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惡人先告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驚出一身冷汗的吳剛真急了,一下子把全是血的褲衩都給脫了下來,仔細檢查小肚子上的情況。

    用手把血簡單擦了一下,立刻就發現了異常。

    吳剛發現自己小肚子上竟然有一個蛋黃大小的硬物,用手一扣,啪的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東西被摳出來後,血流的更多了,吳剛用一隻手按著,另一隻手把東西給撿了起來。

    擦掉上面的血跡,露出一個黑白分明的圓形物體,乍一看上去很像一個眼球。

    “這是什麼玩意兒?”

    用手捏了捏,感覺很硬。不過吳剛並不太在意這東西是什麼,關鍵是他想知道這玩意兒是怎麼跑到他肚子上的。究竟是那小妞鞋跟上殘留物,還是他前任的特殊愛好鑲進去的?

    最後,經過吳剛百般思考查看,終於找到了原因。

    原來他穿的褲頭前面有一個防盜兜,這東西應該是被他前任給放在了這個防盜兜裡面,然後被那小賤人一腳給踢到了,踢進了他的肚子裡面。

    此刻褲衩的防盜兜上還有一個破洞,證明他的想法沒錯。

    也幸好對方的力量不大,要不然踢得再狠些,這東西都能直接鑽進小肚子裡去。

    這地方可是丹田所在,若是刺破他便終身與練氣無緣,只能考慮煉體或者身體改造了。不過氣乃修鍊之本,沒有丹田真氣的存在,煉體和改造也無法修至高深之處。

    特麼的也太狠了!

    吳剛恨恨的暗罵一句,便用腰帶把傷口勒住,然後把衣服穿上,再怎麼也不能總這麼光著不是。

    穿好衣服,他才開始繼續研究手中的圓球。

    這東西既然被前任珍而重之的放在褲衩兜裡面,肯定不是普通物品,搞不好就和前任的死有關。

    讓吳剛抓狂的是,他繼承的記憶中竟然沒有關於這東西的那一部分!

    也不知道是融合記憶的時候遺漏了,還是這東西在前任心中太過重要,潛意識中就把這方面的記憶給屏蔽了。

    看了一會兒不得要領,吳剛便準備先收起來,決定先處理眼前的麻煩。

    可就當他剛要把東西放進兜裡的時候,就感覺到圓球變得溫熱起來,而且越來越熱,最後就像是在捏著一個火炭一般。

    高溫炙熱讓吳剛忍不住直接撒手,但圓球並沒有意料中的掉在地上,而是緩緩地漂浮起來,一點點的上升到了和他眉心平行的高度。

    還沒等吳剛有下一步的反應,就見圓球猛地发出刺目的光芒,然後一下就順著他的眉心鑽了進去!

    等吳剛反應過來,東西已經不見了,他只感覺到眉心位置脹鼓鼓的難受,好半天才平緩下來。

    這時再摸眉心,完全感受不到異常,就像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

    反反覆複研究了老半天,還是沒能找到圓球是怎麼鑽進他眉心的,因為眉心處平滑無比,沒有一點傷痕。

    “真是見鬼了!”

    吳剛嘟囔了一句,不得不暫時放下驚疑,因為時間長了他怕小肚子上的傷口感染,影響到以後成為修鍊者,必須馬上去醫務室處理一下。

    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洗了洗手上的血跡,吳剛就離開了洗手間。

    不過吳剛並沒有直接去醫務室,半路上覺得有些不放心,於是便拐了一個彎,來到了校長辦公室。

    “你是說蘇老師在課堂故意針對你,不讓你在教室聽課,然後還把她妹妹找來打了你一頓,要廢掉你的丹田?”

    地中海髮型的校長聽見吳剛的控告,再看見吳剛小腹上的傷口,頓時重視起來。

    也不由得他不重視,現在馬上面臨大考,他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他們二中的聲譽,若是傳揚出去,對他們下一年的招生計劃都有影響。

    校長立即吩咐人去把人找來,要當面對質。

    對質就對質,吳剛也不怕,反正他小肚子上的傷口在那兒擺著,沒理也變成了有理。

    果然,等豹紋老師蘇瀾和她妹妹蘇晴過來,一見到吳剛腹部的傷口也有些傻眼。

    特別是妹妹蘇晴,臉色有些发白。

    踢一腳和把肚子踢個窟窿完全是兩個概念,這要是把丹田踢廢了,不但她要攤事兒,恐怕姐姐都得被她連累。

    不過自己穿的可是運動鞋,又沒有鞋跟,怎麼會踢出傷口來的?

    要是踢出內傷或者淤青還可以說是她用力太猛,可是這踢出血就有些過分了,而且傷口的形狀還那麼圓。

    蘇晴越想越不對,立刻指著吳剛氣憤道:“他撒謊,他是在教室門口脫衣服耍流氓我才踢他的,但是我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而且我穿的運動鞋,上面一點血跡都沒有,怎麼可能是我把他踢傷的,一定是他為了逃避懲罰自殘來博取同情!”

    自殘?

    吳剛心說你的腦洞還真不小,有自殘往丹田上自殘的麼?

    不過他發現對方說完這個可能之後,豹紋老師和校長都用懷疑的目光看著他,頓時暗叫一聲不好。

    對方要是真把這個屎盆子扣在他腦袋上,他是有理難辨啊!

    而且看那校長躍躍欲試的神態,很有這麼做的可能。畢竟他只是個廢柴學渣,而對面卻是學校的老師,就算是處在維護學校聲譽的立場上,校長也有理由這麼做。

    吳剛急了,好不容易想到的惡人先告狀的辦法,難道就這麼被翻盤了?這要是被定了性,後果他都不敢想。

    心火上升,吳剛就覺得眉心的鼓脹感覺再次出現,腦袋一突一突的,緊接著就感到天旋地轉,似乎有什麼聲音在他的腦海中斷斷續續的出現,然後他就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姐,他還裝!”

    蘇晴已經認定了吳剛是在裝模作樣,見到他倒在地上後立刻氣哼哼的大聲叫道。

    “不是裝的,真暈了。蘇老師,這件事情是你引起的,那就交給你處理了,不管怎樣,絕對不能傳出對學校聲譽有影響的任何消息,否則後果你自己承擔!”

    地中海校長也是一個修鍊者,隨手一探就知道真暈還是假暈,立即將包袱甩給了蘇瀾,讓她自己解決。

    蘇瀾瞪了自己妹妹一眼,只能自認倒霉,將吳剛給送到了醫院。

    ······

    “醫生,怎麼樣?”

    第一醫院搶救室門外,蘇瀾焦急的詢問著。

    她萬萬沒想到只是一次普通的課堂針對現象,竟然演變到了這個地步,剛剛吳剛被推進急診室的時候渾身抽搐,感覺下一刻就要斷氣的樣子。

    如果吳剛死了,她內心愧疚不說,還會對她和妹妹有極大的不好影響。她自己倒沒什麼,最多也就是停職或者開除,可是她妹妹今年也是中學四年級,頂個殺人犯的罪名怎麼參加大考啊!

    妹妹可是一中的種子選手,有機會考入名校的,甚至考上三大頂級院校都有可能。這事兒一出,不是把妹妹給毀了麼,她怎麼能不著急?

    “情況不容樂觀,傷者體質贏弱,再加上救治時間不及時,可能是受到了病毒感染,身體機能正在衰退,必須馬上進行補充。”

    “怎麼補充?”蘇瀾臉一白,馬上問道。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服用血元丹,不過我們醫院沒有存貨,你也知道,那東西是給修鍊者用的,不是常規藥物。”

    “還有別的辦法麼?”蘇瀾猶豫一下,皺了皺眉。

    血元丹可不是一般的藥物,那是低級修鍊者突破時候的輔助藥物,不但價格昂貴,而且不是想買就能買的。

    不過很巧的是,她手裡現在就有一顆,是她用多年積蓄好不容易才換到,準備突破用的,現在拿出來實在不甘心。

    醫生也知道血元丹的價值,對蘇瀾的態度並不意外,思索了一下才說道:“如果沒有血元丹,那就只能用能量藥劑進行輸液,但效果不敢保證。”

    “最壞的結果是什麼?”

    “死亡!”醫生回答斬釘截鐵。

    蘇瀾表情變幻不定,好半天后還是一咬牙從身上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開啟後一枚潔白圓潤的丹藥出現在眼前。

    “這是,血元丹!”

    醫生一驚,看向蘇瀾的眼神立刻不同。

    能隨身拿出血元丹的,且不說窮富,肯定是修鍊者無疑,至少也是個准修鍊者。沒想到這個美女還是一名修鍊者。如果不是場合不對,年輕的醫生都想索要聯繫方式了。

    “姐,你要幹什麼,這可是你突破用的,你把它給那個人渣你怎麼辦?”

    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蘇晴看見姐姐的舉動,立刻上前阻止。

    “算了,突破不急,先救人要緊,這個關口,他絕對不能出事兒。”蘇瀾臉色決然,拿著丹藥就向搶救室裡面走去。

    這麼貴重的物品,她可不敢假手於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 21 73 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