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興師問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女孩掙脫了安逸的魔爪,躲在角落里哭了起來,高達對這個隊長的粗魯早就見怪不怪了,他連忙唱起了白臉,跑過去安慰小女孩,小女孩一邊哭一邊咒罵著安逸。安逸沉下臉,大喝道:

    “不準哭!”那女孩渾身一抖,老老實實的停止了抽泣,安逸坐下來對那個打好電話的男孩說道:

    “坐下!”

    那男孩昂頭望向天花板,根本不理他,安逸一拍桌子,那男孩冷眼看了一眼安逸,一屁股坐了下來。

    安逸拿出紙筆來向他提問,那男孩知道這個惡魔什么事都干得出來,都一一交代了,問完之后,安逸走出辦公室,劉威走過來問道:

    “家長來了怎么辦?”

    安逸說道:

    “還能怎么樣,難不成起訴他們,讓他們領回去吧,別忘了提醒他們以后好好管教。”

    一邊的王昊看著安逸說道:

    “老大,你剛才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安逸沉下臉說道:

    “現在的孩子不兇一點怎么能壓得住?對了,一會兒叫假日披薩送兩份點心過來,記我賬上,別餓著我們祖國的花朵。”

    周輝笑了笑說道:

    “呵呵,老大剛才裝得挺像的。”

    安逸嘿嘿笑道:

    “你別,別夸我,我這個人什么都不好,就是心眼好,算了,你在這里看著他們,我去買點心。”

    接著安逸匆匆忙忙的來到假日披薩吧臺,幾乎是把胸放在吧臺上老板娘陸宜說道:

    “安隊,想要點什么?”

    安逸看了看她隆起的胸部又看了看遠處正在做披薩的老板義哥,說道:

    “義哥手法不錯嘛,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死鬼!”陸宜拍了他一下,低聲說道。安逸高聲叫道:

    “義哥,奶…奶茶兩杯,兩份披薩。”

    “好來!”不明所以的義哥答應道。

    安逸拿著點心回到救生員辦公室,里面傳來嚶嚶的哭聲,一個溫婉的女性聲音說道:

    “秦永秦佳不要哭了,姐姐一會兒找他算賬。”

    安逸走進辦公室,一個擁有著S型傲人身材,豐胸纖腰翹臀,身穿緊致的黑色職業女裝,看上去特別嫵媚誘惑的漂亮女子正在安慰著兩個孩子。

    這個女人安逸認識,她是遠東大酒店的副總經理秦怡可。遠東集團是李氏家族在旅游行業的死對頭,而秦怡可也算得上是遠東集團的高級白領了,幾乎整片海灘的男人都知道秦怡可,她今年26歲,身材很高,三圍簡直就是黃金比例的標準,看到她,安逸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傳說中的制服誘惑。她的旁邊除了劉威和兩個孩子之外還有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到安逸走進來,兩個孩子哭得更兇了,秦怡可毫不退讓的與他對視著,她嚴肅的說道:

    “安先生,我承認,假扮鯊魚是他們的不對,但你這樣恐嚇兩個小孩子是不是有些不妥呢?你看看,把他們嚇的。”

    安逸盯著秦怡可的胸部,心癢癢起來,哈哈,磨破狼爪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說道:

    “秦小姐,我叫安逸,很安全的安,很安逸的逸……事實證明,這樣能夠讓他們盡快見到你,還可以有效的提高工作效率,更利于我們解決問題。”

    秦怡可看到安逸的眼睛繞了一圈之后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胸前,她下意識的退了一步,用一種厭惡的眼神看著安逸,安逸覺得很有意思,女人打扮的如此性感不就是給男人看的嗎?或許是職業敏感吧,他有些想看這女人穿泳衣的模樣,他說道:

    “呵呵,我這個人做事情呢,比較善于抓…重點,既然你們已經來了,就帶著他們走吧。”安逸也不想為難他們。

    從指縫里偷眼瞄著安逸的秦佳哭得更大聲了,她抽泣著說道:

    “姐姐,嗚嗚…這個壞蛋…剛才….摸我那里了…嗚嗚!”

    安逸暗罵,媽的,屁股就是屁股,那里,那里是哪里!

    果不其然,剛想往外走的秦怡可又停了下來,她想起剛才安逸那很有侵略性的眼光,一下子緊張起來,他連忙問秦佳道:

    “小佳,他怎么你了,別怕,跟姐姐和張律師說。”

    安逸也急了,這個女人居然還帶了律師,呵呵,有備而來,準備砸場子呢。

    秦佳哭哭啼啼的指著自己的后半身說道:

    “他剛才碰我這里了,嗚嗚。”看著秦佳那梨花帶雨傷心欲絕的模樣,安逸自己都在懷疑剛才是不是非禮她了,什么孩子嘛!如果那都叫非禮,接吻都可以生孩子,YY都可以說成是強奸。

    秦怡可憤怒的說道:

    “安逸,你簡直是禽獸!”

    安逸哭笑不得的說道:

    “喂,你不能問問清楚啊,這么小就開始撒謊,你們怎么教她的!”

    秦怡可背過身,掀開葉佳的褲子,一個淡淡的紅色手印出現在秦佳的白嫩屁股上,秦怡可總算放下心來,安逸說道:

    “這有什么啊,我小時候經常被這樣打得好不好。”

    秦怡可板起臉來說道:

    “你還好意思這樣說,這么天真可愛的小女孩你居然下的了手?”

    安逸有些奇怪了,自己沒有用那么大力氣啊,他暗道:誰知道這丫頭屁股這么嫩的。他嘴巴上卻說道:

    “作為監護人,你們就這樣讓兩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下海游泳是不負責任滴,好了,以后多加管教吧。”他還惦記著自己的約會呢。

    一直沒有說話的那個男人認為自己表現的機會倒了,他說道:

    “安先生,我是仲達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張凱,我想知道,是誰給了你們限制他人人生自由的權利。”

    安逸沒好氣的說道:

    “我也想問你,是誰允許你到這里來的?你是他們的監護人嗎?”

    秦怡可說道:

    “他是我們公司的法律顧問,員工子弟有法律上的問題他有權過問。”

    張凱繼續口若懸河的說道:

    “你們作為非國家職能部門,非法拘禁他人,擅自剝奪他人人生自由,是一種嚴重踐踏人權的行為……”

    安逸懶得跟他計較,他對高達說道:

    “高達,你去遠東大酒店看看雨妍還在不在,如果在就讓她過來。”劉威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接著他對張凱說道:

    “你如果有任何不滿的地方可以向上級投訴,我在這里不負責解釋了。”

    律師大哥看到安逸答不上來,以為他這是示弱,他繼續喋喋不休的說道:

    “還有,你這是非法刑訊,而且還濫用私刑,虐待未成年人,毆打少年兒童……”

    安逸強忍住脾氣,平靜的說道:

    “請你們不要打擾我們的正常工作!”

    張凱指著安逸的鼻尖說道:

    “安先生,我要控告你非法刑訊逼供,猥褻未成年少女,意圖強奸……”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973000_4_12-m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作者 寒門
  蟬鳴鳥唱的夏夜,楊言站在小區門口,高高拎起一個大袋子,揚聲笑喊:“落落,回家吃冰鎮西瓜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