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戰豺群(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時林靜竹也把腦袋湊了上來,想看個究竟,肖毅本想攔住不讓她看,卻已經來不及了。

    她剛把頭探出來,就“啊”的一聲驚呼,肖毅心叫不好,把她一把扯回來捂住了嘴,:“姑奶奶,你不想活了?”趕緊探出身來看了看下邊動靜,回頭皺著眉沉聲道。

    林靜竹聲音發顫的問道:“那是什么東西?”

    “是豺狗,也叫赤毛狼,山里很多。”王過江壓低了聲回答。

    “我知道那是豺狗,我問的是他們吃的那時什么東西?”

    “死人。”

    山崖下,躺著兩具人尸,說是兩具,也只是他們大概猜的,因為現在看起來,那只能算是幾堆支離破碎的爛肉而已,只能大概分辨出個人形。

    一群豺狗都在亂哄哄的啃食著尸體,尸體腸肚大開,內臟早已被吃空,偶爾兩只豺狗會還為了半截殘肢或一根腸子撕咬兩下。

    熱帶叢林天熱多雨,尸體腐爛的極快,死者的面部已經腐爛不堪,身上的衣服也早被來吃晚飯的豺狗們撕成了碎布。一群碩大無朋的蒼蠅圍繞著尸體嗡嗡作響,另還有幾只烏鴉站在尸體上啄食著腐肉。

    肖毅強壓著胃中的翻江倒海,看了一陣說道:“看這樣子,估計死了有一兩天了,你覺得躺著的這兩位是什么人?”

    “別的不敢說,但是兩個人里至少有一個是緬共的游擊隊員。”王過江相當肯定的說。

    “為什么?”

    “你看那,還有那。”王過江伸手指了指尸體不遠處的地方。

    肖毅順著王過江手指的方向望去,草叢中赫然躺著一支中國制造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在部隊大院長大的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王過江在一邊說著:“我有個早先跑過去的同學,在那邊寫信跟我說,游擊隊用的都是咱們國家支援的五六式。你再看那個炸爛的子彈帶,也是五六式用的,咱在大院里都見過不少。在金三角有這種槍的,應該只有游擊隊。”

    還沒找到游擊隊,卻先看到了游擊隊戰士留下的尸體。三個人心里都有點不是滋味,但至少能看出一點,這曾發生過戰斗,游擊隊應該就在不遠的地方。

    這時王過江的目光落在那五六式上就再也挪不動了,拍了拍肖毅肩膀說:“你在這幫我盯著,我下去把那槍檢上來。”

    “還是算了吧,你沒見底下一大家子都把這當共產主義大食堂了。你就是要撿搶,也得等人家吃完走人了再說啊。”見了那五六半自動,肖毅也很是心動,可看著坡下一群豺狗,又不無擔心的說。

    “再過會兒天可就黑了,你愛深更半夜在這陪倆死人你就來。好了,別婆婆媽媽,我悄悄的下去,撿了槍就上來。你就在上邊看著,不過不到萬不得已別開槍,山里豺狗最難纏,惹著他們咱就麻煩了……”

    豺狗兇殘狡猾,又記仇愛報復,是山中一霸,所到之處虎豹也都避退。王過江在邊境打了一年獵,聽過見過不少,雖是一身功夫,對豺狗卻還是有三分忌憚的,但他想要弄把槍的愿望強烈之極,不管怎樣也要試一試。

    王過江轉身就要找地方下崖,林靜竹卻輕輕揪住了他,小聲說道:“別下去,有些不對……你看底下豺狗好像少了兩只。”

    這話說的肖毅和王過江心里同時一沉,心中默數,山下豺狗的確少了兩只。

    這時身邊樹叢忽然動了一下,肖毅余光一瞥,兩個紅色的影子猛然飛竄了上來,直撲三人。

    是豺狗,肖毅把林靜竹一把拉到身后,想也沒想,抬槍就射,砰的一聲,槍口生出一股白煙,半空中的豺狗應聲落地。

    豺狗有兩只,一只被肖毅一槍打爆了頭,另一只被王過江一個譚腿踢飛了回去。那豺狗嗷的痛叫一聲,落地打了個滾,又撲了上來。王過江拉開架勢接招,卻沒想到那豺狗靈活之極,發現他不好惹,就避開了轉而去找肖毅身后的林靜竹。

    “媽的,找死。”肖毅大罵一句,舉起槍托,轉身砸在竄上來的豺狗眼睛上,豺狗的眼眶頓時血流如注,慘叫著連連后退,被王過江一刀削掉了腦袋。

    原來,林靜竹剛才一聲驚叫,到底還是驚動了豺群,那兩只豺狗就趁他們仨不注意偷偷跑近。這時山崖下的豺群聽到槍聲和同伴的慘叫,呼啦一下,一陣紅風似的從山下繞道跑上了坡。

    “完了,豺狗恐怕是吃臭肉吃煩了,想換咱仨新鮮的換換嘴兒。殺了倆偵察兵,人家大部隊找上來了,咱怎么辦?”王過江說完,迎上去揮刀逼退了個最先竄上來的豺狗。

    “還能怎么辦?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唄!”肖毅現在也忙得不得了,銅炮槍不能連發,打一次就要重新裝填火yao鐵砂,麻煩的要死。他放過一槍后,一邊和王過江一起胡扯,一邊急急忙忙的給銅炮槍裝火yao,心念如輪的思考著對策,頭頂急得冒出了汗。

    林靜竹沒有倆人大難臨頭還能扯淡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看著氣勢洶洶沖上來的豺群,害怕極了,兩手緊緊攥著他的衣角,微微發抖。

    銅炮槍終于上好了火yao鐵砂,肖毅端著槍瞄準了當頭的一只豺狗,喊了聲“閃開。”

    王過江剛剛避到了一邊,肖毅就扣動了扳機。只聽“呯”的一聲,又是一陣濃煙,一只豺狗蹬了蹬腿,倒在血泊里,其余企圖圍上來的豺狗攝于火槍的威力,都退后了幾步。

    豺狗已經全部跑上了山坡,漸漸圍了上來,肖毅思量著,憑手里這老*和王過江的長刀對付一擁而上的豺群,遲早頂不住。打是打不得,就是跑,兩條腿的人又怎么能跑得過四條腿的豺狗。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到山坡下那把五六半自動,增強了火力,才有跟豺群背水一戰的資本。

    他繼續給銅炮搶換藥,沖著王過江說:“這樣下去不行,咱得下去,下去拿槍。”

    “驢日的,路上都是豺狗,怎么下去?”王過江剛才擋在最前邊,腿上一不小心被豺狗抓了一下,現在鮮血淋漓。

    “還他媽的走什么路,直接跳!你先下去,在下邊接著她。”趁著這么一會兒,肖毅又裝好了鐵砂,把林靜竹推到崖邊,準備著放第三槍。

    沒想到王過江卻把火槍從肖毅那搶了過來:“你槍法比我好,你下去,我在這頂著,快點。”

    兩個人從小玩到大,默契之極,之間不用多說,就能理解彼此的意思。肖毅點了點頭,轉身抓住身后的林靜竹說道:“一起下去。”

    “不,我不敢。”林靜竹看著那個高度,輕輕往后一退。

    肖毅沒工夫跟她啰嗦,一把攬住她的腰,伸手抓住崖邊長出的長藤,把林靜竹抱在懷里,自己墊在下邊,手上抓著長藤控制著滑下的速度,兩人就順著將近九十度、八九米高陡坡一起禿嚕了下去。

    王過江一手提刀一手拿槍防備著豺狗進攻,抽空回頭看了眼,見兩人都下了崖,稍稍放了心。豺狗領教了長刀和火槍的威力之后,就不再貿然上前,把王過江逼到了崖邊只剩下幾步的地方,交頭接耳,嗚嗚亂叫,像是在思考對策。

    豺群向來是由頭豺帶領,詭計多端,善于協同作戰。王過江曾親眼見過幾只豺狗圍捕水牛的情景。一只豺狗跑到牛的面前嬉戲,另一只豺狗跳到牛背上用爪子給牛屁股抓癢。水牛感到舒服翹起尾巴,第三只豺狗趁機一把捅進牛的屁眼,用爪子把牛腸子掏出來,水牛慘叫一聲后就玩命的往前跑,腸子拖出來的越扯越多,直到最后腸盡肚空而死。

    這豺群按兵不動,反而讓王過江更加擔心,不知道該退還是該進。只能這么對峙著,為肖毅爭取點時間。

    陡坡上有不少樹枝和碎石,肖毅他一人身上又壓了兩人的分量,一路滑下來,背上、屁股上的衣服早就被刮拉的稀爛,只感覺火辣辣一片不知道有多少傷口,一只手也被長藤上的毛刺磨破了,鮮血直淌。而且就在兩腳快著地的時候,手上實在支持不住了,一沒抓緊,兩個人連翻帶滾的掉了下來。

    剛一落地,肖毅顧不得頭暈眼花,撐著站了起來,全沒在意林靜竹這時候已經被他壓得滿臉通紅,拍了拍她急道:“你快找個樹爬上去躲起來。”說完跨過地上的尸首,就去撿那把五六半自動。

    突然,山坡一只豺狗沖著天發出了一聲長嚎,似狗非狗似狼非狼,讓人聽了不禁毛骨悚然。隔了片刻,遠處傳來一聲同樣的嚎聲,像是應答。肖毅一聽心叫完了,只怕這是豺狗在搬救兵。

    坡頂的王過江也猜出了豺群集中優勢兵力消滅自己的用意,嘴里大罵:“驢日的豺狗子,知不知道朋友來了有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說完抬起槍也不瞄準,沖著豺狗最多的地方放了一槍,豺群嗷嗚一聲避開了,卻被更加濃烈的火yao味激發了兇性,嗚嗚的撲了上來。這時灌叢中又鉆出了七八只大紅豺,援兵一到,豺群聲勢更壯。

    王過江知道不能再等,沖著下邊大喊:“肖毅,你好了沒有,我這邊頂不住了,火力掩護,爺爺我要撤了。”

    肖毅終于拿到了槍,大概檢查了下,除了槍托被磕掉了一個角外,沒別的毛病。聽到王過江的叫喊,來不及多想,跪姿舉槍瞄準坡頂,從左往右“呯、呯”兩下,干掉了兩只正糾纏王過江的豺狗。心中大喊爽快,這可比那土火槍好使多了。可等瞄準了第三只再扣扳機時,卻只聽到撞針空響掛機的聲音,槍里的子彈打光了。

    王過江聽到肖毅槍響,就松了口氣,他知道只要讓肖毅拿到了槍,就沒什么大問題了。連忙把銅炮搶一扔,長刀咬在嘴里,手抓長藤就要翻身滑下崖來。

    他哪里知道肖毅現在正滿世界的找子彈,沒了步槍掩護,而豺狗就趁著他刀在嘴里,身子已經懸在外邊的當口,猛撲上來一口咬住了他肩膀。

    王過江肩膀吃痛,嘴里咬著刀含糊不清的罵了一句。騰出了一只手捏住了那豺狗脖子,嘎巴一聲扭斷了頸椎。卻沒想到這時又一只豺狗也沖了過來,他伸手護住了臉面,卻被豺狗咬住了另外一只肩膀。

    陡坡上長出的那根樹藤,被肖毅和王過江先后折騰了一遭,又被剛才的大力一沖,終于再也撐不住一個人和兩只豺狗的分量,被連根拽了出來。王過江大叫一聲,直接從坡頂摔了下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豐碑楊門
作者 聖誕稻草人
   大郎替主把命喪;二郎無力而陣亡;三郎馬踏入泥漿;四郎失落在遼邦;五郎一怒當和尚;七郎亂...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