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朝歌同哥哥隨後聊了幾句家常之外,有人前來找了哥哥去,說是府中還有事宜等著他去處理,應是要快些出宮才好了,於是兩人便道了別,朝歌在後頭一直目送著靖陽離開。

    直到靖陽離開許久後,背影徹底的消失在了遠方的黑夜裡,朝歌變了變臉色,收了臉上的笑意,站在原地,低聲喚了一聲,“誰在那裡?!”

    隨後又緩緩的說著,“跟了一路又偷聽了許久,也是辛苦了,出來吧,”

    方才朝歌便有所察覺,自那個秦王離開後,一路上便覺著有人在跟著他們,悄悄的也不知道是做什麼,若是衝著靖陽來的,方才在靖陽離開的時候便也該一併跟了前去,可那人卻仍舊是一直躲在近處,不肯離開,想來是衝著自己來的了。

    莫非是蘭貴妃殷氏的人?

    朝歌等了一會,果然不遠處透出來一個人影,衝著朝歌緩緩的走了過來,還時不時的定望著四周的環境,生怕被人發現了去。

    朝歌心下覺著奇怪?明明是跟蹤自己的人卻比起自己還更要慌張,怕惹人厭?

    隨著聲音的慢慢靠近,朝歌越发覺著熟悉,藉著月色,朝歌終於是看清了那人的面目,不由得心中一驚,“舅舅?”但心中也不免放鬆了片刻。

    若然那人是個陌生人,按著朝歌的性子,今晚定是要將她悄無聲息的解決了的,否則她也不會明知曉有人跟著自己還這般大言不慚的說著一些有的沒的,能讓人捏著抓了把柄去的言語了。

    朝歌覺得很是詫異,“舅舅,你怎麼在這?可是在蘭宮中迷了路?”放鬆了的心還是一點也沒有放鬆警惕,不免覺著事情越发的麻煩了起來。

    朝歌的這位是舅舅是朝歌生母的兄長,也是目前黎族的族長,為人怎麼說呢,朝歌並不太琢磨的透,畢竟他們從小的關係並不是十分的親厚,往來也不多。只是偶爾聽人提起,這位黎族族長並不安分。

    也是,黎族本就是草原上的部族,想來崇尚自由,骨子裡生來就帶著幾分野性,自然是不複管教的,更何況,這些年,黎族的勢力顯然不明與往日,漸漸的有了衰敗之意,這也是為什麼蘭貴妃等人會如此的囂張跋扈,而朝歌同靖陽在這蘭宮裡也略顯如履薄冰。但是至少,從今日宴席上慕容珅的神情舉止來看,也並非是涼薄到了穀底的。

    “剛才的話,舅舅都聽見了,對嗎?”朝歌對這位舅舅還是有些提防的。

    畢竟朝歌自幼長在深宮裡,母親早亡,無所依靠的長大,若說是心機城府那是太重,但也不可能是完完全全的沒有半點心眼的,這樣說未免太過虛假,與她相依為命的不過是靖陽一人罷了,除了靖陽,朝歌誰也不信,包括黎族諸人。

    眾人都說,黎族是朝歌的母族,可哪有什麼母族不母族的,到了,黎族還不是為了自己的長遠打算斷送了她的母親一輩子,讓他的母親困在陌生的深宮裡一生一世,無依無靠,早早離開了人世間,留下了一雙兒女,同樣的無依無靠。

    “他比不得你,擔不起這樣的名字,也擔不起這樣的身份,自然也扛不起那樣的江山,”這位黎族族長很是放蕩不羈,雖然年歲漸長,但依舊沒有改了年少時的脾性。朝歌是曉得的,也是常常聽人提起,郁後的這位胞弟,總是沒個正經,心比天還大,手比地還廣,手段也是非同小可的。

    這個“他”顯然是靖陽了。

    太子靖陽,一出生便被立為了太子,得了太子尊位,取名為“靖陽”,靖陽二字,何其榮耀顯貴,眾人都說,這是蘭渠命定的太子。

    誰能曉得,會遭遇有今日,這般前不定後無望的時日?

    “朝歌,若你為男兒,若你不長在這蘭渠內宮,舅舅定率親率黎族部族,為你首肯,替你爭來這千里沃土,”這位黎族族長在提起靖陽的時候很是不屑。

    也是,在朝歌的印象裡,她的這位舅舅是一向來都不喜歡自己的這位外甥的。他許是瞧不上他的這幫子前怕後怕的拘謹樣子,以他的性子,定是覺得這是顯得十分的窩囊的,可不居此位之人,無法理解他的辛苦,縱然如朝歌,她尚且可以耍耍小孩子心性,眾人只會覺著她還是個孩子,尚未長大,可靖陽卻不能,大家對他無比的苛刻,從未給他長大的時間和空間。也是可憐。

    “舅舅,你又胡說了,如今天下四分,倒也安寧,父皇喜歡弄權,可也還算平衡,這樣的局面,是為太平了,”朝歌很是謹慎,與同靖陽在一起的模樣全然不同,她從未有過半刻的放鬆,在人前。

    “至於哥哥,他是朝歌的哥哥,與我一樣是母親的骨血,喚你一聲‘舅舅’,他的苦楚,你我都無法感同身受,所以,沒有資格去評價。”朝歌護著她的哥哥,就像靖陽護著她的妹妹,他們是要一輩子相依相守的。

    “我只是惋惜,替你的母親,同樣也是替你,我怕你步了你母親的後塵,這深宮晦暗,人心總是狠不過人心。”這位黎族族長聽了這番話也變了變臉上的表情,十足十的遺憾之色。

    朝歌內心是十分清楚的。她的這位舅舅雖然一生都沒規沒矩慣了,也時常不把人放在眼裡,卻同她的母親是極好的,也極為聽他這位至親姐姐的話,只是可惜,當年郁馨瑤被送到蘭渠,嫁與蘭渠王上的時候,他尚且年幼,他說的話沒有半點的分量,他做的事也沒有半點能夠改變什麼的重要。

    對此,朝歌也是十分心疼他,也不免有些理解他的所作所為,他定然是在恨著些什麼的,所以他將這些恨轉移了,他恨自己的懦弱無能,恨自己的渺小無力,所以當他好不容易長大了,手裡握著權力,成了黎族族長之時,才會如此的乖張,又不服管教。只是可惜,郁馨瑤早就去世了。

    朝歌心想,他定然也是十分的思念自己的姐姐的。

    這世上,唯一不變的,無非親情罷了,至親骨肉,自然是情深的。

    “舅舅,你放心,我不會的。”朝歌也是感慨。

    是啊,朝歌篤定她不會的,她總是那般自信自己能夠拿捏好自己的感情,可是感情真正來臨的時候,怎麼樣的拿捏才算得當呢!

    當年的郁馨瑤也是名盛一時的佳人才女,可還不是做了那最愚蠢的決定,惹得世人的惋惜哀憐。

    你又怎知你不會呢!

    只怕是當時你不自知!

    遙想當年,郁馨瑤同慕容珅的感情也是被傳為了一段佳話。

    年少的郁馨瑤,大氣婉約,年少的慕容珅,英俊瀟洒,一個是黎族聖女,一個是蘭渠命定的太子,好不登對,兩人的結合,簡直就是天賜良緣與命中註定,想來當時的他們也是這般的篤定的吧,篤定自己的命運是被上天所眷顧的,定然能夠一生平安,一生喜樂。所以慕容珅離開蘭渠,不顧眾人的眼光,不顧她是異族女子,定要娶她為妃,做他的妻子,未來的王后,而郁馨瑤也是如此,千里迢迢,遠嫁他鄉。

    最終他們還是不顧世俗,如願以償的成了親,婚後的日子過得也算是開心圓滿。有了郁馨瑤身後的黎族勢力的加持,慕容珅如願以償的登上了王位,也履行了他曾在黎族大地對著天神許下了諾言,封了他做了他唯一的王后,也是唯一的心愛之人。

    只是可惜,世間哪有如此圓滿之事,世間又哪有如此幸運之人。

    郁馨瑤還是沒有熬過一個個孤寂的夜晚,沒有熬過一個個白天與黑夜。朝歌是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的人,所以她堅信,自己決然不會也斷然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935625 80 804 m
尚書大人易折腰
作者 八匹
  本是勳貴世家之女,卻被換做五品主事的女兒,性格決定命運,心善總有好報。   好吧,她真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