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小川奉命殺呼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呼延霸此時駕著驢車才到梅花嶺腳下,一路上都在想顧亦宸說的話。

    當年揚州一戰,八大高手倖存之四與柒子光達成約定,只要他們對錦衣衛那次行動守口如瓶,柒子光就答應不為難他們。

    倘若柒子光當真被害,任滄海接任,他們的約定也就不複存在,這樣一來,倒真有可能舊賬重提,這趟回去,最好還是搬去別處才保險。

    正盤算著,驢車已經行至吳家村口。

    他在這兒生活了二十年,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無比熟悉,剛到村口,他一眼就瞧出了異樣。

    劉大強的衣服扔在田埂上,王大娘的鐮刀棄在瓜田裡。

    村裡都是窮苦人家,一件衣服縫縫補補十幾次都捨不得扔,怎麼會隨意丟棄家中物件?

    抬眼望向家門,忽見一個人影倒在血泊當中,呼延霸大驚,急忙跳下驢車兩個縱躍來到家門前。

    “王大娘!”他俯身呼喚,卻發現她已氣絕多時,再瞧她背後的傷勢,呼延霸一時間呆在了原地。

    追魂爪造成的傷口,他實在太熟悉了。

    錦衣衛真找上門來了!

    呼延霸忙推開半掩著的家門,迎面就看見女兒呼延紅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他腦子嗡地一聲一片空白,嘴裡喃喃念叨:“靈溪……靈溪……”一扭頭就看見眉心扎著一根繡花針的沈靈溪,靠在牆上,顯然也已經氣絕。

    淚水還沒來得及從眼眶湧出,就聽見屋外傳來一聲令下:“點火!”

    屋子周圍瞬間燃起熊熊大火,整個屋子化作火爐,烤的人幾近窒息。

    呼延霸來不及多想,立即破門而出,卻又聽見一聲令下:“放箭!”

    大門正面十余名弓箭手齊齊開弓,箭雨瞬間覆蓋屋子大門,呼延霸無以抵擋,只好又退回屋內。

    金小川在屋外冷眼瞧著烈火燃燒,十余名弓箭手原地待命,封鎖大門。

    未過片刻,只見呼延霸猛地破窗而出,金小川顯然早已料到,左手一探,追魂爪射出。

    卻聽“叮”的一聲,這一爪竟被擋開了。

    金小川微微一愣,只見呼延霸右臂一震,手中大刀灰塵盡落,刀身上現出一顆血紅的骷髏,火光映在骷髏眼裡,閃爍著噬人的紅光。

    “大漠鬼刀?”金小川先是一驚,隨即道:“倒有些令人懷念。”

    呼延霸這才認出金小川來,一時氣的渾身顫抖,怒視著金小川咬牙切齒道:“是你。”

    “是我。”金小川冷笑道:“任大人給你面子,覺得其他人殺不了你。”

    呼延霸怒喝一聲:“那你就能殺得了我嗎?”足下運勁淩空躍起,雙手持刀以猛虎下山之勢當頭劈下。

    其威勢之猛,讓金小川也不禁後撤半步,立即拔刀格擋。

    雙刀相碰,勁風四射,金小川雙手持刀抵擋,雙足陷入土中半寸,身後二丈內草木石土皆被震得四處迸裂,旁邊十余名弓箭手都被勁風震得幾個踉蹌,不禁紛紛驚歎:“這大漠鬼刀的功力,居然比金大人還強!”

    而金小川心中很清楚,他的這種力量只是暫時的。

    人在極端情緒下對敵,會不顧一切以命相博,爆發出比平常強得多的力量。金小川在錦衣衛中任職這麼多年,陷入絕境的人見得太多太多,只要避開他前幾招的鋒芒,待他精疲力竭,再取其性命就易如反掌了。

    呼延霸怒瞪著血紅的雙眼,毫不留情,雙手握刀連連劈向金小川,每一刀都震得四處飛沙走石,金小川僅僅只是抵擋,发麻的雙臂也漸感吃力,只好奮力撥開一刀,一個後躍拉開距離,同時下令:“放箭!”

    呼延霸正要追擊,忽聽身後數聲呼嘯,只好回頭抵擋箭矢。

    好在他此時雖憤怒沖腦,但還有半分理智,心知有這些小嘍囉干擾,不但殺不了金小川,一個不留神反而會陷入被動,當即迎著箭雨飛身而上,骷髏鬼刀一揮,同時斬下三顆頭顱。

    鬼刀染血,刀身上的骷髏似乎得到了某種滿足,竟散发出鮮紅的血光,金小川見狀心下一沉:“差點忘了,這骷髏鬼刀乃是大漠不詳之器,染血越多,威力越強。”

    眼見他越殺越厲害,金小川心下一橫,左手追魂爪疾射而出。

    呼延霸一聽身後鎖鏈聲響起,心中有數,立即撤刀回身,卻未直接抵擋,而是將鬼刀斜揮,緊貼飛爪的鎖鏈一旋,將飛爪整個纏在了刀身上。

    這是呼延霸這些年來特地想出對付追魂爪的法子,他的力量極強,只要死死纏住鎖鏈,主動權就永遠在他手裡。

    金小川見狀一驚,心裡已猜到十之七八,還未來得及卸下袖中鎖鏈,就感到鎖鏈上傳來一陣勁力,將他整個人扯飛出去。

    眼見血紅的鬼刀刀尖直直刺來,情急之下,他甩手將手中金刀擲出。

    這一刀直取面門,呼延霸不得不側身躲避,剛躲過一刀,又聽身後傳來一聲呼嘯,顯然又有人放冷箭!他只好回身揮刀擋開箭矢,正要手刃放箭的嘍囉,又感身側一陣勁風襲來!呼延霸心知金小川的內力剛猛,這一招是絕對受不住的,只好放棄追殺再次回身抵擋,可這一回身,竟沒見著金小川的身影。

    呼延霸正納悶,忽覺腰間吃痛,整個人就摔了出去。

    錦衣衛除了失魂刀和追魂爪,最有名的徒手武功便是鷹爪拳,這虛實變幻之招正是鷹爪拳中名為“鷹揚虎噬”的招數,結結實實打在腰間脆弱處,威力可著實不小。

    呼延霸被打得側摔出去,左手急忙於地上一撐,翻身而起,可剛站穩就感到腰間疼痛傳到胸口,一口鮮血噴出。

    金小川緩緩站直身子,不緊不慢卸下袖中鎖鏈,又拔起插在地上的金刀,冷冷道:“真不愧是大漠鬼刀,時隔二十年不動武,都差點要了我的命。”

    呼延霸內傷不輕,若不及時調理內息,接下來的出招都會受很大的影響,這時雖生氣,卻也不能開口說話。

    金小川自然知道他的想法,絲毫不願給他機會,正要提刀追擊,就聽見一聲叫喊:“你們這是幹什麼?”

    循聲望去,透過夜色只看見一個衣衫破舊的少年快步跑了過來,呼延霸一眼認出是阿嵐,本想出聲讓他快逃,但調息正至緊要關頭,這時只盼著能調息完畢儘快拿下金小川。

    金小川一看只是個身形單薄的野小子,也不放在心上,仍是揮刀斬向呼延霸。

    這一刀呼延霸不得不躲,腳下一動,內息卻被打亂,雖是躲過一刀,卻又噴出一口鮮血,呼吸較之前更加沉重了。

    金小川毫不留情,又一刀接上,眼見內息紊亂的呼延霸已無力躲閃,卻忽見一根尖頭木棍刺向自己手腕。

    手腕脈門乃是出招運勁的重要關節,這時見脈門遇險,金小川不由本能的收招撤身。

    他有些驚訝的望著阿嵐,剛才阿嵐出招時的身影,竟隱約讓他想起當年那位神秘人,不由心生警惕,下一刀不再追擊呼延霸,而是正面斬向了阿嵐。

    呼延霸見狀不由虛弱的朝阿嵐喊道:“這事兒和你沒關係!你快走!”

    阿嵐不知道金小川的厲害,這時腦海裡全是白天擊敗白飛飛時的英姿,正無比膨脹,還想著待會救了呼延霸要如何訛他呢,又怎麼會走?

    只見他故技重施,手中木棍斜刺而出,哪知金小川不閃不避,竟硬生生吃下了這一刺。

    阿嵐招式雖刁鑽,但無奈內力不足,金小川從第一招就看出他這個弱點,所以才敢以脈門要害硬吃這一招。

    阿嵐顯然沒料到這一手,見對方手腕被刺,刀勢卻絲毫不減,再要躲閃已是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金刀在自己左胸劃開一道口子。

    金小川一刀擊中,卻未下殺手,而是一腳將他踹倒在地,反身又是一刀斬向呼延霸。

    呼延霸內傷嚴重,毫無抵抗之力,本能般提刀防禦,又被輕鬆挑開,而後再接一刀竟生生斬下了他的右臂。

    見倒在血泊中的呼延霸已無還手之力,金小川這才回頭指著阿嵐問道:“你這招式,是誰教你的?”

    他的招式是酒鬼老頭教的,這在他心裡並不是什麼秘密,若是慕容書問他,他毫不猶豫就會說,但這時面對金小川的威脅,偏偏不想讓其得逞,於是忍著胸口劇痛,咬牙道:“我兒子教的!”

    金小川聞言一愣:“你兒子?”阿嵐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那他兒子才多大?

    卻聽阿嵐笑道:“就是你啊!”

    金小川的臉頓時陰沉下來:“耍我是吧?”說著,竟一腳踩在阿嵐胸前傷口上,任憑他嘶聲慘叫,仍是不管不顧踐踏蹂躪。

    蹂躪了好一陣,才收回腳,又問道:“你說是不說?”

    阿嵐只覺胸前劇痛,痛得眼前一片漆黑,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金小川見他不說,還要再施虐,忽而又聽見不遠處有人說道:“大名鼎鼎的伏魔金刀,怎麼如此欺負一個小輩?”

    金小川抬頭望去,見是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當即沉聲問道:“你是什麼人?”

    那年輕人收起摺扇抱拳道:“青鸞穀,顧亦宸。”

    原來,顧亦宸為了不被呼延霸察覺,特意拉遠了距離,跟著車轍印才一路來到吳家村。而就是拉開的這段距離,導致他晚到了半個時辰。

    秦穀主命他來保護呼延霸時,明確說過前來執行刺殺任務的極有可能是金小川,而“伏魔金刀”武功雖高,一時半刻也絕對拿不下呼延霸,到時候他和池箋一人對付卒子,一人與呼延霸合力對付金小川,定可以擊退錦衣衛,化解危機。

    卻沒想到他們在蘇州找到呼延霸時,誤將阿嵐當成呼延霸的兒子,池箋分身跟隨阿嵐,二人就這麼分開了;池箋耽誤了許久才得知阿嵐不是呼延霸的兒子,再趕回蘇州集市時又沒見著顧亦宸,一時沒了方向,只好提前回了青鸞穀;而後顧亦宸與呼延霸的溝通出了差錯,不得已只能拉遠距離,這才來遲一步。

    這時呼延霸已然奄奄一息,再無戰鬥能力,池箋也不在,僅憑顧亦宸一人絕不可能敵過金小川。

    他原本在遠處看見形勢不妙,已經打算放棄呼延霸,卻忽然瞧見阿嵐使的招式與秦穀主所描述的太陰劍訣極其相似,他此時還以為阿嵐和呼延霸是父子,心中不由奇怪:“為什麼呼延霸的兒子會使太陰劍訣?”一時又想起呼延霸先前喊的那聲“這事兒和你沒關係”,這才恍然明白,這小子可能不是呼延霸的兒子!

    他曾多次聽秦穀主提過,秦穀主八歲時正住在揚州城,揚州一戰,整座城的人都被提前趕走,不走的全都死於兵荒馬亂。那天夜裡他正和父親鬧矛盾,賭氣離家躲在外面,卻不料突遭劫難,若不是那位前輩出手相救,他已然已經是錦衣衛刀下亡魂了。

    所以他自成立青鸞穀以來,不但立誓對抗錦衣衛到底,更是時常叮囑他們,一旦知道那位前輩以及其後人的下落,即使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報其救命之恩。

    此時顧亦宸認出阿嵐的招式來,心中謹記秦穀主的叮囑,心道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他!

    想到此,他這才硬著頭皮出聲打斷了金小川的暴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68945 2 30 m
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 封七月
  意外身亡,楚休發現自己竟然穿越到了遊戲世界《大江湖》當中,成為了遊戲中還沒成長起來的,第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