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戰豺群(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間的鳥鳴把睡夢中的肖毅喚醒,待他睜眼一看,天已經大亮,一股香味飄進鼻子里,王過江正背對著自己蹲在火邊不知烤什么東西。肖毅又感覺肩膀上沉甸甸的,轉頭一看,原來是林靜竹睡覺時失了重心,整個人歪倒在一邊,正好把頭枕在了他肩膀上,身子軟軟的柔柔的,幾絲頭發散在了他頸間,微微的有些癢。

    他輕輕的把林靜竹身子扶正,站起身一看,王過江手里拿著幾根樹枝,每根樹枝上都穿了一條魚,正被火烤的滋滋往外冒油。

    “好家伙,你哪弄得魚?”肖毅睡了一覺早覺得肚子餓了,也不管魚到底熟沒熟,先撕了一塊放到了嘴里。

    “肖毅同志,勤學好問是好習慣,但咱問點有水平的問題好不好。這旁邊就是條小溪,你說我哪弄得魚?”

    “知道不是樹上捉的,我是說你怎么抓的魚?”肖毅又捏了一塊魚肉。

    王過江嘿嘿笑道:“打槍我不如你,不過抓魚嘛,你就不如我了。這是我插隊后跟景頗族的老鄉學的絕活,長刀捕魚。……哎,你怎么還吃啊,驢日的一條魚光剩魚刺兒了,一會兒不許你吃了啊。”

    長刀捕魚是景頗族特有的捕魚方法,不用網不用釣,只是人站在水里,拿著電筒或者一把燒著的葦草貼著水面慢慢走,魚被光線一照就會愣住,捕魚人眼疾手快,手起刀落,刀起魚漂。王過江從小被他爸逼著練武,手上很有準頭,下鄉后學這長刀捕魚自然手到擒來。

    兩人說話聲吵醒了林靜竹,她揉了揉眼睛起了身,跟兩人打了個招呼,自己走到小溪邊洗了洗臉。等她梳洗回來,肖毅抬眼一看,不由的一愣,眼睛瞪大了——林靜竹長的很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

    昨天晚上剛見林靜竹時,天已經黑透看不清楚,外加她在林子里流浪了那么久,蓬頭垢面灰頭土臉的,根本看不清長什么樣子,當時只是覺得她的眼睛很好看,別的就沒怎么注意。現在天亮了光線充足,只見她一張鵝蛋臉,皮膚細膩光潔,眉目清秀,鼻子挺俊,唇紅齒白,因為剛洗過臉,幾縷被打濕的頭發還粘在臉頰邊,更顯得清新干凈。

    肖毅心中嘖嘖兩聲,不免搖頭感嘆:長的花朵一樣,怪不得那幾個土兵要對他們圖謀不軌,這分明就是紅顏小禍水嘛。

    偷眼瞧了下王過江,這家伙實在是更沒出息,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睛直愣愣的盯著人家臉瞧,直把林靜竹都盯的有點不好意思了,低著頭紅著臉從他身邊走了過去。肖毅趕緊從后邊桶了他一下,提醒他別太丟人。

    “我見過你,你在知青文藝匯演上拉過小提琴!是不是。”王過江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肖毅一愣,一時沒有明白王過江的意思。林靜竹卻回頭笑了一笑,說:“嗯,你看過我表演?”

    王過江也笑著說道:“看過,都是外五縣的知青,怎么可能沒看過那次匯演,我們都喜歡聽你拉小提琴。沒想到,在這遇見你了。”

    “噢,那謝謝夸獎。”

    聽他們講話,肖毅大概猜到了一點,就問王過江怎么回事。王過江跟他講,林靜竹是外五縣知青中有名的文藝尖子,在外五縣知青辦組織文藝匯演里,她一把小提琴連奏了十多曲子,撐起半個匯演節目,很是轟動。從此之后,知青們雖然不知道林靜竹的名字,卻都知道隴川縣有個的女知青,長的漂亮,小提琴拉的特好。一時間林靜竹簡直成了外五縣知青的青春偶像和大明星。而他剛才那么不禮貌看著林靜竹,并不是因為突然發現她長的多漂亮,而是天亮之后認出了她就是匯演上拉小提琴的女知青,很感意外而已。

    王過江回憶著林靜竹拉小提琴時的情景,不禁問到:“你的小提琴呢?”

    林靜竹淡淡的吐了口氣:“那小提琴不是我的,是文工團從縣里借來的,用完了馬上就得還回去。說那是傳播資產階級反動思想的沖鋒槍,要在組織的監督下合理使用。”

    王過江又跟林靜竹聊了兩句音樂,突然發現自己半路自學成才吹口琴,跟從小就苦練小提琴的相比,就相當于民兵和正規軍的區別,根本不是一個檔次。說了兩句也就住了嘴,魯班面前耍大刀,自慚形穢不說,出了丑就不好了。

    看著林靜竹已經能輕松的閑聊說話,肖毅就放了心,這表明她對同伴的死慢慢的釋懷了。

    早上這么一段小插曲后,三個人飽餐戰飯,繼續在緬北的高山密林間跋涉。王過江開路在前,林靜竹走在中間,肖毅背槍殿后。

    其實當時在云南邊境,知青越境參加緬共游擊隊的事早已是半公開化,成為了一種潮流。兩國有滇緬公路相連,從遮放甚至有通到緬甸的公共汽車,能把人直接送到游擊隊接越境知青的征兵站。但那一路軍警哨卡很多,肖毅是人保組通緝的要犯,當然不敢走那條路。他只是很奇怪,林靜竹他們,為什么沒選那條比較好走的滇緬公路,而選擇了走這條偏僻又危險的的捷徑。

    三人又跋涉一天,除了中途下了陣小雨和一次幾條旱螞蝗掉到了王過江脖子算是意外,其余一路無事。

    因為昨晚東西不夠吃,經餓怕了的王過江,一天來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為尋找著晚餐。可異常邪門的是,走了一天,三個人碰到最大的動物就是松鼠。當王過江已經做好晚上再次下河抓魚的準備時,事情卻又似乎出現了轉機。不遠處的小山下,傳來了一陣很不尋常動靜,雖搞不清具體是什么,但肯定不會是人。

    “那邊有東西,走,看看去。”王過江欣喜若狂的說著,提著刀就要過去。他口中的“東西”,指的自然是獵物。

    “我怎么聽著有點不對勁,到底是什么玩意兒,不像是落單的,亂糟糟倒像是一大群。”這個方面,林靜竹沒有絲毫發言權,可肖毅還能保持一份謹慎。

    “一大群最好,到底是什么東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咱先上那個小山坡,從高出往下看,隔的遠不會有什么危險。”王過江說完拔腿循著聲音奔了過去。他對打獵這種既刺激的又能改善生活的活動已經到了迷戀的地步,肖毅知道自己肯定拗不過他,只能帶著林靜竹趕緊跟上。

    踏上了那個小山坡,眼前往下是一段陡崖,大概兩三層樓高的樣子,而那聲音就是從陡崖底下傳上來的。

    三個人一走上那個山坡,就聞到了一股子臭味,直沖腦門,像是什么東西腐爛的味道。可山坡頂上長了滿灌木叢,擋住了向下的視線,仍是不能一眼看到下邊。

    王過江趴在了地面上,撥開樹叢,悄悄探出身往下望去,只看了一眼,就縮回了身來,嘴里小聲嘟囔:“驢日的,他媽的太慘了,太慘了。”

    “到底什么東西?”雖說動物身上都會帶些味道,卻絕對沒這么濃烈,肖毅聞著那惡臭更覺得不對勁,趕忙問道。

    王過江指了指下邊,皺著眉頭小聲說說:“你自己來看吧。”

    為了不驚動下邊,肖毅也趴著撥開灌木叢,探出頭去看,眼前情景讓他腦子登時嗡的一聲,呆住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209_5_226-m
德意志崛起之路
作者 終極側位
  穿越者站在新天鵝堡的露臺上,遙望著柏林的方向。那裡是帝國的中心。
  「總有一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