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災年剛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剛走到水缸邊上,一個沙啞地女聲傳來。

    “香草,你今天別去地裡了,也別去鎮上,留在家裡幫你二嫂做早飯吧。”

    田母秦氏瞧著閨女這幾日神情恍惚,像是要生病的徵兆,不敢再讓她下地幹活。

    逃過了疫病,好不容易等來了朝廷安置,在大塘村落了戶,如今佃來的地已經開耕,雖然買種子的銀子是借來的,可好歹是有了點盼頭,本就窮苦的一家重新開始,家中一貧如洗,半個子都拿不出來,這個時候可不敢生病。

    這幾日看著閨女蔫耷耷的,秦氏心裡頭害怕。

    去鎮上?田香草一愣。

    腦海中,湧現出原身拖著無力的手腳,在鎮上乞討的場景。

    大塘村窮,非常窮。

    村裡所有的人,除了村長家有五畝自家田,其他村民都是靠佃來的田地討生活。

    大塘村窮,可也有它的好,依山傍水,風景優美不說,還離興慶鎮很近,一來一去步行也才小半天,原身以前經常往鎮上跑。

    不為別的,就為討一口吃食。

    倒不是她犯懶不願留在家裡幹活,而是因為家裡人多,官府发下來的那點救濟糧壓根不夠吃。

    原身已經十三了,她知道家裡僅剩的那點救濟糧是全家人的命,秉著少吃一口省一口的想法,她便跟著村子裡的孩子每日去鎮上乞討。

    原身性子悶不討喜,經常什麼都討不到,可每次去鎮上,不管有沒有討到吃食,回到家中她都會告訴家人自己吃過東西了,因而忙著農忙的家人們也沒過問。

    直到有一次,她三天沒有討到吃食……

    哎~這個傻丫頭,那晚臨睡前她還在想,再忍一夜討到吃食就不用挨餓了,沒想到從此一睡不醒。

    要說,原身的死與家人的大意脫不了關係,可田香草擁有原身的記憶,知道壓根不是這麼回事兒,這幾天相處下來,她也知道發生這樣的悲劇,根本怪不了這些人。

    田家人對原身其實很好,很疼她,因為她是個姑娘家,逃難的時候有口吃的都會先給她和兩個侄子,有點事發生也會第一時間護著他們,不像有些人家,最先丟掉的就是無用的小姑娘。

    說到底,原身的死,要怪只能怪那場天災,怪她生在了這個多數人吃不飽肚子的年代。

    “香草,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秦氏見田香草半晌沒有回應,心下頓時一緊,生怕好的不靈壞的靈。

    田香草回過神來,本想應下,轉念一想,輕聲回道,“我沒事,今天我還是去鎮上好了。”

    原主為了給家裡人省口口糧而死,她心中唯一牽掛的就是家人,田香草心想,自己佔了原主的身體,總得為原主做些什麼。

    當然,她不是想走原主的老路去乞討,她想去鎮上找找機會。

    大哥田昌走了過來,拿起水瓢往盆裡舀了一瓢水,囫圇洗了個臉,悶聲開口,“你就在家獃著,家裡的事大哥會想法子。”

    妹子為了給家裡省口吃的,跑去乞討,做大哥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可祖上三代都是貧農,他除了種田啥也不會,時下災年剛過,到處都是餓殍,他就算再有心,也無處使力。

    將水瓢遞給香草,田昌默然轉身走開。

    “乖,就聽你大哥的。”秦氏揉了揉香草枯草一樣的頭髮,聲音極盡溫柔。

    香草抬起頭,第一次認真地看向秦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230535 80 803 m
農家小福女(原名:《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作者 郁雨竹
  周家的四哥賭輸了錢,母親病重,賭場的人還想讓滿寶賣身償債。<br>   村裡人都說周家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