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湖路緣起醉仙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驢車往城內未走片刻,就聽見前方傳來一陣吵鬧聲,呼延霸抬頭望去,看見三名身著飛魚服的壯漢架著個渾身是血的窮書生扔上一輛馬車,周圍圍觀人群不少,對著三名壯漢指指點點,顯然是對他們行為有所不滿。

    可當領頭那人亮出手中繡春刀時,人群中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誰也不敢招惹錦衣衛。

    阿嵐也被吵鬧聲吵醒,抬頭瞧見那幾身飛魚服,竟開口讚歎:“哇,這三個傢伙的衣服可真帥呀!”

    的確,飛魚服,繡春刀,這副裝扮走在鬧市街頭,看起來頗有些氣宇軒昂,可只有呼延霸知道,這身行頭染上鮮血之後的猙獰,是惡靈厲鬼也比不了的可怕。

    眼看三名壯漢的視線掃了過來,呼延霸連忙壓低了草帽,低聲朝身後的阿嵐道:“閉上嘴。”

    阿嵐看見呼延霸謹慎的模樣,忍不住噗哧一笑:“哈哈,不就是看見別人挨了頓打嗎?都這麼大把年紀了膽子還這麼小?”

    阿嵐為了表現自己不害怕,這兩句話有意提高了嗓音,呼延霸心中一沉,余光瞥見那三名錦衣衛的目光果然被吸引了過來。

    他不想惹麻煩,當下強穩著心緒目視前方,駕著驢車勻速前行。

    驢車上的阿嵐表面輕鬆,對上那三人淩厲眼神時心裡也犯怵,那個窮書生被打成那副慘樣,眼看性命都快丟了,可見這三個傢伙下手之狠,他又怎麼會不怕呢?於是也只好縮回腦袋不敢出聲。

    好在那三名錦衣衛年紀尚輕,都沒能認出呼延霸來,只瞧了一眼,便不再理會。

    領頭那人回頭朝一名屬下吩咐道:“你把這小子押回去。”指的自然是那名窮書生,而後又朝另一名屬下吩咐道:“你隨我到醉仙樓去。”

    第二名屬下問道:“去醉仙樓做什麼?”

    領頭那人道:“慕容書和白三尺約在醉仙樓吃飯,千戶大人怕他們不老實,讓咱們去盯著。”

    白三尺何許人也?那可是現任武林盟主,江湖人稱中原第一快劍。

    那屬下聽說要去盯著白三尺,心裡十分沒底,他倆哪是白三尺的對手?但錦衣衛軍紀甚嚴,他不敢違抗上級命令,只好硬著頭皮應道:“明白。”

    驢車上的呼延霸見他們沒再看過來,大大鬆了口氣,轉頭就要教訓阿嵐,一回頭卻沒見著他的身影。

    原來阿嵐覺得自己最後的模樣太慫,不想聽呼延老頭的嘲笑,早早就趁他不注意跳下了驢車。

    這時的他大搖大擺,來到一座碧瓦朱甍的酒樓前,這酒樓建的恢宏大氣,方圓佔地近三十丈,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座雄偉宮殿,與周邊青瓦白牆的小屋子格外不同。

    這裡就是號稱整個江南最好也最貴的酒樓——醉仙樓。

    阿嵐來到醉仙樓的同時,呼延霸後邊不遠,一對年輕男女已經暗中跟了驢車一路。

    年輕男子收起手中的畫像,悄聲道:“只是老了一些,五官特徵都對的上。”

    年輕女子問道:“剛才那個背柴火的年輕人是誰?他兒子嗎?”

    年輕男子點頭道:“多半是,我去找他,你跟著他兒子。”

    年輕女子點頭答應,只見她身形靈動,在這摩肩擦踵的人群中左右挪移,瞬息間就追上了阿嵐的腳步。

    這時,阿嵐已經來到醉仙樓後院,將背上那筐柴火隨手扔在柴房門口,吩咐夥計稱重,人卻悄悄溜到了酒樓大堂。

    他也不怕夥計給他作假,畢竟賣柴火併不是他的主業,騙人才是。

    來醉仙樓吃飯的無不是富商巨賈,達官貴人,阿嵐瞧著這些食客,彷彿打量著一個個錢袋,眼睛直發光。

    他在樓裡外轉了兩圈,最終挑了個單獨坐在角落,眉目稚嫩,看起來比較好騙的年輕人靠了過去。

    這年輕人名叫慕容相左,乃是鼎鼎大名慕容世家的三少爺,今早應父親慕容書的吩咐,來醉仙樓赴個十分重要的宴。

    他早早就來到等候,還沒等到慕容書,就看見個衣衫破舊的野小子徑直走上前來。

    這野小子自然就是阿嵐,他湊近相左面前一瞧,又伸出左手如道士算命般掐指亂點,然後才抬頭說道:“小兄弟,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兒啊?”

    相左微微一愣,心中想起前些日子在洛陽把白三尺家的商隊隊長打傷,為這事兒被慕容書連罵了半個月,倒真是煩心的很,於是應道:“你怎麼知道?”

    阿嵐見他如此反應,心道這趟有了,面上從容一笑,道:“我自然知道,我還知道你此時是在等人,等的還是個大人物。”

    相左心中驚訝,他現在坐在這自然是在等慕容書和白三尺。

    如今慕容世家聲名鵲起,他父親慕容書壟斷了整個江南的鹽生意,那絕對稱得上是個大人物。白三尺更不必說,武林盟主的地位可比慕容書還要高得多。

    想到此他不禁又問:“你怎麼又知道?”

    阿嵐心道:“廢話,大中午的一個人坐在飯館兒裡不點菜,不是等人是干嘛?你小子的穿著在這醉仙樓裡都是數一數二的華貴,肯定身份不凡,能讓你這樣重視苦等的,還能是個小人物?”

    這話他當然沒有說出來,而是朝相左神秘一笑,道:“在下幼時學過一些茅山道術,雕蟲小技不值一提,只是今日見與你有緣,不由感慨或許是上天的安排,所以就想幫你把煩心事解決了。”

    說著,他伸手進懷裡摸出一個布袋,壓低了聲音說道:“我這兒有副茅山靈草,你只要將它貼身安放,就算是天塌地陷,也能安然化解了。”

    相左年紀本就不大,更是在慕容書的庇護下長大,全然不懂世俗險惡,這時只聽阿嵐一連三句都說得奇准,不由信了他的話,伸手接過布袋。

    開啟布袋一瞧,裡面裝著幾片新鮮葉子,他抬頭問阿嵐:“這是什麼藥草?”

    這哪是什麼藥草,不過是阿嵐在村口隨手摘的樹葉子。這時眼見相左已經相信,更加信口胡謅:“你不要問太多,所謂天機不可泄露,說太明白不但我會遭殃,這藥草也會失靈。你只需要給我二兩銀子,這藥草也就是你的了。”

    其實相左被罵了這麼多天,已經看出來他父親非常忌憚白三尺,今天一早突然接到吩咐說要赴宴,心裡已經猜到是要向白三尺賠罪了,而白三尺這人心胸之狹隘,相左從小聽到大,上回讓他吃了虧,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回在飯桌上還不知道會如何刁難。

    二兩銀子在尋常人家看來著實不少,但在慕容家三少爺眼雷根本不值一提,僅用二兩銀子就能化解白盟主的刁難,他覺得實在太值了。

    阿嵐接過銀子時差點笑出聲,二兩銀子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又可以一個月不開工,又可以給家裡那老頭打上十斤上等花雕酒,或者還可以找怡紅院的頭牌花魁共度春宵。

    他越想越美,連轉身離去的步伐都帶著難掩的興奮,可還未走出大堂,就被一位年輕姑娘攔了下來。

    他定睛一瞧,見這姑娘明眸皓齒,長发及胸,一襲白衣襯得肌膚似雪,單說五官相貌,可比怡紅院的花魁都要漂亮,只是衣服布料太多,露的太少,少了花魁那般誘人的風韻。

    那姑娘沉著臉道:“想不到呼延前輩的後人竟是個不入流的江湖騙子。”

    阿嵐微微一愣,回應道:“小美人兒,長得漂亮不代表就能亂說話喲。”

    姑娘聽他言語輕浮,心中更是憤慨:“難道那些武林前輩的後人都是這副模樣嗎?這種流氓如何能與錦衣衛相匹敵?”一時間氣不過,正想出手教訓他,忽然看見兩個熟悉的面孔踏進醉仙樓,她連忙伸指點住阿嵐的穴道,一把將他按在旁邊座位上坐下。

    這二人正是先前碰見的那三名錦衣衛之二,只是這時已經把惹眼的飛魚服換下,穿了幾件普普通通的衣服。

    二人一進門就認出了慕容相左,當即找了個相隔不近不遠的空座坐下來。

    白衣姑娘曾與領頭那名錦衣衛見過不止一面,互相都算認識了。那傢伙名叫柒墨,武功高強且手段毒辣,她自認敵他不過,這時低著頭,還強迫阿嵐也低下頭,生怕被他認出來。

    而阿嵐則完全沒搞懂為什麼她在自己身上點了兩下就渾身都不能動彈了,一時心裡感到害怕。

    同時他也認出那兩名錦衣衛來,他見這姑娘好像很怕那兩名錦衣衛,心中趕緊思索起脫身的辦法。

    三桌五人各懷心事坐定,未過多時,慕容書和白三尺就先後踏進了醉仙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 22 64 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br>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