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柳家絕境,置換產業【求推薦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柳家,是寧家這個龐大修真家族的附庸家族之一。

    柳盈,是柳家的二小姐,自從柳家的大小姐死後,她就從原本苦修的地方被召回,開始接手家族,負責打點柳家的一切。

    柳盈原本已經計劃好了未來幾年柳家的發展,可是就在今天,她突然收到了一個晴天霹靂一樣的消息。

    柳家整個家族突然被寧家的長老會劃給了寧家的七公子,寧鋒。而一同被划過去的,還有原本屬於寧家二公子寧浩,位於幾百公裡之外寧家的一處隕鐵礦脈。

    自從柳盈的大姐死後,柳家就不斷的在走下坡路,如今已經淪落為實力最弱的幾個附庸家族之一了。

    整個柳家現在上上下下加起來,已經沒剩多少人了,如今更是被當成了棄子,劃給了寧家的七少爺寧鋒。

    而作為交換,寧鋒的那幾個哥哥,終於是如願以償的瓜分了寧鋒在寧家的其他全部產業。

    這場交易說是公平置換,可是任誰都知道,這買賣到底誰賺了。

    而且在置換產業過後,寧鋒就必須要動身去接管幾百公裡外那個鳥不拉屎的礦脈了。柳家既然如今已經被划到了寧鋒的麾下……自然也必須跟著過去。

    那個礦脈每年的確能夠賺不少的錢,可是聽說就在前不久,那裡突然開始鬧叛亂了。

    原本負責管理那個礦脈的附庸家主張家,被寧家的對頭給策反了,如今正在和寧家的留守部隊開戰呢。

    先不談這個產業能不能賺錢的事,如今的情況就是,這個礦脈保不保得住都是個問題!

    柳家要是跟著寧鋒一起過去……那還有活路嗎?

    在收到這個消息之後,柳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寧鋒在寧家是怎樣的一個人,這一年來,她可算是聽說過不少。

    修為低下,整日裡遊手好閒,常混跡於賭場和青樓這樣的地方;從來不修行,就連長老會和寧家主多次給與警告,他也置之不理。

    自己前些日子路過湖邊曾經遠遠的看到過他一次,正坐著個太師椅,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那樣,一動不動的望著湖面發獃。

    和印象中那副二世祖的模樣的確是有一些出入,不過也還好,看樣子也不是個愛管事的主。

    若是沒有這場叛亂,只要幫他把隕鐵礦脈經營好,那麼柳家再度崛起,也並非沒有機會。

    可是那片礦脈……如今還在鬧叛亂呢,看寧家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平定下來。

    將柳家經營成這樣,柳盈真的已經儘力了,要是再跟著這樣的少主,那還能有什麼好的前途?

    可是有什麼辦法?

    如今的柳家如同是在暴風雨中搖曳的小舟,若是再失去了寧家的庇護,恐怕隨便來個阿貓阿狗,都能一腳把它踹翻吧。

    認命吧……

    柳盈抬頭望瞭望天,這件事情,她沒得選。

    ……

    寧鋒今日早早的就來到了秋院。

    此刻正是春末,下午的陽光映照著桌上的烈酒,檀香冉冉升起,光線透過空中的煙塵,勾勒出了一個炎熱而又漫長的下午。

    對面的琴女一襲青衣長裙,薄紗遮面,正彈奏著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兒。

    琵琶聲繚繞在整個秋院閣樓的包間中,再配合上琴女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如同一場不願醒來的幽幽長夢,沉眠百世,繚繞人間。

    寧鋒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琴女的真面目,他常來這裡,只是因為這位琴女的琵琶聲,能讓他長期緊繃的神經稍作放鬆。

    一個自知活不了幾年的人,也就只剩這點追求了。

    還是安靜的聽曲兒吧。

    寧鋒微眯著眼,一邊聽著對面琴女的琵琶聲,一邊用心神感受著自己體內的變化。

    此刻的寧鋒幾乎已經把自己全身的經脈壓到了極致,可不管他再如何努力,始終都會有那麼一絲一縷的天地靈氣匯入自己的經脈中。

    因為長期壓制經脈的緣故,寧鋒的手臂上已經多了一絲絲不起眼的深紅色。托天劫的福,雖說寧鋒如今修為低微,但身體卻是異常健康,氣血充足,都快趕得上一些體修了。

    甚至他的精神力,經過了這一年的錘鍊,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而就在此時,一名瘦高的中年男子從秋院包間的另一側走了上來。

    “七少爺,總算找到您了。”

    “怎麼?”

    寧鋒瞄了一眼眼前這位瘦高的中年男子,他認得這人,正是他二哥寧浩的管家。

    “七少爺,家主大人不想見你,便是囑託我來讓你在這份契約上籤個字。”寧浩的管家從袖間抽出了一張契約,彷彿在說著一件不經意的小事。

    那位中年管家雖說表面上稱呼著寧鋒為七少爺,但是看這個神態,卻是連一點恭敬的意思都沒有。

    寧鹹魚的臭名聲,在整個寧家可是無人不知的。

    “契約?”

    對於這些下人的態度寧鋒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但在拿過那份契約之後,寧鋒心中卻是閃過了一絲疑惑。

    “用隕鐵礦脈來置換我手下的全部產業?”

    看到這裡的時候,寧鋒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精光。

    自己再怎麼說也是寧家的嫡子,直接收回產業是不可能的,也難怪寧浩想到了這麼一出。

    不過從表面上看,寧鋒還是賺了。

    那個隕鐵礦脈,原本是屬於寧浩的,其每年產出的利潤,倒也不少。而且在契約書上面,寧鋒的二哥寧浩,寧家長老會,還有寧父都已經簽了字。

    這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你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象徵性的讓你簽字,不過是給你一個面子罷了。

    輕輕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寧鋒的酒意終於是散去了幾分,同時他也回憶起了前世的一些事情。

    貌似這片隕鐵礦脈,記憶中曾經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附庸家族叛亂吧,而且算算時間,大致就是這會兒?

    “嗯,沒問題啊,替我謝謝二哥……”

    片刻,寧鋒嘟囔了一聲,彷彿是酒意上頭,喝得更醉了一般,隨後提著筆歪歪斜斜的,在那份契約書上籤了字。

    “少爺……”

    一旁的寧十三實在忍不住開口了,不過才剛開口,寧鋒就遞給他一個眼色,讓他別吱聲。

    等簽完了字,寧浩的管家還特地給寧鋒留了份底,彷彿是在擔心他酒醒之後忘了自己之前干過什麼。他還順便提醒了一下寧鋒,在置換了產業之後記得早點從那座閣樓小院搬出去之類的話。

    總之,在囉嗦了一番之後,管家終於心滿意足的走了。

    替寧家敢走這隻蛀蟲,想來還算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呢。

    至於西邊隕鐵礦脈的利潤?

    呵,這隻蛀蟲,有命活著再說吧。

    ……

    “少爺……那片礦脈……如今正在鬧叛亂呢,難道您不知道嗎?”

    此刻寧十三正在旁邊苦著個臉,看那個樣子,似乎是覺得自家少爺被人欺負,但又無可奈何,都快哭出來了。

    寧鋒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站起身子,冷笑一聲,隨後朝著身前的琴女扔了塊賞錢。

    知道啊。

    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但是我總不可能現在就告訴你……在那片隕鐵礦脈的地底深處,還埋藏著靈石礦脈吧?

    我總不可能告訴你,那靈石礦脈裡面還有一個秘境,而我前世,就是在那處秘境中,獲得了身上這坑人的天賦吧?

    有些事寧家的長老會雖然沒有直接告訴寧鋒,但他心中早就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附庸家族造反原本不算什麼大事,偏偏這個時間點寧家的精力都投入在了其他重要的地方,況且別人還掌握了寧家煉製隕鐵的核心技術!

    隕鐵礦煉製算是寧家的重要根基之一了,要是直接和附庸家族翻臉的話,寧家祖傳了幾百年的隕鐵煉製技術,估計會被賣到寧家的對手那邊去吧?

    寧父之所以答應在這個時候派遣寧鋒這樣一個棄子過去,不過是想先試探一下對方的態度,看看事情有沒有挽回的余地罷了。

    若是對方願意拿點好處,息事寧人,那自然是最好的。

    反正現在那片隕鐵礦脈都劃給了寧鋒那隻鹹魚,損失的又不是他的錢。

    畢竟現在寧家正在風口浪尖上,雖談不上四面楚歌,但敵人還是有點多啊。

    這件事的背後顯然也有寧家的對頭在裡面發揮作用,不然就區區一個負責管理礦脈的張家,敢在這個時候反叛?

    至於和寧鋒交換了領地的寧浩嘛,甩掉了礦脈的麻煩不說,還賺了不少產業回去,然後又分了點好處給其他幾個出過力的兄弟。

    等於是又賺了好處又賺了人脈,好爽啊!

    這種時候面子工作當然還是要做的。

    於是作為寧鋒的兄長,寧浩出於人道主義關懷,決定分派一些護衛陪同寧鋒一同前往,幫他平定領地內的叛亂。

    然後寧鋒就瞅了瞅那幫護衛,不就是一群戰五渣嘛,完全就是累贅,寧浩這是想讓自己幫他節約開支呢?

    不過想了想,寧鋒還是將這幫老弱病殘接手了。

    無人可用的時候,饑不擇食。

    真慘啊,全大陸的第一天才,前世的人族聖地頭號聖子,眼下居然到了如此落魄的地步。

    真操蛋!

    好想馬上築成道台,然後乾死你們啊!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帥只有三秒,小命要緊。

    一旦開啟裝逼模式,是會挨雷劈的!

    ……

    牆倒眾人推,這會兒在整個寧家,除了十三之外,已經是沒人再把寧鋒當成是嫡子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243481 22 20101 m
問道紅塵
作者 姬叉
  秦弈曾認為,修仙的人首要淡泊寧靜,無欲無求,耐得住性子,經得住誘惑。   可最終發現,「...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