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契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晚上十點,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安逸和他的一干狐朋狗友們走進了海魂俱樂部,海魂俱樂部是藍街最熱鬧的酒吧,也是安逸他們經常聚會的窩點。舒緩的音樂,搖曳的燭光,還有穿著暴露的惹火女郎,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半島都是整個中國南方最有風情的城市。安逸他們要了兩瓶伏特加喝了起來,安逸喝了好幾杯之后,瞥眼看到王昊在一邊發呆。這家伙前些天在酒吧碰到一個陌生女子獨自喝悶酒,就屁顛屁顛的和人玩起了色盅,結果喝了個昏天暗地兩個人抱著就是一頓亂啃,當晚就干了一番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業。事后有人說他隨便,他竟然厚顏無恥的說什么摩托帶鏈、劍客帶劍、青春有限,小老弟就該多出來見見世面,典型的淫賊邏輯。安逸轉過吧椅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

    “分了?”王昊默默的點了點頭,安逸安慰道:

    “你小子不要生的偉大、死在花下,女人是馬甲,封了換一家。”

    王昊咬著牙說道:

    “我他媽的心是哇涼哇涼的,那JB女人發動機停轉、排氣孔堵塞,上下都不通嗎?怎么連個悶屁都沒有就走了。”

    那邊的劉威拿著酒瓶走過來語重心長的說道:

    “就是,老大說的對,女人要能靠得住,朽木就是頂梁柱。”

    王昊大口喝了一杯酒說道:

    “算了,男人有J、女人有B、柳下惠注定無妻,就當是一杯酒而已,沒什么了不起。”

    “就是,不過是一場酒后亂xing的游戲,喝一杯酒就徹底忘記!古詩有云,君子暗夜打飛機,小人醉臥美人膝,男兒生當做冠西,身敗名裂也牛逼!”楊軍這個淫人跑過來湊熱鬧。

    王昊看了楊軍一眼說道:

    “瞎摻和啥啊,老沒正經,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兒全被你糟蹋了,應該是男兒生當做冠西,精盡人亡不足惜!”

    安逸對這幫家伙是徹底無語了,他說道:

    “靠,你們這些淫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螃蟹生不出龍蝦,出去別說認識我!”

    那邊的周輝低聲嘀咕道:

    “你丫好意思說我們,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撒泡尿還成渠了。”

    南中國海半島市

    陽光、大海、沙灘構成白金海岸最美麗的風景線,椰子樹下的銀色沙灘完美的詮釋了東亞最負盛名的海景。碧海藍天所構筑的天堂當然讓人心曠神怡,不過這還不是半島最吸引人的地方,美女如云,美腿如林才能招來色狼成群。

    突然,一聲驚呼從遠處傳來:

    “鯊魚!”

    接著,陣陣尖叫聲幾乎震破耳膜,身穿比基尼的男男女女潮水一般的涌向沙灘,遠處的海面,鯊魚三角形的背鰭醒目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

    沙灘公路的另一側,穿著沙灘褲赤裸著上身的安逸正一邊悠閑的喝著咖啡一邊欣賞著路邊的風景,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他立即按下了接聽鍵。聲音幾乎是從手機里崩出來的。

    “老大,有…有…鯊魚!”

    安逸沒好氣的說道:

    “鯊魚?沙丁魚吧,這片海域是不可能有鯊魚出沒的!”

    “真…真的…和水…水族館里見…見到的一模一樣,從那里跑…哦,不,游出來的?”安逸這才聽清是同事王昊的聲音,這家伙,虧他還是潛水員出生,嚇得這幅德行。

    “我馬上就到!”隨著摩托車的引擎聲,健壯的男子駕車飛馳而過。

    車過遠東大酒店的時候,一輛雅馬哈900從酒店地下車庫快速飚出。

    “嘎!”摩托車擦過停在路邊的一輛嶄新的馬自達6,車身一陣搖晃之后繼續往前疾駛,轉瞬間沒了影兒。

    “嘎!”看到前面有狀況的安逸連忙一個急剎,停在了警報器亂叫一氣的馬六旁邊。一個身穿黑色職業套裝的窈窕女子從路邊的貝殼飾品店里走出,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安逸的杜卡迪公路賽車已經絕塵而去。

    “喂!站住,不要跑!”淑女不顧形象的大聲叫喊完全被摩托車的轟鳴聲掩蓋,美麗的女子看著新買的愛車上醒目的劃痕,咬著嘴唇低聲說道:

    “哼,海岸救生隊!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寬闊的環海公路上,一輛奧迪A8的車窗剛一打開,一輛摩托車已經停在了A8的旁邊。車窗之內,是一張如同天使一般的清純臉龐,那女孩看到安逸,臉上露出一個羞澀的微笑,甜甜的叫道:

    “逸哥哥!”

    不料,安逸不等車停穩已經飛身跳上一輛來接他的沙灘車,少女耳邊傳來安逸那富有磁性的男性聲音。

    “小雨,等我!”

    沙灘上早就已經亂作一團,在水里的人簡直把海水當成了開水,唯恐跑慢了一步,慶幸自己已經上岸的人則不停的呼喚著同伴的名字。越到水邊人就越慌亂,隨著沙灘車的鳴笛聲,往回跑的游人紛紛往兩邊閃避,開著沙灘車的劉威看著比基尼美女捂著胸前搖搖欲墜的物事往前跑的樣子不禁吹起了口哨,說道:

    “哈哈,全仕奶!”安逸收回目光問道:

    “什么情況?”

    劉威一只手握著方向盤一只手指向海那邊,說道:

    “看!就在前面。”這時,他只感到自己伸出的手被一個柔軟堅挺的東西擋了一下,接著,一件胸罩就已經掛在了他的手上,他趕緊一甩手,那胸罩掉在安逸的臉上,安逸下意識的拿起胸罩,聽到后面一聲驚呼。

    “安逸,你這個流氓!”安逸暗罵,自己今天怎么這么倒霉。他將胸罩隨手扔在車上,眼睛望向海中央,鯊魚三角形的背鰭不停的來回游弋,更為駭人的是,離鯊魚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女孩絕望的趴在氣墊床上,她顯然被嚇呆了。沙灘車直接駛入水中,安逸一個箭步躍上停在水中不斷轟鳴著的汽艇,緊接著,汽艇全速駛向鯊魚出沒的地方。安逸站在船頭,將手機扔在汽艇上,伸手接過同事也是爛友之一的王昊手中的麻醉槍,問道:

    “裝的是什么?”

    王昊摸著腦袋說道:

    “還能是什么啊,麻醉劑。”

    安逸看著離氣墊床越來越近的鯊魚,怒道:

    “笨蛋,你沒見過鯊魚還沒看過《大白鯊》嗎?這樣等它昏過去那女孩已經在它肚子里了,快換上氰化鉀,最大劑量,你小子要是沒帶那玩意兒,我他媽就把你扔下去喂飽鯊魚再說。”王昊連忙手忙腳亂的換裝氰化鉀,安逸這家伙急起來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這時,汽艇的旁邊又出現了一艘汽艇,艇上一個長發飄飄的冷艷美女通過麥克風大聲叫喊道:

    “安逸,你不能這樣,鯊魚應該受到保護!”

    安逸拿過裝好氰化鉀的麻醉槍大聲喊道:

    “見鬼!我現在要保護的是人,活生生的人!”

    那女子大喊道:

    “這里已經五十年沒有鯊魚出現的記錄了,這是巨大的環保成就,它是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的!”

    安逸望向氣墊床,那鯊魚是乎感覺到了什么,在滑過一個漂亮的圓弧之后,那畜生正全速的向氣墊床游去。

    安逸指著鯊魚道:

    “它才不會管你那該死的環保成就,它只知道自己沒有吃過午餐!”他接著對著開汽艇的周輝大吼道:

    “你丫的倒是快點啊!晚了連骨頭都沒有了!”

    這時,那鯊魚迅速的掠過氣墊床,那女孩看著那碩大的鯊魚背鰭,不停的顫抖著。就在所有人揪著心的時候,更大的意外出現了。

    “啊!”手腳不知所措的女孩慘叫一聲跌入水中,由于驚嚇過度,她在水中胡亂的掙扎著,眼看就要沉沒了。安逸破口大罵道:

    “該死!”接著,他拿出一把鋸齒刀咬在嘴里準備下水。

    汽艇在快要撞到氣墊床的時候突然減速轉向,安逸將手中的槍賽給王昊飛身躍入海水中,王昊端著槍隨著鯊魚的運行軌跡跟蹤著目標。

    安逸從老遠的地方伸出了腦袋,他拿著鋸齒刀說道:

    “千萬別開槍,你們這些混球!”

    接著,他又潛入水中,陽光射入清澈的海水,讓海底的能見度非常高,女孩嬌小的身體緩緩沉入水中。潛游過去的安逸將她托出水面,汽艇緩速駛來,上面的人拉住女孩的手將她提了上去,只有王昊滿臉大汗的瞄準著鯊魚。

    冷若冰霜的女子著急的說道:

    “你不能開槍!它并沒有攻擊人類!”

    “那是因為它餓得眼花了!”王昊的手扣向扳機

    “別,千萬別開槍!”說話的竟然是剛剛被救上來的小女孩。

    沒有著急上船的安逸忍著笑朝手都在發抖的王昊使了個眼色,說道:

    “把槍收起來!”

    接著他高聲朝剛才阻止他射擊的女子說道:

    “美女,為了能夠得到你的愛,我決定活捉一條鯊魚給你看看!”

    接著,他又沉入水中,半天沒了人影,已經會意的王昊故作驚慌失措大聲叫道:

    “老大,鯊魚可不懂浪漫!”

    那女子捂住嘴驚叫道:

    “安逸,你想干什么?”

    突然,那條鯊魚從水底被頂了起來,隨著一聲驚叫,一個頭上戴著充氣塑膠鯊魚鰭的男孩被舉了起來。安逸一早就發覺有問題,真正的鯊魚哪有嚇人的閑工夫,咬住獵物就往水下拖,所以他一下水就特別留意鯊魚的動向,半島的海水很清澈,他很容易就看見了鯊魚下面的人身。說到鯊魚,在參與國際海上搜救的時候,他還真有過遭遇大白鯊的經歷。

    安逸狠狠的拍了一下男孩腦袋上的鯊魚鰭,兇巴巴的罵道:

    “臭小子,這回你麻煩大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我的夢幻林場
作者 華山棄徒.
  職場不順的大學生馮天策,又回到了偏遠的小山村,意外得到種植小空間。從此,他與各種珍稀物種結...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