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錦衣衛降臨吳家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與此同時,蘇州集市。

    呼延霸牽著驢車,停在一個西瓜攤前。

    小販正板著張臉不耐煩道:“我這瓜賣才賣十二文,你給我十文一斤,我還賺個屁啊?”說完正眼不瞧呼延霸,轉身就要去招呼客人。

    呼延霸忙攔住他賠著笑道:“咱們村的瓜保准皮薄瓤紅,籽少肉甜,十文很便宜了,您再考慮考慮,我一家老小下半年就靠這三畝瓜田過生活,八文實在太少了。”

    其實小販心裡有數,這種農村種出來的西瓜和城裡的可不一樣,光賣品相就能賣出十四五文,這時一臉不耐煩只是故意做樣子,目的是想把進價壓低些。

    可呼延霸種了十幾年的瓜,這點套路豈會不懂?二人唇槍舌劍鬥了半晌,小販見他立場十分堅定,終于堅持不住,答應了十文一斤的要求。

    呼延霸臉上這才露出由衷的笑容,道:“那就謝謝老闆啦!”

    眼見夕陽漸斜,他得趕緊返程了,駕著驢車一路出城,路過城郊一片樹林時忽然停了下來。

    這時正值初夏,草木花樹都生的繁茂,一陣微風吹過,枝葉摩擦的“沙沙”聲不絕於耳。

    聲音雖嘈雜,呼延霸卻能從中準確聽出一人的腳步,當即沉聲道:“都跟到這兒了還不現身?”

    只見樹後緩緩走出來個書生模樣的年輕男人,其眉目俊雅,舉止大方,手中紙扇回落,風度翩翩。即使行蹤被拆穿也不見絲毫尷尬,收起摺扇抱拳笑道:“大漠鬼刀寶刀未老哇,小生還以為能跟到前輩的住處去呢。”

    聽他稱自己大漠鬼刀,呼延霸心中一凜,眼前這年輕人最多二十齣頭,也就是說呼延霸退隱吳家村時他都未必斷了奶,此時能一口喊出他的名號,顯然是受人指使,帶著目的來的。

    想到此,他不由沉著臉問道:“你是什麼人?”

    那書生雙手抱拳行了個大禮,應道:“晚輩顧亦宸,見過前輩。”

    “顧亦宸?”呼延霸確信自己沒聽過這個名字,於是又問道:“是誰派你來的?找我幹什麼?”

    儘管呼延霸臉色已經陰沉到了冰點,顧亦宸仍是自顧自地微笑,似乎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更面善一些:“小生來自青鸞穀,是敝穀穀主讓小生來告知前輩,錦衣衛南鎮撫使任滄海下令,近日要對呼延前輩不利。”

    “錦衣衛?”呼延霸眉頭一挑,竟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年輕人多打聽一些故事再出來闖江湖,錦衣衛南鎮撫使,叫柒子光!”

    顧亦宸微微一愣,隨即又恢複笑容:“前輩有所不知,半個月前北鎮撫使喬複生與柒子光不知因何事生了衝突,不慎失手將他殺害……”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呼延霸大笑打斷:“笑死人了,你怎麼越編越假,柒子光的武功冠絕衛所,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就連錦衣衛指揮使恐怕也不敢說能殺得了他,就憑喬複生?”

    柒子光的實力他當年可是親眼見過的,其血殺刀法一旦施展開,崩山裂石,天地變色。即使白三尺、慕容書在內的八大高手合力圍攻也不能傷他分毫,而喬複生的武功連白三尺都不如,怎麼可能殺得了柒子光?

    顧亦宸被打斷說話也毫不生氣,仍是笑著說道:“敝穀秦穀主也對此事表示懷疑,但任滄海接任南鎮撫使一事千真萬確,他下令要對前輩不利,也絕對不假。”

    顧亦宸所說和呼延霸的認知大相徑庭,也難怪他不信,當即搖了搖頭,道:“小娃娃別打我主意了,錦衣衛的事,我了解的可比你多,快走吧,別礙著我趕路。”

    顧亦宸略一沉吟,道:“前輩不相信小生,小生非常理解,只怪小生沒有證據證明自己說的話,但秦穀主再三囑咐,要小生一定護好前輩的周全。”

    卻聽呼延霸不耐煩道:“我一個糟老頭子,退隱江湖都二十年了,和錦衣衛井水不犯河水,他有什麼理由來對付我?再說就算他們真的來了,我堂堂大漠鬼刀,還需要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保護?”

    他語氣中已帶怒意,顧亦宸也聽了出來,但穀主秦鯉特地交代千萬要護好他的周全,想來他對錦衣衛一定非常重要,一時間不由左右為難。

    呼延霸見他不再說話,也未再搭理他,輕喚一聲:“駕”,驅著小黑驢緩緩朝吳家村駛去。

    顧亦宸愣在原地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瞧見驢車在地上留下的兩道車轍印,心道:“我何必要跟著他呢?只要跟著車轍走,也能找到他家去。”

    夜色降臨時忽然變了天,烏雲蔽月,寒風滲人。吳家村一片寂靜,只能聽見梅花嶺上斷續傳來幾聲老鴉鳴。

    呼延紅和劉大強暢聊了一天才回家,此時正靠在窗邊望向村口方向,嘴裡喃喃念叨:“爹怎麼還沒回來?”

    她母親坐在屋裡,手裡仍縫著已經成型的布鞋,隨口應道:“蘇州城離村子可遠的很呢,別著急。”她倒沒有太擔心,她對呼延霸的能耐非常清楚,這世上能讓他吃虧的人,屈指可數。

    呼延紅聽了母親的安慰,也微微有些放心,這時寒風吹進屋裡,她不禁打了個寒顫,微感涼意,只好關上門窗。

    這時,一隊人馬趁著夜色悄無聲息摸進吳家村。

    隊伍為首是個年近五十的中年壯漢,身披飛魚,腰掛金刀,模樣煞是威風。只見他右手一揮,身後三十六名卒子立時四散,隱匿於夜色之中。

    劉大強正光著膀子在田裡摘野花,雖累得滿頭大汗,但一想到明天紅兒收到花時的甜美笑容,便一點兒也不覺得辛苦。

    他爹劉大爺抄起藤條怒氣沖衝殺過來,隔得老遠就罵道:“小兔崽子,有衣服不穿,找病啊?”

    劉大強一見藤條,捧起花束扭頭就跑,一不留神直直裝上壯漢的胸口。他這一下似撞在鐵板上一般,直叫他頭暈眼花,那壯漢竟紋絲不動。

    劉大強正要道歉,卻一眼瞧見壯漢身上的飛魚服,不禁贊道:“這身衣服哪兒買的?這麼帥!”

    壯漢沒有應他的話,開口問道:“這村子裡,可有戶人家複姓呼延?”

    劉大強還未開口,就見他爹劉大爺突然搶上前來:“不知道,咱爺倆又不是這個村的。”

    劉大爺平時得閑常在梅花嶺上狩獵,悍狼猛虎見的不少,此時見這壯漢的眼神於那山中吃人的老虎一般無二,不由心生戒備。

    劉大強不解的望了他爹一眼,卻被抽了一藤條,訓道:“快回家!”

    那壯漢望著離去的劉家父子,也未追問,轉身又瞧見田裡還在勞作的王大娘,於是撩起衣擺下到田裡問道:“大娘,這村子裡,可有戶人家複姓呼延?”

    王大娘是個熱心腸,放下手中鐮刀應道:“你說呼延老頭啊,你找他做什麼?”

    那壯漢道:“我與呼延前輩是故交,多年不見,今日特來拜訪,卻不知他住處所在。”

    原來是老朋友上門,王大娘微微一笑,正要為他指路,余光卻瞥見他腰間那柄金刀,心下不由奇怪:“老朋友上門,帶把刀幹什麼?”

    那壯漢見她猶豫,又道:“大娘莫要誤會,這把刀是當年呼延前輩送給我的禮物,我今天來,就是想把刀還給他。”

    王大娘聞言點了點頭,心裡仍有些不放心,於是道:“那我帶你去吧。”她打算跟著他一起去呼延霸家裡,萬一有什麼事也好有個照應。

    她領著壯漢來到呼延家門前,輕輕敲門。

    屋裡紅兒還以為是他爹回來了,連忙起身開門,一見是王大娘,後邊還跟這個陌生人,不由問道:“王大娘,這是誰呀?”

    王大娘道:“他是來找你爹的,說是你爹的老朋友,你爹人呢?”

    紅兒瞧了那壯漢一眼,道:“我爹到蘇州城尋瓜販子去了,還沒回來呢。”

    王大娘回頭正要解釋,卻被壯漢一把推開。

    那壯漢朝紅兒問道:“你是呼延霸的女兒,呼延紅?”

    紅兒茫然點了點頭。

    那壯漢冷笑一聲:“好,那我們一起等你爹回來。”說著竟伸手擒住紅兒的手臂,作勢一擰,將她死死制住。

    王大娘見狀大驚,喊道:“你……你……這是幹什麼?”

    那壯漢不理她,忽聽屋裡“咻”的射出一根繡花針,這一針來勢甚急,壯漢卻絲毫不亂,抬手撥開,朝著屋裡問道:“沈靈溪?”

    射出飛針的正是紅兒的母親,沈靈溪,她揉了揉渾濁的眼睛,昏暗的光線裡看不清對方面目,只好開口問道:“不知閣下是?”

    那壯漢淡淡應道:“錦衣衛,金小川。”

    “金小川?”沈靈溪語氣中透著吃驚,面前這傢伙正是當年與呼延霸齊名,八大高手之一的“伏魔金刀”,金小川。

    沈靈溪心知不是他的對手,只盼著能拖到呼延霸回來,當下強穩心神道:“不知閣下這趟登門,有何貴干?”說話的同時不住朝王大娘使眼色,讓她趕緊離開。

    王大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沈靈溪的臉色顯然事情不妙,只好轉身向劉大爺家跑去,她只覺得金小川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劉家父子兩個大男人一定能對付他。

    可她還沒跑出去幾步,就見金小川左手一探,袖中射出一隻飛爪。沈靈溪一聲“不要!”還未喊出口,王大娘就被飛爪貫穿了後心,倒地氣絕。

    沈靈溪氣的雙手微抖,厲聲質問:“她只是個無辜村民,你殺她幹什麼?”

    金小川右手仍制著紅兒,左手收回飛爪,冷冷道:“任大人的命令,這個村子,一個活口也不能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109610 22 18 m
地球第一劍
作者 言歸正傳
  月宮投影,元氣復蘇;不腐仙屍,六碑仙訣。   王升活了兩世,上輩子在天地大變的機遇中起步...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