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初次交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可是已經來不及。

    赤雲火被“幽藍”吞噬乾淨的瞬間,顧言歡人已經站在車轅上,她手中的尖刀也已經架在了且歌的脖子上。

    “我沒被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顧言歡矇著臉,但那露在外面的眼眸瑰麗妖豔,帶著無盡的笑意。

    “你要做什麼?”且歌面色難看,警惕地看著顧言歡。

    “我對你們沒有敵意,倒是你一看到我就想燒死我。”顧言歡轉頭看向一旁同樣警惕的冷寒,“馬車快點,等我離開這裡,我們便再無瓜葛。”

    可是冷寒並沒有動,他雖警惕,但並不畏懼,甚至看上去根本不擔心顧言歡會殺了且歌。

    不對勁!

    心裡頭有不好的預感,顧言歡當即要跳車逃走。

    就在這時,一隻骨節分明、白淨修長的手從馬車中伸出來,伴隨而來的是無窮無盡的威壓,壓得顧言歡動彈不得,甚至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逃走已經是不行,顧言歡手中尖刀握得死緊,面巾之下,牙齒已經將唇瓣咬破。

    見狀,且歌伸手去擒顧言歡。

    但……

    “別動!”原本不能動彈的顧言歡竟是將手中的尖刀更逼近一分,“我死,你也活不了。”

    且歌和冷寒兩人瞳孔一縮,震驚無比。

    怎麼可能?主子的威壓從來沒有人能抗得過去。

    這女子……

    到底是什麼人?

    “閣下,我無意與你為敵。你若傷我,我必殺了你的手下。”

    一時間,以馬車為中心,整個天地靜若死穀。

    口中腥甜傳開,顧言歡咬著牙讓手中尖刀再進一分。

    就在這時,馬車內的人終於出聲。

    “冷寒。”男子低沉的嗓音幽幽,好像剛剛睡醒一般,帶著慵懶倦怠的蠱惑,讓人迷醉,“走。”

    “是。”冷寒會意,不再看顧言歡,驅動韁繩,“駕。”

    馬車以更快速度地行走著,籠罩在顧言歡身上的威壓也盡數褪去。

    顧言歡滿意得到這樣的結果,卻依舊不敢放鬆戒備。

    但……

    變數就在一刹那!

    且歌疾退,顧言歡再進,但不過割傷且歌的脖子,並不能擒住他。

    此時,一股罡風傾軋而來,凜冽懾人!

    是馬車內的男子,他骨節分明的手並未退回。

    顧言歡虎口一麻,好像觸電一般,而男子白淨的手中確實有雷電在啪啪作響。

    被毀容百般折磨不夠。

    差點被大火燒死不夠。

    她丫的還要被雷劈?

    顧言歡不能忍,電閃雷鳴之間,她人已經避開那隻放電的手,進了馬車。

    一攏玄衣,雲紋水袖,慵懶而坐——是他。

    一身白衣,衣衫襤褸,傾身而來——是她。

    墨無淵面帶玄色半臉面具,朱唇涼薄,下巴微揚,脖頸划出優美的弧度。

    顧言歡布巾蒙面,額頭傷痕纍纍,醜陋不堪。

    可兩人第一眼便盯住了對方的眼眸。

    一黑、一紫。

    一瑰麗、一高貴。

    紫眸,這男子的眼睛是紫色的,美好得似水晶一般。

    鳳眸妖嬈,眼尾硃砂,墨無淵覺得他從未見過一雙眼睛像眼前這雙一般勾魂奪魄。

    他動了,顧言歡也動了。

    刹那間!

    墨無淵的手撫上顧言歡的眼,而顧言歡的手卻掐著墨無淵的脖子。

    “眼睛好看,挖出來,本尊想要。”

    “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80 806 m
神醫棄女:邪王霸愛小狂妃
作者 蛇發優雅
  她,是皇商嫡女,富貴逼人。卻因母親早喪,倍受欺壓。新婚前夜,慘死於繼妹與未婚夫之手!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