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 “十工蟲秋草圖” 鑒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近現代最具影響力的中國畫大師齊白石一生勤奮作畫數萬幅,其中以大寫意花鳥畫居多,山水及人物畫較少。在花鳥畫中,白石老人又獨具匠心地將工筆草蟲與大寫意花鳥相結合,在中國畫發展史上首創了粗中有細,雅俗共賞的花鳥畫獨特風格。也是他對傳統中國畫做出的杰出貢獻之一。試想如果白石老人在未成名和成名初期,一開始就直接畫純大寫意花鳥,恐很難被市場接受,聰明的白石老人巧妙地運用早期從民間匠師那里學來的工筆劃優勢,在粗筆花草中加入了工細草蟲,迎合了人們的兩種心態,一是買畫者覺得畫工筆昆蟲實在是費了一番工夫,不是隨意涂幾筆片刻而成,認為錢花的值;二是迎合了大眾所理解的好,一般人認為畫得好就是要畫的象,畫的逼真傳神。他將工與寫這兩種矛盾的藝術形式,巧妙地結合在一起,極工與極寫合于一畫做到了雅俗共賞,完美統一。

    工筆草蟲由于創作費時費力,所以在齊白石遺留的大量花鳥畫中所占比率很小,加上有一些家人和門人代筆,給后人鑒定造成了困難,如何辨別白石親筆和代筆,成為齊白石藝術研究者的一個難題。對于齊白石畫工筆草蟲的年代,目前有兩種說法:多數專家學者認為,齊白石工筆草蟲一般集中在四十至五十多歲間,六十歲后就不再畫了,其屬60歲以后款的工筆草蟲多是他在以前畫的草蟲添作花卉蔬果后再補題,或是由家人、門生代筆。而據白石的入室弟子婁師白先生講,齊白石七十以后,因為年老眼花,那種細筆的貝葉草蟲比較難掌握,就由齊良琨(齊白石之三子)或他和其它門人代畫,他們的配合盡力做到周全,最后在客人取畫時由齊白石在代筆劃上添上幾筆并題款,即掩蓋了可能有的弊病,又增加了可信度。這樣的畫一般被認可為真跡,但嚴格說來是半真半假。

    兩種說法相差十年,筆者認同后一種說法。其一,根據北京畫院收藏的一本齊白石甲子年(1924年,齊62歲)畫的十開工筆草蟲冊頁中第二頁的行書題款:“客有求畫工致草蟲者眾,余目昏陽霧,從此封筆矣,白石。”第四頁題有:金農體楷書“璜制”和行書“此冊乃甲子年所畫,故有楷書‘璜制’二字,戊辰秋補記之,白石。”說明此冊頁畫于白石62歲時的1924年,后又題款于戊辰年即1928年,當時齊66歲,此冊上各頁行書款風格一致,應都是1928年再題的,說明齊白石對外聲稱封筆劃工蟲是在66歲時。但對外稱封筆不畫,只能說明從此畫的少了,并不是絕對不畫,齊是以賣畫為生的職業畫家,如果買家就是特別喜歡工蟲,又給予很高的報酬,(當時有每個工蟲加一平尺之說)老人覺得劃算,視力又允許,可能還是會畫的。另外,白石老人自己也畫一些自己留起來,以備老年眼花手顫不能作草蟲時用.其二,婁師白先生,原籍湖南,1918年生于北京,14歲(1932年,齊70歲)隨齊白石學畫,16歲(1934年)正式拜師學習書畫,治印及詩詞,長達25年之久。師白先生的話可信度較高。其三,據《白石老人自述》中講,辛未年即1931年,齊69歲,曾入住張次溪家的張園(袁崇煥故宅)避暑,此間張的兩個兄弟,在暑假期間陪伴老人,并為老人捉蟲撲蝶作繪畫標本,對著標本為草蟲寫生,不可能畫大寫意,畫的應是工筆劃或小寫意畫,說明齊69歲時還在畫工蟲。

    “十工蟲秋草圖”應是齊白石的一幅非常罕見的作品。此畫約150厘米x40厘米,紙本設色。畫面由兩只蜻蜓,一只蝴蝶,一只螻蛄,三只馬蜂,兩只蝗蟲和一只蛾子,總共六種十只工筆草蟲與大寫意秋草構成;右邊題有:“子真先生清屬,八硯樓頭遠別人齊白石也曾寫生,時客京華二十又九年矣.”一行行書長款,下鈐“齊大”白文印一方,左下腳鈐“雕蟲小技家聲”朱文印一方。上款“子真先生”是著名哲學家熊十力,熊十力(1885-1968)原名繼智,號子真,晚年號漆園老人。先后在武昌文華大學、天津南開中學、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任教。解放后,任全國政協一、二、三、四屆委員,為社會名流。“八硯樓”為白石先生在湖南湘潭老家的居所之名,“八硯樓頭遠別人”多出現于齊白石八十歲后的題款中,表現出這位遠在京城的耄耋老人的眷眷的思鄉之情,類似的題款還有“八硯樓頭久別人”,“八硯樓頭舊主人”,“八硯樓主”等;此畫的落款時間為“客居京華二十又九年”,白石老人1916年來京,以此推算并參考其它類似的年款,題款的時間應在1945年,此年齊白石的實際年齡應為八十二周歲,自落款一般屬八十五歲。(因聽信了算命先生之言,用瞞天過海法將年齡增加兩歲,再加上虛一歲,故他75歲后所落款的年齡,比實際周歲增加了三歲)此款的書法風格與常見的齊白石1945年左右的大寫意花鳥的應酬之作不同,常見的款大多比較隨意,而此款書寫嚴謹挺拔,行筆沉雄穩健,剛中有柔,行書中具有濃重楷書味,與他農歷1944年底(公歷1945年初,即齊夫人胡寶珠去世一年后)贈給摯友王森然先生的篆書中堂的落款,風格極為接近,(《美術論集》,第一楫,1982年12月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21-22頁),所以此畫落款的時間,很可能是在1945年春節剛過,也說明這是白石老人用心的經意之作。

    有些齊白石的工筆草蟲,畫于他精力旺盛的四十至六十多歲左右,而畫中的寫意花草及題款,為他七八十歲后添加的,也有一部分落齊白石親筆款的工筆草蟲(以貝葉草蟲居多),為其得意門生王雪濤、衣缽傳人第三子齊良琨(號子如)或入室弟子婁師白代筆,還有一些齊白石大寫意花草當時的畫商為了賺錢請他人后添工蟲。白石親筆與雪濤、子如代筆,較難區分。鑒定時要參閱《王雪濤全集》和《齊子如畫集》反復對比研究。

    王雪濤(1903年-1982年)是中國近現代最具影響的花鳥畫家之一。他繼承宋元以來優秀傳統,取材廣泛,構思精巧,形似神肖,清新秀麗,富有筆墨情趣。創作上主張師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體,學先人為我所用,不斷創新。色彩上創造色墨結合,以色助墨、以墨顯色等多種方法,巧用色彩,為畫面增添韻律。他開創了小寫意花鳥先河,工寫結合專攻寫意花鳥。他天生奇才,用功刻苦,才思敏捷,不為成法所囿,二十出頭即已多次在各地舉辦畫展,名滿京華。他的用色有獨到之處,善于中西結合,隨類賦彩,淡雅恬靜,尤其善畫牡丹,著力表現其光影變化;在構圖章法上,主線、輔線、破線,三線相輔相生,引、伸、堵、泄、洄五訣竅引人入勝;造型方面,生動準確,既有西方之寫實方法,又有中國傳統之寫生功力,特別是善于抓住花鳥最為傳神的一瞬間予以定格。他所繪就的花鳥世界豐富多彩,生機盎然,所營造的清新靈妙、雅俗共賞的繪畫風格,深受好評。王雪濤繪畫創作可分三個時期:建國前為前期,作品較繁密;50年代初至60年代為高峰期;*后為后期。他早年曾師從齊白石,有一段時間畫風酷似乃師,深為齊白石稱道,被公認為是齊白石眾多弟子中花鳥畫最有成就者之一,甚而有人認為其草蟲超過了齊白石。比如齊白石畫蜜蜂翅膀,是用水點后,再用重墨沖開;王雪濤卻用干筆劃出蜜蜂翅膀飛動的效果。他筆下的草蟲,兼工帶寫,迥異于乃師,有的為齊白石所未表現,為畫壇所重。可謂齊派草蟲的真正發揚光大者。

    齊子如(1902年―1955年),齊白石第三子,也是第一個繼承父業的孩子,18歲隨父到北京求學,并入著名畫家陳半丁門下,專攻草蟲花卉。其畫風工筆寫意并重,豪放秀雅兼備。由于長期耳濡目染,齊子如繪畫技法頗具白石老人風骨,且有發展。白石老人十分喜愛這個兒子,不但親自為其刻印多方,而且常常父子合作,共繪精品,可惜英年早逝!未成大器。

    王雪濤在拜齊白石為師前,已拜王夢白為師,深的夢白的靈動之趣,同時他又學過西畫,有較深的造型和色彩功底。1926年齊子如離開北京后成為齊白石工筆草蟲的主要代筆人。齊白石1924年后畫的草蟲和王雪濤代筆最難區分,但他們的畫法還是有些不同,齊用筆沉穩用墨較重,王用筆靈動(得其老師王夢白之神髓)用墨較輕,王學過西畫,在造型上比齊更多樣,齊畫草蟲較豐滿,王畫草蟲較瘦勁,用色艷麗。齊畫草蟲靜中欲動,屬靜中傳神,王畫草蟲型中有動,屬動中傳神。孰高孰低,真正的鑒賞家心知肚明。北京畫院收藏的130張未完成稿中就有可確認的王代筆,北京畫院編《草間偷活---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中第352頁“蜻蜓圖稿扇面”,在扇面邊上有一行楷書小字“壽丞求畫花卉”,對比王雪濤30年代的書法,發現應是王雪濤30年代所寫,此為王為齊代筆的重要依據。看來“王為齊代筆,齊1只工蟲賣10塊銀元,給王1塊銀元”的“傳說”絕非空穴來風。

    齊子如的草蟲多數比其父畫的工細,著色受陳半丁的影響,后來又吸收了王雪濤的畫法,鮮艷柔麗,勝過其父,但線條的勾勒功力不如白石。子如的草蟲在線條的功力上比不過白石,在造型和色彩上又遜于雪濤。白石畫蜻蜓翅膀,先著力寫出主筋,用筆有去有來,瘦硬挺秀,使人一望即知這翅膀好象是活的,其余大部分網紋則是隨著翅旁的結構,一筆一畫地勾畫出來,又勻停,又潤澤,有透明感。這是區分白石工蟲的親筆與代筆的重要依據之一。婁師白當時代筆的草蟲,功力較白石和子如有明顯的差距,較易區分。此畫的上款是社會名流熊十力先生,不同于一般的應酬之作,再看畫中工蟲線條的勾勒,筆筆中鋒,肯定自若,沉穩挺健,應為白石60歲左右的精心之作,八十五歲落款印。

    齊白石的草蟲有工寫之分。工筆草蟲又主要有兩種表現形式:一種是工蟲為大寫意花卉做點景,這種形式在立軸、橫批等大幅作品中經常出現,其中的工蟲,代筆或他人后添者較多,因為草蟲并不是畫面上的主角;另一種以描寫工蟲為主,為突出表現工蟲,只以簡單的寫意做輔助背景,這種形式多見于小幅冊頁,代筆相對少一些。

    象“十工蟲秋草圖”這樣大的尺幅,通常是要補加大寫意花卉的,此畫也許白石老人認為是自己親筆畫的精品而不忍心喧賓奪主,沒有再添加大寫意花卉作背景,為了刻意突出草蟲的主角地位,只簡單的畫了三簇大寫意秋草,雖然只有簡單的三簇秋草,卻襯托出了十只草蟲的生機勃勃,同時還確定了飛翔的草蟲與地面草蟲空間位置,以極寫之筆起到了畫龍點睛之效,這里工與寫都達到了極致,即形成了最強烈的對比,又達到了完美的和諧統一;齊白石是構圖高手,畫面上草蟲的排列總體呈大S形走向,局部呈倒三角形,草蟲之間相互顧盼,仿佛是在悠閑地聊天,充滿了天真和童趣,(齊白石的寫意青蛙常采用這種三角形相互顧盼式構圖),留出大面積的空白,為空中飛翔的蜻蜓和蝴蝶留下足夠的活動空間,既增強了草蟲的動勢,又給觀畫者以無限的遐想空間,使畫面空靈而不空洞,這樣巧妙而空靈構圖明顯受八大山人(朱耷)的影響,并有所發展,此畫堪稱齊白石大幅工筆草蟲的精品和代表作。類似的大面積留白的工筆草蟲畫為數極少,如北京畫院收藏的“出居聲響圖”(15厘米x102厘米),是齊白石罕見的工蟲畫手卷精品。畫面的中部偏右用工筆劃出一只蟈蟈,應畫于10年代末到20年代初,旁邊用大寫意補畫一個開蓋的草蟲葫蘆,用筆老道拙樸,邊題行書款:“出居聲響,白石山翁制”下鈐“木人”朱文印一方,題款書風遒勁灑脫,叢書風上可以確認此畫的寫意部分和款應補于30年代晚期,以勾勒法結合干擦渲染法畫蟈蟈,畫的靈動透明,栩栩如生,線墨色運用得恰到好處,仿佛是一只活的蟈蟈躍然紙上,振腿欲跳。整幅畫在蟈蟈前左邊空白占據了畫面的大約三分之二,留有如此之大的空白,是為了給這只蟈蟈留出足夠的跳躍空間,白石老人可謂獨具匠心和童趣,他似乎和這只蟈蟈“心靈”相通,仿佛在對它說,你悶得時間太久了,該出來活動活動伸伸腿腳了。

    齊白石的工筆草蟲,既有神形兼備惟妙惟肖的整體效果,又有細致入微的結構刻畫,非常注重草蟲的體態結構,反映了他極為敏銳的藝術觀察力和表現力。所畫草蟲的關節轉承處,既符合昆蟲的生長規律又不死板僵硬。精細的工筆劃,很容易畫得膩和板,甚至將生動的草蟲畫成僵死的標本,齊白石的工蟲,在工筆劃中加入意筆劃的趣味,做到了在精細中求生機,嚴謹處富變化,如他畫蜻蜓翅膀上的網紋,用筆有輕重和濃淡變化,增加了翅膀的動感;畫水中草蟲的長足,一筆瘦硬的線條即畫出了長足的挺拔表現出關節的結構,表現出他深厚的細線條功利,和他寫意畫的筆法相通,表現出他數十年的繪畫功夫、學養和悟性。齊白石的畫不但注重草蟲的結構,還注重質感的表現,他不排斥吸納西方文化,晚年還曾經表示,如果不是年紀大了,他也要學習西畫,他畫的細筆寫真像和工筆草蟲中所表現的質感和透明感,看得出他對西畫的間接借鑒。如蜻蜓、蟬、蜂類甚至蝗蟲的翅膀畫得很透明,蝴蝶和蛾子的翅膀畫的通體蓬松通透,有一觸即掉的質感,這些都和他早年的人像寫真的技法一脈相通。《白石老人自傳》中說:“我又琢磨出一種精細畫法,能夠在畫像的紗衣里,透出袍褂上的團龍花紋。人們都說,這是我的一項絕技。”目前尚未發現齊白石的早期肖像畫上有這種絕技,但他所畫得蟬,透過翅膀隱約可以透出蟬的肚子,正是這種絕技的表現。齊白石在工筆劃技法的許多創新與運用是一般畫家難以做到的,達到了徐悲鴻所贊美的:“盡精微,致廣大”之境界,體現出白石老人數十年的繪畫功力、學養、敏銳的觀察和表現能力以及長期的農村生活基礎。

    大凡傳統的中國畫家,擅長花鳥者幾乎都能畫草蟲,因為花卉中點綴草蟲更能使畫面生機勃勃。歷代花鳥畫家多在畫中點綴蜜蜂、蝴蝶,廣及蜻蜓、蟬、蝗蟲等較為優美的昆蟲。而齊白石廣及蟑螂、臭蟲、蒼蠅甚至微小的蚊子等等許多為人類所厭惡的害蟲,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上游的,只要是他見過的昆蟲幾乎無所不畫,齊白石自己曾立下豪言:“為萬蟲寫照,為百鳥張神”,很難統計他一生究竟畫了多少種草蟲。如果說無所不畫,以畫草蟲的品種多取勝,只能限于“能品”的范圍。對于受過規范造型訓練的畫家來說,將自己目睹的東西畫出來不難,畫的象也不難。但要畫得既活靈活現又神形兼備又生機盎然,并在畫中注入自己的真情實感,是極其困難的!而這種境界只有齊白石能夠達到。他在69歲時在日記中寫道:“大筆墨之畫(寫意),難得形似,纖細筆墨之畫(工筆),難得神似。此二者與余常笑昔人,來者有笑余者,恐余不見。”,這是他數十年作畫的深刻體驗與感悟,他的工筆草蟲不但注重形似,更注重傳神,這正是他超越歷代畫家的高明之處,可謂“神品”。這不是偶然的,齊白石出身于湖南湘潭的貧苦農民家庭,長期的農村生活,造就了他樸素善良的性格,對土地、自然和生靈的真摯情感,決定了他情不自禁地要用手中的畫筆來傾注對昆蟲---這種大自然的生靈的關愛。在他的筆下,昆蟲沒有了益害與美丑,有的是和諧共存和生活情趣。在他的心中,任何昆蟲無論害益都有生存權,它們丑與惡的自然屬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把他們的自然性變為藝術美,化丑惡為美善。齊白石為我們創造出超現實的草蟲世界,他除了畫人們眼中傳統的美麗的蝴蝶、蜜蜂、蜻蜓等,還把那些被人們認為丑惡的昆蟲搬上了畫面,甚至還讓人類所厭惡的蟑螂爬上餐桌,與人類共享美餐,我們看到他畫的這些“丑惡”的昆蟲,忘記了它的屬性,感覺到的是美好,是生活情趣,是人與自然的“天人合一”,這是一個生態平衡的世界,沒有憎恨,沒有殘殺,自然界中的物種是美麗的和諧共存的。這正是白石老人為我們創造的理想的藝術境界,只可惜無聲。世界發展到今天,人類為了可持續發展,更加自覺地強化了關愛自然、保護生態的環保意識,也就更加突顯出齊白石草蟲藝術的超前魅力。

    五代黃荃的“寫生珍禽圖”是目前發現的存世最早的工筆蟲禽畫稿,宋至元代草蟲入畫已相當普遍,宋代畫家注重寫生,善于抓住對象外形特征,注意真實而巧妙的藝術表現,并努力進行形象提煉,有著高度的寫實能力。元代失意的文人投身繪畫者相當普遍,將書法的意趣和文人的情感融入畫中,遺形取神,逸筆草草。明清兩代文人畫興盛,重山水輕人物花鳥,更輕草蟲,重摹古輕寫生,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縱觀中國繪畫史,沒有任何人對草蟲畫,象齊氏父子和王雪濤那樣傾心,并達到齊白石的藝術高度。齊白石的工筆草蟲在題材和表現上,獨具一格,即繼承了宋代畫家極注重對動植物形象觀察寫生的優秀傳統,又融入了他熱愛生命關愛自然的純樸思想感情,開時代新篇,可列為畫中神品。齊氏草蟲的出現,更正了傳統的“評畫以禽鳥為下,而蜂蝶禪蟲又次之”(宋•董迥《廣川畫跋》)的賞畫標準,將傳統的不登大雅之堂的草蟲帶入了最高的藝術殿堂,大大提高了草蟲畫的品格。

    齊白石屬于長壽型的以賣畫為生的職業畫家,為了迎合市場的需求,他不得不畫了大量的重復題材的應酬之作。早在20多年前,就有研究齊白石的學者認為,在齊白石的存世作品中,精品僅占10%左右。據不完全統計齊白石作品的存世量在三萬件左右,約有三分之二,在上世紀50至60年代初被國內外大小公立博物館或單位收藏,其中包括齊白石的多數精品,成為不可流通部分;仍有大約萬件左右的齊白石作品被私人收藏,而這一可流通部分中,真正可稱之為精品的只有千件左右,而這千件中還有許多在內容和題材上的重復,絕品就更少了。“十工蟲秋草圖”可謂集精品與絕品于一畫。而大師級作品,只有代表作、精品、絕品才能流芳百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111144_22_44-m
斬仙
作者 任怨
  前世,楊晨與人為善,卻被欺壓一生。
  重生,楊晨選擇成為劊子手,鬼頭刀下了斷恩...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