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慈父多敗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外頭的風言風語,方繼藩是一點都不計較,他現在忙著算賬,過了幾日,王金元便開始請人上門來搬傢什了,楊管事又是大哭一場,差點背過氣去。

    鄧健則是可憐兮兮的跟在方繼藩的後頭,方繼藩對王金元招徠的人很客氣:“各位大哥,慢一些抬,要小心哪,這是我方家祖傳的寶貝,雖說現在改了姓,可也是有感情的。這瓷瓶更要小心,這是汝窯的瓶,是我曾祖傳下來的,有個磕磕碰碰,我良心不安。來,小鄧鄧,給各位大哥倒口水喝,遠來是客,不要怠慢了。”

    鄧健翻了個白眼,很直接的吐出兩個字:“沒有。”

    方繼藩曉得他在耍性子,這兩日,鄧健都是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他,本想算了,不和這廝計較,可心裡又想,若是算了,那就不是方繼藩了,方家敗家子做事,能算了嗎?要謹慎啊,這才幾天沒有扎針,切莫露出馬腳啊。

    於是臉色一擺,怒氣衝衝的大喝道:“狗一樣的東西,沒有什麼?”

    “茶具都賣了。”鄧健的確是有點怕方繼藩的,又軟化下來。

    方繼藩恍然大悟,當時賣的盡興,倘若烏木暴漲,那便是數倍的利潤,利益薰心之下,為了銀子,方繼藩該賣的可都賣了。

    其實,就算烏木價格沒有暴漲,那也不打緊,烏木畢竟在這個時代也是珍奇,也不會虧:“早說嘛,待會兒你和劉賬房出去,採買一點傢什回來,銀子要省著點花,有多便宜買多便宜,少爺要攢錢,辦大事!”

    鄧健哭了,眼淚啪嗒落下,一下子跪在方繼藩的腳下:“少爺,您……您能不能換個愛好,去青樓,去賭坊,去哪兒都好,別辦大事了。”

    方繼藩心裡感慨,不辦大事,被你們這上上下下的人養成廢物嗎?

    他心裡無奈,卻揹著手,大喇喇的吹著口哨:“再囉嗦,打斷你腿!”

    ……

    十幾萬兩銀子,統統購置烏木,以至這市面上的烏木,竟是採買一空,這倒又是震動京師的大事了,好在大家對於方家敗家子的行為早就習以為常,除了譏笑引為談資之外,便也很快就將這等荒唐行為拋之腦後了。

    方繼藩折騰得方家雞飛狗跳,足足過去了一個月,此時炎炎夏日,天氣燥熱起來,湘妃扇終於有了用處,再不必大冷天裡扇著寒風假裝自己很飄逸很瀟灑,實則這種行為在方繼藩眼裡純屬逗比,可沒法子,他是方繼藩。

    這一日的大清早,小香香匆匆的進來,鄧健則是大呼道:“少爺,少爺,快起……快起……”

    方繼藩微微抬眸,一看外頭天色還昏暗,頓時惱火:“這麼一大清早的,你是幾個意思,吃錯藥了,有這麼大清早叫人起來的嗎?”

    鄧健卻是急得跺腳:“伯爺……伯爺……凱旋而歸了,方才隨伯爺出征的親兵先快馬來報了信,說是伯爺已進了城,轉眼就要到家了,他本該是入宮去覲見的,可心裡記掛著少爺,先回家裡看看,少爺,快起。”

    父親……回來了?

    方繼藩打了個寒顫。

    不是說沒這麼快回來的嗎?這一趟是鎮壓雲南的土司叛亂,那兒瘴氣多,蠻兵又狡詐,不肯輕易和朝廷決戰,按說怎麼也得拖到年尾,可這才入夏啊。

    方繼藩隱隱有一種要完的感覺。

    他卻裝著不急的樣子,淡定地道:“噢,寬衣,得迎接我爹…”

    我爹二字出口,便見鄧健猛地警覺地看向他。

    方繼藩心裡一咯噔,怎麼回事,又出了什麼差錯?

    鄧健眯著眼,似乎覺得方繼藩的病又犯了,忍不住嘀咕道:“少爺可從未叫過伯爺做爹的啊。”

    畜生啊!

    方繼藩心裡破口大罵,這人還是人嗎,豬狗不如啊,連爹都不認。

    他只得咳嗽:“少爺長大了嘛,難道就不能懂事一些?少爺的話沒說完,你也敢打斷,哼,本少爺說的是,本少爺得去迎接我爹那老傢伙了!”

    鄧健頓時喜笑顏開起來,像是鬆了口氣:“這就對了,方才嚇死小人了,還真怕少爺的病沒好乾淨,楊管事都已修書給伯爺報了喜,倘若伯爺回來,知道少爺的病沒全好,肯定要責罰小人的,現在看到少爺完好如初,小人心裡……”

    說到這裡,他竟哽咽起來,喜極而泣。

    方繼藩卻是心亂如麻,任小香香伺候自己穿衣,待一切穿戴畢了,卻見小香香低垂著頭,俏紅著臉的看著自己繡花鞋尖,方繼藩恍然大悟,差一點忘了,便露出賊兮兮的樣子::“小香香,你又長大了……”

    外頭便聽到了鞭炮聲,於是方繼藩逃也似的衝出房去,到了方家的中門,便見一個武官打扮的英武男子剛剛下馬,楊管事領著十幾個下人列成一排。

    武官虎背熊腰,顯得很是彪悍,他是方臉方口,反而和方繼藩這般公子哥兒般的俊秀小生對照,有點兒鮮明……

    自己不會是隔壁老王生的吧。

    方繼藩心裡暗暗吐了吐舌頭。

    方父叫方隆景,一臉肅殺之氣,左右顧盼之間,殺氣十足,可一見到方繼藩,那銳利的目光瞬間的融化了,三步兩步上前,一把扶住方繼藩,便道:“繼藩,你患了腦疾,為父在南疆心急如焚,只是戰事脫不開身,萬不得已之下,索性貪功冒進,總算老天保佑,及早平息了蠻人,這才趕著回來,半途上竟得知你的病好了,真是祖宗保佑啊。”

    原來是因為自己病,所以父親才冒險加急用兵,難怪回來的這樣早。

    方繼藩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父愛,他的心也融化了,抬眼看著這陌生人,卻頗有觸動地道:“爹……”

    爹字才出口,便見方隆景面上掠過一絲狐疑。

    一旁的楊管事、大夫,還有方大夫俱都露出了錯愕之色。

    哎……

    方繼藩只得狠下心,接著大笑道:“你這老傢伙總算回來了。”

    “哈哈!”方景隆這才也大笑著,疑心盡去,我老方的兒子哪裡有腦疾,這不很正常嗎?和從前一模一樣!他一拍方繼藩的肩道:“好兒子,走,咱們裡頭去說。你病既好了,沒做什麼壞事吧?”

    聽他調侃又輕鬆的口氣,彷彿就算是做了壞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果然知子莫若父。

    難怪會出了方繼藩這個敗家子,這般的溺愛,什麼樣的兒子都要養殘不可啊。

    方繼藩心裡嘆口氣,該來的總會要來:“兒子能做什麼壞事?只是賣了一點田產而已。”

    方景隆依舊大笑著道:“賣地而已,哈哈,賣個幾十畝不算什麼,隨便賣,沒銀子就和爹說,往後哪……”

    方景隆說到這裡,突覺得一旁的楊管事一副死了孃的樣子,心裡猛地咯噔一下:“賣的是幾十畝來著?”

    “幾千畝!”方繼藩道:“準確的來說,是兩千多畝。”

    “兩……兩千……多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4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愛上月亮的果子狸

14
愛上月亮的果子狸
發表時間 2019-08-06 20:52
評分

尚可一讀!

CaiTou

13
CaiTou
發表時間 2019-04-28 18:43
評分

經典必讀!

buggy

第七百九十七章:海記憶體知己

12
buggy
發表時間 2019-02-24 01:44

我猜是「海內存知己」的簡體轉的吧? XD

剛去看一下簡體真的是「海內存知己」XD
小編會在協助修正成正確名稱~

2/25 第七百九十七章已經改成正確的名稱「海內存知己」囉

睡美豬

829章?

11
睡美豬
發表時間 2018-12-05 12:23

829章不見了??

章回目前更不進來,小編寫信問一下編輯!

12/5 829更進來囉~ 請再看看~

teitei

10
teitei
發表時間 2018-11-20 19:16

好看又好笑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5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浴血逃兵
作者 葉落炫影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面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中華兒女們拼盡最後一滴血,誓死捍衛著民... (馬上閱讀)
180
我能升級地球
作者 唐葡萄
那一年,血界山上綠妖,進攻比往年更加的頻繁和猛烈,大青山每天都在舉行國葬。 那一年,人族研究武... (馬上閱讀)
180
我能看到世界屬性
作者 絕·影
舊世界的陰影,新時代的浪潮。 光陰和黑暗,混沌與黎明……在機械和巫術的世界中交替出現! 可這跟... (馬上閱讀)
180
劍仙三千萬
作者 乘風御劍
“天龍道宗乃九耀星八大無上大宗之一,本座更為天龍道宗道子,你得罪了本座,只要本座一聲令下,劍仙... (馬上閱讀)
180
我可以無限十連抽
作者 林越溪
叮!最強十連抽系統綁定。 “三星物品:《太嶽三青峰》【高深】劍法,連環三劍,一劍勝似一劍。”...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