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的一百十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或許你們會問,那其他四虎呢?

    因為冰姬的目標人物只有一個,為了避免其他的人會礙事,就派了小鬼給他們吹睡眠粉,現在正呼呼大睡中。

    而孫尚香則是在千鈞一髮之際,使用了大兵氣凝,將小鬼凝住的同時,睡眠粉也全都撒在了小鬼自己的身上,結果是孫尚香沒睡,反倒是小鬼自己睡著了。

    但由於大兵氣凝只能夠冷凍住敵方三秒,又不可以連續使用,在無計可施之下,沒有辦法,孫尚香才會用自己的身體幫劉備擋下攻擊。

    看了梅比斯提供的錄影後,樂天總算是解開了心中的疑惑,逐打了一通siman給馬良,說道:“馬良,現在馬上立刻帶幾名弟兄來東漢書院,把中了睡眠粉的關羽,張飛,趙雲,黃忠,貂蟬還有夏侯六人,都送到曹操家。記住,叫弟兄們都戴上面罩,不然,就全部一起在東漢書院睡覺吧,要是他們打噴嚏的話,你就準備挨五十大板,知道嗎?”

    “知道,馬良現在就帶弟兄們送他們到曹操家,會長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們著涼的。”馬良說道。

    “很好,我會傳訊息讓你知道,他們的所在位置,省得你和弟兄們浪費時間亂找,就這樣。”將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後,樂天才帶著沉重的腳步,來到劉備的身邊。

    眼看劉備也已經冷到发抖,還是沒把孫尚香放下,這是場惡夢嗎?樂天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問道:“劉備,其他人呢?為什麼這裡就只有你們兩個?”

    “會長?會長,你幫我救救她,幫我救救她好嗎?阿香她就快要死了,你可不可以救救她?”劉備一邊发抖,一邊含著眼淚說道。

    “你要我救她?你確定?”樂天的語氣是沉重的,心也一樣。(那你有沒有想過我會怎麼樣?在你的心裡,我就不重要嗎?你情願犧牲我,也要救她?)

    “嗯,我求你,你幫我救救她好不好?她是因為救我才會變成這樣,我不可以讓她死的。”淚已流,劉備是哭著求他的。

    (你都這麼說了,我能夠不救嗎?)“那我問你,你喜歡她嗎?”樂天問道。

    “我……我……為什麼你要這樣問啊?”劉備不明所以問道。

    (連不喜歡都說不出來了嗎?那就是喜歡嘍,只不過是多少而已)“沒什麼,只是看你這麼緊張她,連看到我都不問,有沒有成功把人給救出來。也不跟我說,關羽他們現在人在哪,所以我才會這麼問。如果,你們是真心彼此喜歡對方,我救了她之後,我就是你的大恩人,是嗎?那以後,不管我要你做什麼,你都不會拒絕我的,是吧?”樂天似乎有意圖地問道。

    “嗯,只要你肯幫我救她,不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真的,不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一定會答應你的。”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劉備自然是什麼都會答應。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別忘了,你現在跟我說過的話。”然後,他就繼續說道:“事不宜遲,還不趕快抱她回曹操家,最好是把她放到床上,等我救回她,也比較好休息嘛。”

    “哦。”眼看劉備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孫尚香飛奔回曹操家,樂天什麼也沒想,只是跟上他。

    劉備把她放到床上時,是那麼的溫柔,以後,應該也會這樣吧。只是沒等他多想,劉備已經開口問道:“會長,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你先到外面去等吧,我也不知道要多久,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的阿香給救回來的。”樂天儘可能平靜地說道。

    “哦。”劉備聽話地出去外面等候。

    看著滿是冰霜的孫尚香,樂天的心裡是五味雜陳,同樣是喜歡止戈的人,若然易地而處,孫尚香會救他嗎?

    “小天,不要……”李知蓉忍不住出聲阻止道。

    樂天:“蓉蓉,該還的始終是要還的,都已經借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該還了。”

    眼睜睜看著樂天開始吸收邪冰晶魄,看著他的身體因為寒冷微微地顫抖。漸漸的,就連頭髮也從髮根開始變色,一點,一點的,變成銀色,直到他張開雙眼,看到他連眼睛也變成銀色的時候,李知蓉這才驚道:“小天,你的眼,你的眼睛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樂天:“蓉蓉,不過就只剩下三十天,我究竟變成什麼樣,根本就不重要好嗎?”

    開啟房門,劉備一見到他就開口問道:“你的頭髮,還有你的眼睛,怎麼……會變成這樣啊?”然後,就抓起樂天的手,說道:“還好,沒有變冷。”

    這是劉備,第二次抓樂天的手,第一次是手臂,那一次還是隔著衣服。這一次,他抓的是手掌,僅僅只是瞬間的觸碰,樂天就忍不住想要縮手,但他還是忍住了。

    樂天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痛,直到他倒抽了幾口冷氣之後,才發現原來麻木什麼根本都是騙人的,只要一不小心碰到,不只會痛,連同所有難以忍受的感覺,也全都會在那一刹那被激活。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不過,變成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至少,這顏色我挺喜歡的。”樂天用已經自由的手,抓起了一把頭髮說道。

    “那阿香呢?”劉備問道。

    “她,應該已經沒事了吧,我能夠幫你的就這麼多,如果你還是放心不下,你可以自己進去看看她。”樂天苦澀地回答道。

    “哦,你……真的沒事嗎?”眼看樂天為了救孫尚香變成這樣,劉備又怎麼可能會不擔心地問道。

    (有,我的心已經碎了,但是,我不會跟你說)“我累了,真的很累,我需要休息(很久,很久,永遠都不回來了)所以(以後有事,請不要再來找我)讓我睡個好覺,可以嗎?”樂天疲倦地說道。

    “那你要不要在這裡休息,我的床,可以給你睡。”劉備提議道。

    “不了,我這個人會認床,不是自己的床,我怕我會睡不著。”(我睡你的床,那你睡哪?)

    “那,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劉備問道。

    “不用了,我還不至於,虛弱到要讓人送回家。”樂天回答道。

    “現在,是時候,做你之前答應過我,你一定會做的事了。”樂天從siman裡調出一顆巴掌大的水晶球,然後態度強硬地說道:“把你的手放上去。”

    “為什麼?”劉備不明所以問道。

    “叫你放你就放,你不是說,只要我救了孫尚香,你什麼都肯願意做的嗎?”樂天說道。

    “哦。”劉備聽話地將手放在水晶球上,瞬間所有關於步驚雲的記憶,就通通都被水晶球給吸收掉了。

    吸完後,劉備的人也跟著暈了過去。

    樂天將劉備抱回去他的房,依依不捨地看著他的臉,摸著他的臉,然後,最後一次,吻上了他的唇,不覺的,留下了一滴淚。

    一滴,飽含著他所有記憶的淚,流進劉備的嘴。

    迷迷糊糊間,止戈就看見自己,從他的視野,看見他是怎麼跟自己碰面。看見他第一次摸自己的頭,看見他第一次打架吐血,看見他第一次煮飯給自己吃,看見他第一次為自己整理校服,看見他又再一次受傷,看見他為辜戰他們所做的一切,看見他一次又一次地住進醫院。看見兩人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睡在一張床上面,看見他生日那天的煙花,看見他中不生不死之瘴,自己一個人躲了起來,看見他被汪大東的爸爸打傷,等到他再睜開眼時,聽說已經過了六天。看見他被門的觸手抓住,看見他在蟲洞還有銀時空發生的一切,自然也看見了他們在夢裡的第一次,看見他們在夢裡的第二次,然後,等到他再睜開眼時,聽說已經過了兩年。看見他來銀時空,看見他為自己做的一切,但不知為何,他的記憶裡,卻沒有天外魔君的那一段,興許是因為太痛,又太苦的關係,連樂天自己都想要忘記。直到看見那顆水晶球的時候,止戈才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讓我忘記你?你怎麼可以讓我忘記你?我是很想救阿香沒錯,可是我從來就沒想過我會傷害到你,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最後,看見他把自己抱進房,看見他摸自己的臉,看見他吻自己的唇,看見他流下的第一滴淚,止戈醒來卻發現自己不單忘了他叫什麼名,連他究竟是誰自己也記不起,更別說是樣貌了。

    那些被掏空掉的,是止戈的記憶,讓止止戈覺得空蕩之余,又填了他自己的記憶進去,讓止戈知道,他究竟有多愛自己。

    所以,止戈醒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他送給自己的戒指,深深的清晰可見,明顯有戴過的痕迹,戒指已經不見蹤影。項鏈雖然還在,但原本應該戴在他身上的盾牌,卻已經被他給還了回來。

    止戈會死心嗎?當然不會死心。他先是憑藉著樂天的記憶,找到樂天的家,那裡已經空空如也,就去找所有樂天會去的地方,還是找不到,最終,他找到山洞裡,才終於找到了樂天。

    止戈馬上就撲過去抱住樂天,哭著說道:“把我的記憶還給我,把我的戒指還給我,我要我的戒指,我要我對你所有的記憶,把它們通通都還給我。”

    “你難道忘了嗎?那是你救孫尚香所付出的代價,你為了救她,什麼都願意,不是嗎?我只是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你憑什麼要我還給你?”樂天狠心地掙脫他的擁抱,冷冷地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難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嗎?”止戈哭著問道。

    “是你先不要我的,當你給她抱的時候,當你叫她阿香的時候,當你說你喜歡她的時候,當你求我救她的時候,我能給你的就這麼多,你還想要我怎麼樣?”樂天終於忍不住喝問道。

    “那時候阿香就快死了,她叫我說喜歡他,我能夠不說嗎?她是因為救我才會受傷的,我能夠不救她嗎?我沒說我不要你,我沒有,沒有……把我的戒指還給我,把我的記憶還給我啦,我求求你,把它們還給我。”止戈又哭著上前去抱住他。

    “你嘴上雖然沒說,但你確實是這麼做了,連我是誰你都不記得,還是回去找你的孫尚香,別再來找我了。”樂天又再次掙脫,他是真不明白,為什麼止戈還會知道有他的存在?又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這裡明明是只有他才知道的地方,不是嗎?可他的確是忘了自己,進來後他連一次都沒有叫過自己的名。

    “都跟你說了,我不喜歡阿香,你要我怎麼說,你才肯相信我?”止戈問道。

    “開口阿香,閉口阿香,阿香跟你認識多久,我跟你認識多久,你進來後,有叫過一次我的名字嗎?沒有。你要我怎麼相信你?”明明是自己把止戈的記憶通通洗掉,現在反倒怪起止戈叫不出自己的名,是因為他不知道止戈現在的記憶都是來自於他。那些人雖然都有叫過他的名,但不知為何,止戈醒來後什麼都記得,唯獨忘了他叫什麼名。

    就在樂天想破腦袋的時候,止戈趁樂天一個不注意,把嘴巴湊上去。

    “把我的記憶還給我好不好,我要我的記憶,我要全部有關你的記憶。”止戈呢喃地說道。

    只不過,再多的吻,也喚不回一個將死之人。

    “不怕老實跟你說,所有關於我的記憶,對現在的你來說,根本就沒有用,我還留著它幹什麼,你的記憶,早就已經被我捏碎了。我勸你,還是回去跟你的阿香,快快樂樂地在一起,別再來煩我了。”樂天說道。

    “你說什麼?捏碎了?那我的記憶,不是都沒有了。你怎麼可以這樣,那可是我的記憶,要留還是要毀,也應該是由我來做決定,你憑什麼,你憑什麼幫我做決定?”止戈流著淚責問道。

    “我毀的是你記憶裡的我,我為什麼不可以決定,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對你做過的事,也不知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但那些是我自己心甘情願做的,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現在已經不認識我了,我拜託你,你就當做是放過我好不好。”樂天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求道。

    儘管止戈已經忘記,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將樂天抱緊,說道:“我不要,就算沒有記憶,我知道我一定是很愛你的,不然……不然我也不會在夢裡,和你……和你……”

    “那是我的夢,你確定,你人真的在那個夢裡面嗎?我拜託你,不要把我做的事情,當成是你自己的記憶,你要我說幾遍你才會懂,那些事情,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樂天硬下心腸,再次掙脫後說道。

    “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你躺在病床上,看到你受傷,還有你現在這樣,我的心就好痛,好痛。所以,不管你跟我說什麼,我都不會再離開你的。”止戈流著淚說道。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嗎?那孫尚香怎麼辦?她為了救你,連命都可以不要。可是現在,你卻為了要跟一個你不認識的人在一起,選擇離開她,你對得起她嗎?”樂天斥問道。

    “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我本來就是屬於你的,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而且,你已經把她給救回來了,我要跟著你,難道有錯嗎?”止戈像是一個被拋棄的小孩,就算被掙脫,也還是一直上前主動要抱他。

    “跟我,你知道我會對你做些什麼事情嗎?不要說我沒警告你,要走,現在還來得及,要是我一個控制不住,再後悔就來不及了。”樂天威脅地說道。

    “我……我不走。”止戈將頭深深埋入他的胸膛,死皮賴臉地說道。

    “你不走是嗎?一定要跟我是嗎?那你現在就去殺掉孫尚香,把她的命還回給我,我就相信,你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如果你下不了手,那你就永遠都不要再回來找我,知道嗎?”樂天最終還是說道。

    “為什麼?你好不容易才救回她,為什麼還要我殺掉她啊?”止戈不明所以問道。

    “捨不得,那就留在她的身邊,如果你不想孫尚香死的話,就不要再來這裡煩我,不要再讓我看到你。不然殺她的人,不是你就是我,聽懂了嗎?”樂天撂下狠話道。

    “我不信,你不會的,你根本就不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止戈說道。

    “我不會?我對付敵人從來就不會手軟,更何況她還我的是情敵。我再說一次,你不想要孫尚香死的話,現在,馬上,立刻給我離開這裡,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的。”眼看止戈還是不走,樂天被逼急後說道:“不信是嗎?我現在就去殺她,你乖乖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當止戈趕回到曹操家,發現孫尚香還好好活著時,孫尚香以為劉備是真的在關心自己,就開心地抱住了他。

    “別說我沒給你機會,這是你的記憶,”只見樂天突然出現在孫尚香的身後面,一邊用傳音入密說,一邊把止戈的記憶捏成粉末,“這是你懷疑我的結果,你放心,我不會傷心很久,因為我也會把你忘得一乾二淨。從此大家都不認識彼此,這樣對你,對我,甚至是對她,都會是最好的。”

    止戈只是怔怔地看著他,然後就兩眼一黑,整個人就暈了過去,留下孫尚香在那裡叫著不屬於他的名,劉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5129029 87 30100 m
網王之愛的輪迴
作者 棠兜兜
  被傷過;被愛過;被騙過;千辛萬苦的尋找,只為讓她憶起被遺忘的‘他’,終究她愛的是誰?愛著她... (馬上閱讀)

其他同人唯美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