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菊花香 (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銅鏡里浮現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艷紅絲錦宮裝,頭頂戴一個光華四射的金冠,其余濃密的海藻般長發飛瀉在背后,一雙眼睛似承載十里春風般柔情,隨意朝你一瞥時便又波光盈盈,婉轉動人,有說不盡的風情,胭脂一般捏就的妙人。閉上眼,捧住腦袋,覺得無法接受事實。這是誰?這真的是我嗎?一個二十八歲的章解語上哪里去了?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二十八歲的女人竟然到了另外一個時空雙十年華美女身上,真真讓人瞠目結舌。

    推開鏡子,煩躁的走到門前,立即就有許多男子向我這個身體跪下,我只能冷著臉不出聲,只看著門發呆,門兩邊嵌有瘦金小字,右手處寫著“花落不用掃”,左手處則是“留取待眠香”。抬眼看去上面匾額則書著“謫紅居”,瘦金體,疏落硬瘦,兼帶秀美之氣,似是出自女子手筆。

    這一切表明這個女子好像并不是癡傻之人,非但如此,而且好像還十分追求享受,很懂生活品味,那這樣似乎很奇怪,一時又無法形容。

    原來那一切不是做夢,真是自己家的老祖宗動了手腳。

    公元2008年4月1日,西方的愚人節,我章解語和陳礪鋒兩個人和平離婚。兩個人拿到離婚證書之后甚至去吃了一頓飯,風平浪靜,波瀾不起,從此,陌路。終于走出了彼此的視線,兩個人一南一北,從此咫尺天涯。

    只是一個人回到曾經兩個人的殼里的時候仍然會覺得悲傷,覺得莫名心痛,覺得好像有人拿一根針慢慢插進自己心臟,這種疼是種殘忍的凌遲。當看見煙灰缸里落滿了煙灰,那人慣用的牌子,空氣里到處都有他的味道,我終于抱著膝蓋坐在地板上一動不動,原來真正的絕望是無聲無淚的痛哭。

    不知坐了多久,起身推開了窗子,從十七樓望下去,大街到處霓虹燈在閃爍,商店的招牌愈發顯得熱鬧。一剎那有些不可遏止的悲涼,大有“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之感。

    熄了燈,索性窩在沙發上抽煙,那人留下的半包。屋里一片漆黑,厚重的雙層窗簾擋去所有外來光線的入侵,似絕境般與外界徹底決裂。

    這個世界有些人永遠可只適合在一起湊熱鬧,卻不宜共凄涼。

    也有些人卻似勾踐,不能共榮只能共辱。

    對于陳礪鋒不是沒有怨言的,只是哀莫大于心死,就像所有的愛情神話被時間謀殺一般,我們的愛情死于婚后六年,連七年之癢都沒有熬過。愛情保鮮期太短,男人對新鮮的追求永遠不懈怠,即使明知道也許自己只是那只猴子,前面撿到的遠不如后面丟的好,但誰會在乎呢?

    昏昏沉沉在家里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有一天眼前白光一閃看見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為止,他告訴我他是我的太爺爺,我陽間壽命已到,今特地來送我去另一個地方,那是個異度空間,那里有適合我磁場生存的身體。太爺爺早已知道我陽間壽命很短,不忍讓我早歿,所以在我八歲那年在荒野迷路失去了一魂一魄之機,就把這一魂一魄凝成精氣注入了鳳國之國主體內,降生為鳳國七公主。

    當時我聽得目瞪口呆,反駁說人若失去一魂一魄焉能還有生命?太爺爺呵呵笑道我已是冥都之官,定魂針我還是有的,說著就向我虛空一抓,頓時有個閃亮的東西從我身上凌空而去,而我也就恍恍惚惚起來。只聽見耳畔聲音傳來絮絮叨叨地說可惜如今即使神魂歸位聰慧也大不如從前,分裂也有失有得,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玉碎瓦全之間,他替我選擇了保全,希望我能體諒老一輩人的苦心,好好珍惜這次機會,努力生存下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就躺在了鳳國的府邸中,小廝們說我走路時絆到山石突然暈倒。當時我迷迷糊糊還在夢中一樣,也沒有注意小廝說話的口氣和神態,只覺得他們有些怪異,也沒有心思追究。

    我扶住頭坐了一會使勁在想眼前是什么情況,對于出現的自稱太爺爺的人,我覺得不可思議,一時之間只覺得好似莊生夢蝶一般,何為蝴蝶何為莊生?

    往日看書見韙曰融:“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那時不是不惘然的,章解語三歲已能記事,七歲能寫詩,不是不自豪的,可惜長大后反被生活磨去諸多棱角,成了光滑的鵝卵石,再無崢嶸。

    那么既來之,則安之。眼下必須保持冷靜,唯有與理智作伴,才能站穩腳下之土,護得自己無虞。

    自己本就迥然一身,無處可去,現在只不過換了一個環境生活而已。凡事往好處開解,才能不至于驚慌失措。

    正在亂七八糟胡思亂想之際,突然有個男人上前攙扶住我說道:“公主,請上鳳榻休息。”也不等我反應徑自把我扶上chuang,脫下我的鞋子,拿個靠枕墊好服侍我坐好,轉身對門邊的小廝們喝道:“都是一些不長眼睛的東西,公主被摔著了,還讓她到處走動,也不知道請個太醫來!”

    依我平時的個性若是被不相識的男人這樣對待必是面紅耳赤,何曾與老公之外的男人肢體接觸過,但此時情景過于詭異超出了我理解范圍,神游太虛之際已經不由自主被他支配。

    不多時一位女太醫從外面而來,跪拜寒暄后,她伸出手按住我的右手脈搏半晌,沉吟不語,半晌方吐聲:“公主脈象平和,神色清明,容老身觀察一段日子再說。”

    那男子柔聲說:“陳太醫直言不妨。”

    那太醫看了看他眉頭一舒,笑說:“五爺不必擔憂,反有大喜,老身觀公主目光澄澈,脈象平和,此次一跤有如塞翁失馬,反而把公主腦中淤血摔得散了,那癡頑之癥也許可以治愈也說不定。”

    那男子一驚,面上有些變色,問道:“當真?”聲音有些拔高。

    陳太醫只當他有些驚喜也不以為意,仍舊笑著說:“老身也只是推測,這病也許慢慢再調養一段日子就好了。”

    做太醫的向來謹慎,從不亂下斷言,這說明那女子確實有治愈的機會,男子盯著我的眼睛打量了下,我也盯了他看下,目光仍然茫然的很。不過這孩子長的還真不錯,清俊之極,鼻梁挺直,膚色猶如月華淡淡生煙,眼睛深如寒潭。相對于我二十八年的審美經驗來說,這也算是個極品了。溫文爾雅的樣子很是討喜,是個知識分子型的男人,我暗自下結論。

    陳太醫在桌子上開了一個處方,交給這個五爺,他看了一眼叫小廝進來把方子拿去抓藥熬下。

    五爺說:“陳太醫,家主病情不定,只能徐徐圖之,晚輩恐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望請保密。”

    陳太醫忙作揖道:“五爺放心,老身知道分寸。”

    我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低頭看著煙霞般錦被不說話,這兩個人分明一個要求保密我的病情一個答應不泄露,從話語間看來這個公主還真是個傻子,若事情是真的話,一魂一魄的確也不會造出個聰明的孩子來。一個傻子若是真的好了,不是件好事嗎,為什么不準向外宣布呢,真是怪異。這里面有什么秘密呢?這個五爺是誰?疑問一個接一個盤旋在我的腦海。

    在陌生的世界,唯有慢慢細細觀察,才能安身保命。突然覺得剛死過一次,格外珍惜生命起來。雖然本意不是自殺,卻因自虐導致香消玉殞。重新活過之后,感情看淡很多,很多事情反而豁然開朗起來。既然給了我這個機會,我一定好好把握,絕不重蹈覆轍。

    雕花窗戶半開著,一束陽光射了進來,空氣中的浮塵在明光中飛舞。那男人坐在窗邊,處在半明半暗中。他眉頭上揚,曝露在陽光中的黑發被光線鑲嵌了一圈淡淡的金光,把他的面容映襯得燦爛奪目不可逼視。一身墨綠色的織錦長袍,迎光處能看見上面暗色描金仙人乘鸞花紋,腰系金絲鸞帶。他坐著那里一動不動,明明沉靜如水,卻讓我感動到莫名的壓力。

    這個人明明剛才人前對我很是親近,不知為何無人時又疏遠千里之外。屋子里的小廝們都被打發出去了,我甚至可惜清晰得聽見自己的呼吸聲。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是誰?”我開口冷冷問道,我豁出去了,哼,反正此時我是公主,是這府邸里的主宰,怕什么?我現在不是章解語,不是依賴男人的菟絲花!下意識地我把手縮進長袖,握緊,指甲深深陷進手掌之中,疼痛讓我保持些清醒。這個陌生的世界我只有我自己,一個死生不明的章解語,一個半真半假的鳳國七公主。還有什么可以讓我失去的?

    “你連我是誰都不記得了?”那男人愕然的表情頓時浮現在面上,粉碎了他的完美。這種破壞讓我有些快意,我松了些手,嘴角上揚:“是的,我現在什么都記不起來了,也許最糟糕的是我忘記了一切,甚至是自己。”說完,心里不是不凄慘的,一絲茫然讓我有些無可適從,若有一天突然起來你照鏡子不認識自己了,那種古怪有說不出的感覺。

    對面那人半響沒說一句話,他千等萬等萬萬沒有預料到我這種情況,和我面面相覷。

    他抬手撫了撫眉,嘆息一聲道:“看樣子,公主癡迷癥狀好似大有好轉,前塵往事真的一點也記不得了?”聲音竟有些空落落的感覺。

    我搖搖頭,看他失望愈甚,二十八年章解語的慣性不由冒了出來,出言安慰道:“你也不要太失望,我以后也許還是可以記得起來的,只是現在我恍惚的厲害。”我說這樣的話倒也完全不是騙他,常言道人有三魂七魄,據道藏《云芨七籖》中說:魂有三,一為天魂,二為地魂,三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為氣,四魄為力,五魄中樞,六魄為精,七魄為英。這是最常見的解釋。三魂主人的本質,七魄主性情。那一魂一魄哪能爭奪過其他能量,所以只好等因緣際會時候也許記憶會給我這個鳳國七公主的記憶吧。

    “我想眼下若是你記不得,還是選擇安靜些好,公主。”他看著我深思道:“我會吩咐月淚和玉煙兩個小廝來服侍你的。”

    看樣子這兩個小廝是他的心腹,雖然他是我這個世界交流的第一人,我也知道現在最好相機而動,可現在卻顧不得許多,我立即出言道:“可不可以換兩個丫頭?”若是兩個男人侍候我的飲食起居我真的不習慣,還是女孩子方便些。二十多年的所認知的東西可不是說抹殺就抹殺的,而各種固定的習慣更是頑固,它們造就一個“自我”,一個屬于社會性的人。我絕對不可能拋棄以往的一切,我不是白紙,而是早被塑造好的二十一世紀的章解語。現在我清醒地而又悲哀地認識到這一點,這么一個被固定的我會適應的很艱難。

    “你確信你堅持?丫頭可不如小廝伶俐啊。”聽我這樣說,他大感意外,疑惑地看了我幾眼,看樣子我從醒來就給他造成了很多意外,說實話要是換作是以前的我遇見這等事情估計也不免會大呼小叫了,可此人竟把所有的人都指使出去,真是讓人費解。

    “是的,我堅持。”我一字一字吐聲。

    他點點頭,玩味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公主,我會找乳母來打點你這屋里一切的。”

    “我想知道我自己的所有情況,好么?”我頓了頓道:“這樣我也好配合一點。”

    他重新坐了下來,手扶著椅背:“你是鳳國七公主,鳳主和鳳后都比較寵愛你。排行第七,上面還有四個姐姐,兩個哥哥。而我則是你的正夫——”,說道這里他好像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我內心自嘲地笑了一下,從來父母都偏愛癡兒,鳳國這里也不例外。鳳主和鳳后把這么一個男子配給癡傻的公主,自然是希望這個女兒能靠這個男子庇護安穩一生吧,只是可惜了這么一個珠玉之人。我揮了揮手道:“我知道了,聽你說我還是覺得迷糊,你還是把鳳國的史書與雜記小說之類給我整理些出來我自己讀最好,這樣理解比較快。”在二十一世紀識字的人都喜歡讀書去認識世界,而不喜歡讀書的則靠電腦和電視來了解時事。這里明顯落后許多,不可能有電視電腦,書籍是首要的選擇了。

    “看樣子,公主醒來很是聰慧了,可喜可喜啊。”他眼睛一亮。

    我不知該說些什么,只是笑笑。

    我的笑明顯被他誤解了,認為我是默認。他微微一笑說:“和聰明人相處最是舒服,公主既然如此聰慧,那么自然理解我的意思了。”

    我挑挑眉靜等他下文,我只不過要看書就被認為是聰慧了,這里的文字我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了,是漢字的繁體字而已。我選擇聽他說下去。

    “公主,請問若是一群魚被放到池塘里會如何?”

    看他追問的眼神,我平靜地說:“那自是先是競爭,然后優勝劣汰,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最后獲得平衡,以一種公認的模式生存下去。”

    他眼神更亮了,喜悅竟是溢出嘴角,朗聲道:“我果真沒有看錯公主,果真有些慧根。那么如果有一天有一條魚打破了平衡,那么會怎么樣,我想我即使是不說,公主也會明白了吧?”

    我一震,要么重新建立另一種平衡,要么這條魚會死掉,而前一種幾乎為零。我冷汗微微滲了出來,原來我是那條闖入的魚。

    我笑了一下,神智有些清明,我點點頭承諾:“我會維持平衡的。”畢竟我的命看樣子很重要,估計依附在我身上的性命也不會少,更重要的是看樣子我這個正夫絕對不是個可以小覷的人。鳳主和鳳后把他許配給我雖然是偏愛我的體現,也許還會有維持平衡的砝碼作用吧。我這個正夫顯然明白這一點,生命畢竟對誰都重要的,傀儡好控制,可我這個蘇醒的人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94637_80_806-m
爆笑修仙:帝尊要親親
作者 愛打瞌睡的蟲
  世人皆知富法修,窮劍修,但是尋天宗的兩千號劍修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有個富裕到能養活他們整個...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畫春
作者 青紅
  素描、廣告、畫春宮   斗宅、斗商、逗帥哥   …………………………………………   思維...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悍妻休夫
作者 沉默也醉
  起點女生網2組簽約作品   他說:我一直都可憐你,以為你會有所收斂.   她回:我曾經不介... (馬上閱讀)
Sys_80_802-m
特工棄妃
作者 九魅
  她不是一個優秀的特工,因為無法做到無情冷血。   她死在愛人的蒼涼的眼神中。   她的重生...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定天下
作者 紫筱戀喜
  昔日,他是寡言少年,冷眼旁觀她在水中掙扎,   如今,他是天賦異稟的帝王謀師,亂世沉浮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