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共以及緬共人民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馬克思主義才傳入緬甸,非馬克思主義的各式社會主義思想也傳入緬甸,對當時反英獨立的青年深受影響。1939年8月15日,一些“德欽黨”(即后來的我緬人協會)內的激進分子德欽丹東、德欽索、昂山、德欽巴欣、吳登佩敏等人在印度共產黨的幫助下成立“緬甸共產黨”。昂山當選為第一任共產黨總書記,不久由于昂山忙于別的事務,與共產黨漸次疏遠。

    1940年至1941年間,德欽丹東、德欽索等人被捕,緬共無形中陷于瓦解,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暴發,1942年1月日本軍隊從馬來西亞和泰國侵入緬甸,德欽索出獄,恢復了共產黨的組織,任第二任緬甸共產黨總書記。

    1944年8月,緬共、“緬甸國民軍”(昂山為首)、“緬甸人民革命黨”(即緬甸社會黨前身)等抗日團體,秘密組織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成立“緬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1945年緬共召開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推舉吳登佩敏為緬共中央政治局書記,并通過了在緬共推行美國共產黨白勞德路線的“和平發展路線”。

    1946年3月,由于清算白勞德路線造成緬甸共產黨內部第一次大分裂,德欽索與其它七個中央委員脫離緬共另行組織紅旗共產黨,德欽索任紅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緬甸共產黨則重新組成新的中央,選舉德欽丹東出任中央總書記(后改稱中央委員會主席)。

    1946年10月,緬共因同昂山(此時已經完全脫離緬甸共產黨)及社會黨份子政見分歧,緬甸共產黨決定退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緬甸獨立后,緬甸共產黨堅持反對吳努政府,1948年8月,吳努政府向緬甸共產黨全面進攻,緬共被迫轉入地下,并開展武裝斗爭,同時轉入武裝斗爭的有紅旗共產黨、人民志愿軍和一部份國防軍。

    1949年3月,緬共與人民志愿軍及起義的國防軍(該部國防軍于1950年完全接受緬共領導,并正式編入緬共的武裝中)取得協議,建立“人民統一陣線”,組成了“民主聯軍”,協同作戰。但為期不久,陣線即告分裂,并發生內戰,克倫自衛軍與緬共發生武裝沖突,緬共同時與紅旗共產黨之間也發生磨擦,緬共武裝斗爭的發展大受影響。吳努政府則于1950年4月至1951年底間,發動了三次大規模進攻,緬甸共產黨武裝被迫退出所有城鎮,全部轉入農村。

    紅旗派的武裝力量在政府軍的打擊下不斷削弱,活動區域曾退至緬印邊境一帶,最后仍未逃脫失敗的厄運。曾經是緬甸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的德欽梭,在其內部分裂后,實際上已經不得不放棄共產主義主張,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事實。

    紅旗派的武裝并沒有回為其紅旗的稱謂而壯大,反之越來越小。領導人德欽梭他的長處在緬甸文學創作,曾經就是一個著名的緬甸作家,隨著時間推移,作家更加有了更多創作的yu望。革命對于他們說,似乎是徹底失敗了,“紅旗”勉強堅持到1972年便煙消云散了。

    德欽梭于1972年被緬甸政府逮捕,宣判死刑,后改為無期徒刑,由于德欽梭本人向當局說明需要書寫緬甸歷史的縁故,1980年被當局提前釋放。

    緬甸共產黨“白旗派”較之“紅旗派”要好得多,其領導人德欽丹東領導的地下武裝,50年代以勃固為根據地,在克耶邦、克倫邦發展了自己的勢力和地盤。

    緬甸政府自奈溫上臺后,開始對一切反政府武裝采取了高壓打擊手段,緬甸共產黨及其武裝首當其沖。

    50年代后期,在政府軍的打擊下,“白旗派”失去了原有的優勢,隊伍四散,部聳武裝力量聚集到了緬中邊境一線。

    原緬共武裝中的克欽族部隊以及部份緬族部隊,由于不敵緬甸政符軍的軍事打擊,在五十年代后期、六十年代初期退到了中國境內,被中國政府接收并進行了安置,克欽族大多安排在中國貴州,緬族大多數安排在中國四川。

    1952年7月,緬甸共產黨、紅旗共產黨和人民志愿軍骨干份子組成的人民同志黨之間停止了武裝沖突,舉行三黨談判,討論三黨合作以及進而實現三黨統一的問題,但由于三黨仍有原則分歧,會議沒有達到圓滿的結果。此后,緬共曾一再向吳努政府提出和平談判建議,吳努政府都予以回絕。

    1959年緬共同克倫族團結黨、新孟邦黨、克耶族進步黨、欽族最高委員會建立了“民族民主團結陣線”,實際上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1960年11月,緬共派代表參加了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召開的莫斯科會議,并簽署了有關文件。以后在國際共運的爭論中,緬共站在中共一邊,并明確規定:*思想是緬共的指導思想。自此以后,中共全面介入緬甸內戰中,為緬共培養了大批軍事指揮員,建立了緬甸共產黨人民軍,所有裝備及物資均由中共提供,從此緬共也完全充當著中共義務兵的角色。

    1962年奈溫將軍上臺執政,1963年6月至11月,緬甸政府(革命委員會)提出與緬共進行各談,在中共的背后支持下,緬共在和談中全面要求參政,并拒絕了政府要緬共交出武裝的要求,紅旗共產黨領導德欽索也帶領代表團參加了這次和談。

    在中共武裝奪取政權的指導下,緬共于1964年舉行中央全會,確定了“贏得戰爭、奪取政權”路線。

    1966年中共國慶,緬共主席德欽丹東作為*的親密友人登上中共國慶天安門城樓,正式揭開了中共公開支持緬共的序幕。

    1968年9月24日,活動在緬甸勃固地區“白旗派”的緬共主席德欽丹東在營地被其警衛人員槍殺,當時緬共中央與活動在緬北的人員對接不上的狀態下,他們不清楚緬北的德欽巴登頂在中國的支持下已經在緬北建立了根據地,為了轉變局勢,德欽丹東的中央與政府吳奈溫進行了一次和談,奈溫將軍親自派飛機將“總書記”德欽丹東接到仰光,雙方談判沒有任何結果,德欽丹東被飛機送回不久,就被緬甸情報部門策反成功的德欽丹東警衛員苗敏刺死,苗敏攜槍逃跑,緬共中央推選德欽辛繼任主席,德欽巴登頂為付主席。德欽辛1975年在緬甸政府軍的軍事圍剿中陣亡。

    德欽丹東被刺當時是中南半島上共產黨組織最高領導人首次遇刺身亡事件。這次行動的成功,緬甸政府軍事偵探部起到了十分重要作用。尤其是1962年以來,奈溫將軍的情報工作較之吳努時期有了一個更大飛躍。某種意義上講,情報系統成為緬甸執政者必不可少的工具。當時緬甸的情報系統分為軍隊和警察兩大塊,真正起作用的是軍事情報系統。

    勃固山區是緬甸南部地區的一個咽喉地帶,東鄰克倫邦、東北接克耶邦,南部與仰光相鄰,由于瀕臨大海,山區氣候異常,一年四季冬夏分明,當時“白旗派”的領導德欽丹東將根據地選在這里,明顯是一個戰略錯誤。

    德欽丹東平時有一個警衛班擔任保衛,打仗時,一般是由警衛隊長帶領至少一個排的人馬跟隨左右,保衛工作自從昂山將軍遇刺后,緬共中央采取了更加嚴厲措施,特別是在與緬甸政府軍對抗的特殊歷史時期。德欽丹東的警衛班長苗敏是正宗緬族,跟隨德欽丹東十幾年的時間,由于苗敏對總書記的生活習慣十分了解,他被任命為警衛班長,苗敏雖然只是一名班長,但連中央的領導也要對他客氣,他的位置十分重要,此人平時還老實,工作勤勉,能吃苦耐勞,深得德欽丹東的青睞。

    奈溫派飛機接德欽丹東赴仰光談判,苗敏一同前往,照顧總書記的起居飲食。沒想到這一次他被政府的有關人員“盯”上,做了大量工作,在金錢的誘惑下,苗敏終于答應與政府的合作條件。隨身警衛的變化,德欽丹東絲毫沒有察覺,同機返回了勃固根據地。德欽丹東每天早晨都要沿山路走一轉才回來處理事務,他被刺殺這天他想一個人獨行,苗敏堅持將其它警衛留下而自己跟隨,心事沉重的德欽丹東根本沒有理會苗敏這種有企圖的蓄意安排,已經走出營地,德欽丹東還在往前走,似乎前方是他的歸宿。德欽丹東走到一個土包上停了下來,看前遠處出山的太陽,顯得心事重重。身后的苗敏見時機成熟,掏出隨身的雙槍,從背后向德欽丹東一陣猛射,瞬間德欽丹東就倒在血泊里,苗敏摘下了德欽丹東的手表,攜槍向仰光潛去。

    德欽丹東遇刺對勃固山區的緬共是一個沉重打擊,并直接導致了“白旗派”的終結。緬甸政府軍抓住這有利時機,對勃固進行大規模進攻,取得了全勝。

    1968年,重新占據緬甸北方大片土地為根據地的緬甸共產黨,基本上是原來“白旗派”成員,由于“紅旗派”退出歷史舞臺,“白旗派”就再也沒有沿用這一名稱。

    南部緬共武裝面臨滅亡時,北部被各種先進武器裝備的人民軍卻不斷取得勝利,勢力影響越來越大。外電報道說在一些職業軍人嫻熟指揮下,緬共人民軍過關斬將,使政府軍產生了極大的驚恐心理。

    實際上這些軍人就是中國派出的軍事顧問,在中共全力支持下,人民軍在果敢站穩腳根后迅速向薩爾溫江西巖擴展,1970年4月,人民軍攻克北卡佤山的勐卯。人民軍內也開始大量使用*語錄,在人民軍的立功證書上清楚地印著*著軍服的頭像,內容十分奇怪,上面寫道:XXX高舉*思想偉大紅旗,在X次戰斗中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榮立X等功。下面署名:緬甸共產黨人民軍總部。

    1970年11月,占領與中國云南省畹町一橋之隔的棒賽,,同時攻占了瑞麗縣對面的姐蘭、云南潞西縣茫海境外的勐古并建立了根據地,緬共北方分局一度在這里工作,不久組建人民軍東北軍區,司令員林天,后為趙明,付司令是彭家聲,彭家富為東北軍區2旅旅長,緬共人民軍東北軍區活動于緬甸貴概、棒賽、景北、勐古、果敢、北佤等地,東北軍區加入了大量中國知青,緬共新的根據地,最強大時面積約3萬平方公里,人口約50萬左右,七十年代初,隨著大批量中國知青加入緬共人民軍,人民軍在數量和軍事實力上都有了極大的改變,相繼創建北方根據地,控制北方的一些城鎮及農村。

    1970年在中共軍隊的協同下,中共云南省軍區司令員陳康親自坐鎮中緬邊界一方蜿町,緬共集結了全部兵力,為打通西進之路首先進攻緬甸重鎮臘戌,由于緬共軍事失誤,政府軍掌握了緬共人民軍全部軍事計劃,當緬共部隊攻入臘戌火車站,緬共人民軍戰士正用火箭筒射擊停靠在站上火車頭時,奈溫調動全國軍隊主力,將進攻臘戌的緬共人民軍里三層外三層圍了水泄不通,人民軍在強大的火力下,只有強行突圍,此次戰役死傷參戰的中國知青200多人,部隊突圍七天七夜回到中國邊境蜿町時西進部隊所剩無幾,人民軍從此以后也就開始走下坡路。

    1971年底,為鼓士氣,在中國軍隊配合下,東北軍區與果敢、棒賽、北佤縣的縣大隊共3000兵力,進攻緬甸邊境重鎮滾弄,與政府軍惡戰42天也沒能拿下滾弄。

    1972年攻占南卡佤山,占領邦桑、邦揚。邦桑成為緬共中央所在地。德欽巴登頂、楊光、林天、余建、德欽培等人紛紛進入邦桑,在邦桑中央所在地,開設了對外廣播,與此同時,在僾尼族聚集的撣邦東部地區,緬共人民軍815軍區成立,林明賢任司令員,轄區在緬共中央附近根據地,林明賢是東北軍區付司令彭家聲的女婿,中國海南人。

    緬共人民軍前后成立了四個軍區:東北軍區、中部軍區、815軍區、以克欽族為主的101軍區,建立了中央警衛旅。

    東北軍區主要負責臘戌以北的解放區,有二個正規旅,總兵力5000人左右,司令員趙明,付司令彭家聲,參謀長余建,財政部長劉國璽,內務處長楊茂安,一旅旅長魏超仁,二旅旅長彭家富,付參謀長蔣聲明。

    中部軍區根據地在緬共中央所在地邦桑一帶,主要轄區是邦桑以南的區域,司令員李自如,付司令是佤族頭人后裔鮑友祥,下屬5旅、12旅,兵力4000人,中部軍區以佤族為主,是緬共人民軍中一支較能呼苦與作戰的部隊。

    815軍區當時的轄區一直沿湄公河至緬老邊境,緬甸景棟以北的大部地區均是815的根據地,下屬768旅和683旅,768旅旅長宰弄板,緬甸撣族為主。683旅則以僾尼族為主要人員。

    101軍區在“史迪威公路”的北線靠近中國的一段,屬于克欽邦,以克欽族為主,司令員丁英,克欽族,這個軍區一直是緬共人民軍在克欽獨立軍轄區內唯一的根據地,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邦桑中央警衛旅旅長羅常保,中國昆明知青,89年緬共滅亡后任815軍區參謀長,和林明賢一起在與中國打洛一江之隔的小勐拉。

    1975年3月15日,德欽辛和中央書記德欽漆在作戰中死亡,5月緬共召開了中央委員會擴大會議,選舉德欽巴登頂為緬共中央主席,德欽偑丁和欽貎基為付主席組成了新的中央委員會。

    簡單描述一下原緬共部隊及組織情況,對于了解緬甸北部的共產黨武裝力量,是非常有幫助的,通過了解及本文的深入,大家就會了解實際上緬甸北部各種販毒武裝,除坤沙和果敢毒品大王羅星漢以外,也就是原來的緬甸共產黨人民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84740_5_224-m
明末工程師
作者 米釀
  二十一世紀的工業設計師李植穿越到明末。
  沒有錢?搞個飛梭織布機來,立刻賺到盆...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