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失蹤的陳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夏收攤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接近凌晨兩點。雖然一整天的忙碌讓他感到有些疲倦,可他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住所的變化:

    下午還在的陳伯不見了。

    “老頭子估計是又去給我弄藥去了。可他每次都不會打個招呼再走嗎?”

    王夏看著空蕩蕩的臥室無奈地搖頭嘆道,自家這位老爺子行事就是如此天馬行空、不著痕跡。

    打從王夏記事起,陳伯每隔一年半載總會消失上一段時間,每次回來又會帶回不少稀奇古怪的藥草給王夏服用。

    所以現在陳伯不告而別也沒讓王夏有什么驚訝。將爐子上溫著的藥喝了,簡單洗漱了下,王夏倒頭便睡。

    第二天清晨,從小到大每天只睡5個小時的王夏準時醒來,開始一如既往的晨練。然后回來換過了衣服,王夏又準時趕到到翠微閣上班。

    今天白胖子來的也挺早,不過卻沒空調戲林曉倩。店里現在來了幾個人,正和白胖子一起站在已經掛在店中最顯著位置的那幅《十工蟲秋草圖》前指指點點,應該是被白胖子叫來的買家。

    王夏見狀朝白胖子點了點頭,也沒有湊過去的意思。便徑直坐在柜臺前喝水,耳朵卻支起來聽著那邊的動靜。

    “白老板,既然你都說這是幅贗品,那你就開個價吧!”

    “這個還是你們幾位瞧著出價吧!雖然是贗品,但你們也看到了這畫仿的水準,這就看你們幾位怎么看待這畫了!”

    白胖子“幽怨”地望了眼王夏后接著說道。他自然沒有那么嫩,既然這幾個人跟他裝逼,那么大家一起裝好了,反正不能先出價。

    “一萬?畢竟是贗品。”那人想想后答道。

    “呵呵。”白胖子并不說話,只是冷笑。

    “兩萬?這價不低了吧!”另一個人說道。

    白胖子還是在微笑不語。

    “我看最多四萬!再多的話,買這么一幅贗品就是賠錢了!”

    “恩,我看最多也就四萬了!”

    ……

    白胖子打發走了那幾個約來的買家,費了半天勁,那些人最高只愿意出到四萬五,白胖子自然不會答應。

    沒賣出畫的白胖子自然又和王夏訴了頓苦。王夏只是自顧自讀著那卷仿古本《資治通鑒》。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中午到了。王夏放下書卷,和白胖子打了個招呼便起身回家。到家之后,陳伯依舊沒有回來。

    于是王夏草草吃了中飯之后,便又開始準備晚上的烤串。

    ……

    就這么過了四天,陳伯還是沒有回來。

    王夏的生活依舊平靜、有序。昨天他收到了四川大學寄來的錄取通知書,這也意味著他很快便將成為一名川大歷史系的大學生。

    這四天中白胖子每天都會帶好多買家來看那幅畫,每個人都是在初看到那畫的時候驚艷無比,而聽到是贗品之后又興致缺缺,最高的報價也只是到了六萬五而已,離白胖子十萬的心理價位還有不小的距離。

    不過他卻沒有什么喜悅的情緒,一點都不像一個考上大學的年輕人。

    倒是白胖子聽了王夏因為考上大學從9月開始便不再上班時雖然有些惋惜,但立即添了王夏500塊獎金,算是慶祝王夏考上大學的禮金。

    ……

    中午,王夏從古玩城下班回到家。剛準備熬藥,卻發現陳伯配好的中藥已經沒了。

    這藥王夏已經連續服了十多年,方子和藥都是陳伯親手給配的,是一劑滋養益氣的藥方。

    之所以要連續服藥這么多年,是因為王夏天生身體不好,除了要練太極強身之外,這中藥也是每天必備的部分。

    這劑藥的方子對于從小便跟著陳伯學了很多東西的王夏來講也沒什么難的,只是其中的幾味藥引卻很是古怪而稀有,陳伯每次離家便是為了尋找這些稀有的藥物。不過像現在這樣在陳伯回來前便沒了存貨,還是第一次。

    想起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來的陳伯,王夏走到老頭子每天都坐的書桌前坐了下來。看著案頭上擺著的筆墨、簽盒等物,王夏居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反正也是補藥,停幾天也應該也沒什么吧!”

    王夏拿起一只毛筆無聊地把玩著說道,這時他很偶然地瞥見這書桌側面的三個抽屜中,中間的那個往常都會鎖上的抽屜竟然沒有鎖好。

    這頓時讓王夏感到很稀奇,要說這個屋子里有什么地方對他來說最神秘的話,除了陳伯本人之外便要數這個一直鎖著的抽屜了。里面到底放著什么,陳伯從來沒告訴過王夏,他也從來沒問過,但這并不代表王夏沒有好奇心。

    “咦?老頭子也會這么不小心?居然還會把這個抽屜給忘記鎖上?就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放著什么好東西!”

    王夏的手情不自禁地觸碰到了抽屜的把手上,不過卻停了下來。雖然他很好奇里面的東西,但是在未經陳伯允許的情況下打開這抽屜,還是讓王夏有些猶豫。

    “哎!就看看里面是什么嘛!就看一眼也不會損壞什么。”

    王夏終究還是年輕人心性,好奇心還是占據上上風,拿掉銅鎖,打開了抽屜。

    抽屜里的東西不多,有一疊現金和幾個存折。這些東西王夏沒碰。

    在存折的旁邊還擺放著一個烏黑的木盒,大概比一本字典稍微大上一些。盒子上面沒有任何的雕飾,也許時間很久遠,上面的漆皮有的都已經掉落,顯得非常的古樸和簡單。

    “這是什么東西?古里古怪的!”

    王夏的注意力全被這個古怪的木盒吸引了。他將之拿了出來,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門道。然后他將盒子上銅質的搭扣掀起,一下子便將盒子打開。

    盒子里面是一個黃布小包,揭開黃布,一本沒有封皮的線裝古書映入了王夏的眼簾。從小就跟著陳伯見識了許多古玩、寶物的王夏頓時來了興趣,他以為這是陳伯珍藏的什么珍貴古本一類的東西。

    將那盒子放下,王夏習慣性地取出一副白手套戴好,才小心翼翼地將那古書拿了出來。

    翻開這本沒有封皮的古書,并沒有王夏想象中的文字,第一頁上便是一幅圖畫。畫里有一個擺出一副古怪姿勢的人體,人體上還標注著一些箭頭,依稀可以看得出那是一些人體穴道和經脈的分布。除此之外,上面連一個文字都沒有。

    王夏看這本沒頭沒腦的書如此古怪,便又翻了下去,結果這本古書上全都是和第一頁類似的人體圖畫,各不相同,全書總共三十六頁,王夏沒有看到一個文字。

    “這算是什么?古籍?武術秘籍?陳伯怎么會有這種東西,而且看起來還像寶貝一樣鎖著。”

    看了一會,王夏便失去了興趣,除了存折、現金和這本放在木盒里的奇怪古書之外抽屜里再無他物,這讓王夏有些想不通。

    “看陳伯這么小心保藏,莫不真是什么高深的秘籍?”

    將書一邊放回木盒中,王夏還一邊省思著。他還是覺得這書有些蹊蹺,便又拿了出來,翻到了第一頁,仔細看著那幅圖上畫著的人和那個古怪的動作。

    看了一會,王夏也是閑的無聊,他站了起來,居然照著書上的動作模仿了起來。

    這個動作很古怪,王夏一邊看書一邊模仿,費了不少的功夫才把自己的身體擺得和圖上一樣。

    擺著這個姿勢維持了大概兩分鐘,身上也沒任何感覺。王夏終于覺得自己現在做的事情太過無聊,準備站起來。

    可就當王夏收回四肢的那一瞬間,一股他平時在練那套太極時才會竄出來的莫名熱流在他的體內閃現,又很快地消失。這道熱流很微弱,但還是被敏感的王夏給捕捉住了。

    這一下頓時讓已經對這古書和動作失去興趣的王夏興奮了起來,莫不是這古書上的動作和陳伯教他的那套古太極有什么關聯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67233_2_30-m
雷霆之主
作者 蕭舒
  我是雷霆之主!攜一方殘缺雷印轉世重生於武學昌盛的世界,手執雷印,天地至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