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聖者阿爾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邊的三個人滿足的吃著自己的食物,而另一邊的氣氛可就非常不愉快了。

    “你是說莎莉絲特拿走了我的——”在城堡的大廳裡,一個身著做工細緻的細麻布長袍和羊皮鬥篷的少年聽到僕人的話後猛然站起來。

    “阿爾伯特!”少年旁邊的位置上一位同樣打扮的少女嚴厲制止了少年的大呼小叫。

    那位名叫阿爾伯特的少年條件反射性的坐回了位置,但是臉上去還掛著想要吃人的表情。

    “阿爾伯特這是怎麼了?”阿爾伯特對面坐著的是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看到阿爾伯特如此失禮的舉動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鄙夷之色,而是一副能夠寬容世人一切過失的悲天憫人的表情。

    “聖者,阿爾伯特只是想念莎莉絲特和安格斯而已。”說話的還是剛才制止了阿爾伯特的那個少女。

    “阿爾伯特別擔心,莎莉絲特和安格斯都已經醒來了,我已經讓簡去照顧他們了,等用完晚餐,我們也去看看他們吧。”西格莉德一臉單純地看向阿爾伯特,為他對弟弟妹妹們的關心之情表示支援。

    “……”

    “……”

    “正好我也要去看看莎莉絲特和安格斯,他們之前受傷不輕,現在醒了,也應該去看看他們。”看到蜜雪莉雅和阿爾伯特都不接西格莉德的話,聖者阿爾文先生很是善意地為可愛的西格莉德小姐解了圍。

    既然聖者都已經開口了,阿爾伯特和蜜雪莉雅也不敢再反駁些什麼,只能夠點頭答應在日落時分去看望莎莉絲特和安格斯姐弟倆。

    之後的晚餐時間大家都十分安靜,看到幾位大人物都不說話,底下的管事們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麼。等到用餐結束後,其他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而阿爾伯特卻跟著蜜雪莉雅去到了她的房間。蜜雪莉雅的房間在城堡二樓的另一邊,房間內雖然也有一絲讓人不愉快的味道,但是都被另一種香味完全遮掩住了,和其他人的房間比起來已經是乾淨優雅極了。

    “蜜雪莉雅你做什麼?!莎莉絲特居然敢拿走我的食物!我一定要讓她好看!”阿爾伯特氣憤極了,這兩個雜種居然敢挑釁他的尊嚴,而蜜雪莉雅居然還要替他們遮掩?

    “你的食物?”蜜雪莉雅一臉平靜地看著阿爾伯特在哪裡暴跳如雷的樣子,覺得他簡直幼稚極了,真不知道母親怎麼會生下這樣一個廢物。

    “那兩個雜種哪裡配享用麵包和肉湯,給他們燕麥都嫌多,他們就應該只吃豆子和雜草!”阿爾伯特從來都不覺得這麼對待和他同父異母的姐弟倆有什麼不對,在阿爾伯特看來這兩個從黃皮猴子的肚子中鑽出來的雜種就是給他做奴隸都不配!

    “注意你的教養,阿爾伯特!你難道還缺那一點食物嗎?白麵包都能送出去,何必在乎那一點東西?”蜜雪莉雅也不喜歡莎莉絲特和安格斯,但是她可比阿爾伯特這個蠢貨會掩飾多了。

    “那又不一樣!那兩條白麵包可是——”阿爾伯特被蜜雪莉雅一眼瞪得沒聲了。

    “這件事你最好給我爛在肚子裡!”蜜雪莉雅難得神情中出現一絲慌亂。

    阿爾伯特乖乖噤聲,但是隨後又不服氣地說道:“我是男爵之子!我本就該擁有艾斯蘭伯土地上最豐厚的資源!”

    阿爾伯特一副死不認錯的樣子,真是讓蜜雪莉雅噁心極了,她可不想因為這個蠢貨而讓自己在聖者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於是只能夠用聖殿教義來告誡他。

    “你明明就已經擁有了足夠你享用的食物,卻還是如此不知足,你可知道若是聖者發現你犯了聖殿教義中的貪婪之罪,你還能不能安穩地當你的男爵之子?!”

    阿爾伯特雖然在城堡中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對於聖者阿爾文先生卻是打從內心裡感到畏懼,這就要歸功於聖殿數千年來的積威了。

    明明只擁有最少的人口和土地,但是聖殿仍然是世界三大巨頭之一,靠的自然不只是神愛世人的寬容之心,對於違反了聖殿教條的罪人,聖殿可也是有最嚴厲的懲罰的。

    看到阿爾伯特終於安靜下來,蜜雪莉雅也稍稍滿意了一些。

    “想要成為艾斯蘭伯的主人,可不僅僅只依靠父親就可以,別忘了聖者的意願同樣重要。”蜜雪莉雅眼中划過一絲暗芒,“你若是想要莎莉絲特和安格斯不好過,多的是辦法,但是你在聖者面前要是敢透露半分……”

    蜜雪莉雅的話並沒有說盡,但是她看向阿爾伯特的眼神卻是讓阿爾伯特背後一涼,什麼也不敢多說了。雖然他這個姐姐從來沒有打罵過他,但是從小到大但凡他做了什麼讓這個姐姐不高興的事情,那麼他總會遇到很倒霉的事情。蜜雪莉雅果然就和她的名字一樣,是代表了神的旨意的人吧……

    阿爾伯特不敢再反駁姐姐一句話,但是心中還是不舒坦,儘管他知道莎莉絲特和安格斯很快就要倒霉了,但是對於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他還是要发泄一下才痛快。

    阿爾伯特怒氣沖沖地走出了蜜雪莉雅的房間,看到跪撲在走廊中身體恨不能鑽進地板縫隙中的僕人,狠狠地踹了她一腳,才覺得胸口的鬱悶之情減輕了幾分。

    話說另一邊,好不容易盼到了日落時分,西格莉德便興緻勃勃地去到了城堡後的聖堂找聖者阿爾文,讓他與自己一同去看望莎莉絲特和安格斯。

    “小西格莉德怎麼會來這裡?”阿爾文滿臉笑意地看著臉頰紅撲撲的跑過來的西格莉德,故意裝作忘記了在晚餐時答應她要去看望那兩個孩子的事情。

    “阿爾文叔叔。”認真地提醒道,“您說要去看看莎莉絲特和安格斯的。”

    “我現在有些事情,就不去了。”阿爾文很喜歡這個善良的孩子,但是還是改變不了他喜歡逗小孩的惡趣味。

    阿爾文在艾斯蘭伯的地位與男爵等同,甚至有些時候可以說是比男爵還要尊貴的存在,所以小小的西格莉德雖然很喜歡聖者阿爾文,但是從小到大所有的人都告訴她不能夠反駁聖者的任何話,此刻聽到聖者說不去了,單純的西格莉德哪裡知道阿爾文這是在逗她,急的都開始冒汗了。

    阿爾文老神在在地看向西格莉德,看她準備怎樣做。實際上聖者對於莎莉絲特和安格斯的態度十分平淡,雖然這兩個孩子不像阿爾伯特一樣讓人不喜,但是一直被欺負卻不懂得反抗的樣子也不是阿爾文看得上的性格。阿爾文有時候會為這兩個孩子說上一兩句話也是出於聖殿教義的教誨,又或者是在可愛的西格莉德的請求下。

    西格莉德內心掙扎了一會兒,小眉頭都狠狠皺了起來,但是還是糯糯地開口請求道:“阿爾文叔叔就去看看莎莉絲特和安格斯,他們流了好多血,還睡了好久……”

    阿爾文暗歎一口氣,艾斯蘭伯的威廉男爵是極為出色的勇士,但是他的孩子有的橫行霸道、有的懦弱,還有的雖然善良但是卻不夠堅強,唯有一個蜜雪莉雅看起來似乎正直又堅毅,不過不被聖光眷顧的她似乎一心想要加入聖殿,這艾斯蘭伯的未來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阿爾文摸了摸小西格莉德的頭髮,沒有再逗她:“那就去吧,西格莉德和我一起去。”

    “好的,阿爾文叔叔。”西格莉德看不懂阿爾文眼中一閃而過的擔憂,能得到他的承諾就很開心了。心裡想著,阿爾文聖者只要再去看看莎莉絲特他們,阿爾伯特就又有兩個日落不會再去找他們的麻煩了呢~

    在莎莉絲特的房間中——

    “你是說,午餐的白麵包是卡秋拿過來的?”花朝看著正在給安格斯換藥的簡問道,“那肉湯也是嗎?”

    “不,肉湯不是。”簡頓了頓,然後繼續說,“我去廚娘那裡拿阿爾伯特少爺給的白麵包的時候,廚娘就一起給我了。”

    簡也有些驚訝阿爾伯特少爺不僅沒有在莎莉絲特小姐和安格斯少爺養傷的時候找他們的麻煩,還願意讓廚房給他們半塊白麵包,但想來應該是蜜雪莉雅小姐吩咐的吧。但是簡只是一個奴隸,所以沒有任何立場告訴主人們她猜測的東西。

    花朝瞭然地點點頭,如果這麼說的話,似乎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阿爾伯特少爺和廚娘說了,之後三天廚房都會為小姐和少爺準備白麵包,讓你們可以好好養傷。”簡恭恭敬敬地說道。

    要給自己和安格斯喂四天的藥啊,如果把蠍草煉製成虛弱藥劑加到這白麵包中,只一次便能足夠讓安格斯和自己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虛弱下來,不過換做這單單加蠍草,效果自然減弱了不少。為了保證藥效居然要浪費兩條白麵包,她還真是非常“榮幸”呢~

    等到簡給安格斯換完藥後就準備回去西格莉德那裡,可是還沒有出門便看到已經出現在門口的西格莉德和聖者。

    “西格莉德小姐、聖者老爺。”簡和阿蘭立刻跪倒在地。

    “西格莉德、聖者先生,你們怎麼來了?”花朝剛剛在換藥過程中又套出點話,這便見到了艾斯蘭伯的BOOS之一——聖者阿爾文了?

    “阿爾文叔叔是來給莎莉絲特你和安格斯賜福的。”西格莉德開開心心地跑過來想要拉莎莉絲特的手,但是看到她手上有著還沒有干透的藥膏,於是又把自己的小手縮了回來。

    阿爾文叔叔?稱呼出錯了?!花朝沉默了三秒鐘,她這算不算露餡了?悄悄看了一眼笑得一臉燦爛的西格莉德和一臉淡然慈愛的阿爾文聖者,看樣子倒是沒有人有什麼異常的表情啊。

    花朝微微放心,對著阿爾聖者點點頭表示感謝,請求道:“麻煩聖者先為安格斯賜福好嗎?我感覺我現在舒服多了。”

    得到聖者肯定的點頭後,花朝又笑對西格莉德表示感謝:“謝謝你,西格莉德,謝謝你讓簡送來白麵包和肉湯,還讓她來幫我們換藥。”

    據阿蘭說,女僕中只有簡跟隨聖堂的見習修者們學習過一點藥理知識,這都是因為西格莉德深受聖者喜愛的原因。聖堂的見習修者們據說都是被聖光所眷顧的,現在整個艾斯蘭伯也不過四個見習修者,而那個名叫艾米琳的修者最近好像在製作藥劑,沒有時間來給他們換藥。

    花朝自己本身就是丹修,自然明白有些人是會為了煉製丹藥而廢寢忘食地學習的,這也讓她知道了原來這個世界也有人煉製丹藥,不過就是不知道和她以前的世界有什麼區別。

    “不、不用謝。”西格莉德有些害羞,她一直很喜歡這個長得很可愛的妹妹,只是妹妹和妹妹的母親對她一直都是不遠不近的態度,所以西格莉德也就漸漸的不來找她了,沒想到現在妹妹對她笑的這麼好看~

    西格莉德沉浸在喜悅中,但是還沒忘記替哥哥說兩句話:“其實白麵包不是我拿出來的,母親給我的小麥在開春的時候就已經吃完了……”西格莉德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耳垂,“這是阿爾伯特他存下來的麥子做的白麵包,你和安格斯吃了一定很快就會好了。”

    聽著西格裡德在為阿爾伯特說好話,花朝只是微笑聽著,並沒有告訴她阿爾伯特所謂存下來的麥子都是從原來的莎莉絲特和安格斯那裡搶來的。

    安格斯看著離他越來越近的阿爾文聖者,小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但是眼神中卻是極為抗拒的,偷偷往花朝那裡靠去,似乎只有那裡才是他唯一信賴的地方。

    花朝余光看到了這一切,一邊和西格莉德交流著,一邊握住了安格斯的小手,捏了捏,安慰他不要害怕。

    安格斯霎那間鎮定下來,反手握住了花朝的手,閉著眼睛勇敢地往聖者那裡靠了靠。

    看著安格斯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阿爾文覺得有點好笑,但是看起來經過這次事情,這兩個孩子倒是有了些好的改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86912 84 841 m
神醫棄女
作者 MS芙子
  13歲的葉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擁萬能神鼎,身懷靈植空間,她不再是人見人欺的廢材棄女!<br...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