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入京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進到京師城門的那一刻,天上下起了鵝毛大雪,整片整片的雪花一層一層地落到地上,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如果不是處境艱難,方秀一會以為她們來到了一個童話世界。

    由於天氣的原因,出入城門的人不是很多。方秀一正準備遞上自己的路引時,守城士兵卻慌慌忙地往前走過去,把其他進城的人甩在一邊。她抬眼一看,前面有一輛馬車正要出城,看樣子也知主人非富即貴,何況還有這些士兵的巴結和小心翼翼,方秀一再一次地感慨了一下等級制度。

    這個城門是京師西城門,不是主要的出入城門,不是很寬敞,方秀一出於安全的考慮,讓馬車往後退出城門,讓人家的馬車先過,這些達官貴人的,萬一不小心衝撞了,誰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但現實是,不管方秀一多麼小心,她的倒霉勁又來了。

    那匹馬本來走的好好的,但就在與方秀一的馬車擦身而過時,不知道是因為路滑還是怎麼回事就把馬車帶偏了,馬車車身直直往馬車這邊撞過來。方秀一沒想到有這麼個變故,她本來是坐在馬車裡的,飛羽和思遠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雪,所以就探出頭去看,馬車過來時,兩個孩子根本來不及躲閃,方秀一就聽到兩聲喊叫,飛羽和思遠摔倒在了馬車裡。她不知道怎麼了,先趕緊看孩子,一看,心都碎了,飛羽的臉和手被擦傷了,思遠因為情急之下護著妹妹,棉衣被鉤破,從胳膊肘到手都被劃傷。

    方秀一顧不得其他,就仔細查看傷勢,幸好,飛羽臉上不要緊,只在額頭處有一點點破皮,小手也是防禦傷,主要是思遠比較重,一長溜的擦傷,有幾處皮被擦破,還有血滲出來。方秀一一瞬間,眼淚都出來了,這兩個孩子雖然沒過過好日子,但也是被自己盡最大能力嬌養大的,這樣的事故從來都沒有過。

    “飛羽,別怕,這些傷不要緊。娘先看看哥哥的胳膊。”方秀一先安慰飛羽,女兒明顯受驚了。

    思遠咬著牙沒吭聲,他不想讓母親和妹妹擔心。“娘,沒事,就擦破了點皮,很快就會好的。”

    飛羽不敢大聲哭,但已經淚流滿面,“哥哥,對不起,娘,都是我要往外看的。”

    “乖寶貝,不哭啊。來,先幫娘一個忙,你把哥哥的袖子捏著,不要碰到哥哥胳膊上。”方秀一讓飛羽把思遠的袖子拿起來,不能讓這些東西碰到思遠的傷口,然後用剪刀把思遠胳膊肘下面的袖子全剪掉。“思遠,不要怕,這個傷口不深,自己照顧好,不要讓傷口碰到其他東西,待會兒我們進了城,去給你找大夫。”

    “娘,我不疼!”

    方秀一心裡一酸,摸了摸思遠的臉,“乖孩子!”她讓兩個孩子坐好,下車去外面看情況。

    還好,狀況不是很慘烈,車夫還好歹控制住了馬,如果車子翻了,那可真是要命了。那輛馬車就停在前面幾米遠,一個護衛模樣的人走到方秀一面前,一拱手,賠了個不是。

    “抱歉,這位大嫂,讓你們受驚了。不知貴公子怎麼樣了?”

    方秀一忍住內心的悲憤,勉強回答:“不是很嚴重。”

    “我家主人對此感到很抱歉,特命小的奉上白銀百兩,看診就醫。”說罷,護衛遞給方秀一一張銀票。

    方秀一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好說話,她原準備要忍氣吞聲受人欺淩的,沒想到對方還給了這麼多錢,雖然說是孩子們受了委屈,但無奈人窮志短,這些錢真的很及時。她沒有推辭和客氣,伸手就接了過來。

    “小兒無事,還請貴主人不要掛懷。也請轉達我的謝意,讓貴主人破費了。”有了這些錢,她可以給思遠和飛羽找好的大夫,用好的藥,還能給思遠做件新棉衣,尊嚴和骨氣也頂不得吃喝。

    “那就好。告辭!”護衛再一拱手,轉身向馬車走去。

    方秀一捧著錢,看向那輛馬車,也不知道裡面坐的是什麼人,是男是女,也沒有為難她們,如果對方真的不講理,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那個護衛走到車旁邊,說著什麼,應該是在回稟,但他馬上又走了過來,在方秀一的詫異中,又遞給她兩個小盒子。

    “這是兩瓶傷藥。貴公子可能有擦傷,這對恢復傷口和消除疤痕非常管用,還請大嫂收下。”

    方秀一接過盒子的那一瞬間,感覺自己好像誤解了這個時代,人家又送錢又送藥的,難道京師的人真的與別的地方的人不一樣?如此平易近人,如此寬待別人,如此憐憫窮人?

    馬車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大雪中了,方秀一竟有點不舍地看了又看,才回到馬車裡。思遠和飛羽安靜地坐著,飛羽臉上還有淚痕,思遠眉頭皺起來,光著一條胳膊。

    “沒事了,寶貝,我們趕緊進城。乖!”

    驗查路引時,城門守衛對方秀一嘮叨:“你們可是碰到貴人了,咱們尚書大人從來都對百姓照顧有加,今兒要是遇上別人,還真不好說。”

    “敢問大人,剛才那位貴人是尚書嗎?”方秀一沒想到自己還沒進到京城就遇到了一位如此高階位的官員。

    “看你們沒見過世面,我們哪敢叫大人。你們是從應天府過來的,來京城幹什麼?”守衛被方秀一叫的比較高興。

    “唉,孩子們的父親去世了,我們來投奔親戚。”

    “親戚住在哪裡?做什麼營生?”

    “我們也多年沒見面了,只是聽說在長安街上有個鋪子。”方秀一繼續胡謅。

    “長安街,不錯。得了,進去吧,以後在城裡小心點,那些貴人,我們惹不起。”可能是聽到方秀一死了丈夫,帶著孩子,孤兒寡母的,也就多了幾分同情。

    “多謝大人提醒。這裡不成敬意,還請拿去跟兄弟們喝酒。”方秀一拿了差不多一兩碎銀給了小兵,這些人對一個外來的陌生人能釋放善意,也確實不易。在這個艱難的時間,方秀一感謝和珍惜每一位對她表示友好的人。

    那個小兵二話沒說就收了下來,“好了,快走吧,天怪冷的,趕緊給孩子找個大夫瞧瞧,往裡走二裡,有一個濟民藥鋪不錯。”

    在杭州府和應天府的時候,因為是大城市,所以資訊也比較豐富,方秀一對京城也略知一二,有什麼熱鬧的街道,有什麼高檔的場所,包括皇宮,都有人在誇大其詞地說著。她也感謝那些夸夸其談的人,最起碼沒讓她對京城純粹兩眼一抹黑,還能讓她知道城門朝哪開。

    方秀一帶著孩子,先趕到那個濟民藥鋪,給兩個孩子檢查。

    “幸好,沒有過多流血,也沒有傷到骨頭。不用擔心,孩子長得快,過幾天就好了。”大夫是個慈眉善目的老頭兒,他給思遠和飛羽先清洗了傷口,在思遠流血的傷口處包紮了一下,其他地方讓裸露著,“大冬天的,給孩子穿件寬大的衣衫,不要受涼了,這幾日不要沾水,不要碰到傷口,明天過來看看。”

    飛羽的問題不大,就是額頭上的傷,讓方秀一比較擔心,她拿出那兩瓶藥給大夫看,“大夫,麻煩您幫我看看這個藥,說是藥效非常好。”

    老大夫開啟瓶子,看了又看,聞了又聞,非常吃驚地問道:“敢問你們這藥是從何處得來?”

    “剛才有輛馬車撞過來,這是那家主人給的。怎麼,不好嗎?”

    “真是不識好!這是上品!這藍瓶的,能加快傷口癒合,你給大小子抹著,這白瓶的,等傷口結疤掉了以後抹,就不會留下痕迹。你們真是遇到貴人了,這可是皇宮大內的好東西,老夫也沒見過幾次。快收好!”

    方秀一千恩萬謝,留下診金,就帶著孩子去附近找了一家客棧,方便來回給孩子看傷口。

    馬車是租來的,車夫把她們的東西放下以後就離開了,不過,也沒多少東西,主要是幾件衣服和幾床鋪蓋,少的可憐。

    雖然是客棧,但好歹是個可休息的地方,不知道比馬車舒服了多少,兩個孩子進到房間後明顯放鬆了許多,也自然而然有了倦意。

    “飛羽,你去向他們要一些熱水來,先給你們洗洗,我給你哥哥找件衣服。”飛羽這些年下來,在對外交流和人情往來方面做得非常好,這些事情一直都是她在做,所以一聽母親吩咐,飛羽立馬就答應了,而且,她的傷不嚴重,不影響行動。

    方秀一解開包袱,找出一件她春秋時穿的外衣,正好袖子比較寬鬆,套在思遠的棉衣外。

    很快的,飛羽就帶著店小二進來了,一副小大人樣指揮著。

    “放這兒放這兒,這是幾個大錢,你拿著。下去給我們端上來三個菜,一葷兩素,還有一碗米飯和兩個饅頭。”

    店小二很開心地應了。

    “來,我給你們先洗一下手和臉,小心不要碰到傷口。”方秀一小心翼翼地給孩子清洗了一下,也換了身衣服,重新給他們梳了頭髮,不管境遇如何,人總要活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就是渾身補丁,也萬不可疏忽了儀態。

    方秀一把藍瓶的藥開啟,仔細抹到思遠和飛羽的傷口上。

    “娘,我的傷口不要緊,過兩天自己就好了,你把藥給哥哥抹上,好得快。”飛羽也聽到了剛才那個老大夫說的話,這麼精貴的東西,她可不想浪費,應該都用到哥哥身上。

    “不,娘,先給妹妹抹上,千萬不要留下疤痕,我是個男孩子,這些都不要緊。”思遠絲毫不在意胳膊上的傷,只要妹妹沒事就好。

    “行了,別謙讓了,我自有思量。這藥吧,確實很少,我給思遠多用點,因為思遠的傷口比較大。飛羽,我知道你很難過,思遠都是為了保護你,但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哥哥保護你是他應該做的,你坦然接受就是了,你這幾天幫哥哥換藥、背書就可以了。還有,飛羽,你一定要記住,雖然我們窮,但不要因為別人對你有一點點好,你就感激涕零的。恩情記在心上,我們想辦法報答就好,不要連自己都搭進去。尤其是你以後如果遇到一個男人的話,也千萬記得,你跟他在靈魂上是平等的。”方秀一很害怕飛羽在物質上的缺乏,以後會被影響,“一定要時刻記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寵辱不驚。”

    “是,娘!”兩個孩子很慎重地聽從方秀一的教導。

    “思遠,你今天做得非常好,保護了妹妹。娘今天也有責任,只想著讓你們看看雪,疏忽了危險。以後我們在京城,要相互提醒,相互照顧,如果娘有考慮不周的地方,你們一定要及時提醒我,雖然我是個大人,但也有想不到的地方。”

    “是,娘!”

    “還有,飛羽,你以後還是繼續男裝,等我們穩定了,你就跟著哥哥一起上學去,即使不考科舉,也要識文斷字,明辨是非,明理知禮,娘以前給你們講的東西,恐怕有些不是很適合這個社會。”方秀一接著給飛羽抹藥,“思遠也要改口,不要再叫妹妹了,要叫弟弟,不管在哪裡,都要保護好飛羽。但是,娘希望你儘力保護,而不是舍了命去保護,那樣是沒有意義。所以,飛羽,你也要保護好自己,照顧哥哥,只有自己好,才是對家人好。”

    “我知道,娘,我以後一定保護好妹妹,不對,是弟弟。”

    “嗯,娘,我知道了。”

    方秀一感動地抱著兩個孩子。

    “飛羽,你是個女孩子,而且,你也知道自己長得有多漂亮。我們無權無勢,亦無錢財,在這種情況下,美麗是很危險的,懷璧其罪,可謂是。所以,娘只能先委屈你了,等以後我們立足了,就會讓我們飛羽光彩照人地活著。”

    “娘,我知道,你放心吧。”

    以前不是沒遇到惡劣的情況,在杭州府的時候,飛羽才七歲多,就差點被鄰居的男人侵犯,當時,飛羽也狠了心,連抓帶咬的,加上思遠拿了一根棍子敲到了那個男人的小腿上,飛羽才脫了險。方秀一回到家後魂都飛了,看見飛羽哭泣思遠受傷,連婆婆都被氣倒了,她拿了一把刀就過去打砸,她兩世加起來都沒有那麼瘋狂過,嚇得那家人直求饒。從那以後,方秀一就給飛羽穿了男兒裝,也很快就離開了杭州府。想起來,都不知道當時是怎麼度過的。

    店小二把飯菜端了進來,米飯比較稀缺,所以飛羽只給思遠了,她和母親吃饅頭。飛羽知道今天那個人給了母親銀票,所以就自作主張點了一道肉菜,要給思遠補補。

    “嗯,我們飛羽都能當家了,看這招呼的,非常好!”方秀一抱著飛羽親不夠,惹得飛羽左躲右閃,思遠微笑地看著。

    “來來來,快吃,咱們好長時間沒吃過肉了,都吃,誰也不能讓誰,只有身體好了,才能談以後。”

    “嗯,娘,你也吃。”思遠和飛羽都要給母親夾肉。

    方秀一以前沒結過婚,更沒有孩子,她在飛羽和思遠面前更像是朋友,她從來不是把所有好的都給孩子,相反的,她也要好的,也要吃肉,她知道自己是兩個孩子的頂樑柱,如果自己都倒了,那孩子可就沒任何前途了。

    吃過飯後,孩子們早早睡了,方秀一小心翼翼地把思遠的胳膊放到被子外面,摸摸這個,親親那個,哪個都是她的珍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647 80 806 m
吾欲成凰(原名:《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世欺她...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