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蠻頭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兀這小子,我且問你,你可知這最近的莊子是何處?”

    半大小子縮了縮脖子,看了一下車上的貴人,又看了侍者,吶吶不能言。

    “這個小子,莫不成是個啞巴?”侍者皺起眉,轉頭看向車上的貴人,“主君,這小郎怕是個不會說話的,且待我去問問別人。”

    車上的貴人抬起頭,正要說話,卻注意到半大小子手上拿著小半個蠻頭,“咦”了一聲,開口道:“阿五,那小子手上拿的可是吃食?你且拿來讓我瞧瞧。”

    同時心裡在疑惑,這一路走來,看到的都是麥子大熟,想來百姓怎麼也不至於沒有吃食,怎麼在這卻發現還有人吃泥土?莫不是被主家苛待了?

    自《蜀科》頒佈以來,蜀中雖然執法嚴峻,但百姓無怨,只因公平公正。如果大熟之年卻有百姓食不飽,必然會影響到丞相及陛下的聲譽,他遇到這事,說不得要問清楚。

    見侍者伸出手來拿,半大小子下意識地想把手藏到身後。

    “噯,你個小郎,只是看看你手上之物,又不是搶你的,怕甚?且拿來瞧瞧,少不得你的好處!”

    由於對貴人的懼怕,半大小子最後還是把剩下的饅頭遞了過去。

    “主君,這吃食確實有些古怪。”侍者把那小塊蠻頭放手裡看了看,轉身遞給車上的主人。

    原本潔白的饅頭因為曾經被半大小子攥在手裡,表面變得灰黑,稍不注意看,就如同一塊泥土一般。

    貴人卻熟視無睹饅頭表面的泥土,他輕輕掰開饅頭,放到鼻子下聞了聞,還拈起一小塊放嘴裡細細咀嚼。

    “這吃食……”貴人眼睛一亮,感受著嘴裡的甜味,又忍不住地拈起稍微大些的饅頭粒再放入嘴裡,同時問向半大小子,“這是麵食?”

    “主君,這小郎是啞的,說不得話。”侍者連忙回答。

    “我……我不是啞巴。”半大小子囁嚅著憋出一句。

    侍者:……

    “你且過來,”貴人招手,笑容溫和,“待我問你幾句話。你要是答好了,這個蒸餅便給你,如何?”說著,貴人從車上拿出一個蒸餅,“我問你,這可是麵食?是何人所做?”

    “貴,貴人,這是麵食,叫蠻頭,是主家做的。”半大小子結結巴巴地回答。

    “為何叫蠻頭?那你的主家又是何人?”

    “因為主家說了,這個像是蠻人之頭,故叫蠻頭。主家姓馮,這裡是馮莊,呶,那便是了。”半大小子指了指遠處正在釣魚的馮永,當場直接就把主家出賣了。

    “好,這個給你。”貴人欣喜地把蒸餅遞過去,同時對侍者說,“走,去看看這馮家之主。”

    “主君身份尊貴,想來這馮家之主也不過鄉下一富戶,何必要親自過去?直接喚他過來便是了。”侍者待半大小子跑開後,這才開口向主人勸道。

    “你不懂。”主人擺擺手,一臉沉思,“且先去看看,說不得是個遺賢。”

    侍者笑道:“若真是賢士,以前為何卻無名聲?想來是知道了主君要巡視四方,這才巴巴過來,又放不下架子,故用此法引起主君注意罷了。”

    貴人指了指侍者,失笑道:“你懂個甚?我才不管他是故意還是無心,我所在意者,是這蠻頭。倘這蠻頭真乃麥面所做,說不得是大功一件。”

    “主君,這又和大功有甚關係?”侍者幫貴人整理腰間佩劍,奇怪地問。

    “這蠻頭既是主家給佃戶的吃食,想來製作必然容易簡單。剛才嚐了一下,極是鬆軟可口,比蒸餅還要好吃些,更不消說日常百姓吃的麥飯(古代百姓吃的主食之一,就是把穀子或麥子不脫殼直接煮著吃,連麩皮一起吃,極難吃)。既是麵食,想來自然比粟更能飽腹,若得此法推于軍中,既能飽腹,軍中士氣又不易低落(南北朝就有因為給士兵吃麥飯而哄變的記載),此不是大功是什麼?”

    魚漂先是輕輕動了幾下,然後又靜靜地浮在水面上,再過一會,突然猛得往水下一沉,馮永只覺得手裡一沉,猛地一甩釣杆,一條鯉魚就這樣被釣出水面,在偏西的太陽光閃著金光。

    馮永抓住魚看了看,嘆了一口氣,手裡一扔,剛釣上來的鯉魚就這樣又被扔回水裡。他不喜歡吃鯉魚,覺得鯉魚的肉太綿了,刺又有點多。

    “敢問前頭這位郎君可是馮郎君?”

    耳邊響起了聲音,馮永沒回頭,低著給魚鉤重新上餌——這貨根本沒反應過來是在叫他。

    等把魚鉤重新甩進水裡,他心裡還在想著,馮郎君?這是誰?這附近什麼時候來了一個和自己同姓的?

    想到這裡,心裡突然打了個突,這特麼的……不會是叫自己吧?轉過頭去,看到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正立在不遠處看著自己,衣著不凡,最重要的是腹前還戴著綬帶,腰上掛著一把飾劍,這說明這傢伙是一個官員啊,只是不知道官有多大?

    身後不遠處的官道上,一個侍者正在站在牛車旁,怒視自己。

    看來還真是叫自己,馮永這才想起這個時代的稱呼自己仍然不太習慣,馮郎君這個稱呼,他壓根就沒聽別人叫過自己幾次好嘛?

    這個只能怪他是鄉下的一個土鱉,普通的百姓不會這麼叫,也不敢這麼叫,而有身份的人又有哪個會來這裡專門來拜訪他?所以這才導致了他一時沒反應過來人家是和他打招呼。

    “長者是在叫我嗎?”馮永連忙對著來人行了一禮,問道。

    “此處除你我,再無他人,除了叫你,還能叫誰?”雖然一開始受到冷落,可是對方卻仍然是笑容溫和,顯示出極高的涵養。

    “唉呀失禮失禮了!”馮永連忙拱手致歉,“垂釣太過入迷,竟是沒有注意到長者,真是失禮之極。”

    “無妨無妨,是我冒昧打擾了。”來人緩步走來,上身端正不動,步子不急不緩,顯出大家氣度。

    “小子正是馮永,敢問長者何人?找小子有何指教?”氣度是比不上了,反正自己年紀小,就索性把自己當個小輩吧。

    來人走到馮永面前,仔細地看了看馮永,心裡有些驚異,此子竟是如此年輕,看來是自己想多了,不可能是自己想像中的賢者,當下有些失望。

    “我姓馬,此番來,只是想問問,此物可是你所做?”來人說著,伸出右手,手掌裡有一團黑乎乎不明物質。

    “這是個啥?”馮永有點迷,心想我啥時候做過這麼一個玩意?老子一個遠近聞名的精神病,莫不成有人閒得無事跑來找自己消遣?

    “此物不是你所做?莫非你不是馮家莊主家?”來人失望中帶著疑惑。

    “小子當然是馮家莊主家,只是何時做過此物?”馮永仔細地看了看對方手中的東西,

    覺得有點眼熟,“長者又是聽何人說此物是我做的?”

    “自是此處的莊戶。”

    我靠!馮永一拍大腿,我怎麼說有點眼熟,尼瑪的誰這麼噁心?把好好的饃饃給糊上一層泥巴?

    “哎呀!慚愧,原來這是蠻頭,這自然是小子做的,只是……”馮永疑惑地看了看對方,“這蠻頭本色乃是潔白,怎的如今染了一層泥垢?故小子這才一下子沒認出來。”

    我特麼的……對方的臉一下子黑了,你這眼神什麼意思?難道我堂堂一個參軍,會如此不堪吃這種不潔之食?難道我能告訴你我是從一個小孩子搶過來的?

    “這個且不論,我此番來,是對這叫蠻頭的此物有些疑惑,想要詢問於你,不知可否方便?”

    “長者有所問,小子自是不敢藏私。”馮永連忙拱手彎腰,來這裡也不短時間了,他也知道了不少禮節。特別是漢以孝治天下,對長者不敬,名聲可是會頂風臭十里。

    對方滿意點點頭,此子雖身處鄉野,卻是個知禮的,想來是讀過書,於是開口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補充兵

2
補充兵
發表時間 2021-05-04 09:04
評分

經典必讀!

白色蛋塔

1
白色蛋塔
發表時間 2020-05-29 23:36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2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北宋之天生反賊
作者 北冥老魚
北宋元祐八年,剛穿越的寧復坐在床前。 躺在床上的乾瘦老頭緊緊的握住寧復的雙手道:“兒啊,為父告... (馬上閱讀)
180
漫威裡的外掛玩家
作者 不會飛的掃帚
去電腦城修硬盤的路上,被一記旱雷劈成了焦碳。 意外的是,石小磊並沒有去世,而是穿越了時空長河,... (馬上閱讀)
180
高天之上
作者 陰天神隱
  “我根本不關心這個世界的人活的怎麼樣,吃的飽不飽,能不能穿暖住好,有沒有夢想希望。我不在乎... (馬上閱讀)
180
從劇本殺店開始
作者 噸噸噸噸噸
問:如何經營一家劇本殺店? 江祺:簡單。 你只需要先有一家劇本殺店,然後讓劇本殺裡的人物出來給... (馬上閱讀)
180
喪屍絕城
作者 金裝大魔王
簡介作家版: 病毒肆虐,喪屍橫行,為了生存我們要遠離喪屍,但同樣為了生存我們又必須主...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