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黑社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童年

    生長在窮苦人家的崩牙駒,小學二年級輟學后,就在街頭發出狠勁,朝著表面風光的江湖路進發。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與香港隔海相望的小城澳門,仍舊經歷著經濟不景的嚴寒,在新橋區青草街一間小房子內,尹家的頭一胎男嬰出世了。

    尹家的家主,原是中山市坦洲人士,來澳謀生后在自來水廠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雖然收入微薄,但亦勉強可以養妻活兒。

    這個長子被取名為國駒,夫婦對他都寄以厚望,但尹國駒長大后,竟然成為了澳門黑道史上最叱咤風云的人物。

    ●小二輟學當小工

    才十歲的尹國駒,已開始感到生活上的壓力,弟妹一個跟一個的出世,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小二后終于輟了學。

    當時的尹國駒并非貪玩離開學校,而是因為在六國酒樓找到了一份點心小工,開始幫補家計,工作之余亦開始與附近街童混上了。

    到了十五歲,他終于捱不住酒樓工的辛苦,開始聯群結黨干起炒賣黃牛戲票的勾當。

    ●做黃牛黨賺錢

    在當時來說,黃牛黨是偏門生意,尹國駒一班童黨就因為爭地盤與其它小幫會發生過不少沖突,他由于體格結實,已成為黨內的小大哥。

    開始踏足江湖路,賺來的錢亦令家中環境改善了。十六歲,他托人買了一部綿羊仔,四出練車,由于為人好勝,一次失事,一只門牙就此報銷,被同伴謔稱為崩牙仔。想不到這個花名,卻在九十年代的澳門,叫人聞名喪膽。

    ■入會

    崩牙駒入會不久,差點喪了命。

    崩牙駒涉足江湖,結識的同道朋友愈來愈多,當時,在旅游勝地大三巴附近的三巴仔,是澳門黑幫經常出沒的地方。崩牙駒就是在這里,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黑仔華。

    有了幫會撐腰,崩牙駒亦開始蛻變,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黃牛,大部分時間在沙梨頭一帶盤據,收贓、爆竊成為了每日的例行公事,并且打出了名堂。

    ●七個小魔童

    崩牙駒與其它幫會少年,有時亦會共同進退,他們除了各自為本身的幫會辦事,自己也有時做私幫買賣,這班小魔童窺準一些販夫走卒好賭的心理,在街頭巷尾擺設「三公」檔,當然也是些騙人伎倆。

    「有七個人作核心。除崩牙駒,還有水房賴、張氏三兄弟、耀仔(后來成為水房賴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稱『七小福』,后來加入的人亦愈來愈多。」

    ●妻離弟喪

    廿來歲,崩牙駒遇上了生命中第一個女人,但誕下第一個兒子后就分手了。感情失敗對他來說沒什幺大不了,但最令他傷感的,卻是親弟國良之死。

    在崩牙駒未進入賭場賺錢前,原來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場,他知道這門路的生意必須縝密進行,就起用了自己的親弟弟國良。但販毒之余,國良卻染上了毒癮,最后因注射過量毒品死亡。這個沉重打擊,令崩牙駒放棄毒品,轉到賭場發展。

    ●步入賭場做初哥

    崩牙駒的大佬黑仔華,在八十年代初期,開始向賭場的糾察高層靠攏,憑關系,崩牙駒亦踏入賭場,但只是當一些小閑角,向贏錢的賭客索取打賞。賭場內還有另一盤生意,就是放數。初露頭角的崩牙駒,對此亦垂涎欲滴,但卻遇到了厲害的對手,這個人便是水房幫的大哥「肥仔坤」。崩牙駒初生之犢,終于碰撞了這頭盤據多年的「大老虎」。崩牙駒控制賭場的迭碼利益,向所有賭場的迭碼仔抽取傭金,每天就進賬二百多萬元,他說這是互惠互利。

    ●坐監

    礙于黑仔華的情面,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后卻暗箭連連,令崩牙駒一度入獄。

    「肥仔坤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駒逼良為娼,使他被判入獄半年。出來沒多久,又遇到另一個強敵,差點無命。」

    八六年初,崩牙駒在賭場放數,已是幫中的小頭目,亦同時招收了一批好勇斗狠的手下,但卻被老牌黑幫功樂人馬偷襲。

    「那年九月底,阿駒飲早茶,被十幾人狂斬,幸好有個司警在附近開槍制止,但阿駒都被斬成重傷,現在他的右手都不靈活。」一名14k小頭目說。

    ●石岐嘟

    死過翻生,崩牙駒仍強悍無懼,但樹立的敵人亦愈來愈多。

    兩年后,肥仔坤再出陰招,借澳門七彩飯店老板被斬血案,暗中叫人頂證崩牙駒親自帶隊斬人,結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后才無罪獲釋。

    但這次險受牢獄之災,卻令他認識了一個人,這就是當日將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此人后來成為他的契爺。

    同時,崩牙駒亦遇上了生命中第二個女人Anna,為他開枝散葉。

    ■出位

    崩牙駒冒死將黑霸王摩頂平拉下馬,終于出位。

    一九八八年,澳門賭場開始了一個破天荒的制度,就是沿用至今的迭碼仔運作機制。在這個機制運作之前,葡京賭場其實已產生微妙變化。這改變來自于一個人,他就是香港14K大哥「街市偉」。在整個九十年代,他亦與崩牙駒結下了不解之恩怨情仇,最后以生命互搏,兩人的不和,綻出的火花亦燃燒了澳門整個黑道。

    ●超級金手指

    崩牙駒知道這位超級大哥得罪不起,正感猶疑,契爺石岐嘟卻從旁加了一把勁。

    在摩頂平被缺席審判的情況下,崩牙駒就以知情者身分出庭,繪形繪聲地力指摩頂平就是兇案的幕后黑手,摩頂平從此開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門。

    ●迭碼豬籠入水

    崩牙駒一手將這個黑道巨人拉下了馬,開始了他另一階段的江湖路。

    而當年與崩牙駒同撈同煲的「七小福」,亦在這段時間全面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水房賴的姊夫)因病去世,臨終時囑咐水房賴及崩牙駒日后要攜手合作,切勿刀尖相對。因當年耀仔曾為他頂過罪,入過獄,恩人的遺言,阿駒亦一口答應。已是水房小頭目的阿賴,獲崩牙駒引薦進入賭場迭碼。

    至于張氏三兄弟及白板仔,由于拜入摩頂平門下,大佬被崩牙駒所害,所以一直懷恨在心,彼此各不相干。

    ●死過翻生搞地產

    雖然有街市偉撐腰,但崩牙駒的仇敵仍向他不斷狙殺,八九年底他在葡京樂宮美食中心被兩槍手襲擊,子彈射中玻璃改變方向,逃出了鬼門關。

    大難不死,他亦趁九○、九一年澳門的地產潮興起,賺了一大筆,但卻因此與「黑仔華」翻了臉。

    「地產熱潮,澳門的地產發展商都想收舊樓重建,黑仔華和他爭食,各自出動手下有計劃重建舊區『落釘』。「兄弟」兩人就因為同爭一個地盤,崩牙駒被命令讓路,他一怒之下從此就各走各路。

    ●疑涉「殺虎案」

    崩牙駒的契爺石岐嘟,就在這段時間與他過往甚密,契爺契仔合力打天下。

    在九三年底,澳門發生了一件震驚港、澳黑道的大事,據一些知情人士說,事件可能亦涉及他們這一對「活寶貝」。

    「九三年底澳門大賽車,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后在帝豪酒店慶功,一出門口車就被三個電單車殺手槍殺。」

    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前數日因涉嫌在港槍殺了湖南幫大哥王朗維,所以被復仇。

    一些知情人士懷疑與石岐嘟及崩牙駒有關。雖然當時司警方面有懷疑,但因證據不足,而石岐嘟勢力亦大,所以沒有動他。

    ●四聯驅逐新義安

    九五年期間,崩牙駒與水房賴兩位難兄難弟開始想壟斷賭場迭碼的龐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幫的頑抗。

    觸發兩地黑幫對抗的,是位于仔君怡酒店的賭場之爭,在九五年尾,向氏兄弟正在斟盤與大陸勢力合作搞君怡賭場,但崩牙駒卻要分一杯羹。

    當時賭王左右做人難,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彈,并且與澳門的四大幫會合組四聯公司,公然與香港幫會對抗。

    最后賭場開不成,沖突才告一段落。

    也算是賭場得意情場失意,他第二任妻子Anna挾了三千萬元走了

    ●兩大天王赴濠江

    九六年,崩牙駒在澳門大搞慈善演唱會,邀來了四大天王的張學友及劉德華濠江演出,成為了一時盛事。而他亦開始以商人自居,風liu成性的崩牙駒,此時亦搭上了亞姐楊愛貞,向她猛追力捧。

    而與香港黑幫沖突的第二浪,也在這時開始,和勝和因在賭場與崩牙駒手下爭奪迭碼利益,連月被14K急攻猛打,傷了十多人,終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處心積慮一統江湖

    經此兩役,崩牙駒處心積慮,要建立一個屬于澳門人的地下世界,而與他合作多年的幕后老板街市偉,亦感到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崩牙駒極有可能成為另一個當年令他進退維谷的摩頂平。

    表面上,兩人亦沒有正面沖突,但其實已暗中作出部署。

    ●兄弟開戰

    部署歸部署,但擺在眼前的大戰,已經迫近眉睫,對頭人竟是由細玩到大的水房賴。水房賴與崩牙駒,多年來均為街市偉當前鋒,但由于街市偉對崩牙駒已有戒心,就暗中進行分化。雖然雙方戰戰停停,并無人命損失,但再打下去,崩牙駒已察覺情況并不簡單。

    ●要殺崩牙駒

    在此危急關頭,雙方都在國內班馬增強勢力,崩牙駒一直在老家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過軍訓的人,俗稱「番薯兵」;水房賴也工于心計,在下斗門亦有不少殺手,雙方的沖突一度在珠海與中山蔓延。

    除了明刀明槍,水房方面亦出動了建立了多年的「黃氣」(警方勢力)及賭場稽察科的勢力,向崩牙駒左右夾擊,亦引起博彩監察司司長布理路被14K人馬伏擊槍傷的軒然大波。

    「司警以司長白德安為首,全力圍剿14K人馬,而14K就索性打游擊。」

    崩牙駒逃亡海外。

    ■逃亡

    九七年的六月,離香港回歸只一個月,澳門司警發出通緝令,透過國際刑警全球通緝崩牙駒及14K的高層人員。

    在此之前,崩牙駒已經悄悄地離開澳門這個熱鍋似的戰場,轉赴歐洲匿藏,繼續指揮手下與水房賴及街市偉開戰。

    與他為敵的水房賴,見勢頭不對,亦離澳暫避,只余下街市偉死守在仔的新世紀酒店,因為酒店內的新賭廳即將開幕。當然,他亦加強了隨身保鑣,不少蓄平頭裝的黑衣大漢都貼身守護在身旁,酒店內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崗,還出動受過訓的犬只巡邏,氣氛凝重。

    ●槍戰

    14K人馬自崩牙駒在海外遙控后,亦開始了游擊戰略,敵明我暗,將水房殺得措手不及。九七年七月廿九日凌晨,離新世紀賭廳開幕前三日,AK47的槍聲終于在酒店前響起了。

    凌晨三時,兩輛載槍手的汽車慢慢地駛到酒店門前,在車頭位置的槍手,將AK47的槍管伸出車窗,朝大門一排又一排的子彈亂掃。流彈打傷了一名保安及兩名外籍游客。

    這次機槍掃酒店,令澳門名噪一時,不少國家都將澳門列為高危地區,勸諭本國游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這個東方蒙地卡羅。

    ●截斷財路

    除了真槍實彈示威,崩牙駒亦使出了另一撒手,派出手下向街市偉名下的鉆石廳當「門神」,大凡進出的賭客均被恐嚇,要他們往別的賭廳去,否則手下無情。如此一來,街市偉的賭場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經濟不景,澳門又成了恐怖戰場,賭業更加雪上加霜。

    街市偉及水房處于下風,在外的崩牙駒卻洋洋得意。

    街市偉見自己處于被動,司警雖然四出拘捕14K行動組成員,但由于他們已放棄賭場迭碼活動,一時三刻也找他們不到,為防大本營再遭遇襲,于是向香港的幫會班兵支持。

    ●三大黑幫赴澳增援

    此番前往與崩牙駒對抗的,正是新義安與和勝和及14K人馬。

    三大幫會此番赴會,除了有食有住,也是希望街市偉將崩牙駒打敗后,能夠在澳門賭場占回一席位置。

    但一天又一天的過去,14K再未有動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團卻坐食山崩,最后被迫撤退。屯兵不見效果,也不能找到崩牙駒的影,街市偉只好再出招,這次是透過他的大陸關系,希望將相信是匿藏在廣東省內的崩牙駒一鑊熟。

    「九七年八月,省公安廳接到臺山公安局一封通緝令,話崩牙駒、石岐嘟同豪仔(崩牙駒的左右手)涉及當地一宗毒品案,要求省方面全面通緝。」一位知情人士說。

    通緝令發出后,省公安廳派珠海及中山一帶公安拘捕澳門14K人馬,當時就有近百人被捕。

    但崩牙駒也是有辦法之人,他透過國內關系,查悉事件是由對頭策劃,于是作出反攻,簽發虛假通緝令的一名公安人員最后被扣查。

    ●無后顧之憂

    雙方招來招往后,崩牙駒再遣出手下在澳門各大街小巷散發印有街市偉照片的單張,指他就是黑幫大戰的幕后黑手,實行打心理戰。

    也由于搞得太兇,不少賭業人士都希望兩幫人平息干戈,江湖亦傳出消息,若有人能將事件擺平,可得二百萬賞金。

    「解鈴還須系鈴人,結果一名賭業鉅子出面做和事佬,向澳督進言,并承諾停戰后各幫派在賭場的利益分攤,終于停火。」知情人士說。

    崩牙駒知道戰略成功,而在離澳期間,手下曾發生內哄,亦急于返澳整頓。澳門的通緝令在十月底撤銷后,十一月中,崩牙駒不聲不響地回到了澳門。

    ■瘋狂

    崩牙駒回到濠江,竟然令澳門居民有新的希望,不少市民見他獨個兒駕總統型號的豪華房車,挾震耳欲聾的汽車音響,在澳門的大街小巷中穿來插去,這都顯示,殺戮連場的黑幫大戰已經過去了。

    一向趾高氣揚的崩牙駒,不單打了勝仗,還獲得葡京萬豪賭廳、凱悅酒店賭廳及回力一個賭廳的經營權,連街市偉在假日酒店的鉆石廳亦要轉手到他的名下,可說是全面勝利。

    但這名大贏家對過去一年所發生的血腥事件,恩恩怨怨卻避而不談,似乎要遵守一項承諾。

    ●拍戲開party

    暗地里,他卻在蠢蠢欲動,忙于拍電影《濠江風云》,也是他的電影自傳。戲中的內容差不多是講述了他半生的「英雄史」,在澳門拍攝期間更是數百馬仔出動充當臨記,甚至在仔大橋逆線行車,令人感覺到在澳門,他才是真正主人。

    「除拍戲,第一件事就是同楊愛貞搞個百萬豪華生日party,廣邀港、澳黑白兩道人物到賀,連記者都請了,真是搞到全澳轟動。」崩牙駒的一個友人說。

    反觀街市偉,每日只能躲在新世紀酒店內不見天日,誰強誰弱,已經一目了然。

    在逃亡期間呆得久了,崩牙駒回澳后亦過足了賭癮,亦試過一日輸掉了一億二千萬元,但由于財源滾滾,輸掉了也若無其事。

    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國際傳媒來訪

    在九八年的三月底,一向不接受傳媒專訪的崩牙駒,罕有地接受了兩本國際性雜志《時代》及《新聞周刊》的訪問。「Brokentooth」的名字成為國際級人物。

    《新聞周刊》洋記者訪問他的時候,就帶記者穿梭于酒樓、葡京賭場大門、仔豪華大宅,并招呼到旗下的萬豪賭廳高調地拍照,一派舍我其誰的氣概。

    說到他的敵人,崩牙駒竟毫不掩飾說:「請他們去旅行羅......不會再返。」

    每個晚上,崩牙駒就在自己開設的「重量級」disco內狂舞,大批馬仔駒哥前駒哥后的叫個不停,人彷佛就在云霄里

    但物極必反,雖然其它黑勢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敵,司警司長白德安登時看不過眼,著人將訪問稿譯成葡文,親自跑到澳督府參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亦密密部署,準備一舉剿滅崩牙駒。

    ●司警一哥大怒

    剛愈合的傷口亦開始被慢慢撕裂,但崩牙駒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訪問,連遠在英國的傳媒,也搭路赴澳門找他。

    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崩牙駒知道宿敵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開刀,14K中人亦作出了部署,看來誓要除去眼中釘而后快。

    此時的崩牙駒,已經進入了瘋狂狀態。

    ■滅亡

    五一勞動節的早上,澳門松山響起了一聲劇裂爆炸,將本已還原的江湖秩序重新震散。

    一枚威力強大的*烈性炸彈,正正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坐駕車底發生爆炸,白德安因為晨運跑步尚未返回車上幸免一劫。

    但這枚命「菠蘿」,卻令澳門此后一年多鬧至雞犬不寧,黑幫的大屠殺比前一浪更兇更狠。

    炸彈是誰放的,至今仍未弄得清楚,但案發后的九小時,白德安已經精銳盡出,分頭狩獵14K的高層人物,而矛頭亦直指崩牙駒的心臟。

    ●滅族大行動

    「當時阿駒同幾個近身馬仔,正葡京酒店一間上海菜館貴賓房入面,睇緊《城市追擊》訪問的片段,一班司警已經沖入房,帶隊就系白德安。」

    崩牙駒被帶出葡京時,記者的閃光燈已經閃個不停,他向白德安怒目而視的照片,翌日就刊登于港、澳報章的頭版位置。

    14K的其它高層捕的捕,逃的逃,但二、三線的馬仔仍舊凝聚在澳門街,沒有退過半步。

    ●垂死掙扎

    崩牙駒被捕,但司警要指控他的,不是炸了白德安的車,而是翻他的舊賬。最后只一項涉嫌參與有組織

    ■■■■■■■

    崩牙駒的愛情生活-[精華收集]

    自言酒不沾的尹國駒,是三子三女的父親,生性風liu,身邊總有美女相隨,為外界所知的最少有四人,當中以影星楊愛貞最廣為人知。尹的首任妻子Loann是葡籍女子,雖離異多年,外界傳他們一直未有辦妥離婚手續。

    尹國駒的第二任妻子建安娜(AnamariaQuinto),36歲,中葡混血兒,曾做酒樓女侍應,與尹國駒育有兩子一女。九五年十一月三日曾離奇失蹤,傳帶走「崩牙駒」建筑公司三千萬元資金,這筆錢有傳言是「崩牙駒」計畫退休後投資發展物業。

    至九九年八月一日凌晨三時,即「崩牙駒」被捕後十五個月後,突然出現,在胞妹陪同下到新口岸新警察總部銷案,她自稱歐游無與家人聯絡。這位「駒嫂」可算是江湖中人,有次她駕車途經仔大撟,因涉嫌違例駕駛遭一名警員截停準備票控,不料建安娜甫下車,不發一言即怒氣沖沖地掌摑該警員一巴,隨即登車絕塵而去。

    另外兩名與尹國駒名字聯上的女子分別是葉嘉怡及楊愛貞。

    葉嘉怡貌美動人

    被公認是尹國駒第三任妻子的葉嘉怡,美人胚子,高挑身材配合長發,不少兄弟都認為這位阿嫂十分美麗。葉嘉怡對尹國駒似乎一往情深,「崩牙駒案」審理期間,葉每次均早早入庭旁聽。

    楊愛貞入境被拒

    可能是受到楊愛貞的娛圈背景影響,尹國駒近年醉心娛樂事業,曾在澳門舉辦劉德華演唱會,并在演唱會上以嘉賓身分與劉德華合唱,他又自資拍攝自傳式電影《濠江風云》。原來他十來歲時曾叁加本港鳳凰公司出品的電影《肝膽照江湖》的「茄喱啡」。

    除此之外,尹在九八年初的一個月內,先後接受兩本國際新聞雜志《新聞周刊》(Newsweek)及《時代雜志》(Time)的訪問,縷述自己的發史及在澳門的各種投資等,風頭一時無兩。

    在尹國駒自資拍攝的電影《濠江風云》中,劇中人物「巨哥」曾有獨白:「成也風云,敗也風云,我造我命運!」這彷佛也是尹國駒的選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5 222 m
大唐好大哥
作者 鏗惑
  穿越成大唐太子李承乾,看他如何想盡辦法擺脫太子之位不成,反而越坐越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