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除了吃,就是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秦氏個頭不高,和香草一樣,都是一陣風就能刮跑的身條,面頰乾癟,顴骨高高隆起,深陷的雙眼飽含著掩藏不住的愁苦無奈,長期的營養不良,導致她的膚色呈現不健康的暗黃之色。

    一雙滿是老繭的雙手,幾乎瘦得只剩一張皮。

    形如雞爪。

    她顯現出的老態;瘦到無法分辨美醜的面貌,使得香草簡直不敢相信她今年才三十有九。

    香草記得她曾經的女上司,恰好也是三十九歲,可她完全沒有辦法將那個踩著恨天高,一臉高傲的女人,與秦氏聯想在一塊。

    或許是前身的影響使然,香草心情沉重。

    此時天還沒有大亮,秦氏眼神不大好,沒有注意到香草眼中流露的情緒,她簡單收拾了一下,跟著肩扛農具的兒子們走出家門,餓著肚子下地去了。

    佃農家貧,吃飯幾乎都是兩餐制,辰時吃朝食,申時吃暮食。

    此時離辰時還早,田家人習慣下地干一輪活再回家吃飯,頭幾天香草也是如此,她不想出去乞討,便按照原身的記憶,每天雞鳴起床下地幹活,辰時回家吃飯。

    吃過飯之後依舊是下地幹活……

    總之,這裡的生活,除了吃,就是干!

    “干——”

    香草陡然振奮,嘴裡吐出一個干字,這個貌似髒話的字眼,驅散了心中的陰霾,為她平添了些許鬥志。

    洗漱,走進廚房。

    廚房裡二嫂元氏已經在裡頭忙活了,香草進來,她回望一眼,輕聲道,“你回去歇著吧,二嫂一個人能行。”

    元氏倒不是客氣,田家的夥食向來簡單,永遠不變的窩窩頭,野菜湯,想要忙不過來也難。

    “二嫂,我回房也是閑著,讓我留下幫你和面吧。”香草沖元氏笑了笑,不由分說地從麵缸舀出一些雜合面。

    元氏微微一愣,神情有些獃滯,往灶裡送柴的手也不由頓了頓。

    她嫁進田家好幾年,還從未見過小姑子笑,不光是小姑子,就是其他家人也鮮少有笑容,都是被生活壓彎了脊背的人,哪裡還笑得出來。

    滿臉愁苦才是佃戶人家的常態。

    元氏向來話少,見香草已經忙活開了,便沒有阻止。

    香草手上動作不停地和著面,心中卻不由感歎萬分。

    前世她也偶爾會吃窩窩頭,做窩窩頭所用的主料,也是雜合面,可那些雜合面是精心配好的,不像手中的面,亂七八糟,粗糙無比,裡頭什麼都有。

    而且,麵糰經過了发酵,口感鬆軟,還往裡加了白糖桂花糖,吃的時候還有配菜,好吃得緊。

    可在這個地方,做窩窩頭用的是實麵糰,沒有白糖,更甭提桂花糖那樣的奢侈之物,這樣做出來的窩窩頭,寡淡無味,就算剛出鍋的也是硬棒棒乾巴巴的,要不是就著野菜湯,壓根咽不下去。

    然,就算是這種香草百般不待見的吃食,在田家也是常年供給不足,每餐都得按人頭數著個數分食。

    想著麵缸裡快要見底的雜合面;窩窩頭那令人抓狂的口感,香草覺得改善生活迫在眉睫。

    吃穿,乃生存根本,吃都吃不飽,吃不好,活著干嘛?

    不想如原身一般餓死,那就必須進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 80 801 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br><br>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