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顧亦宸捨命救阿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近幾年江南一帶的錦衣衛屢屢在青鸞穀手上吃虧,金小川雖直接隸屬於南鎮撫使,卻也聽過不少關於青鸞穀的故事,此時一聽顧亦宸來自青鸞穀,立即明白他是來救呼延霸的,不由冷笑一聲:“來得正好!”

    只見他左手尾指放入口中吹出一聲尖哨,夜色中又跳出十余名錦衣衛卒子,齊齊拔刀出鞘,將顧亦宸團團圍住。

    顧亦宸心中一凜,臉上卻笑的泰然,抱拳道:“金大人誤會了,小生絕不是來找麻煩的。”

    “哦?”金小川冷哼一聲:“那難不成是來散步的?”

    顧亦宸搖頭道:“不瞞金大人,小生這趟的確是奉命前來相救呼延前輩,但沒有料到會是金大人親自出手,若早知如此,小生絕不會來自尋死路。只是,金大人這趟的目標只是呼延前輩,似乎和那個小兄弟扯不上關係吧?”

    金小川知道他指的是誰,當即清楚他的目的,於是輕蔑一笑,道:“你都知道救不了呼延霸,又如何會認為救得了他呢?”

    顧亦宸故作輕鬆笑道:“讓小生從金大人手上救人自是天方夜譚,但小生不救,金大人就敢殺他了嗎?”

    包圍顧亦宸的錦衣衛卒子們紛紛感到奇怪,此刻形勢明顯一邊倒,他為什麼還要出言挑釁金小川?

    金小川聽了這話,臉色也頓時沉了下來:“這世上就沒有我不敢殺的人!”說著,他提起金刀就要動手,卻聽顧亦宸大喝一聲:“那你可得想好了!”

    金小川聞言一愣,滿臉疑惑的望向顧亦宸,金刀卻懸在了半空。

    只聽顧亦宸接著說道:“你也是經歷過揚州一戰的人,我不信你會認不出他的招式。”

    當年那位神秘人大戰柒子光,二人刀劍之威堪稱弑神滅佛,如今想起仍然心有余悸,他又豈會認不出太陰劍訣中的招式?

    顧亦宸見他猶豫,緊接著說道:“他要真是那位前輩的弟子,你可得好好斟酌一番,你究竟敢不敢殺他?”

    他這話可真戳中了金小川的心坎,想當年柒子光號稱錦衣衛第一殺手,連他都敵不過神秘人,如今柒子光已死,錦衣衛之中更沒有誰是神秘人的對手,此番若真殺了他的徒弟,得罪了他,恐怕會招來無窮後患。

    顧亦宸見他金刀緩緩垂了下來,微微鬆了口氣,又道:“可以坦白告訴你,敝穀秦穀主當年被那位前輩救過一命,我要救他,也不過是想幫秦穀主還個人情。青鸞穀行事向來光明磊落,即便要對付錦衣衛,也只會憑自己的本事,絕不會仰仗他人之威。”

    他知道金小川擔心他會聯合那位前輩一起對付錦衣衛,所以才說出這話,意在消除金小川的疑慮。

    不料金小川卻忽然抬頭直視顧亦宸的眼睛,沉聲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顧亦宸拍拍自己的胸脯道:“我顧亦宸雖不是什麼赫赫有名之輩,但絕對也稱得上好漢一條,你大可問問你的手下們,我青鸞四友任何一人在面對錦衣衛時,何曾耍過什麼陰謀詭計?你要實在不信,我便只好以我性命起誓:倘若我青鸞穀救這小兄弟回去之後借那位前輩之手對抗錦衣衛,我顧亦宸便甘願被錦衣衛亂刀砍死,死無全屍!”

    江湖中人對誓言都極其看重,即使心腸再陰險惡毒的人,也不敢拿老天爺開玩笑。

    金小川見他发出這等毒誓,心中才漸漸鬆動:“好,我最看得起說話算話的人,只不過,我今天當著這麼多兄弟的面受你一個毛頭小子的威脅,不免于軍中失了威信,所以,我有個條件。”

    顧亦宸一聽有門,忙問道:“什麼條件?”

    金小川道:“就照你們江湖中人的辦法,你上前來接我三招,若是接得了,人任你帶走,可若是接不了,不但他任由我處置,你,我也不會放過。”

    顧亦宸聽罷不由心中一沉,伏魔金刀的三招可不是說接就能接的,但他心裡明白,若是不接,金小川大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毀屍滅跡,那位前輩就算再神通廣大,也根本不知道是誰下的手,所以,他即使明知是死也義不容辭,於是心下一橫,重重點頭道:“好,我就接你三招!”

    金小川右手一揮,包圍顧亦宸的卒子們立時讓開一條道,顧亦宸徑直走到金小川面前,將摺扇收回腰間,站直了身子,便是準備好要接招了。

    只見金小川收刀回鞘,由丹田運勁至右手,一掌拍在顧亦宸胸口,就這一掌直接把他拍得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伏魔金刀的掌力著實不小,顧亦宸只覺得是一塊千斤重的大石頭砸在胸口一般,直接將他氣息都砸斷,若不是及時調整內息,恐怕已經氣斷而亡了。

    待他調理好氣息,勉強從地上爬起來,忽覺胸口一痛,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顯然已受了不輕的內傷。

    一旁血泊中的呼延霸尚存一絲氣息,見顧亦宸挨了金小川一掌,直道揪心,連他五十年深厚功力都吃不住的一掌,顧亦宸一個年輕小子哪裡吃得起?這樣硬接下去,非死即殘。

    呼延霸心知金小川不可能放過他,這時妻女雙亡,他已全然不在乎自己死活,只虛弱的說道:“年輕人,我不知道你和阿嵐是什麼關係,但你實在是沒必要白白搭上一條性命,快走吧。”

    此時的阿嵐早已痛得昏死過去,若他還醒著,一定也會讓顧亦宸快走,畢竟他根本就不認識顧亦宸,豈敢莫名受人這麼大恩惠?

    卻見顧亦宸頑強的站起身,嘴裡含著血沫道:“呼延前輩的好意小生心領。”說罷又朝金小川道:“繼續!”

    金小川也有些敬佩的點了點頭,道了聲:“好。”話音剛落又欺身而上,腳下扎穩馬步,便是要從地面借力,力傳至腰,腰至手,這第二掌顯然要更重於第一掌。

    只聽“嘭”的一聲巨響,顧亦宸如脫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摔在地上滾了丈許遠,只抽搐了兩下,便一動也不動了。

    血泊中的呼延霸心知金小川這一掌使了全力,顧亦宸也接的實在,不由閉上眼垂下頭,不願再看顧亦宸的慘狀。

    金小川見顧亦宸沒了反應,竟也有些惋惜的暗歎一聲,便回身打算殺掉呼延霸,可金刀才拔出一半,又聽見顧亦宸咳了兩聲。

    顧亦宸躺在地上又抽搐兩下,一口鮮血咳出,人又蘇醒過來。只見他強撐著爬起身,伸指封住自己胸前“天池”、“璿璣”兩大要穴,再次站直了身子。

    呼延霸聽見動靜,也忍不住抬眼望去,看見他封穴之舉,心下大駭,失聲喊道:“你這是幹什麼!?”

    顧亦宸嘴角掛著血,朝他輕笑一聲,道:“傷的太嚴重了,不封穴,連站都站不起來。”

    他心知內傷太過嚴重,已經影響四肢行動,特地封住胸前大穴以延緩傷勢发作,此舉自然能讓他臨時站起來,但內傷並不能得到絲毫減輕,封穴狀態下若是再挨一掌,這兩條經脈必定會被淤血沖斷,到時可就連神仙也救不了了。

    連金小川見狀也不禁发出讚歎:“是條漢子!”但手上卻毫不留情,一個飛身上前就要打出第三掌。

    顧亦宸直視金小川的眼睛,含著血沫道:“不管這一掌下來我會怎麼樣,你三招我是接完了,你也一定要信守承諾!”說完,便閉目領死。

    金小川這一掌打在他胸前,他卻沒像前兩次一樣被打飛,而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他睜開眼疑惑的望向金小川,卻聽金小川道:“我金小川這輩子最敬重英雄,你是個英雄,三掌接完了,你走吧。”

    不止顧亦宸,呼延霸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殺人不眨眼的伏魔金刀居然就這麼放過了他?

    顧亦宸愣了片刻,忙抱拳朝金小川行了一禮:“多謝金大人高抬貴手。”便行至阿嵐身邊俯身將他扛起,略一猶豫,還是朝呼延霸說道:“小生此番未能救得呼延前輩脫身,實因實力不濟,他日若有機會,定會幫前輩報此大仇!”

    說完,他抬頭又瞧了金小川一眼。

    金小川聞言也望向他,眼神中帶著讚許與挑釁,似是在說:“我等你來找我報仇。”

    顧亦宸不再多言,扛著阿嵐步履艱難的前行,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夜色中。

    金小川目送他走遠,這才走近呼延霸身邊問道:“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呼延霸對他的仇恨絲毫沒因他放過阿嵐而減輕,這時狠狠瞪著他,咬牙切齒道:“所謂禍不及妻兒,你這般不講江湖道義,遲早會遭報應的!”

    金小川冷冷笑道:“我等著。”便拔出金刀,斬了下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227457 22 44 m
飛天
作者 躍千愁
  蒼穹之下世態炎涼,妖魔鬼怪不敵人情冷暖!<br>   纖纖柔荑,美人如玉,怎奈天地之間劍...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