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騙子冠以慕容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因為他內力不足的關係,這一招三魂出鞘較之慕容相左的威力差了大半截,但這個招式在白飛飛心裡留下的陰影還沒散去,她微驚之下一個後躍躲開,待調整內息還要再上的時候,卻聽白三尺喝止道:“停手!”

    她和阿嵐交手這麼久,心裡早就明白不是他的對手,此刻聽見父親阻攔,內心如釋重負,嘴上還是不服氣的問了一句:“為什麼?”

    白三尺沒有應她,而是朝慕容書道:“想不到你慕容世家表面不問江湖事,暗地裡還和那位前輩有聯繫,這一趟白某認栽,不過我得警告你,錦衣衛對那位前輩的追查可一直沒有放手,你小子好自為之!”

    說完才朝白飛飛招呼一聲:“咱們走。”便轉身走出人群,離開醉仙樓,白飛飛狠狠瞪了阿嵐一眼,也緊隨他而去。

    相左見他們離開,心中那塊石頭終於落了地,伸手摸了摸懷中那袋“靈草”,連連感謝上天。

    而慕容書則根本沒注意聽白三尺說話,他只顧著在腦海裡搜索關於眼前這個野小子的資訊。

    為什麼這麼一個野小子會使太陰劍訣?又為什麼會使他慕容家的劍法?

    不論是家族或是門派,武學都是不輕易外傳的。因為每種武功都有弱點,要是家族武學的弱點被外人知曉,這個家族必然會遭滅頂之災。

    身為一家之主,慕容書必須要弄清楚這件事。

    可待他回過神來,人群中已經不見了阿嵐的身影。

    阿嵐此時已經想好要讓小美人兒幹什麼,一見白三尺離開,便立刻跑回白衣姑娘身邊:“怎麼樣,有兩下子吧?”

    白衣姑娘並未見過太陰劍訣,所以也沒太驚訝,只是奇怪道:“你怎麼會使慕容家的劍法?”

    阿嵐神秘一笑,道:“這你別問,既然我已經趕走了白家父女,你也該說話算話啦。”

    白衣姑娘這才想起他們的約定,她一瞧阿嵐滿臉猥瑣的賤笑,心裡直发毛,但既然答應了,也就不好反悔,只能硬著頭皮道:“你可說好了是不傷天害理,不違背道德的事。”

    阿嵐笑著點頭:“絕不傷天害理,絕不違背道德,也絕對是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

    饒是他這麼說,白衣姑娘心中仍舊沒底,忍不住皺眉問道:“什麼事,快說。”

    阿嵐對她那手點穴功夫十分感興趣,本想讓她教給自己,但此時目光從她粉唇上划過,突然起了色心,竟伸出左手食指,指著自己的臉頰道:“我要你親我一口。”

    “流氓!”白衣姑娘又羞又惱,抬手一巴掌扇了過去。

    這毫無徵兆的一巴掌打得阿嵐眼冒金星,捂著左臉失聲喊道:“你干嘛打人呀!”

    原本見白家父女離開,周圍看熱鬧的食客們已經陸續散去,此時聽見這清脆的一巴掌,又都紛紛望了過來。

    其中自然包括柒墨和他的屬下。

    那名屬下一眼瞧出白衣姑娘眼熟,低聲朝柒墨道:“那好像是青鸞穀的人。”

    自揚州武林大會以來,以白三尺為首的武林各界人士紛紛合力抵抗錦衣衛,二十年裡有無數人自发加入陣營,青鸞穀便是其中之一。

    青鸞穀四大高手各懷絕技,共稱“青鸞四友”,錦衣衛無數將士在他們手上吃過虧。而此時醉仙樓裡這名白衣女子,便是青鸞四友之一,“丹青妙手”池箋。

    若是平時,柒墨在任何地方碰見青鸞四友任何一人,他都絲毫不會客氣,但今天,“太陰劍訣”、“那位前輩”八個字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他實在沒有心情去對付池箋,只回頭命令屬下道:“今天的事不要說出去,包括百戶大人那裡。”

    那屬下不明原因,但也不敢違抗命令,只能默默點頭。

    柒墨盯著阿嵐瞧了半晌,仔細將他的模樣印在腦海裡,才帶著屬下轉身離去。

    這時慕容書也注意到這邊吵鬧,一見是那個野小子,先是回頭吩咐相左回家,隨後快步靠近過來,招呼道:“小兄弟!”

    池箋羞怒之意尚未消退,但在前輩慕容書面前不便失態,只好穩住情緒朝慕容書打招呼。

    阿嵐回頭瞧見慕容書,心道這次幫了他個大忙,定要好好敲他一筆。

    慕容書與青鸞四友也算認識,先朝池箋點頭示意,隨即轉頭問阿嵐道:“小兄弟,你剛才使的招式,可是叫作太陰劍訣?”

    阿嵐這身功夫是家裡那個酒鬼老頭教給他對付山林野獸用的,他只知道這功夫對付體型稍大的野獸便沒了作用,所以從沒覺得有多厲害,更不知道這功夫還有什麼名字,此時被問的一頭霧水,愣愣地問道:“什麼訣?”

    慕容書微微一愣,心道:“那位前輩銷聲匿跡近二十年,顯然是有意隱退,此時他這副表情,多半是不願透露那位前輩的行蹤。”隨即點了點頭:“倒是我問得魯莽了,不過,你那一招三魂出鞘,是在哪裡學的?”

    阿嵐問道:“三魂出鞘?你是說三少爺使的那一招?”

    慕容書點了點頭。

    阿嵐忽然一臉奇怪望著慕容書道:“這還要問嗎?他都當著我的面使過一次了,照樣學樣還學不會?”

    此言一出,慕容書頓時愣在原地,卻聽池箋道:“你這人怎麼滿嘴瞎話?”

    要知道這世間武學千萬種,無論哪種都不可能一朝一夕練成。幼時相左為了練這招三魂出鞘,花費整整兩年才只學出半分模樣。阿嵐說他只看了一遍就能照樣學樣使出來,這是任何一個習武之人都不會相信的。

    阿嵐只是個山野小子,極少和習武之人打交道,所以他從來不知道這是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一時不知他們為何這種反應,獃獃愣在了原地。

    慕容書強穩住吃驚的心情,朝阿嵐問道:“不知道小兄弟叫什麼名字?”

    阿嵐道:“我叫阿嵐,沒有姓名。”

    慕容書聞言一愣:“沒有姓名?你的父母呢?”

    聊到這個話題,阿嵐的語調明顯低了一些:“沒有父母。”

    “沒有父母?”慕容書眼睛一亮,忙道:“那你剛才喊的那聲伯父,還作數嗎?”

    阿嵐心頭一跳:“什麼意思?”

    慕容書爽朗一笑:“我慕容某人向來恩怨分明,嵐兄弟剛才幫了我一個大忙,還不知如何感謝,聽你那聲伯父喊得真切,我想,不如就由我託大喊你一聲侄兒,想來家姓慕容二字也不算寒酸吧?”

    慕容世家在江南是什麼樣的地位?只要對外宣稱自己姓慕容,基本上就可以在蘇州城橫著走,又哪裡會寒酸?

    “慕容書居然在邀請我加入大名鼎鼎的慕容世家?”阿嵐原本想著敲他十幾兩銀子就是最好的結果了,這時聽了慕容書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只愣了一瞬,便如搗蒜般連連點頭,連道三聲“好啊!”

    一旁的池箋對阿嵐成見頗深,忍不住向慕容書提了一句:“慕容前輩,別怪小女子多嘴,這小子品行不端,當心他壞了慕容世家的名聲!”

    阿嵐冷橫了她一眼,心裡暗罵:“就你話多!要是慕容書反悔,看我不整死你!”他雖然打不過池箋,但耍一些陰謀詭計還是能讓她吃不少虧的。

    卻聽慕容書笑道:“池姑娘多慮了,我不是說了嗎?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與他品行無關。更何況,我也沒見他如何不端嘛!”

    既然慕容書都這麼說,池箋自然不在多言。

    阿嵐微微鬆了口氣,抬頭問慕容書道:“那今後,我是不是就姓慕容了?”

    慕容書應道:“只要你不嫌棄。”

    “不會不會!”阿嵐臉上笑開了花,多少人夢寐以求想姓慕容,他怎麼可能會嫌棄?

    又聽慕容書接著道:“既如此,你眼下若是無事,就先跟著伯父回慕容世家瞧瞧,也算報個到。”

    阿嵐一瞧天色已晚,忽然想起家裡那個酒鬼老頭,於是道:“侄兒家裡雖然沒有父母,但有個老頭子,老頭子把我養這麼大也不容易,我得回去打聲招呼才好。”

    “老頭子?”慕容書心中一個念頭一閃,忙道:“所謂養育之恩大於天,他也算是你此前唯一的親人,既如今你姓了慕容,我慕容家自然該一起接納那位老人家,你這趟回去,不如就邀他一起住進慕容世家,敝世家環境還算不差,定不會虧待他老人家。”

    阿嵐想起酒鬼老頭時常饞酒喝而不得的模樣,心道:“若是一起住進慕容世家,花雕酒還不是想喝多少有多少?”於是點頭答應:“好,我回去和他說說。”

    說罷告別了慕容書,卻朝池箋翻了個白眼:“說話不算數,我記住你了。”說完也不等池箋反駁,轉身便離開了醉仙樓。

    慕容書見池箋臉色不悅,不由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池箋回想起阿嵐的要求,實在羞於啟齒,只好紅著臉搖頭:“沒什麼。”望著阿嵐難掩喜悅的背影,她突然間想起什麼,喃喃念了一句:“沒有父母?他不是呼延霸的兒子?不好!”顧不上和慕容書告別,急忙快步趕回了蘇州集市方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2 64 m
超品小農民
作者 寞斜
  出了點小意外被開除的偵察兵王,無意間得到了殘缺修真傳承;   自己本來就是種種田,煉煉丹,...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