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心地融入,難免的不睦(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錢長友在趕回學校的路上,一邊踢著小石子,哼著濫調子,一邊興奮地幻想了無數可能的美好前景,套用他后世的那句網絡流行詞就是意淫,而且還是意淫了八百遍。

    正當他要開始第八百零一遍的時候,連崎嶇的鄉村路也看不慣他得意的樣子,指使地面蹦跳的石子絆了他一個大跟頭。黑燈瞎火的,摔得應該才是十五歲的少年錢長友涕淚橫流,膝蓋上火辣辣的疼,肯定是出血了,他跪在那里半天都不能動。

    本來這具軀體就不適,打算明天好好地曬曬太陽來補充一下能量,沒想到現在卻發生了“流血事件”,也不知道這流血是否消耗能量。

    錢長友借著稀落的星光看了看,還好褲子沒有摔破。挽起褲腿,膝蓋上鮮血淋漓,破了好大一塊皮。一時間也找不到止血的方法,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傷口,讓它自己慢慢地凝結止血。

    錢長友暗自埋怨自己,有了異能也不代表萬能,何況還沒想好如何利用異能去淘金,這是得意個啥勁?自己前世今生的心理年齡加起來也有三四十歲了,怎么還不能沉穩一些。

    自怨自艾了一會,見傷口不再流血了,錢長友才小心翼翼地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初中宿舍分男女寢室,各是兩個房間,條件很艱苦。房間里面沒有單人床,都是學校自己做的長長的木板通鋪,而且還分上下鋪。鋪上面按照行李的寬度,每個人分一個號碼,占據一個位置。學校提供一個草墊子,剩下的就要看你帶的行李質量了。夏天還好說,冬天的時候,雖然燒爐子,屋里還是冷。錢長友記得初一初二的時候,住宿的學生很多,在即將到來的冬天里,應該能夠好熬一些。

    看著寢室發出的燈光,遠遠便能聽見里面傳出來的打鬧聲,哎,無憂無慮的初中生活啊,可是重生的自己要想把握住自己今后的方向,就不可能這么無憂無慮了。

    錢長友沒有直接進入寢室,而是躲在房角的陰影,站在那里穩定了一下情緒。前世的初中生活畢竟是很久遠的事情了,很多人都記不得了。不過現在應該剛剛開學不久,大家相互之間肯定不是那么熟悉,多聽少說,料想也不會出差。

    錢長友進了寢室,見上下鋪都鋪著行李,大部分同學坐在床上侃大山,這也是寢室一大特色風景。

    他有些發愁,自己的鋪位是那個?四周望了一下,正好看到自己那位從小玩到大的兄弟譚海濤在鋪上大講特講游戲機。

    其實在這個時代,以錢長友家鄉的發展狀況,游戲機上的游戲他們只能玩到俄羅斯方塊和魂斗羅,真沒有什么好吹的。成年后的譚海濤倒是蠻強壯的,可現在的他還是一個瘦猴子。見到了他,錢長友的心里有了底。他一邊挽起褲腿,一邊說道:“海濤,別在那吹牛了。我腿上摔了個口子,你在我床頭那里翻一下,看是不是有瓶紫藥水。”

    譚海濤嘟囔道,“你怎么那么倒霉啊?”

    “你以為我想啊,黑燈瞎火的,沒注意唄。”

    “你爸不是給你準備了個手電筒么?”

    “忘帶了,你別在那磨蹭,我這兒疼著呢?”

    譚海濤撅著屁股在一個鋪位上翻了半天,“那有什么紫藥水啊,你是不是記錯了?”

    錢長友心中暗笑,“沒有么,可能我記錯了,說不定放那了。你拿我的洗臉盆打點兒水來,我得洗一下傷口,里面好像進沙子了。”

    譚海濤從鋪上下來,一邊穿鞋一邊罵道:“操,你成了大爺了,我還得伺候你。”

    “我現在不是傷號么,多照顧照顧吧。”

    譚海濤不一會兒打來了小半盆水,把毛巾遞給錢長友后,便出了寢室。

    錢長友仔細地清理了一下傷口,摔得還挺狠的,沒兩天結不好痂。剛剛弄好,譚海濤拿著紫藥水和紗布回來了,“給你紫藥水。”

    錢長友心中一陣溫暖,這可真是兄弟啊。

    “在那找的紫藥水和紗布?”

    “我姐在她們女生寢室里找人要的。”

    錢長友點了點頭,那應該是譚海濤的姐姐譚玉敏了。她比譚海濤大了一歲。那時候對女孩子上學也不太重視,譚玉敏上學很晚,小學一直跟譚海濤和錢長友在一個班級,更巧的是初一也跟她弟弟分到了一個班級,但是和錢長友分開了。他們小時候一直在一起玩,譚海濤的父親譚永昌好幾次和錢長友的父親錢錦洪吃飯喝酒的時候,都笑著問錢長友,愿不愿意長大后做他的女婿。

    錢長友想到這些心中不由泛起異樣,后世的譚玉敏初中畢業后就回家干活了,后來到縣城開了個店面,做起了服裝生意,著實是一把好手,再后來就在父母的催促下和別人結婚生子了……

    錢長友處理好傷口,把紫藥水和紗布遞給譚海濤,讓他還回去,然后自己親自倒掉臉盆里的水,把臉盆和毛巾放好,便找到自己的床爬了上去。

    趁著睡覺前的這段時間,錢長友抓緊時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頭一次離家住校,父母給錢長友準備的東西很全,他檢查了一下,又悄悄清點了一下身上的錢財,現金加上飯票有四十多塊錢,應該很充裕的了。錢長友使勁地回想了一下,確定自己這個年紀一不會隨身攜帶壓歲錢,二不會從生活費中擠扣私房錢,三不會分散風險到處藏錢,便徹底松了口氣,放下心來。摸了摸老媽為自己在內褲上縫的那個專門裝錢的兜兒,錢長友微微一笑,明天到學校的時候,再仔細觀察一下,幾天下來便可以完全融入這個時空的世界了。

    一幫半大不小的孩子住在一起,怎么可能消停了,直到檢查的老師進來讓他們關燈睡覺才安靜下來,不過還是偶爾有竊竊私語之聲。錢長友則是閉著眼睛,調整呼吸,頗有神游物外的意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347_4_151-m
明星爸爸寶貝妞
作者 沉入太平洋
  「妞妞。」「嗯?」
  「你愛不愛爸爸?」「愛!”
  「有多愛?」「...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