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騙子初下梅花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風拂柳,暖日洋洋,初夏的江南似乎連風都帶著香甜。

    阿嵐飄帶束髮,白袍著身,腰挎三尺金劍,手牽白馬由南門踏入蘇州城。

    剛一進城,耳邊不出意料傳來幾聲少女嬌呼:“快看!是嵐大俠!”

    “真是嵐大俠!”

    “嵐大俠好帥啊!”

    阿嵐開心得口水都要流下來,撲進姑娘堆裡左親一口又摸一下,惹得姑娘們嬌羞不已。

    就這麼嬉鬧著一路穿過鬧市,不一會就來到醉仙樓下。

    醉仙樓小二一見是嵐大俠,急忙朝酒樓裡招呼:“嵐大俠駕到!”小跑著出來接過白馬韁繩,躬身朝阿嵐道:“二樓最上等的雅間已經備好,嵐大俠裡邊請。”

    阿嵐對小二的恭敬十分滿意,連連點頭示意,抬腳一踏入酒樓大門,又見裡邊十余名夥計紛紛放下手頭工作迎上來,齊列於左右兩邊為他開道。

    他臉上得意洋洋,大搖大擺往前,形態舉止和他的穿著打扮顯得格格不入,一樓食客們紛紛投來或好奇,或鄙夷,或嫉妒的目光。

    但他毫不在乎,只見其嘴角微揚,足尖點地,在紅木樓梯上兩個輕躍,便上至醉仙樓二層,一眾目光盡數被他拋在了身後。

    醉仙樓二樓比一樓還要富麗堂皇,阿嵐不等小二引路,自己便哼著小曲兒踏進那間名為‘蓬萊閣’的雅間。

    他剛在蓬萊閣坐下,好酒好菜就上滿一桌,跟著又撲進來好些個漂亮姑娘。

    姑娘們一個個環肥燕瘦,坦胸露腿,搶著給他喂菜斟酒,他由衷享受著美好的一切,只是奇怪,怎麼吃到嘴裡的酒菜一點兒味道都沒有?

    “什麼時辰了?還睡!趕緊給老子滾起來!”

    阿嵐被這聲叫喊驚醒,眼前珠圍翠繞的酒池肉林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間熟悉的破草屋,和那張看膩了二十年的老頭的臉。

    那老頭嘴裡滿是酒氣,醉醺醺的叫道:“你瞧瞧缸裡還有米嗎?你瞧瞧我壺裡還有酒嗎?你小兔崽子這麼懶,不怕餓死啊?”

    阿嵐翻了個惺忪的白眼,大聲回罵道:“你嚷什麼嚷?老子馬上都要和姑娘們嘿嘿嘿了,全被你給嚷沒了!娘的,哪天老子撂挑子不干了,饞酒饞死你!”

    那老頭一聽他要不干,害怕沒酒喝,語氣不由有些帶慫:“你……你小子也不看看什麼時辰了,趕緊出去幹活去呀!”說著又提起酒壺往嘴裡倒,但壺裡顯然已經沒酒了。

    他使勁搖晃酒壺,又滴出兩滴,只兩滴酒當然不夠,他舔了舔嘴唇,伸手遞出酒壺給阿嵐:“你看,沒了。”

    阿嵐見他這可憐巴巴的醉樣,無奈的揉了揉腦袋,喃喃暗罵:“怎麼攤上這麼個酒鬼。”

    可無奈歸無奈,日子還得過,他起身下床穿上一件破洞比補丁還多的舊衣裳,將門前那筐早已曬好的柴火背上身,推門踏出茅草屋。

    陽光透過枝葉灑在他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山林間蟲鳥齊鳴,時而傳來幾聲野獸的低吼,也不嚇人,倒讓人覺得生機勃勃。

    這座山叫梅花嶺,頂峰不高,但巒峰連綿,對於江南來說著實算得上一座大山了。

    梅花嶺腳下有個小村子,叫吳家村,村子周圍是一望無際的瓜田,這個季節,西瓜正熟,一位頂著草帽的年輕姑娘望著遍野的大西瓜,笑開了花。

    這兒有三畝田是她家的,這麼多瓜,只要蘇州城的商家來收,下半年的生活就有著落了。

    田裡,王大娘,劉大爺正忙活,見了姑娘都熱情招呼:“紅兒出來摘西瓜啦?”

    “是啊!”姑娘下到田裡,拍拍這個打打那個,挑了個大個兒的裝進竹籃。

    劉大爺家的兒子劉大強瞧見姑娘有些吃力,快步跑來搶著提竹籃。

    王大娘見了不由打趣:“老劉啊,你兒子太殷勤啦,小心給紅兒他爹教訓嘍。”

    劉大爺是個大嗓門,說話直咋呼:“你這婆娘淨愛瞎操心,你瞧瞧,紅兒也不討厭他嘛。”

    劉大強聽了父親的話,心中欣喜,低聲問姑娘道:“你真不討厭我嗎?”

    姑娘羞紅著臉,扭過頭去佯裝生氣:“誰說的?”

    劉大強不懂姑娘的心思,還以為她是真生氣,一時以為自己說錯了話,跟在後邊不敢再出聲。

    姑娘瞧他這副模樣,心裡也著急,但女孩子家又如何主動開口?二人就這麼一路沉默著來到姑娘家門前。

    劉大強把竹籃還給她,垂著腦袋道:“再往前走,你爹真該教訓我了。”

    姑娘又急又氣,伸手搶回竹籃,一跺腳,轉身就回了家。

    劉大強見狀更以為她氣得不輕,不由低聲嘟囔:“以後和她說話得注意點才好。”

    他剛打算回去,忽覺肩頭被人拍了一下,側頭一瞧,原來是阿嵐,不由皺起了眉頭,沒好氣道:“小騙子,我現在心情很差,你可別惹我!”

    阿嵐早就習慣了小騙子這個稱呼,也不計較,只望了眼紅兒家,壞笑著朝劉大強道:“你喜歡紅兒呀?”

    劉大強被戳中心事,漲紅了臉就要发飆,卻聽阿嵐道:“別著急,我是來幫你的!”

    劉大強顯然不相信小騙子:“幫我?我看你是又想騙我!”說罷轉身就要走。

    阿嵐站在原地雙手一攤,道:“反正我有辦法讓你追到她,你要是不相信,那就算了。”

    劉大強本不願相信他,但一想到能追到紅兒,心裡不由有所鬆動,忍不住回過頭來問道:“什麼辦法?”

    阿嵐從懷裡摸出一顆石頭,故作神秘道:“我這有顆月老神石,你只要把它帶在身上,大聲對紅兒說你喜歡她,保管讓你抱得美人歸。我看你每天種瓜也不容易,就只收你十文錢算了。”

    劉大強一聽要錢,不由瞪大了雙眼:“十文錢?我看你就是想騙我!”

    只見阿嵐白了他一眼,輕蔑一笑:“呵,我還以為你是真喜歡她呢。”

    劉大強忙挺直身子說道:“我當然是真喜歡她!可是……可是……”

    阿嵐若有其事的打斷道:“喜歡就沒有可是,愛她,就該甘願為她付出一切,否則就不配叫真愛!”

    劉大強低頭考慮了一會,一時間認為他說的十分在理,猶豫半天,還是從懷裡摸出五個銅板,道:“可我只有五文錢。”

    “成交!”阿嵐想也不想一把搶過銅板,把手中那塊不知從哪撿的破石頭扔給了劉大強。

    紅兒回到家裡,一把將竹籃扔在地上,險些把西瓜都摔破了。

    她父親在屋裡正研究著一盤棋,被她嚇了一跳,不由問道:“誰惹你生氣啦?”

    她只是悶著,也不應話。

    她母親坐在裡間,似乎耳朵不太好,沒聽清父女倆的話,只顧著拿線穿針,只見她反覆抿著線頭,揉著眼睛,卻半天也穿不進。

    紅兒見狀忙放下心中情緒,進屋幫母親穿起針線。

    母親看著紅兒穿針,笑的慈祥:“王大娘家裡挺不容易,我給她縫雙鞋子,下午給她送去。還有劉大爺家的兒子,踏實肯干,紅兒你也不小了,他要是真喜歡你,就給他個機會唄。”

    一提到這事,紅兒又來了氣,但又不好當著母親的面发出來,穿好針線打好結遞還給母親,便悶著臉去切西瓜。

    父親從她臉上瞧出些許端倪,只一瞬便瞭然,不由會心一笑。

    紅兒操起菜刀將一個西瓜切成八瓣,每一瓣都一模一樣,不多一兩,不少一錢,她父親見了不由贊道:“紅兒的刀功這般精湛,真不愧是我呼延霸的女兒。”

    他興緻一起,剛準備吹吹當年的牛,就聽見屋外傳來劉大強的叫喊:“紅兒!你到後山來一趟,我……我有話對你說。”

    紅兒聽見劉大強的聲音,臉上一會兒喜一會兒怒,卻不應聲,從桌上端起一瓣西瓜遞給父親。

    父親知道女孩子的心事不能挑明了說,接過西瓜後低頭繼續研究棋局,待一瓣西瓜吃完,才抬頭朝紅兒道:“大強在外邊喊你呢,你倒是去看看呀。”

    紅兒原本已經猶豫不決,這時聽見父親吩咐,立馬順勢應了一聲:“好。”便推門出去。

    呼延霸見她出門,便放下手中棋子,起身走向窗邊,看著屋外兩個年輕人幸福的背影,一時間回想起和老伴的當年,回頭看見滿頭白髮的老伴,露出了個幸福的笑容。

    看了看天,已近午時,他從桌上拿起一瓣西瓜送至老伴身邊,轉身又從牆上取下草帽戴上,知道老伴耳朵不好,特地提高了嗓音大聲說道:“我去蘇州城找瓜販子收瓜!”

    屋裡的老伴仍縫著鞋,應了聲:“路上小心些。”

    他從驢棚裡牽出小黑驢,掛上板車,頂著火辣的陽光,悠悠朝村外駛去。

    剛到村口,就聽見身側不遠傳來阿嵐的呼喚:“呼延老頭!你也要上蘇州城去嗎?”

    呼延霸認出他來,不禁眉頭微皺:“怎麼又是你小子。”他對這個小騙子的品行頗有微詞。

    阿嵐背著柴火,全然不理老漢嫌棄的眼神,一屁股坐上驢車,咧嘴笑道:“剛好我也去蘇州城賣柴火,順路順路。”

    呼延霸白了他一眼,卻也沒有趕走他,駕著驢車緩緩駛向蘇州城。

    呼延霸也算從小看著阿嵐長大,對他家中情況也有所了解,他從小沒有父母,被酒鬼老頭養大,連姓名都沒有,就更別談什麼教養了,所以這時見他這般無禮,倒也有三分理解,也就沒有為難他。

    倒是阿嵐剛坐上驢車就開口問道:“你女兒的感情生活還好吧?”

    他剛促成了紅兒的姻緣,這原本是個邀功的話,聽在呼延霸耳裡卻變了意思,忽然臉色一沉:“你小子敢打我女兒的主意,小心老子把你腿打斷嘍。”

    阿嵐見他如此反應,也明白其中誤會,但他心裡不服氣,噘著嘴道:“我就搞不明白了,劉大強那小子那麼蠢,見到你女兒就跟餓狼一樣口水直流,你咋不去打斷他的腿?”

    呼延霸冷著臉:“起碼人家踏實肯干,哪像你?整天仗著你那點鬼機靈到處坑蒙拐騙,遲早遭報應!”

    阿嵐不屑的嗤了一聲,心想:“老實頂屁用,要不是我,你女兒早被他的老實給氣死了。”想罷也不再說話,躺在驢車上打起了盹。

    吳家村與蘇州城相隔著實不近,驢車整整走了一個時辰才到蘇州城下。

    剛過午時,一天之中最火熱的太陽曬向大地,呼延霸熱得直冒汗,摘下草帽扇風取涼,阿嵐叼著根狗尾巴草,翹著二郎腿躺在驢車上小睡,似乎很是享受這熱辣的陽光。

    一進城門,江南標誌性的青瓦白牆陸續映入眼帘,耳邊也立時熱鬧起來,街道上小販吆喝,孩童嬉鬧,熟人寒暄,好是喧囂。這般繁華風景和吳家村的寧靜是截然不同的。

    呼延霸瞧著這太平盛景,笑得欣慰。

    他本是西北大漠人,是因二十年前參加揚州武林大會才來到江南,只是沒想到所謂武林大會,竟變成錦衣衛的一場屠殺。

    呼延霸搖了搖頭,拋開那段可怕的回憶,心道:“如今世道這般昌平,應該好好享受才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63298 22 64 m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作者 小學嗣業
  只想安安靜靜的修仙,閒暇之餘喝喝茶、溜溜食、賣賣菜。   但是怎麼所有的人都不想讓自己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