾王的臣民就能從四處包圍住聖城。”朵拉從樹林的一個角落裡走出來到了無名的身旁。

    無名默默的向著樹林外走去,朵拉也沒有再說一句話,跟在了無名的身後,圍繞在樹林四周的黑色迷霧緩緩的收攏。

    當無名走出樹林的一刻,原本應該青蔥煥發生機的樹林已經是以黑色為基調的“黑森林”了。

    “吩咐下去吧,當所有臣民集合完畢之時,便是我們攻打聖城之時。”無名的話緩緩說出,確是好像從四面八方傳出一般,一時間無名腳下的泥土拱起,向著遠方而去。

    “當黑暗降臨之時,哪怕是光明也只能避讓;當王者歸來之時,哪怕是世界也只能臣服!”

    無名的話猶如穿過了時間與空間,遠在千米之外的聖城之中,都回蕩起了無名的聲音。

    皇宮之中,米莉女皇坐在皇位之上,現在的她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就連跟在米莉女皇身邊多年的道定倫將軍都感到詫異。

    “爾等可是聽到了剛才的聲音。”米莉女皇的聲音傳出,讓站在皇位之下的大臣都是微微一抖。

    畢竟,連聖城的第一族群伯德一族都被女皇陛下在三天裡打壓的體無完膚,而武城伯德更是在女皇陛下回來的當天就被處死。

    現在所有的人都猶如是待宰的羔羊一般,沒有人會再去小瞧這名在過去毫無存在感的女皇陛下。

    “奉吾之命,集合所有的戰鬥力量,奔往城牆,我相信他的個人,絕對不是一個陰險之人。”米莉女皇眼色銳利的說道:“在三天前他說過會來,那麼今天就一定會來,而剛才的聲音更是證明了這件事情。”

    “我不會讓聖城的所有子民毀滅在他的手裡的,一定!”米莉女皇的聲音在她的法力加持之下同樣是傳出老遠,傳播進聖城的所有人的耳中,傳播到無名的耳中。

    無名聽到這個聲音,臉色才算是緩了緩,既然這個女皇能夠反擊他的話,那麼事情就還在預料之中,之後他只要按照原計划去執行,那麼支線任務就會有很大的可能完成了。

    時間緩緩流逝,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黑色的洪流從聖城的周圍出現,而原本就緊張嚴肅的聖城城牆之上,除了衛兵與戰士,一名名法師也站在了上面。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那股黑色的洪流最終在距離聖城千米之時停了下來。

    直到這個時候一些眼力勁兒好的人才勉強看到了這個黑色洪流的真正面貌。

    這是由一個個“人”組合在一起才匯聚成的壯觀景象。

    但是這群“人”的形象卻是慘不忍睹,除了很小的一部分還能稍微入眼之外,剩下的不是缺胳膊斷腿,就是被開了膛破了肚。

    在聖城城牆包圍的中心處,有一群人正在通過魔法形成的屏障看到了這一幕,讓在場的某些人忍不住就吐了出來,而那些沒吐的人的臉色也是顯得鐵青一片。

    “該死的玩意兒!他這是在踐踏身為人類的存在!”一名將軍從座位上站起來,憤怒的大聲罵道:“這種混*蛋就應該被綁起來燒死!”

    “不!一定要把他五馬分屍!”

    ……所有的人都對此都憤慨不已。

    米莉女皇聽著周圍人的話,漸漸的額頭上青筋暴起。

    不論是無名的本身強大還是在城外集結的怪物軍隊都給予了她莫大的壓力。

    現在無名的人都沒有見到,而這些人就已經開始討論怎樣去處死無名了。

    “你們誰有對付城外怪物的方法?”米莉女皇冷冷的說道。

    眾人聞言,紛紛閉上了嘴。

    簡直是廢物!

    正在米莉女皇眾人還在“討論”時,無名就和他的臣民開始了接觸。

    “拜見吾王!”領頭的是蘇西,而在她的身後有一個身高六米的“巨人”,這就是當初被無名挑選出的博德變成的。

    原來只有三米左右的他在經過這幾天的戰鬥和“進食”後,就成長為了現在的模樣。

    不同於蘇西和博德,在他們的身後是七隻奇形怪狀的動物或者昆蟲,這就是無名最後的幾個強化名額所產生的。

    之所以是七隻,是因為當初抓米莉女皇時犧牲了一隻。

    無名回過頭看向聖城淡淡說道:“現在,就是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戰了。”

    蘇西和朵拉一同站在無名的身後然後揮手。

    進攻!

    一瞬之間,嘶吼聲、奔跑聲和動物特有的嚎叫聲連在了一起。

    本來人數就已經是不可計數了,這一下的聲音直接傳播到了聖城城牆之上,這使得本來就緊張的衛兵臉上顯得蒼白無比。

    原本還在千米之外的黑色洪流猶如泄洪一般向著聖城極速的靠近著。

    “法師隊伍,魔法攻擊!”相對於臉色蒼白的小兵,將軍的心理素質就要好很多了,在注意到攻擊來臨後第一時刻發動了法師們的優勢。

    “偉大的淨水之神啊,您的信徒向您……”

    “偉大的大地之神啊,您的信徒向您……”

    一個個法師開始了他們的吟誦,嘹亮的聲音與法術波動在一瞬間超過了城外喪屍的嘶吼聲,一道道或大或小的魔法在半空凝結。

    “殺!”將軍的殺伐之意感染了那些普通的士兵,整齊的喝聲讓整個戰場都充滿了殺氣。

    轟隆隆……

    魔法從半空落入到向著聖城衝鋒的喪屍軍團,黑色的洪流之中陡然出現了無數個缺口,這一次的合擊之下使得喪屍軍隊瞬間消失了數萬之眾。

    但是這些數量在這洪流之中顯得毫不起眼,眨眼間就被填充了回來。

    但巨大的聲音聯合著氣流的攢動卻讓天空之上的白雲都翻滾消失。

    黑色的洪流依舊宏大,完全沒有損耗一般,見此情景,將軍們在此发出了命令:“法師團隊準備組合魔法!”

    眨眼間一片片的烏雲又籠罩在了空白的天空之上。

    “承蒙於狂風之神,獻身於烈火之神,供奉於淨水之神,殺伐於雷霆之神,吾等在此召喚,吾等在此敬候,吾等願以身試法,降罪於萬惡之徒!”

    每一道城牆之上都有兩隊十人一組的法師,開始了魔法誦讀,巨大的法陣浮現,一道道魔力波動在法陣之上攢動。

    在喪屍軍團距離聖城還有五百米時,一個個法陣就發揮出它們應有的威力。

    大風猛然颳起,讓喪屍軍團的速度明顯一降,地火猛然出現,燒死了一片又一片的“幸運兒”,當地火消失的下一刻,大雨從天空的烏雲之上落下,讓原本就艱難前行的喪屍軍團更加艱難。

    就在喪屍軍團勉強到了距離聖城還有四百米時,雷電從天空划過,划進喪屍軍團之中,被大雨淋濕的喪屍軍團刹那間就被電了一個透心涼,幸運一點的只是被電的皮開肉綻,最嚴重的直接被電的氣化,只留下一堆灰燼,然後被後來的喪屍踩踏而過。

    雖然法師的攻擊超乎想象的好,但是這由喪屍軍團形成的黑色洪流太過巨大,依舊有著大量的喪屍躲過這一劫,然後向著聖城進发。

    由於之前的組合魔法是被提前準備過得,所以凝聚起來才會快捷無比,但是用過之後,法師隊伍就有些乏力了。

    畢竟這樣的魔法施展起來所需的魔力不是大風吹來的,所以在短時間裡他們已經失去了戰鬥力,頂多是先普通的法師发出一些可以單人施展的小魔法。

    將軍們看到在這樣的打擊下依舊堅挺的喪屍軍團開始緊張起來,在喪屍軍團的持續靠近下來到了距離聖城三百米的地方。

    “放箭!”大量的箭矢從聖城出發,經過不到兩秒的飛行時間,來到了喪屍軍團的頭頂。

    一道道身影倒下,但是緊接著就是後面的身影補上,雖然這一波箭雨的威力依舊強大,但是遠遠不及魔法的傷害,畢竟沒有打到喪屍的腦袋是殺不死他們的。

    “放箭!”一波箭雨在次襲來,但是在這時,四面城牆的前方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怪物,它們都以不同的方法將箭雨攔截了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在沒有箭雨的騷擾之後,喪屍軍團的速度就猛然一提,在聖城只來得及放出第三波箭雨的時候,就已經衝到了聖城之下。

    隨後在聖城守衛軍的驚恐眼神之下,喪屍軍團就對著城牆開始“人堆戰術”,無數個由身體組成的“雲梯”向著城牆之上爬去,甚至在有城門的兩個城牆那裡還有兩個巨大怪物撞城門。

    “帝國防禦陣法啟動!”米莉女皇的聲音傳入每一個人的耳朵,讓在場的所有人驚慌的心裡微微一緩。

    畢竟女皇陛下就在他們的身後,就連女皇陛下都沒有害怕,他們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在聖城之上原本就五彩繽紛的法陣,在這一聲命令下,猛然一震,讓不管是趴在城牆上的“雲梯”還是正在撞城門的巨大怪物都是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向著反方向推出,讓原本喪屍軍團的囂張氣焰瞬間就被打壓了下去。

    在這個法陣出現之後,不論是被喪屍各種打砸還是被巨大怪物撞擊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呵呵,終究只是一群沒有思想的怪物而已,在帝國的法陣前完全沒有任何威脅。”一名將軍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发出冷笑。

    而站在前面的衛兵卻是極為不屑,在剛才的敵方攻城的時候就這個傢伙叫的最歡,但距離城牆卻是隔了十萬八千里遠。

    城牆中心處,一眾人在看到所有的怪物都被阻擋了下來後,臉色也是緩了不少,畢竟剛才這些怪物所表現出的強大韌性,還讓大多數人都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呵,這些傢伙看起來還挺像一回事,現在看來不過是一群掀不起波浪的螞蟻罷了。”一個老年法師摸著自己的大鬍子笑著說道。

    另一名法師接過了話茬說道:“不錯,只要我們在法陣之中不斷的攻擊,那麼他們總歸會被全部消滅的,已經不足為慮了。”

    所有的人都開始閑聊了起來,甚至開始討論戰後的細節問題了。

    米莉女皇聽著這些人的話,雖然她也是這麼覺得,但是再想起無名的臉後,卻是將這一想法直接拋之腦後了。

    “這個傢伙的手段絕對不止如此,我不相信只是這樣就能夠防住他的進攻!”米莉女皇心裡想著,但卻沒有告訴其他人,因為這沒必要,她就算是說出來也不會有人信的。

    在聖城之外,無名看到法陣升起之後就從一把椅子上坐了起來,他知道該他上場了,不然的話打擊的力度可不夠。

    “暗”聲音发出,黑色熒光從無名的身後亮起,然後瘋狂的滋生,一雙足有十米長的黑色翅膀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黑色翅膀輕輕一拍,無名便是緩緩的升空,在眾人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僅僅是一個眨眼間,無名就從千米外來到了法陣的跟前。

    “當初能夠擋住我可不代表我就怕了這玩意兒!”無名的聲音在他的刻意之下透過法陣傳到了米莉女皇一伙人的耳中。

    這讓米莉女皇本能的有了一種危機感,沒有任何理由,在她的感覺下,哪怕是帝國法陣也沒有辦法攔住這個男人!

    “哼,說到底只是低等生物的簡單應用罷了,雖然我沒有辦法直接破掉,但只是破開一個洞的話,不過是抬手就能做到!”無名周身黑色迷霧浮現,隨後將手慢慢的的壓在了法陣之上。

    雖然所有的的人都下意識認為這個傢伙只是來搞笑的,畢竟能夠守護帝國的法陣豈是一個人說破就破的,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在這個時候動作一下,哪怕是瘋狂的喪屍軍團也是短暫的安靜了下來。

    詭異安靜的氣氛與幾分鐘前的修羅煉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讓所有的人都感到有一隻手在握著他們的心臟一般難受,忐忑。

    轟……哢……哢嚓嚓

    猶如玻璃碎掉一般的聲音從無名的手間发出,接著一道道裂紋向下蜿蜒,最後一個巨大的缺口出現在了法陣之上。

    就像是無名所說的一般,說是一個洞就是一個洞。

    所有的衛兵與將軍的身體一顫,他們的眼睛與在城牆之下的喪屍軍團對視,那一雙雙猩紅的眼睛讓他們的手都不由得发抖,而飛在天空上的那道身影更是讓他們感到絕望。

    就在這時,一道光從眾人的身後亮起,這道光就好似是希望一般,照亮了所有人的迷茫,讓他們的身體不再顫抖,讓他們的內心不再彷徨。

    “女皇陛下!女皇陛下!女皇陛下”所有的人都在呐喊,因為在他們的心中,她就是這個世界的最後一道光芒。

    米莉女皇緩緩的飛起,不同於無名,她的飛行方式更像是漂浮,其實無名也能做到,不過為了自己的威嚴,所以才會專門打造一雙翅膀。

    米莉女皇飛過城牆,飛過喪屍軍團,來到了無名的身前。

    “你為什麼這樣做!”米莉女皇的聲音響起。

    不過下方在無名的示意下已經再次亂了起來,沒有人會再去在意無名與米莉女皇的對峙,就連那群在城牆中心一直沒什麼貢獻的傢伙也加入到了城牆的守衛戰中。

    “這就是我給你的最後一課。”無名的話是時響起。

    “這算什麼!進攻我的帝國,殘害我的子民,然後和我說這是給我上的課!”

    “與其在這裡抱怨,不如好好看看下方情景,這樣也就不會浪費我的一番好意了。”無名指了指下方的戰場,微笑著說道。

    米莉女皇聞言真的就低下了頭看向了下方的戰鬥情景。

    衛兵的怒吼,鮮血的飛濺,魔法的絢麗,勾勒出了戰場之上無法描述的另一番絢麗的景象。

    這與她在陣地之後觀察完全不同,這種戰爭前線的感觸讓她不由得呆愣在了天上,連無名的悄然離開也沒有發現,或者說沒有在意無名的存在。

    (本章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5057768 21 78 m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一滴血一條命,別人打遊戲爆肝,我打遊戲爆血。   次元風暴降臨,地球四處出現了大量的異次...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