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太陰劍訣初露鋒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魑魅”已經抵住慕容相左的咽喉,這場比試也就結束了。

    白飛飛收劍回鞘,道了聲:“承讓。”

    白三尺得意道:“如此看來,還是我白家太玄劍法更勝一籌,慕容老弟,你說呢?”

    慕容書陰沉著臉,氣得說不出話。

    相左不服氣,怒道:“說好公平比試,你居然使暗器偷襲!這比的哪是劍法?”

    白飛飛輕蔑道:“輸了就是輸了,借口太多可不好看呐。”

    生氣的可不止慕容父子,在一旁拽著阿嵐的白衣姑娘本就對白家父女的咄咄逼人極為不滿,此時說好比劍法,又暗箭傷人,簡直是在給“武林盟主”這四個字抹黑。

    更何況一旁還有兩名錦衣衛看著,這事兒要是傳到錦衣衛高層的耳朵裡,那可真叫人笑掉了大牙。

    阿嵐察言觀色的功夫十分厲害,一眼瞧出白衣姑娘對白三尺的不滿與對柒墨二人的忌憚,心中靈光一閃,暗道:“又是一筆生意。”

    白衣姑娘見阿嵐張著嘴发出“啊啊”聲,似是有話要說,微一猶豫,還是幫他解開穴道。

    圍觀人群都只注意到場上相左與白飛飛的口舌之爭,沒人看過來這邊,阿嵐湊近白衣姑娘耳邊,先是深吸一口氣,暗暗贊了聲:“真香。”嘴上卻道:“我有辦法讓白家父女吃癟,還不會讓你惹上錦衣衛,你信不信?”

    這話一針見血戳中白衣姑娘的心坎,她不由好奇問道:“你想怎麼樣?”

    阿嵐狡黠一笑:“我自然有我的辦法,只是小美人需要付出點代價。”

    白衣姑娘瞧他這副賤笑和騙慕容相左時一模一樣,臉上頓時一沉:“我可不像三少爺那樣有錢。”

    哪知阿嵐連連擺手:“小美人兒怎麼這樣誤會我?我不要錢,我只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白衣姑娘問道。

    阿嵐摸了摸下巴,略微沉吟,道:“我暫時沒想好,總之不會是傷天害理,違背道德的事,也絕對是在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你答不答應?”

    白衣姑娘自認本事不算高,在她能力範圍之內,不傷天害理,不違背道德的事,想來也不會是什麼難事。她此刻極其厭惡白家父女,尤其是白飛飛的嘴臉,迫切的想看她吃虧,於是點頭表示答應。

    “好!”阿嵐見她答應,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笑得白衣姑娘心裡直发毛。

    他越笑越大聲,笑得原本圍觀爭執的人群都陸續看了過來。相左側頭望來,一見是先前那位“茅山道人”,這才又想起懷裡的“靈草”,微微有些安心,當即高聲招呼:“原來是你啊!”

    阿嵐微笑應道:“是我。”隨後學他們習武之人的模樣朝慕容書抱拳行禮:“伯父別來無恙。”

    慕容書與相左聞言皆是一愣,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神裡看出了茫然。

    眼見就要拿到洛陽商線,白三尺不想節外生枝,忙道:“三少爺不要岔開話題,既然勝負已分,你們也該兌現承諾才是!”

    卻見阿嵐伸出一隻手打斷道:“白盟主別著急,剛才那場比試晚輩看在眼裡,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說。”

    白三尺瞥了他一眼,顯然瞧不起他那副窮酸打扮,沉著臉道:“這是我白家和慕容家的事,與你何干?”

    阿嵐臉上頓時寫滿了奇怪,道:“你都聽見我叫伯父了,怎麼還問出這種話來?”

    慕容書聞言當即瞭然,回想起剛才相左和他打招呼的模樣,心中明白這小夥子是來幫自己的,隨即笑著招呼道:“原來是你呀,我差點沒認出來。”

    慕容書都這般表現,白三尺也不由相信阿嵐就是慕容家的人,這才道:“這場比試勝負已分,你還有什麼話說?”

    阿嵐擺了擺手:“論輩分,晚輩與三少爺是同輩,雖然年紀不如他大,但我得實話實說,他的慕容劍法呀,練得不到火候,根本沒有資格代表慕容世家。”

    聽他這麼說話,相左一時有些生氣,卻又被慕容書按住了肩膀。

    阿嵐接著說道:“我瞧白小姐的太玄劍法使的厲害,自然是得了白盟主的真傳,一個盡得真傳的弟子和一個半吊子比試,比出來的不過是人和人的高下,怎麼能算是兩家劍法的高下呢?”

    “分出兩家劍法的高下”這句話是白三尺提出來的,本是掩蓋他真實目的的說辭,這時被阿嵐擺出來,他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認。

    白三尺畢竟在江湖上摸爬滾打幾十年,這時反應也快:“誰說我家飛飛盡得真傳了?她也不過是個半吊子劍法。”

    白飛飛自從踏入江湖,手持“魑魅”不知擊敗過多少成名高手,心高氣傲。這時被父親說成是半吊子劍法,心中難免不悅,不由回頭幽怨地瞪了白三尺一眼。

    只這一瞬間的小眼神就被阿嵐捕捉住,只聽他笑著說道:“白盟主不愧是老江湖,非常有自知之明,剛才我一番恭維話說得確實太假了,就白小姐這樣不入流的劍法,的確也代表不了您堂堂白家。”

    白飛飛被這麼貶低,一時忍不住怒火,指著阿嵐喝問:“你小子有什麼資格對我指手畫腳?”

    阿嵐睜大了無辜的雙眼,道:“白小姐息怒,我說的句句屬實,你剛才使的那幾下確實不堪入目。不然又怎麼會被三少爺逼得使暗器呢?”

    白飛飛顯然不如阿嵐那麼牙尖嘴利,被他這樣諷刺也不懂如何言語反擊,只想動手教訓他,於是出聲挑釁道:“這麼說,你的劍法非常厲害了?”

    卻見阿嵐模樣十分輕鬆,笑著朝白飛飛道:“不厲害不厲害,只比你強一點點而已。”

    白飛飛終於按不住氣,再次拔出“魑魅”,劍指阿嵐怒喝道:“光說不練,有種來比劃比劃!”

    阿嵐點頭應道“比劃自然可以比劃,但既然說好比劍法,那就得單純的比劍法。”

    白飛飛還以為他在說飛針的事,想也不想就答應:“可以!”

    阿嵐卻連連擺手:“你可能沒明白我的意思,我說的單純比劍法,就是雙方都不使內力,使了內力,勝負又摻雜了內力的高下了。”

    白飛飛這才明白他的意思,她本就對自家太玄劍法非常有信心,再加上這時正處於氣頭上,也沒往深處想,就應聲答應了。

    白三尺站在圈外,有些狐疑,瞧這野小子若有其事的樣子,莫非真是什麼隱士高手?這個念頭只閃了一瞬,便立時打消。

    全因阿嵐的打扮太過寒酸,完全不像慕容族人的樣子。不止白家父女,連慕容書瞧見他這副打扮,也是由衷覺得他不會是白飛飛的對手。

    卻見阿嵐微微一笑,回身朝相左道:“鬥膽借三少爺的劍一用。”

    他是在幫慕容家,相左自然不會拒絕,欣然將長劍遞出,哪知長劍剛放在他手上,就見他人一歪,手一墜,長劍差點脫手而出,相左不由奇怪的問他:“你沒事吧?”

    阿嵐不禁咽了口口水,心中暗罵:“我靠,原來真劍這麼重啊!”連忙把劍還給相左,訕笑一聲:“這玩意兒不稱手,我換一個……”

    說著回身就跑進醉仙樓後院。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猜測起他會拿出什麼兵器來對付白飛飛。

    哪知片刻功夫後,他居然握著一根柴火棍走了出來。

    只見他掂了掂手中的木棍,朝白飛飛道:“這個稱手,我就用它。”

    眾人望著他手裡的“武器”,都是瞠目結舌,個個都像看妖怪一樣看著他,猜不透他是真傻還是假傻。

    白衣姑娘原本也猜到他是想當眾擊敗白飛飛,她一直以為阿嵐是呼延霸的兒子,當年呼延霸和白三尺同居八大高手之列,照理說他兒子是有可能打贏白飛飛的。

    可他這時候拿出根木棍和白飛飛叫囂,讓白衣姑娘十分不悅:“這小子這樣亂來,待會危急時我還得出手救他。”想罷又有些擔憂的側目望向柒墨二人。

    慕容書見了他的“武器”,也不由皺緊眉頭,雖然不認識這小子,但他有心幫自己,自己也絕不能讓他吃了虧,當即上前阻攔道:“行了,不過一場比試,咱們慕容家輸的起。”

    “慕容書這是在擔心我的安危啊!”阿嵐如是想著,心中一暖,隨即笑道:“不要緊,我就用這個和她比,用真劍我怕傷到她。”

    白飛飛聽他說話如此狂妄,哪還能不爆發?都不顧慕容書還站在當中,猛地挺劍而上。

    阿嵐見狀忙橫移兩步,意在不讓慕容書插手,慕容書見他成竹在胸,也確實沒有阻攔,但也沒有後退,心想離得近些危急時刻還能出手相救。

    白飛飛這時怒氣使然,右手挺劍刺出,竟直取阿嵐咽喉要害!

    其下手之狠辣,讓在場所有人都暗暗驚呼,即使這一劍不含內勁,僅僅只是蠻力催著名劍“魑魅”就足以貫穿阿嵐的咽喉。

    慕容書與白衣姑娘見狀,不由攥了自己的兵器,隨時準備出手阻攔。

    卻見阿嵐不閃不避,直面這迅猛的一劍,緩緩將木棍從右下斜著伸出,就聽白飛飛怪叫一聲:“啊呀!”猛地撤劍回身連退三步,臉上儘是驚愕之色。

    圍觀人群中不明就裡的都表示奇怪,明明白飛飛的“魑魅”都要貫穿野小子的咽喉了,為什麼突然像見了妖怪似的?

    慕容書和白三尺、相左、白衣姑娘以及柒墨二人自然都看明白了,阿嵐使的雖是木棍,但棍頭尖銳,仍有殺傷力,當時白飛飛右手握劍刺出,阿嵐正面將木棍刺向對方手腕,若是白飛飛不收招,手腕被刺,一旦右手失力“魑魅”脫手,不但這一招被破解,接下來的交手她更會全然陷入被動。

    二人兵器長短相似,手臂長短也相差不遠,白飛飛刺咽喉,阿嵐刺手腕,不論如何一定會是阿嵐先刺中白飛飛,反倒如果他第一反應是閃避,白飛飛的連環快劍會讓他絲毫沒有反擊的機會。

    這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招數可以說非常高明,著實讓眾人大吃了一驚。

    慕容書心中一凜,覺得阿嵐使的招式頗為熟悉,但不敢肯定,不由側頭試圖從白三尺那裡得到確認,卻見白三尺也是滿臉難以置信的望向自己,顯然和他是一樣的想法。

    白飛飛強穩住心緒仔細觀察阿嵐一番,只覺得他下盤虛浮,架勢滿是破綻,怎麼看也不像是個高手,心道剛才一定是僥倖,這時提劍又上,換了個角度從左側進攻。

    可不論她從什麼角度進攻,阿嵐就只站在原地舞動木棍。

    每次眼睜睜看著“魑魅”離他身體不足半寸,卻總是被他的木棍威脅住。情急間左挪右閃使盡了渾身解數,卻連讓他腳下挪動分毫都做不到。

    眼見白飛飛拿不下阿嵐,白三尺突然調轉矛頭,朝慕容書罵道:“你也太不要臉了!這小子使的明明是太陰劍訣,你居然說是你慕容世家的人!”

    慕容書被這樣質問,一時間也無話可說。畢竟阿嵐使的招式的的確確就是太陰劍決。

    而太陰劍訣,應該只有那位武林前輩一人會使才對。

    “誰說我不是慕容家的人?”聽見白三尺的質問,只見阿嵐身形一動!

    他右腳向前挪了一步,手中木棍一震,瞬間化作三道劍氣直擊白飛飛頭、胸、腹三處要害,竟是慕容劍法中的“三魂出鞘”!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227457 22 44 m
飛天
作者 躍千愁
  蒼穹之下世態炎涼,妖魔鬼怪不敵人情冷暖!<br>   纖纖柔荑,美人如玉,怎奈天地之間劍...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