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烏龍穿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陸瑰雲無奈,抬步進了宮殿,四周亂瞟想找張導,沒發現張導,上首的演員倒是演得起勁得很,演皇帝和皇后和兩位演員穿著華麗的古代盛裝,儀容威嚴,氣度不凡,倒挺像那麼回事的。皇帝身邊的太監對她吼道:“大膽無禮!見了聖駕為何不拜?”

    陸瑰雲拿出一個編劇的良心,苦勸道:“選秀是不行的,大家都別忙活了,這不符合國情,還是改了吧!”

    此語一出,方才帶她進來的太監,撲通一聲跪下磕頭:“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奴才发誓,奴才沒這麼教過她,奴才這就將這無禮秀女拖出去亂棍打死!”

    兩側走出兩個侍衛,真的架起她來就往外拖。陸瑰雲覺得好笑,現在演員都不走劇本,直接即興發揮地演戲了嗎?

    “且慢。”上首的皇后突然出聲,叫住了兩個侍衛,轉頭對皇帝道,“皇上,這秀女雖然無禮,但說得有幾分道理。當前國家戰事在前,大興選秀勞民傷財,與國情不符。”

    皇帝點頭,沉聲贊同:“皇后說得是。但這陸氏面君不跪,太沒規矩。”

    皇后輕笑:“今兒秀女哪個不是規規矩矩的?咱們還沒看膩嗎?臣妾倒覺得,這金陵知府之女,膽子很大,不畏強權,很是難得一見呢。”

    下首的陸瑰雲心中暗暗感歎,現在演員的即興發揮台詞都這麼強了嗎,看來編劇這碗飯不好吃啊,她還要更努力才行。

    這般想著,聽見皇后問她:“陸氏,你可讀過書?”

    “怎麼?你還懷疑我的資歷啊?我讀書可好了,年年都考專業第一名呢。再說,就算我沒讀過什麼書,用點常識也知道,這個時代不該有選秀的。”陸瑰雲揮了揮手,“都別演了!播不出去的!”

    大殿陷入一片死寂。這時陸瑰雲也察覺出,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她在四周努力地尋找攝影機器,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攝影大哥,別說導演,連個副導演都不在現場。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選秀的女子雖多,但許多女子們沒見過皇家這麼大陣仗,怯場的不在少數,有些甚至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像陸瑰雲這樣毫無懼意,直言不諱,甚至出言批評皇家的人,實為罕見。

    雖然她說的有些話,皇后也沒聽明白,但這份從容勇敢著實讓她眼前一亮,頓時有了主意,對皇帝附耳低語道:“羽兒頑劣,下人們誰也管不住他。依臣妾看,這個陸氏頗有膽識,不如和羽兒配個對兒,也好看管他讀書,官家以為如何?”

    太子不肯讀書上進,正是皇帝最頭疼的一樁事,皇后這麼說倒是點醒了他,他微一點頭,下令道:“陸氏聰慧有德,賜於東宮太子為側妃,賜三品誥命。”

    皇后笑道:“陸氏,還不謝恩?”

    “演”到這裡,陸瑰雲心裡不禁发寒,因為她想起曾有編劇前輩與自己說過,現在的演員連台詞都記不清楚,又怎麼會有這麼長段的臨場發揮?一個可怕的念頭在她腦子裡形成。

    難道,她穿越了嗎?

    穿越,一個在影視屆多麼火爆的題材,其最大賣點就在於,人們不滿於現有的時空,於是想穿進另一個時空躲避現實。

    如果真是穿越,這是帝王可以殺伐決斷的古代,陸瑰雲想到自己方才的所作所為,不禁後背发涼。

    不能再露馬腳了。她飛速反應過來,雙膝一屈,跪地行禮,朗聲謝恩道:“臣女接旨,多謝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恩典。”

    恒王府,波心亭中。

    微風習習,池塘春草初生,綠水汨汨流淌,絲竹仙樂之音悠然不絕,溫柔鄉般如夢如幻。太子孟池羽與恒王世子宋憲正在飲酒作樂,忽聞侍衛盧謹來報:“太子爺大喜!”

    孟池羽猛地被一口酒嗆住,劇烈咳嗽起來,宋憲連忙上前,一邊替他扶背,一邊責怪道:“什麼大喜,說清楚點!”

    盧謹見驚擾到了太子殿下,忙低頭告罪,緊接著說出今日殿上賜婚一事。

    “好個有心計的陸氏!”孟池羽怫然變色,“她在大殿之上如此膽大妄為,就是為了吸引母后注意,接近本太子!這種女人怎麼留得?”

    宋憲與他一同長大,深諳他心性,坐了回去,笑侃道:“會不會是太子殿下想太多了,陸氏不過一人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哪有這樣的心計,說不定只是碰巧。”

    對面的人冷哼一聲。

    宋憲伸手奪過他的酒杯,眼中玩笑之意味更濃:“眼下太子殿下已是有家室的人了,可就不敢再留你飲酒了,趕明兒河東獅吼,小臣我可得罪不起。”

    孟池羽滿臉不屑,這幾年父皇母后想塞給他的女人不計其數,哪回成事了?別說這次是個側妃,就算是正妃,他也保管叫她過不了三天就捲鋪蓋滾蛋。

    儲秀宮裡的陸瑰雲打了個噴嚏,還不知道這是來自太子殿下的問候。

    一番婉轉打聽,她對目前處境已有初步了解。這是個徹底的異世,從未有過歷史記載的一個朝代——大雍。她身體的原主是金陵知府的小女兒,被家中寵壞,頑劣不堪,選秀本只是湊數而已,誰知道大殿之上陰差陽錯,來了這麼一出,竟成了太子側妃。

    獨坐妝台前,一面雕刻著蟠螭紋的銅鏡,正泛著泠然的幽光,映出她姣好的容顏,鵝蛋臉潔白如玉,柳月眉彎似新月,雙瞳剪水,髻挽烏雲,櫻桃一般鮮潤的嘴唇,言事言情總斷魂。

    陸瑰雲對著鏡中的自己,淡淡一笑,沒想到自己一個幕後編劇,竟然也有幸能混進穿越大軍。要是按照王芸編劇那些大賣宮鬥劇的套路發展,接下來各種男人都會愛上她吧。

    砰!門被人推開,一個小太監,端著一盤酸餿的飯菜,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不僅不向她請安,反而翹著二郎腿,坐在了本屬於她的位置上。

    年輕的小太監穿著藍灰色的太監服,還戴著頂高紗帽。稜角分明的輪廓,白皙的皮膚,一雙劍眉下,兩隻眼睛炯炯有神,閃著少年的獨有的熾熱光芒。下頜方正,鼻樑高挺,嘴唇不厚不薄,好個美男長相。

    此時丰神俊朗的面容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側妃娘娘!”他陰陽怪氣地叫了一聲,“還沒用晚膳吧?奴才給您送來了!”

    陸瑰雲波瀾不驚,上下打量那太監片刻,非但沒惱,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

    他本來料想,好歹官宦家的小姐,受此羞辱,定是氣鬧著要回家的,眼前人卻不按常理出牌。

    陸瑰雲笑過之後,神色恢復如常,緩緩蹲身,行了個標準的萬福禮,從容不迫地道:“臣女給太子殿下請安,不知殿下有何見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1610 80 806 m
童養媳之桃李滿天下
作者 郁雨竹
  黎寶璐癡笨三年,一朝清醒過來,家卻已不家,祖父與父母皆死於海難之中。<br><br>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