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沒落的燕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燕莊,與雲曬山相毗鄰,同樣是不入流的門派,但,與曬雲山相比起來,那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燕莊,同屬於遮日派,遮日派的一個極小末枝,擁有土地百裡,良田千頃,子民不到兩千,血藏祖蘊,基本上是屬於無。

    爬上燕山,望著小小的山莊,山莊已經破舊,雜草生長了不少,已經有一年沒有人打理,看著破舊的燕莊,燕十三不由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這燕莊,與他以前的素真山有得一比。

    燕十三並不是出生在燕莊,也不是燕莊莊主的兒子,他的來历,連他義父都不知道,但,他義父也從來沒有過問。

    燕十三的心裏面,有一個秘密,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燕十三是生在上古之時,他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所生的時代,離今時很久遠。在上古的時候,燕十三是一個普通的人,他還小的時候,是被一個博學的翰林老學者收養,在老學者身邊學習研究洪荒上古時期的文字。

    後來,在瀚海一般的古藉之中,燕十三得到了一門奠定心法,就開始踏上了修練道路,再後來,老學者去世,燕十三自己跑到一座古山之上,取名為“素真山”,自任第一代創始人。

    當然,這是一個很小的門派,除了他自己,就剩下一個他收養的小女孩!

    他這位素真山創始人,還沒有到大展宏圖,還沒有什麼作為之時,就已招來了滅頂之災!被那個時候一統天下的最強門派玲瓏古朝抓去。

    當然,玲瓏古朝抓走他,並非是因為他是有驚天的天賦,或有驚世的寶物,玲瓏古朝抓走他,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他是那個時代最懂洪荒遠古時代文字的人!玲瓏古朝需要破解一個成仙的古秘,所以,抓走了燕十三,被軟禁起來,為玲瓏古朝翻譯洪荒遠古文字。

    但,災難遠遠不止於此,在破解成仙之密的時候,天地大變,天降無上道劫,玲瓏古朝的無數逆天強者一下子灰飛煙滅,燕十三不幸中萬幸,竟逃過了一劫,死而復生,但,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穿越萬古,從上古之時穿越到這個時代,也就是道祖時代。他所生的那個時代,離現在是上百萬年之久。

    巧的是,他被穿越到了燕山腳下,受了極重的傷,被燕莊的主人,也就是燕十三的義父撿到,把他救了起來,當時,燕十三傷勢極重,躺在床上動都不能動,連開口都困難。

    他義父是衣不解帶,日夜照看他,在他義父的治療之下,一年之後,燕十三才康複起來,然而,當燕十三完全康複能下地走路的時候,他的義父卻失蹤了,這讓燕十三踏上了漫長的尋父之路。

    回到莊裡,望著空蕩蕩的山莊,燕十三輕輕地歎息一聲,眼前的燕莊比他前世的素真山還要沒落,他的素真山,至少還有霽兒陪著他!

    燕十三放好東西之後,把山莊打掃清理一番,這才讓山莊恢復了一點人氣。

    看著空蕩蕩的山莊,燕十三沒心思歇息,出了山莊,爬上了後山,站在後山上,遠眺後面那連綿起伏的山嶺。

    眼前起伏的山嶺是煞氣衝天,鬼氣重重,無盡的疆土在霧氣籠罩之中。

    埋骨嶺,這地方離燕莊十裡都不到!但是,埋骨嶺,卻是一個恐怖無比的地方,天下八大生命禁區之一,就算是逆天無比的人物進去,也只是死路一條!

    燕十三比任何人都了解埋骨嶺的兇險,在前世,玲瓏古朝天下無敵,統億億億萬疆土,獨尊九天,但,他被軟禁的時候,玲瓏古朝曾經舉兵攻打過一次埋骨嶺,當時,有不朽天尊親自坐鎮,但,最後是以慘敗收場,無數逆天強者殞落!

    埋骨嶺,沒有人知道裡面有什麼秘密,但是,歷代以來,卻有著無數逆天人物進入這個地方,有人皇,有天尊,甚至連無敵的道始都進過,但,活著出來的人少之又少!

    燕十三輕輕地歎息一聲,看著眼前的埋骨嶺,他又不由想起前世的霽兒,他不知道,沒有了他照顧的霽兒後來有怎麼樣的命運,她只不過是八•九歲的小女孩而已。

    莫明其妙來到這個時代,對他恩重如山的義父又沒有下落,這讓燕十三心裏面是亂糟糟的,最後,燕十三搖了搖頭,歎息一聲,回到山莊。

    燕十三剛回山莊,林管家已聞訊趕來。林管家是燕莊唯一的管事,也是義父留下的唯一僕人。不過,林管家不住在燕莊,與家人住在山下城裡。

    “少爺,聽說你回來了,老奴已經把這一年的帳本帶來了,燕村所有的收成都記錄在帳上,這一年的收成,折成黃金三百兩。”林管家是一個很盡職的管家。

    事實上,燕十三也相信林管家,他也沒有去多看帳本,收了黃金,點頭說道:“辛苦林叔了。”

    “有一事,老奴向少爺稟報。”林管家說道:“少爺,燕村的鐘老爹已經說了,他們要搬出燕村,他們想入田府。”

    “燕村整個村的人都要入田府?”燕十三聽到這個消息,心裏面不由為之一沉,燕村不到兩千的百姓是燕莊最後的一個村莊的子民,如果燕村一千多的人都離開,只怕,燕莊從此無子民,那麼,燕莊就再也沒有血氣蘊養!

    “是的。”林管家說道。

    “我明天親自去一趟,跟鐘老爹談談。”燕十三心裏面不是滋味,但,又有些無奈。

    “少爺……”林管事欲言又止,期期艾艾地說道:“有,有,有一事,老奴想,想,想跟少爺談談。”

    一見林管事這神態,燕十三心裏面立即感到不妙,他不是笨蛋,目光一凝,說道:“管事不會也想跟我說,你也想離開吧。”

    林管事老臉漲紅,搓了搓手,說道:“少,少,少爺,老,老奴,老奴知道,這些年以來,老爺,老爺對,對老奴一家很好,老奴一家八口,為燕莊子民,老爺,老爺給,給我們一家的月俸很高,也傳了一篇養氣心法給我們。只,只,只,只是,老奴,老,老奴那小孫,命,命魂不錯,老奴,老奴的堂兄,在,在,在一個小派有,有點地位,我,我那小孫想拜入這小派,希,希望能為我林家,林家的血統做出貢獻。不過,不過,我小孫想成為入門弟子,我,我,我這一家八口,要,要入他們門派,做他們的子民。”

    一個門派,想強大,必須擁有更多的子民,因為子民越多,所管轄的人氣就越旺,人氣越旺,這個地方的血氣就越強,子民以培元心法養血氣,他們血氣越強,就會蘊養這個地方,這樣一來,天長日久,這會讓一個門派的血藏越深厚強大。

    只有一個門派的血藏深厚強大,才能讓門派的弟子修行更強大。

    所以,天下大派,都擁有自己的子民,子民越多,人氣就越旺,血氣就越盛,這能讓一個門派的血藏越大,門下弟子修行越強!

    林管家搓了搓手,老臉发紅,神色十分尷尬,燕莊對他一家很厚,他們一家成為燕莊子民,已經是幾十年了,如果這一次不是為了他那個小孫子,他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個我能理解。”燕十三明白林管家的意思,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既然林叔已經決定,那就去吧,義父回來之後,我會跟他說一聲。”

    這樣的事情,燕十三上一世是見多了,對於一個修士來說,命魂極為重要,沒有道根,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血統也一樣是重要無比,如果沒有強大的血統,在修行道路上,會比其他的人弱上很多,會被血統強大的人甩下去。

    命魂是天生的,而血統不同,血統是傳承的,一個強大的血統,需要世世代代的積累,所以,一個人,擁有強大的血統,這說明他們祖先,擁有一個強大的過去。

    林總管這樣做,無非是想積累他們一脈的血統,換作是誰,都會這樣做。畢竟,現在的燕莊是完全看不到希望,說祖蘊沒祖蘊,說血藏,沒血藏,燕莊這麼一點的子民,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血氣滋養。

    “老爺與少爺的恩情,老奴一家永世不忘,老奴一家,定永銘於心。”燕十三一口答應,這讓林總管激動不已,伏地而拜。

    雖然說,子民並不是奴僕,但,有一些門派,還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子民轉投其他的門派,燕十三一口答應,可以說是寬宏大量。

    “去吧,若是我,也一樣會儘力去壯大自己的血統!”燕十三歎息一聲,扶起林總管,林總管是感激涕零!

    “對了,林叔,山麓的易三叔,最近你可有照顧一二?”在林總管臨走的時候,燕十三想起了一件事,隨口問道。

    “回少爺,前兩個月老奴已經沒見到他了,不過,老奴按慣例把油鹽柴米等生活用品放在屋舍,他若回來,必能見到。”林總管回複道。

    做完了一切交割,最後林總管是有些依依不捨地回首望了燕莊一眼,最後輕輕歎息一聲,離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6811 1 201 m
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 二目
  程岩原以為穿越到了歐洲中世紀,成為了一位光榮的王子。但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女巫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