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隱廟要入世(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隱廟第一次來了兩位真正意義上面的客人,所以傅九柒陪著的時間也比較長,按照以往的話,估計傅九柒已經在睡覺了。

    南郭旭東和南郭炎兩人在隱廟也真正意義上面體驗一回古人的生活,能在23世紀品回那種風味確實不易。

    他們在傍晚的時候就已經告別傅老回去海城城市區了。

    “好久沒有下盤棋了,不如今天就來一盤?下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了。”傅老擺動著棋盤黑棋和白棋。

    傅九柒張了張嘴巴,最後還是輕生道:“嗯。”

    “還記得小時候,我和你說過什麼?”傅老在棋盤下面放下一顆黑色的棋子。

    傅九柒拿起白棋的手一頓,看了一眼傅老,傅老的視線依舊在棋盤下面。

    “看棋盤,看人你永遠不會知道他的心思,你只能從他的棋子那裡下棋中看出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而且,不能分心…”

    “嗯。”

    傅老輕聲感歎道,“七年了,時間很快,說吧,我第一次教你下棋說過了什麼?”

    “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名利似紙張張輕,世事如棋局局新。棋局會隨著時間變動,但是必定會有一個結果。”傅九柒的手指細細長長的,像雨後新出的筍芽尖兒,她那玉手拿著白棋往棋盤下面放下。

    隨後她又緩緩講道:“只要下棋人還在,他會更新棋局…”

    傅九柒寒澈的雙眸忽然變得冷漠了許多。

    “我記得還說過,圍棋中,有時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人生中,有時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說著,傅老把傅九柒的白棋局部圍住了。

    傅老的聲音更是讓傅九柒一窒,“抱歉,爺爺。”

    “你不必道歉,布局人心態不定,會從棋局看出,失足也正好看得出下棋人為何失誤。”傅老又下了一顆黑棋。

    傅九柒眉毛蹙鎖,她拿著白棋不知下何處,她看著棋局,在仔細觀看出漏洞。

    這時候傅老的聲音又響起來,“捨棄是圍棋取勝的秘訣;捨得是人生成功的智慧。有舍才有得,會舍才會得。捨得之道,乾坤奧妙。”

    傅九柒眸光一閃,她快速放下了剛剛在手中拿著許久的白棋。

    傅老撫了撫自己的鬍子,頷首道:“覺悟不錯。”

    傅九柒像是得到糖的孩子一樣,臉上綻放出了一絲微笑,“傅老教得好。”

    傅老看到那一抹发自內心的笑容,莫名的覺得心臟有些隱隱作痛,七年了…當時救下傅九柒的那一刻,這個孩子受到了極大的精神創傷。

    看到自己家破人亡,還是一個九歲天真的孩子就經歷這些,傅老也感覺到心疼。

    傅九柒那清澈的聲音又講道:“謝謝您爺爺。”

    傅老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聽到傅九柒繼續講道:“完成所有事情,我會回來的。”

    傅老淡然地笑了笑,“不必回來,長大的鳥總有會有一天飛出去的。我把你放在隱廟七年,你不委屈?”

    “怎麼可能委屈?”傅九柒情緒有些激動,她立即反應過來,深深呼出一口氣,才緩緩講道:“要不是爺爺您救了我,我也不會活著在這裡,而且七年來,您一直在幫我,也教會我很多事情。”

    “我記得對你的訓練很是刻薄,在暴風雨天下面站著,甚至发燒也沒有休息的訓練,你當真不恨我?”

    “不恨。”傅九柒毫不猶豫地回道。

    “您也知道我們家無緣無故一夜之間家破人亡,只有我和弟弟逃離出來,弟弟獨自一人超能子魔法高校當時父親指定那個人:淩風,去到那裡找他幫忙。”

    “但是並沒有那個人,我也查過了,高校那邊並沒有叫淩風的老師,而且…”傅老微頓,才緩緩講道。

    “這個即墨家沒有一點新聞報道,如果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不應該不會被知道。”傅老眉毛微皺。

    傅九柒也沉默了,“所以這件事您讓我改姓名的原因?”

    “嗯,Z國有兩個區,正區與負區,正區有國家魔法協會主席團的人管理著,但是負區卻是Z國一個巨大的困擾,因為是脫離了魔法協會主席團的管理能力的——”

    “——重要的還是即墨家就在負區,而且一夜之間沒了,有點不符合正常的現狀。我更是查不到一點關於即墨家的事情。”

    “那爺爺你會認為我們家會是那一種黑魔法師嗎?”傅九柒打斷了傅老的話。

    傅老直接回道:“不認為。”

    “為什麼?”傅九柒不明白他為什麼那麼相信她們家,而且負區的大多數是黑魔法師以及危險分子人物。

    “負區也有一個隱廟,那裡什麼情況我知道。”

    傅九柒一聽,整個人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顫,“那你知道即墨家?”

    可惜,傅九柒看到傅老搖了搖頭,“不知道,隱廟在正負兩區都有,負區的隱廟我沒有在那裡居住很久,但是我還是了解那邊的事情的,聽說負區有變動了,我才過去看看——”

    “——那是新搬來的家族,而我到那裡的時候,就出事了,之後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傅老說道。

    “但是你不是沒有出去過海城的隱廟嗎?”

    “出去也沒人知道,誰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沒有出去過?不然又怎麼會救到你?”

    確實,傅九柒也知道很多人以為傅老沒有出去過這深山,但是她知道傅老有離開過,只不過偶爾一次而已…

    也正因為傅老第一次去負區的隱廟讓她被傅老救了,否則,她也不會在這裡了。

    傅九柒沉默了,但是負區那些事情傅老可沒有和她說過,“為什麼之前你不告訴我?”

    “心不定,容易亂,何況你那時候還小?我說過到年齡就會讓你去高校的。”傅老抿了一口茶。

    傅九柒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傅老又講道:“後來,我查了很多,也並沒有查到關於即墨家什麼資訊,你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嗎?”

    傅九柒搖了搖頭,傅老凝重了許多,“一是即墨家的是與魔法協會主席團有關,但是顯然我不相信Z國魔法協會出現動亂。”

    “二是,即墨家得罪的勢力讓魔法協會不得不壓下來以免動亂,而我唯一能猜到的是黑魔法協會的勢力。”

    “……”傅九柒看著傅老那睿智的目光,良久才講道:“但是我不怕。”

    傅九柒那一雙墨黑色的眼珠猶如寶石般炯亮地直直對視著傅老的審視。

    傅老開朗大笑幾聲,“你很像一個人,小九。”

    “誰?”

    “我第一個徒弟。”傅老眼底露出一絲低落。

    “他…不在了嗎?”

    “或許不在了,”傅老收了收情緒,又是道:“不過,我想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和我都要去驗證的。”

    傅九柒有些疑惑了,什麼意思?不過傅九柒可沒有心思想這個了,“即使我不知道高校裡面也沒有淩風或者我弟弟去過,但是我還是想去看看。”

    傅九柒頓了頓,又講道:“既然我能改姓名,那麼他們也能。”

    “開竅了。”傅老感概地望著傅九柒,嘴角微微上揚。

    傅九柒也微微一笑,抬起手來,一聲清脆地棋子落盤的聲音,在這屋裡发出獨特的弦樂一般。

    傅九柒嘴唇微微上揚,“您輸了,爺爺。”

    “哼,”傅老假裝不高興道,“你這是趁人之危…”

    “爺爺,這也是因為下棋人心不定,你有心事。”傅九柒認真道。

    傅老訕訕地笑了笑,“確實,這隱廟外面的世界比你想象要複雜,而且忽然少了那麼一個人陪我這個老人家,倒是閑得冷清了不少。”

    “爺爺,謝謝你。”

    “都說了幾次了?”傅老假裝生氣,眉毛一挑,隨後望著傅九柒。

    隨後他伸手揉了揉傅九柒的頭,只聽傅九柒說:“真的要讓隱廟出山入世嗎?”

    傅九柒知道傅老並沒有和外面的勢力接觸過,而且憑著隱廟在整個海城島的影響力,如果隱廟出山,必定引起一番轟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87 30100 m
故紙堆
作者 閑聽落花
  那些黃舊的故紙堆裡的佚聞趣事。以及,亂七八糟的小甜文小虐文各種文。   第一卷:歡快的小古... (馬上閱讀)

其他同人唯美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