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我,幕後黑手的主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洛陽面前,青龍五恭敬答道:“稟教主,龍鱗四十五,龍鱗六十二和龍鱗九十七眼下正在這甘露山莊裡。”

    “本座看看他們的情況。”陳洛陽說道。

    青龍五和龍爪十一都一驚。

    但他們不敢多說什麼。

    龍爪十一連忙說道:“教主這邊請。”

    兩人在前引路,帶陳洛陽來到山莊地下密室。

    “屬下留在上面,以防外間有人到訪山莊。”龍爪十一恭敬說道。

    陳洛陽頷首:“去吧。”

    青龍五則在一旁道:“教主請。”

    上面是佔地廣闊,廣迎賓朋的山莊。

    地下則另有洞天。

    兩人走進甬道,石門在身後關閉。

    插在兩側石壁上的火把獵獵燃燒,驅散幽暗。

    此間自有通風處,不覺氣悶。

    只是位於地下,多少有些陰暗。

    “教主,這裡環境略差,您萬金之軀……”青龍五訥訥說道。

    “無妨。”陳洛陽漫不經心的說道。

    青龍五便不敢再多說什麼,小心翼翼在前面領路。

    穿過一間石室,隱約聽見裡面傳出慘叫聲。

    這裡隔音很好,站在門外也只是隱約一點聲音。

    若在地上,完全聽不到這裡的動靜。

    陳洛陽心裡一緊。

    面上仍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淡定的看向青龍五。

    不等他發問,青龍五連忙主動稟告:“是龍鱗六十二,正在拷問犯人,驚擾到教主,還請教主恕罪。”

    “犯人是哪個?”陳洛陽貌似隨意的問道。

    “稟教主,是丙級勢力飛馬山山主的一個貼身親隨,從他口裡我們可以得到飛馬山主最詳細的起居規律和出行路線。”丁琛詳細答道:“已做詳細後續安排,對方不會因他的失蹤起疑心。”

    按青龍五之前所言,青龍殿是魔教進軍入侵的先鋒,負責情報與滲透。

    習慣上依據實力,將中土神州不同宗門勢力,劃分為甲、乙、丙、丁四個品級。

    一般來說,除了青龍五這樣主要負責後勤的人以外,青龍七宿的任務主要針對甲級勢力。

    龍爪主要針對乙級勢力,或者像龍爪十一這樣自成一格。

    龍鱗主要針對丙級勢力。

    其中視具體情況而定,也會有錯位穿插。

    重要的是達成目的。

    “飛馬山?”陳洛陽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

    青龍五恭敬答道:“稟教主,龍鱗七十此前打入飛馬山內部,如今已經成為飛馬山山主之下最具實力的三大堂主之一,站穩腳跟,可以謀求更進一步。”

    陳洛陽重新邁步向前走。

    他已經大概明白過來。

    果然,青龍五連忙跟在身旁,繼續說道:“龍鱗四十五完成刺殺丙級勢力青雷門門主的任務後,如今正好空閑。

    待龍鱗六十二拷問出飛馬山主的詳細情報,龍鱗四十五就尋找機會出手,幫龍鱗七十坐上飛馬山山主之位。

    飛馬山雖然是丙級勢力,但陸路運輸和傳遞消息上頗有獨到路子,善加利用,或有奇效。”

    不論青龍七宿還是十八龍爪又或一百零八龍鱗,其中都有不同人才。

    彼此間可以獨立完成任務,也可在更高一級領導者的協調下合作。

    就像現在,擅長刑訊拷問的龍鱗六十二。

    武力強悍,精通暗殺的龍鱗四十五。

    兩人配合已經潛伏在飛馬山內部坐到高位的龍鱗七十,徹底將飛馬山納入掌控。

    成功之後,飛馬山也將同甘露山莊一樣,成為魔教探入中土的觸角。

    那妹子沒說錯。

    我手下這幫人,確實無孔不入,掀起腥風血雨……陳洛陽心裡吐槽。

    繼續向前走,青龍五開啟一間石室的大門,恭敬的請自家教主進入。

    石室內有一個年輕人正在看書。

    見到陳洛陽進來,這年輕人不由得一呆。

    他連忙翻身起立,朝陳洛陽拜倒。

    “屬下龍鱗九十七,參見教主,教主萬安!”

    陳洛陽走進石室坐下:“免禮。‘

    年輕人同青龍五一起恭敬的站在他前方。

    陳洛陽手指點了點年輕人剛才看的書卷,沒有翻開:“看什麼呢?“

    “稟教主,是乙級勢力風火穀二穀主私生子的個人資料。”年輕人恭敬的答道。

    要接近對方,還是說……

    陳洛陽心裡琢磨,面上表情淡定如故,沒有自己開口。

    說多可能錯多。

    他靜靜坐著,等人主動彙報。

    果然,那年輕人答道:“請教主放心,卷宗裡記載的所有內容,我都已爛熟於心,哪怕睡覺說夢話時都不會出錯。

    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小半年時間,他的作風習慣小動作,我都可模仿。

    他那幾下三腳貓功夫,我也都已經學會。”

    “相貌上的易容,我們也已經做好萬全準備。”青龍五在一旁微笑道:“雖不像首座那樣神功在身千變萬化,而是需要依靠人皮面具,但面具是屬下親手製作,莫說風火穀二穀主已經有六年沒見過他那個私生子,就算真是朝夕相處的人,也看不穿。”

    是要取而代之,假冒那個人……陳洛陽若有所悟。

    真貨,早已經落入魔教掌控,被囚禁。

    青龍五這時遞過來一個盒子,開啟後,露出一張人臉似的面具,栩栩如生。

    陳洛陽看了,心裡嘖嘖稱奇

    就跟真的一樣……

    等等!

    他突然生出一點不好的猜想,差點就變了臉色。

    強自穩住若無其事的表情,陳洛陽貌似隨口問道:“你製作人皮面具的手藝,本座向來信得過,這次也是相同手法嗎?”

    青龍五信心滿滿的答道:“是的,教主,龍鱗六十二和九十七,把那小子知道的事情都掏干後,屬下親手處理了他,留下他那張臉為本教千秋大業盡最後一份力。”

    魔教啊,真的是魔教啊……陳洛陽心中大叫。

    他穩定心神,面上波瀾不驚,“嗯”了一聲,這時翻開手旁的書卷。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人名與生辰八字,然後是體貌特徵、性情癖好、武學淵源、家世關係等基礎資料。

    後面上百頁的篇幅,記述的全是這個人過往的種種經歷。

    很多條目,細緻到在某日某地曾和某人說過什麼樣的話,吃過什麼樣的東西。

    很多內容可能是他自己交代的。

    也可能有專人在暗中觀察記錄。

    但如此細緻,還是讓人歎為觀止。

    有些記錄,可能早在上代魔教教主還在位時,便開始了。

    詳細豐富的情報支援下,很多行動真正開展時,往往水到渠成,雲淡風輕。

    魔教的暗影,不斷侵蝕神州。

    陳洛陽看著面前恭敬侍立的青龍第五宿丁琛和年輕的龍鱗九十七,再想到地上面把風放哨的龍爪十一萬壑松,暗地裡嘴角抽搐。

    怎麼看,都是一群標準的反派啊!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神州世界的腥風血雨背後,是一股無形的黑暗力量在興風作浪!

    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這背後操縱一切!

    一隻幕後黑手!

    可是……

    我,貌似是這隻幕後黑手的主人……陳洛陽心中哭笑不得。

    自己手下這幫人,好歹包裝一下啊。

    白道正派中人虛偽惡毒貪鄙狡詐偽君子。

    黑道魔教中人坦蕩豪勇義氣干雲真性情。

    讓大多數人形成這樣的印象,名聲不就好聽多了?

    輿論高地還是要搶佔的嘛……

    吐槽之余,他心中反而隱隱有股火焰,漸漸旺盛。

    他躍躍欲試。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不合他胃口。

    “做的好。”陳洛陽合上卷宗,看著面前二人說道:“接下來更需再接再厲,爭取更多收穫。”

    青龍五和龍鱗九十七都大喜,單膝跪地,齊聲道:“願為神教肝腦涂地!”

    陳洛陽先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轉而說道:“不過,也不可驕傲自滿。”

    他看向青龍五:“你製作人皮面具的手藝,成果雖然出眾,但有此水平的面具終究只得一張,還需多多鑽研新的技巧,推陳出新,同樣頂尖水平的面具能製成多張,以便應對更多可能,不要沉湎於過去輝煌而止步不前。”

    青龍五一怔,然後端正神色,認真說道:“屬下近年來心態浮躁,以至於確實有固步自封的感覺,多虧教主提點,如今醒悟,必謹遵教主教誨,勤勉用功,爭取創造更多技法,絕不敢再驕傲自滿。”

    說著,他再次向陳洛陽拜倒。

    陳洛陽微微頷首:“不錯,你有此上進心,便可堪造就。”

    他接下來將檔案卷宗遞給旁邊的龍鱗九十七:“你也一樣,下去好好準備吧。”

    面前的年輕人深深一禮:“謹遵教主教誨。”

    接過卷宗後,年輕人離開這間石室。

    然後,陳洛陽又向青龍說道:“最近情報收集方面,事無巨細,報上來,本座今天查查你們的功課。”

    青龍五恭順的答道:“是,教主。”

    他很快奉上一隻玉簡。

    陳洛陽看著那玉簡,卻陣陣心虛。

    這玩意兒怎麼用啊……

    幸好,青龍五很狗腿很熱心。

    他手掌按在玉簡上,玉簡表面亮起光輝。

    陳洛陽仔細觀察,感覺對方體內彷彿有無形的力量湧動。

    把真氣什麼的,注入玉簡裡嗎?

    陳洛陽若有所悟。

    玉簡表面亮起的光輝,凝結成一片光幕。

    光幕上呈現大片文字。

    陳洛陽便安下心來閱讀。

    看完之後,他點點頭:“做的不錯。”

    青龍五謙恭的說道:“都是屬下分內之事。”

    陳洛陽收了玉簡,站起身來:“好,今天先到此為止。”

    青龍五連忙送他離開這座地宮。

    回到地面上,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關上房門後,陳洛陽立即翻箱倒櫃。

    他先前在屋裡找到過幾枚玉簡。

    當時不知道有什麼用。

    現在回想,可能都存著魔教教眾向他這個教主彙報的情報和資訊。

    他嘗試著,也注入自己的真氣到這些玉簡裡。

    初時很艱難。

    自己初來乍到,靈魂佔據這位魔教教主的身軀,就像是一個從沒摸過方向盤的菜鳥新手,忽然駕駛頂尖賽車一樣。

    哪怕車再好,說明書再詳細,自己想要徹底掌握,也需要時間適應。

    而且,這輛好車還出過大車禍,沒修好。

    陳洛陽折騰半晚上,總算成功開啟那些玉簡。

    看這些東西,讓他對神州浩土當前局勢和自身處境多了一些了解。

    這一看,就是一夜時間過去。

    待到天明時,陳洛陽才醒覺。

    雖然是有傷在身的身體,但精神上卻不覺睏倦。

    收拾好玉簡,命人準備早飯。

    早飯,仍然有應青青陪同。

    飯後,應青青將要離開甘露山莊。

    陳洛陽召來自己的內侍總管:“你送青青姑娘離開。”

    “是,教主。”那中年女子又嚮應青青行了一禮:“青青姑娘,眼下身處本教秘密香堂,按照教規,為保密考慮,由奴婢帶您離開,失禮勿怪,還望姑娘海涵。”

    應青青回禮道:“有勞前輩。”

    她又向陳洛陽一禮:“謝過陳教主。”

    陳洛陽隨意的點點頭:“本座就不送了,希望你此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借您吉言,教主多保重。”少女告辭離開。

    灰衣老者的身形出現在陳洛陽面前,單膝跪地。

    陳洛陽點點頭。

    灰衣老者便原地消失。

    陳洛陽返回自己的房間,繼續看那些玉簡裡儲存的情報資訊。

    到了中午的時候,他忽然聽見外面莊園裡傳來喧鬧聲。

    陳洛陽輕輕敲擊玉佩三下。

    青龍五很快趕來。

    “稟教主,有外敵來犯山莊。”中年男子跪地行禮,澀聲說道:“驚擾教主聖駕,屬下罪該萬死。”

    陳洛陽神情自若,語氣漫不經心。

    “真不錯啊,昨天本座才剛剛贊過你們兩個辦事得力。”

    青龍五瞬間全身冷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快跑的驢

【第一卷 今天開始做魔皇】 284.一拳一個?一拳一片!

1
快跑的驢
發表時間 2019-06-02 07:27

看得過癮,好看

本月排名
44
本月票數
7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1 73 m
我有億萬無敵屬性
作者 沉淪和尚
  葉無塵發現,身上皮膚覺醒了吞噬億萬屬性技能。 不小心蹭到了美女,皮膚美貌升級,自己變帥,美... (馬上閱讀)
3242304 9 251 m
異常生物見聞錄
作者 遠瞳
  郝仁,人如其名,是個好人,理想是平平安安過一輩子,當個窮不死但也發不了財的小房東——起碼在... (馬上閱讀)
Sys 9 68 m
鹹魚艦長
作者 金印
  戰爭陰霾瀰漫,合約國與同盟國的對立,平民的哀嚎、炮火的轟鳴響徹人類世界。   亂世降臨,... (馬上閱讀)
Sys 4 12 m
我的農場能提現
作者 我就是龍
  在大學畢業離校的前一天,生態農業專業的王漢突然發現,自己的企鵝農場和牧場都變異了。   ... (馬上閱讀)
Sys 7 70 m
重生之超級戰神
作者 高手
  林杰,《紀元》遊戲最終大戰中的黑馬人物——戰皇浮生,為了為車禍重病的母親與妹妹贏得養生艙,...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