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分家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爹,李瞎子咋說的,真分家啊?”吳氏問於老爺子。

    “別說話,讓我想想。”於老爺子說道。

    吳氏張了張嘴沒說話。

    “他爹,不分家不行嗎?”吳氏到底沒有憋住,還是問了出來。

    “不分?你以為我想分啊!這不是為了咱家的運道嗎?”於老爺子說道。

    於老爺子緩了緩說道“我爹當年為了於家能出仕,供我讀書,身體給累成啥了,要不是我不爭氣,受了傷,不能考科舉了,咱爹也不至於死的那麼早,我爹呀肯定是死不瞑目啊!就是為了我爹,這家必須給分了!咱家必須要出個當官的讀書人。”

    “他爹,那。。。。。。”

    “別說了,就這麼定了,睡吧!”

    這一晚上於家四房都沒怎麼睡,第二天一早吳氏領著幾個媳婦做飯,一家子安安靜靜,吃了飯,表情各異但是誰也沒說話。吃過飯收拾完大家都在上房,都等著於老爺子发話。

    於老爺子頓了頓,“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留這說話,其他都回去等著。”

    上房西屋裡

    “娘,能成嗎?”荷花問。

    “成,你爺既然留下你爹他們兄弟幾個人說話,那肯定就成了!”

    小吳氏說完幾個人開心的笑了起來。

    東廂房北屋裡

    周氏在屋裡來回走“不能分啊,不能分!”

    於耀宗看了周氏一眼沒說話。

    東廂房南屋裡

    幾個人坐在炕上誰也沒說話。

    西廂房東屋裡

    “娘,要是分家了,咱能分到啥?”菊花問。

    “不管分到啥,也不能讓你們餓著了,放心吧!”李氏說道。

    說了得有一個時辰,於子義幾個各自回到各自屋裡。

    “啥,分家還得這麼住著,那咱還分啥家?咱必須去鎮上才能過好日子呀!他爹,咱不能跟這住著!”小吳氏說道。

    “咱爹都发話了,沒辦法啊,爹的性子你又是不知道。”於子德無奈說道。

    “娘不能就這麼著了,咱想想辦法?”荷花急道。

    “有啥辦法,你爺定下來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來,要不然這家還分不了呢!”小吳氏說道。

    一時間幾個人都沒有說話。

    東廂房北屋裡

    “他爹,這叫分家?”周氏問。

    “我就說分不了,這分家還住在一起就是假的分家,大哥他們发達了咱還是得帶上咱們。”於子信說道。

    “是不是得讓大哥給咱們立個字據啥的?要是大哥日後不認賬咋辦?”周氏說道。

    “這有爹呢,怕啥,不過字據倒是得寫。有了字據大哥他們以後當官了,不好好供著咱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於子信說完和周氏一起嘿嘿笑起來。

    東廂房南屋裡

    “那這是分家,還是分家呢?”梅花問道。

    “我也沒明白,聽你爺的就行。”於子仁說道。

    梅花撇撇嘴沒說話。

    西廂房北屋裡

    “那就是分了?”李氏問道。

    “分是分了,但是咱們幾家還嚮往常是的在一起。”於子義說道。

    “那是分家嗎?”菊花問道。

    “是分家,後天就請裡正來咱家見證,寫分家文書。”於子義說道。

    “那咱還能賣豆腐腦兒嗎?”於耀民問道。

    “這,得問問你爺。”於子義回道。

    這於老爺子心裡還是不想分家嘛,弄個假分家,除了文書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杏花心裡想。

    上房西屋裡

    幾個人正愁眉苦臉的坐著。

    荷花突然說道“十頭牛,拉不回來,那李瞎子能拉回來不?”

    於子德看著荷花“說啥呢?又牛又李瞎子的?”

    於子德沒聽懂,但是小吳氏可聽懂了,“還是我荷花,像我!他爹,咱得讓李瞎子說讓咱搬出去住,不就行了,別忘了咱爹最聽李瞎子的話。”

    “那平白無故的,咱爹能聽李瞎子的話,再說咱用李瞎子也不能太多次吧?”於子德說道。

    “我娘家可是豁出錢豁出命來,弄來的兩道題,都告訴李瞎子,為的啥?再說也不是平白無故的。”小吳氏說道。

    “啥意思?”於子德問道。

    “爹,既然爺想假分家,那爹和大哥就要受點罪了,娘咱下午就去買點巴豆,給爹、大哥還有四叔吃,然後就讓李瞎子說是爺沒有真分家的後果,必須真分家,不能住一個地方,不然會有報應!”荷花狠狠地說道。

    “嗯,就按荷花說的辦,他爹不是咱狠心,咱不能放著好日子不過,跟他們在這吃糠咽菜的。”小吳氏說道。

    “是啊,爹我下午就去買巴豆,我能不吃嗎?我假裝拉肚子?”於耀祖問道。

    “不行,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真的才能騙過去。”荷花說道。

    “荷花說的對,不用買,去你姥家那就行,你姥家有,祖哥去拿藥,他爹你去和李瞎子對一下,別說錯了!”小吳氏道。

    當天晚上,上房西屋和和東廂房北屋煤油燈一直亮著。

    茅廁門口。

    “大哥讓我先來,我肚子不行了!”於子仁急著說道。

    “老四,大哥肚子也疼得厲害啊!還是我先來!”於子義說道。

    “誰在裡邊呢?快點出來!”於子仁沖茅廁喊道。

    “四叔、爹我也拉肚子了,出不去啊!”於耀祖說道。

    “啊?祖哥也拉肚子了,這是咋回事?”於子仁疑惑道。

    “是啊!四叔,咱全家都吃的一樣,咋就咱三個拉肚子,別人咋沒事啊?”

    “是這樣,都一樣飯,別的啥也沒吃,咋就咱仨呢?哎呦!大侄子,你快點,我這憋不住了!”於子仁喊道。

    “出不來啊!四叔,我這出不來,咱家就咱仨讀書,身子弱是咋地?”

    “你倆擠吧,我去菜地裡解決了!”於子德說完就跑了。

    “大哥,你等等我,我也去。”

    於子德於子仁兩兄弟往菜地跑去。

    過了一會兒,兩人從菜地裡出來回到院子裡,於子仁正準備回東廂房,就看見小吳氏從上房西屋出來招呼他,“他四叔,我這剛燒了熱水,進屋一起喝點吧!肚子裡有點熱水舒服點。”

    於子仁想了想就跟著於子德一起去上房西屋了,他不知道的是,這熱水裡也有巴豆。於是後半夜幾人又開始跑廁所了。

    第二天一早,於老爺子看著三人臉色发黃,沒有精神,就問怎麼回事?幾個人和於老爺子說了,於老爺子問“就你們三個?”

    “嗯,爹就我們三個讀書的拉肚子,不知道咋回事?”於子仁回道。

    聽到這,於子德父子倆不禁在心裡偷笑。

    “爺,為啥就我們三個拉肚子啊?”於耀祖問道。

    “是哎爹,這不是得罪了。。。。。。”於子德說完指了指天,“要不然去問問李瞎子?”

    “胡說什麼?”於老爺子說道,但是還是推開門去找李瞎子了。

    過了一會兒,於老爺子回來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來上屋!”

    幾個人不明所以,“爹又咋了?”於子信問道。

    “咱進屋不就知道了,走吧!”於子德說完大家就都進了上屋。

    “啥,不行,那這麼分家,還讓我活不活了!辛苦這麼多年,等著享福的時候,分家不說還得搬出去!不行!”於子信說道。

    “爹是說可以慢慢來,可以先搬走一家,剩下的一年一年搬走就行!也沒說讓你搬走不是?而且爹也是為了咱家的運道,為了以後過更好地日子!”於子德說道。

    於老爺子點點頭,還是老大理解他,不愧是考上秀才的人,明大理,知道大局為重。

    “啥咱家的運道,那是你和四弟的運道,我可沒讀書!”於子信說道。

    “老三,你這怎麼能這麼說,咱們可是一家人,都姓於啊!”於子德說道。

    “哼,分家了,還怎麼一家人,你過你的好日子,我過我的苦日子!”於子信說道。

    “老三,分家只是權益之計,這分了家,咱們也得像一家人一樣,親親熱熱的,你大哥四弟发達了,肯定不能忘了你和老二。”於老爺子說道。

    “爹,這話是您說的,大哥和四弟可沒說呢?”於子信用眼睛斜著看於子德。

    “我都聽爹的。”於子仁低著頭說道。

    “聽爹的!”於子德說道。

    “這家,聽我的必須得分了,分了以後都有好日子過!”於老爺子說。

    “聽爹的!”兄弟幾人齊聲說。

    於子德正得意著沒成想於子信又发難道“爹,空口無憑,還是得立個字據!讓大哥他們不能反悔,而且之前吃飯各家送的銀子得好好分分!”

    “老三,你說啥呢?立啥字據?大哥的人品你還信不過嗎?”於子德急忙說道。

    “不是信不過大哥,這親兄弟明算賬,大哥你要是不想扔下我們不管,這字據就是一張白紙,但是大哥你要是想扔下我們,那就別怪兄弟不客氣了!”於子信說道。

    “這是啥話?。。。。。。爹?”於子德看向於老爺子。

    於老爺子看著他幾個兒子說道“老大,立吧,老二說的有道理!”

    “哼!”於子信笑著看向於子德。

    於子德張了張嘴說“爹,那我回去商量商量?”

    “這有啥好商量的,你一個老爺們還做不了你屋裡的主不成?”於子信嗤笑道。

    “誰說我做不了主,立就立!”於子德說道。

    “行了,老二去把裡正請過來,今天下午就分家,不能等了!”於老爺子說道。

    “爹,那分家,李瞎子不是說還得有一房搬出去住?”於子德問道。

    “是這麼說。”於老爺子說道

    “那我可不搬,沒錢,沒房子,要是家裡給我蓋新房子我就搬,不然沒門,誰愛搬誰搬?反正不是擋著我的運道。”於子信說道。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家裡哪有錢蓋房子?”於老爺子說完又看向其他幾個兒子,大家都低著頭,不說話。

    這時於子德抬頭,爹祖哥他姥家在鎮上好像有一處空房子,要不然讓祖哥他娘去問問。

    “這叫啥。。。。。。”

    “這個好,鎮上的房子我們這房也可以住,但是得按月发給我錢生活!”於老爺子還沒說完於子信就接話說道。

    “老三,這房子是借的,而且也不可能白住,也就是比別處便宜點,肯定要付房租的。”於子德說道。

    “這個是正經,得給錢。”於老爺子說道。

    “那爹、娘跟著大哥去鎮子上養老?”於子仁問。

    “這,不知道能不能住的下?再說這是祖宅,爹得鎮著吧?”於子德說道。

    “你是不想養爹娘吧,這大兒子養老天經地義的事!你這可是不孝。”於子信說道。

    “誰說我不想養爹娘?這不是沒辦法嗎?等有條件了,得讓爹娘過上好日子!”於子德說道。

    “我看你就是不想。。。。。。”

    “別吵了!”於老爺子看著他幾個兒子。“我和你娘跟著老大!但是現在我和你娘身子骨還硬著,先在這住著,等動活不了了,老大再把我們老兩口接走!”

    “爹。。。。。。我養著您和娘吧。”於子仁說道。

    “我再想想,老二明天再請裡正吧!”於老爺子說道’都先回去吧。

    幾個人依次掀開門帘走了,於子仁最後出門,臨走對於老爺子說“爹,我給您養老!”

    於老爺子看了他一眼,擺擺手讓他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小浦

1
小浦
發表時間 2019-11-04 07:13

想請問作者說已補的95-97集為何都無法閱讀?謝謝

小編已手動更新了,再請小浦看一下哦,謝謝。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74099 80 803 m
掌家小農女
作者 南極藍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渣爹狀元郎,娘親下堂婦,她是個嫁不出去的不孝女?<br>   陳小暖... (馬上閱讀)
Sys 80 803 m
爆寵田園:秀才家的小娘子
作者 雁丘
  21世紀國際特種兵一朝穿越,成了小秀才家的沖喜新娘,繼婆婆厚顏無恥,親公公懦弱無能,果斷分... (馬上閱讀)
1003439802 80 801 m
寒門仙農
作者 谷雨青橙
  莉娘命苦,小小年紀,沒了父也沒了母。上有病鬼大哥,下有瘦鬼小弟,莉娘顧上顧下,用心良苦。求... (馬上閱讀)
Sys 80 806 m
農門錦商
作者 靚
  前世的好兒尚未從城市底層掙扎出個人模狗樣,瞬間重生到更為苦逼的異時空,慘遭陷害和拋棄,人生... (馬上閱讀)
1010956943 80 804 m
嫁惡夫
作者 江心一羽
  重新活一世,選了個惡人嫁!<br><br>   抱大腿自然是選粗壯的抱,「大官人,我願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