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酒樓(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青龍鎮在南口村西二十裡。約中午時分,張昭和吳春時汗流俠背的抵達鎮中。

    小鎮頗有些繁華。各種店鋪齊全,中午人流不少。蓋因京西多山,僧道的廟宇香火很盛。權貴們時常來燒香。青龍鎮毗鄰官道,自然就繁華起來。

    張昭熟門熟路的在鎮中找到一家布匹店。他在青龍鎮的明理書院讀了四年的書,對這個小鎮自然熟悉。稍後就見到布店的少東、書院的同學董朗。

    “張同學,稀客啊!”見面寒暄後,董郎在青龍鎮中的一家酒樓中宴請張昭。

    吳春時在旁邊的桌子吃飯、等候著。董郎出手很大方。

    董朗約二十歲許,中等身量,圓臉微胖,穿著文士衫。只是腰間的玉佩、手中的摺扇都流露出富貴的氣息。笑呵呵的道:“張同學今天突然來訪,令我實在意外!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請!”

    張昭微笑著舉杯,“董同學請!”

    董朗家是京郊的商人,頗有家資。弘治朝,讀書人已經不恥於言利,儒商開始露出苗頭。董朗是董家專門培養對外交際的讀書人。他在明理書院讀了數年後因年齡漸大而退學。二十歲才只通過縣試,實在沒前途。張昭和他曾經同窗兩年。

    小張昭在書院中一門心思讀書,和董朗交情其實一般。但就現在的“待遇”,由此可見董朗在交際上的水平。

    閑談幾句,張昭沒和董朗繞圈,說明來意,將一塊染色的土布拿出來,“你看看這個。”

    董朗接過,撫著澄澈的湖藍色布料,眼睛微微眯起來,確認道:“這是你從古書中找到的染料配方?一共是藍、紫、粉三種?”

    張昭點點頭。

    隔壁桌子的老吳早就豎起耳朵聽這邊的交談,這時見張昭連簡單的推銷都不做,心裡不住的搖頭。王婆賣瓜還要自誇呐。

    張昭從容的拿起酒杯抿一口。他雖然沒做過生意,但是,現代改良版的染料比當前的技藝水平至少要高出三分。只要識貨的商人都會出價。

    董朗想一想,作出決斷,“只要配方驗證可以,我願意出價五十兩。先付二十兩定金。尾款三十兩待一個月後再給你。”

    他是董家培養出來對外交際的讀書人,對家族裡的生意沒什麼发言權,但他也有自己的夢想。張昭帶來的染料配方讓他看到希望,他願意試一試。

    張昭也不還價,爽快的道:“可以。”將染料配方遞給董朗。第一次交易,根本沒有必要算小帳。

    董朗見張昭光明磊落,鄭重的收好配方,將長隨喚來,交代去取銀子來,暢快的笑道:“子尚,你這人做事很痛快啊!我們共飲一杯!請!”

    張昭表字子尚。

    一旁的吳春時看著兩人舉杯飲酒,腦子裡都有點发暈。這就完了?多少銀子?五十兩!這麼大的數目,他一輩子中都沒見過幾次!

    時下的京師的米價,一兩銀子可以買兩石米。普通百姓尋個二三十文就可以過活。五斤重的豬頭不到一錢銀子,雞鴨二三十文一隻。張昭家裡二十畝地的一年產出也就約15兩銀子。

    五十兩啊!

    吳春時一時間充滿著遐思。心中對張昭的疑慮、質疑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讚歎。

    …

    …

    生意談成,張昭和董朗兩人都很放鬆,隨意的交談著。

    董朗雖然因張昭大方的提前將染料配方給他而有信心,但涉及到他的“大事”,他還是有些患得患失,和張昭確認了幾句,不好意思的轉移話題,“

    子尚,我聽書院的同學說,大半個月前你在書院裡慷慨陳詞惹得戶部徐郎中不快…”

    他就在青龍鎮中廝混。大半個月前,明理書院裡發生的事他如何不知道?提起這事,自然有他的考量。

    張昭和董朗剛熟悉,並不大想表露內心的真實想法,順著話頭感歎道:“當時年少輕狂。我下午正要去向余夫子道歉。”

    董朗微微古怪的看張昭一眼。這可不像張昭能說出來的話啊!以前張昭那性情。嘖嘖。倔強、敏感且不合群(少年努力維持自尊的人設)。

    “哈,這樣也好啊。”

    兩人正閑聊著,酒樓門口傳來一陣熱鬧的說笑聲,就見幾名儒衫士子高談闊論的走進來。已經是午後,本來酒樓中還算安靜,引得數名食客側目。

    臨窗處的一名錦袍老者微微皺眉,卻沒說什麼。

    這群書生卻是瞬間看到大廳中的張昭和董朗。為首的一名玉面書生朗聲道:“呵,這不是要馬踏胡虜的張同學嗎?你的病好了?”

    “哈哈。”一幫書生鬨笑著湊趣,“他空有武夫之心,卻沒有武夫的身體。徒呼奈何?”

    “如今聖君在朝,賢臣輔佐。偏偏張同學要標新立異,說朝中袞袞諸公尸位素餐、能力不行。如今朝廷已經有定論:總兵官、平江伯陳銳怯戰,令諸軍堅壁自守,下獄論罪。當日若陳銳肯率大軍死戰,必定能獲勝。”

    張昭很自然的認出這些人:明理書院的書生。為首的玉面書生是余夫子的族侄:余冠。書院中的頭面人物。成績名列前茅,十八歲,童生。

    只是,張昭在記憶中找不到和此人的過節。估計是小張昭不經意間和此人結怨,自己都還不知道。

    面對嘲諷、抨擊,張昭臉色平靜,心裡呵呵。

    這幾人怕不是對明軍的戰鬥力有什麼誤解吧?現在明軍在野外能打得過韃靼諸部?這倒不是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志氣。明軍的戰鬥力早不如開國時。

    當然,若是有能征善戰的大將,還是可以和蒙古一戰。正德皇帝不就打贏了麼?而小王子、火篩等在弘治朝也沒能殺到京城來,這就是明證。但弘治年間,明朝一直都處在戰略防守的態勢中。

    因而,就算平江伯陳銳肯率軍出戰,一樣打不過火篩!

    要是按照網文的套路,張昭現在要開始裝逼打臉。他有大把的辦法去證明對方的論點、論據錯誤。但是,他不想和這幾名童生爭辯。太low。純屬浪費口水。

    董朗起身,和幾人拱手見禮,打著圓場道:“幾位賢兄今日前來小酌,想必是有高興的事…”

    余冠摺扇敲在手心,很強勢的打斷道:“董元明,這事和你無關。”說著,轉向張昭,“張同學,當日論平北虜的策略,你口出狂言,第二天就退學,在下卻是耿耿於懷,相請不如偶遇,今日遇到,還要再請教請教。”

    幾名書生輕笑起來。

    張昭本就已得罪徐郎中,很多人都目睹。再在公開場合和人辯論平定北虜策:那是在說我沒錯。不管輸贏,傳到徐郎中耳中只怕要更加讓他不快。讀書人的事情,本來就這麼繞。

    張昭皺眉,眼神銳利的掃余冠一眼,站起身來。害人是吧?你們這幾個弱雞!他信奉的是: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這時,臨窗的錦袍老者出聲道:“張書生似乎對平定北虜有高見,不妨說出來聽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eva

1
eva
發表時間 2019-08-20 23:16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16
本月票數
5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23937 5 48 m
神話版三國
作者 墳土荒草
  陳曦看著將一塊數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無語望蒼天,這真的是東漢末年?<br>   呂布單... (馬上閱讀)
Sys 4 130 m
重生之明月捧眾星
作者 藏劍隱士
  重生后培養自己身邊的美女當明星的故事,起點早期重生小說之一,值得一看…… (馬上閱讀)
Sys 4 74 m
極品美女養成
作者 一言生死與卿同
  時間暫停,時間倒退,局部物體時間倒退,預知未來……   不斷地發現新的能力,將時間掌... (馬上閱讀)
Sys 4 12 m
世家
作者 千年靜守
  當時空之門再次打開,十萬個甲子只有一次的逆轉機會再次擺在林鴻飛面前,林鴻飛會怎麼做…… ... (馬上閱讀)
Sys 9 251 m
末世最強搬運工
作者 逆天的小臣
  【無敵戰車系統】群: 190831766   一輛自行車能做什么,可以穿梭時空到末世!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