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北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淩洛提著一個電腦包拉著一個行李箱蹬上北去的列車。這列車的終點是濱海市,濱海與唐城相鄰。

    林子濤和付可欣都在唐城,他不能去那裡,至少現在不能去。他只能在一個不遠不近的地方觀望,發展,伺機而動。

    距離目的地一千多公裡,普通的列車行駛將近十四個小時,此時淩晨四點,大多數乘客都昏昏欲睡,只有極少數年輕人精力旺盛的玩著手機。

    淩洛放好行李電腦,坐在座位上眺望著夜色。車緩緩行駛,那些熟悉的地標和建築,那些相識的人們被甩在了後邊,漸行漸遠。離開了生長的地方,這一去不知多久能回來。

    短暫的站點喧鬧過後,上車的人們也都安靜了下來,趁著夜色小憩,享受著旅途的安寧。

    淩洛收回視線,收回那一抹感傷和感慨,靠著窗口閉目養神。

    突有腳步聲傳來,他睜開眼睛。看見兩名男子沿著過道緩緩前行,目光則四處打量。

    看的都是行李架上的東西和下邊的乘客,那眼神恨不得告訴所有人他們是賊。明目張胆肆無忌憚,偶有聽見聲音醒來的乘客看一眼,卻被那陰狠的目光嚇回去。

    現在的賊怎麼猖狂到這種地步?淩洛心裡感歎了一番搖了搖頭。

    在一堆行李之中,淩洛的電腦包很是扎眼,這個車上大多數都是民工,那所謂的行李一目瞭然除了被褥不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兩個賊的眼光是何等專業,一眼便看見了電腦包。只是在往下看時,淩洛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他們,彷彿是在告訴他們“你動一下試試?”

    經過一番對視,做賊心虛的二人敗下陣來繼續前行。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是大多數路人的想法。如果是以前,那些崢嶸歲月裡,小時候年年當三好學生的淩洛此刻肯定會義不容辭的站出來。

    但是現在,他想像個路人一樣看著。不是缺乏了勇氣也不是抹滅了正義,只是這些年世態炎涼人生冷暖的洗禮,那顆青春燃燒的心早已經熄滅,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這件事跟他沒有關係,所以他不準備出手,只希望倒霉者不要太倒霉,另外長些教訓吧。

    人生處處是課堂,一幕一幕的血淚劇時時在上演著。

    然而人終究是有底線的,一旦被觸及,那些所謂的堅持便覺得可笑。

    兩個賊繼續走著,在淩洛的前方停了下來,那個座位上坐著一個農村婦女懷抱著兩三歲的嬰兒。或許鬧騰了太久母女都累了,此刻睡的很沉。

    母親抱著嬰兒,手中卻緊緊的攥住一個布袋,很老也很舊很不起眼,然而兩人職業的眼光看來那包裡的東西應該不一般。

    所以,一個人坐了下去,另一個人靠了上去阻擋住別人的視線。

    淩洛記得這母子,是跟他一起上的車,當時他主動幫著拎著一個大包,只是那手裡的布袋婦女一直沒讓動過。可想而知,這兩個賊此刻下手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布袋帶子在婦女手中緊握著,袋子口卻置於嬰兒的頭頂懸著,不要說專業的賊,就是一個普通人此刻也能輕易的把手伸進去。

    而此刻,那個賊不聲不響的伸出手。

    那裡的一舉一動淩洛都看在眼裡,在心里長歎一聲,終究還是狠不下心,做不了一個冷眼旁觀的路人。

    他閉起眼睛,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啊!”

    聲很大,驚醒的人們都不自覺朝他望去,只見淩洛猛然睜開眼睛打了一個哆嗦,茫然的看向眾人而後撓了撓頭似是有些愧疚。

    “不好意思!做惡夢了!”

    眾人長出了一口氣,原來是個夢啊。

    那個婦女也被驚醒,卻發現身邊坐著一個陌生人,頓時警惕了起來,把布袋放到自己的懷中。

    到嘴的鴨子飛了,這是兩個賊的心裡活動,憤恨的眼光看向那個做惡夢的,才發現他剛才還虎虎生威的跟他倆對視。

    做賊還是心虛,儘管有不滿有怨恨,這樣的場合也不敢再做些什麼。只能暗暗記住這個人的面貌。

    六點,清晨的霞光灑向人間,照耀著飛馳的列車。人們又開始了喧嘩。

    去廁所的,吃東西的,打電話的,種種聲音傳來整個車廂頓時沸騰起來。

    即食麵夾雜著火腿腸的味道瀰漫開來,突然一股黃瓜的清香傳出蓋住所有的氣味,這感覺別有一番滋味。

    淩洛坐了四年的列車,當然知道火車上吃什麼東西最好。除了火腿腸即食麵,最好的就是黃瓜蘋果。當他拿出黃瓜的時候不知引來多少人咽著口水。

    十一點鐘,列車不知停了幾站,乘客不知換了幾波。有啟程也有歸途。

    車上人逐漸多了起來,座位已經坐滿甚至有些人買了站票。

    淩洛注意到剛上車的一個人,三十多歲的摸樣,穿著西裝西褲皮鞋,油頭粉面,夾著一個公事包。

    衣服鞋子不是大牌也不是地攤,屬中低檔次。

    一上車就一臉的嫌棄鄙視,捏著鼻子捂著嘴似乎很抗拒這裡的味道,接著拿起電話對著那頭的人一陣聲討。掛掉電話後環抱著雙臂眼神獃滯。

    淩洛看過肢體語言學。通過以上行為分析,這位應該很少坐火車,不然不會對味道如此敏感,看那穿著想個職員更類似於業務員,而且貌似是個小領導,抱臂的動作是警惕和自衛的體現。

    十一點半,餐車上開始賣飯。淩洛思付了一番,起身走到那位西裝男面前。

    “你好!看你挺累的,我這邊有個位置你先坐會,我去個廁所然後再抽根煙!”

    西裝男震驚的看著淩洛,顯然覺得這個人很反常,這個社會還有這麼好心人?

    淩洛微笑著側身走了過去,等出了廁所看到西裝男坐到座位上。

    在吸煙區抽了一根煙,磨蹭了十分鐘這才回到座位。西裝男趕緊起身讓座,淩洛笑著說道:朋友!我坐累了站會就成,你到哪?”

    或許是被淩洛迷人的微笑感染,西裝男終於放下了戒備說道:“我去濱海!”

    “這樣吧!把這座位賣給你,保證你能坐到濱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74 m
都市超品醫聖
作者 風若葉
  一個消失三年的廢物強勢歸來!獲得上古大能逆天傳承!通醫術,修法術,會透視,玩轉都市,無往不...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