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未必那山,我未必故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錢長友,快站起來,老師叫你回答問題呢。”

    感覺到有人在用力地推他,錢長友猛地驚醒。他條件反射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發覺自己正身處一個教室當中,身邊的同桌剛剛收回推醒自己的手,周圍坐滿了同學,正都滿臉怪異之色地望著他,前面的講臺上站著一個瘦小枯干的男老師,滿臉嚴肅地注視著自己。

    錢長友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將近一分鐘也沒有反應過來,老師本來臉色挺嚴肅的,可看到錢長友懵懵懂懂的樣子,眼中便透出了一絲憂色,“錢長友,你怎么了,是不是睡得太沉被嚇著了?”

    錢長友這才驚醒過來,“啊,老師,我沒事兒,你剛才問我什么問題了?”

    在同學們的吃吃低笑聲中,老師明顯松了一口氣,緩緩道:“我以為你像那些鄉間老人說的,睡著睡著丟了魂兒呢,萬一出了什么毛病,我可負不起責任啊,嗯,沒事就好。你來回答一下,春秋時代的起止時間。”

    這個問題太簡單了,錢長友記得不久前幫朋友家的孩子檢查考試卷子時,還看到了這一段的內容呢。再者,他的歷史和地理一向都非常好。

    “春秋時代從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76年。”

    歷史老師點了點頭,接著問道,“春秋五霸是指那五個國家的諸侯?”

    “一般來說,春秋五霸是指齊桓公、宋襄公、晉文公、秦穆公和楚莊王,不過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是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闔閭、越王勾踐。”

    老師臉上露出贊賞之色,和顏悅色起來,“很好,錢長友,你回答的不錯,看書非常仔細,連另外一種說法也看到了,坐下吧。不過,你以后在課堂上睡覺,要注意保持隱蔽性,打呼嚕吵著別人就不太好了。”

    在同學們的哄笑聲中,錢長友尷尬萬分地坐回到座位上,旁邊那個同桌還朝他豎了一下大拇指。

    歷史老師接著講課,而錢長友則下意識地拿起課本,看到上面還寫著自己的名字,翻了一下,現在的歷史課進度講到了春秋戰國這一段,這應該是初中一年級剛剛開始不久的課程。

    看了看旁邊那個似曾相識的同桌,錢長友萬分疑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不是死了么,靈魂都飛到了太空中,后來自己還好像能夠吸收太陽的能量來避免自己的消亡。

    整整一堂歷史課,錢長友的思維都是及其混亂的,幸好老師沒有再提問他。下課的時候,他跟著同學們走出了教室,打算四下看看。

    錢長友這一走動,才發覺渾身不得勁兒。可他顧不上查看自身的狀況,趕緊觀察四周的環境。

    淳樸的同學,簡潔的校舍,寬闊的操場,近近的青山……

    塵封的記憶緩緩地打開,錢長友萬分震驚,眼前這一切分明就是自己初中時的場景啊。我的老天,這是怎么回事?錢長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他一咧嘴。

    旁邊一個同學笑道,“怎么了,錢長友,你還沒睡醒嗎?”

    錢長友難為情地笑了笑,沒等上課鈴響便回到了教室。

    歷史課連著兩堂,接下來就是兩堂自習課。

    錢長友無心聽課,他翻翻課本,又查了一下作業本上的批改日期,最終確定了現在是一九九一年,就像他似乎……很久前看的網絡小說一樣,自己真的……重生了,回到了最為輝煌但又十分閉塞的初中時代。

    前世的自己剛剛活得明白一些,有了更加踏實的人生目標,怎么就攤上了這把事,難道重生的幾率真的這么大么?這樣的情節,錢長友一時間真的難以適應過來。可退一步來講,如果自己沒有重生,那可就是實實在在地掛了。

    錢長友亂七八糟地想著,不知不覺間兩堂自習課也上完了,到了放學時間。

    按照錢長友的記憶,這時候應該是,家里離學校近的同學或步行或騎自行車回家,家里離學校遠的同學都住在學校提供的學生宿舍里,一天三餐都在學校食堂里吃。想起來那個食堂,錢長友一陣膽寒,自己的胃病就是這時候落的病根,直到工作的時候才治得七七八八。

    這個時候錢長友心事重著呢,根本沒心思去吃晚飯。等到教室里的同學都走光了,他才走出教室。由于住校的學生晚上還得上晚自習,吃飯這段時間間隔班級的門就基本上都不鎖。錢長友緩緩地走動著,透過玻璃,看著各個教室里的樣子,已經慢慢平靜下來的心情又不由自主地開始激動起來。

    不知道什么原因,錢長友現在感覺自己的身體總有些不適,哎,可能是因為剛剛重生到這個時空的世界還沒有適應過來吧……

    錢長友忍著渾身的不適,支撐著走出學校,沿著起伏的鄉間公路,來到記憶當中的一個山崗上,下了公路,找了一塊高處的大石頭,隨手摘了一朵石頭旁邊的無名小野花,然后坐了下來。

    涼風習習,錢長友精神一振,居高臨下望過去,還能看到遠處落日下大片的農田和趕著牛車準備歸家的辛勤勞作的人們。

    眼前的山景色依舊,可這山未必還是原來的那座山;自己仍然保留著前世的記憶,可我也未必還是原來的那個我……

    錢長友已經逐漸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實,但他不能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回到了嚴格意義上的過去,因為前世的記憶實實在在地說明了,自己死后的靈魂已經離開了地球。難道那些已經發生了的事情真的可以逆轉?忽又聯想到在太空中意識陷入混沌前看到的那些著實古怪的畫面,錢長友初步判斷自己應該是到了另外一個平行的時空。錢長友搖了搖頭,那些神秘而又難以解釋的事情還是不要再想了,自己應該像前世看過的重生小說中的人物那樣,接受現狀,安身立命。那些重生的小說人物都憑著多出來的后世記憶活得豐富多彩,自己前生有那么多遺憾,也可以在目前這個時空當中彌補一下,不能太遜了。

    錢長友仔細想了一下,記憶里是有不少事情,不過好像都似是而非,時間上不是那么精確。現在的國際大形勢,應該是發生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的時候,可是這跟自己也沒關系啊。國內形勢一時間也不能準確地把握到什么,好像這時候自己在學校食堂吃飯,一天還花不上一塊五吧。

    一想到了錢,錢長友心里罵了句粗口,同時也找到了今后人生謀劃的起點。自己所在的這個鄉很偏僻,也不富裕,他要想扭轉后世的人生道路,那就必須盡早離開這里,轉學到縣城,尋找新的機遇,不過經濟上的開銷肯定會加大。自己的家境稍微富裕一點兒,但父母思想很保守,沒有什么前瞻性,這個想法要想實現不好操作。再說自己現在的思想就是一個成年人的思想,很難再接受去求父母為自己費心辦事的舉動。

    經濟不獨立,啥事都沒戲。先讓自己從賺錢開始吧。

    錢長友盯著手里的那朵黃色小花,有些發愁,自己不務農事好多年,怎么賺錢啊,檢查電路板,設計計算機軟件,好像現在國內還沒流行這行呢?錢長友的額頭擰出了一個疙瘩,苦思半天,沒有頭緒。

    揉了揉鼻子,錢長友嘆了口氣。有再好的想法也沒用,目前這個客觀條件啥都干不了。

    好像別人重生的時候,或多或少都帶了一點異能,錢長友目前還沒發覺自己有這個幸運,倒是渾身的不適一點兒也沒減少。

    也不知道琢磨了多長時間,錢長友忽然發現手中的小花開得更艷了,花蕊也似乎飽滿了幾分。他眨了一下眼,再仔細看看,確定自己的確沒有看錯。

    莫非這就是自己重生帶來的異能?可這異能好像不是很清晰明顯,不知道如何把握和操作啊。

    為了求證,錢長友又摘了一朵小花,捧在手中左看右看,可是過了幾分鐘,也沒有發現有什么變化。

    他看了一下天色,已經暗了一下來。摸到衣兜里,拿出一塊尋呼機樣式的電子表來,快到七點了,應該到了上晚自習的時間。

    記憶當中,學校專門安排老師來檢查晚自習,而且還要點名,那么自己回不回去呢?他又仔細搜尋了一下記憶,好像初中一年級才開始的時候學校管理并不嚴格,檢查往往流于形式。可剛剛升入初中的新生大部分是不敢鉆這個空子的。

    為了盡快搞清自己是否具有異能,以及是什么樣的異能,錢長友決定仍然呆在這里繼續研究。手中的小花沒有發生變化,應該是時間不夠或者時機不到。他就這么傻傻地盯著,不知不覺間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冥想當中。

    錢長友發現一個拖著尾巴的黯淡光球漂浮于虛空當中,但又無從參考這個光球具體位于何處。看著這個熟悉的光球,他似乎一下子明悟到了什么。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錢長友“醒”了過來,回到了現實當中。天色已經大黑,在山崗上遙望過去,可以看到稀稀拉拉的農家燈火。

    手中的小花已經盛開,身體的不適又加重了幾分。

    自己的確有了異能,目前這項異能的功效是對生命活動有著神秘的激發作用,但需要本身的能量做基礎。

    自己現在渾身難受,應該是體內能量失調的結果。看來明天開始,需要多多地曬太陽了,那個奇怪的太陽能量吸收過程可以補充體內所需能量。

    這個異能很抽象啊,一下子找不到它的價值所在,貌似有些雞肋。不過,細想想也未必。就像數學中的很多晦澀的公式,一旦證明成立,進而應用到某些領域當中,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自己后世當中那些高明的計算機應用,還不都是基于一些重要的數學算法。

    這個異能應該是強大的,只是需要自己去耐心地開發,細心地研究,技巧地應用。

    哈哈,自己已經不同于后世的自己,讓那些一直耿耿于懷的遺憾見鬼去吧,明天的自己將能更好地把握自己,即將強大起來的錢長友不僅僅會金錢常擁有,而且還是金錢常做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62766_4_74-m
超時空大召喚
作者 小城古道
  厭倦了都市勾心鬥角的林皓,決定回老家發展,卻意外得到一本低級召喚之書,可召喚其他各個時空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