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紅酥手(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香細細地為我梳發,雕花窗欞半開著,黑色的海藻披泄而下,濺了我一身。寬大的紅色宮裝,紅得似火。我被裹在這樣漫天漫地的紅色里顯得嫵媚而荏弱。這樣艷麗的顏色愈發使得我膚色近乎透明,平添我無限嬌態。

    兩個俏麗的小廝正往花瓶插著傾城的牡丹,那花層層疊疊,大如海碗,紅似胭脂,艷麗無匹。同樣的傾城傾國,有的被十里軟紅帷帳起來,有的卻流落荒野斷橋,被*一摧,便支離破碎散了一地,有的還甚至來不及開放。我看著被養在水里的鮮花挑了一下嘴角,我明澈既然生在帝王家,便不容許有朝一日自己成了無根花。

    揀朵最美麗的牡丹斜斜地往鬢邊一插,菱花銅鏡里映出一個女子,流光溢彩。那伺花的兩個小廝目光偷偷溜了過來。

    我微微一笑,伸出手來。十指未沾陽春水,纖細柔嫩如蘭,最讓我滿意的是修長的指甲上染上了紅紅的鳳仙花。

    梳妝完畢,早有下人呈上桃紅四物湯,其湯由當歸、白芍、熟地黃、川芎、桃仁、紅花組成,可以養氣補血。

    一切準備就緒,方上轎晃晃悠悠去父后的坤寧宮。自從那日宴會后,父后對我尤其喜愛,不時召見,次數頻繁得讓人側目。鳳國公主十八歲成人后就離開皇宮,居住在自己府邸。其他的姐姐早已加封為王,只有我一個人還頂著公主的頭銜,無位無爵。最近母皇也對我多有試探,看樣子我封王的時候也到了。只是封我什么,母皇和父后估計倍感頭痛。那時不給癡傻的明澈任何爵位,是希望不論任何皇姐做女皇時,都會顧念親情照顧我。現在我醒了,那么必須面對皇家的一個事實,就是用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眼下母皇看樣子最滿意三姐明睿,自然不肯把重要的封地給我,可也不想委屈我,畢竟二十年的癡傻女兒醒了,內心的偏愛也是正常的,還有一點便是那日宴會我展露頭角,讓母皇摸不清我的底細。

    與父后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是撒嬌賣癡作小女兒狀,就是與他討論些美容方子。有時母皇來了,問我些話我都磕磕巴巴,文不對題,對于政事更是不通,仿佛那日侃侃而談的明澈只是個幻覺。

    木秀于林風必折之,眼下皇太女之爭撲朔迷離,四位皇姐盤根錯節,人脈四通八達,而我這只突如其來闖入的魚最好安份比較好。

    轎子經過午門的時候,叫轎夫停下轎子,我笑著慢慢搭著小廝的手下來,乘轎直進帝宮是以前母皇與父后對癡傻明澈的憐憫,而現在的我不敢予人口實,在第二次進皇宮時我就改掉了以前的慣例。

    昔者彌子瑕有寵于衛君時,母病儹越駕駛君車,君認為其孝順,分其桃與君,君愛而喜之。及彌子色衰愛弛,得罪于君,衛君想起從前厭之論罪。

    天下最難測的是帝王之心,今日的特寵也許就是日后的禍患,自古以來挑戰帝王的權威都不曾有好下場,小心謹慎,從來都沒有錯。既然現在我不再癡傻,那么就不肯授人把柄。有人心向來就在身邊,誰給你冷箭,誰在你落井后下石,都有可能。

    剛剛下轎立起身子休息片刻,就見一群健馬飛奔而來,沖在最前的一騎就是三姐。手持銀鞭,縱馬飛馳,笑傲風云站在頂端的明睿。

    白馬嘶鳴,馬蹄卷起的灰塵嗆得我咳嗽連連。

    明睿在我面前飛身下馬,看我咳得面色潮紅,淚光點點的嬌態眉頭緊蹙。她盯了我半天才容忍地說:“七妹最近頻繁入宮,承歡于母皇父后膝下,如此孝順,愚姐甚是心慰。”

    我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盯著她的眼睛,脆聲道:“我從書上看到一些美容方子,父后極有興趣,所以天天和我實驗來著。”從廣袖下伸出手,獻寶似炫耀道:“三皇姐你看,是不是色如豆蔻,名副其實的紅酥手,很美吧。”我燦爛笑著,沒心沒肺。

    “紅酥手?”明睿的瞳孔收縮,一絲來不及掩飾的厭惡從中閃過。對于明睿來說,我這個妹妹不學無術還好,最怕是的現在男女不分,竟然濃妝艷抹,現在連指甲都涂上豆蔻,比時下男子更為艷麗。

    我涂滿豆蔻的手就那么直直地伸到她跟前,給她視覺莫大的刺激,滿臉堆笑問:“好看不好看,三皇姐。”

    果不其然,她立眉聲色俱厲道:“七妹,你太不像話了!堂堂女兒成何體統?”

    我恐慌地垂手聽她訓斥,卻面露不以為然之態。

    在她不屑轉身離去,我低下頭,微微笑了起來.

    明睿一向潔身自好,從不貪戀男色,生活節儉,沒有別的不良嗜好,對過份修飾沒有英氣的我自然輕視。這種驕傲會讓她看不清很多東西。

    第二天,京城便傳遍了紅酥手的傳說。滿皇城都知道七公主的紅酥手,以致大家都在背后以紅酥手稱呼我。不學無術,比男子還美麗的七公主響徹京師。我聽后在府邸里愈發高興,在別人不解的目光中多吃了一碗飯。

    沒過多久,母皇正式冊封我為“平安王”,封地安城。從今日起母皇正式放我下去與眾姐妹一起自求生存。但母皇苦心我還是領會了一點,平安,是母皇對我最大的祝福吧。我的父母即使是站在最頂端的,可內心有時還是一對最普通的父母,這流露的親情在帝王家顯得尤其可貴。安城雖離京師偏遠,可土地肥沃,足夠讓我做個安樂王爺。

    自從做了平安王后,應酬莫名其妙多了起來,來相邀的寶馬香車都是上層士族女子。我一襲紅衫飄飄,坐在鳳轎里,成了帝京最靚麗的風景。好多男子站在鳳轎經過的街道邊,悄悄看著我這個驚世駭俗的平安王。也有女子風聞我比男子美麗前來求證的。還有一些上層女子本來就追求柔弱美,好調脂弄粉為樂,現在以我為先鋒,更變本加厲。

    時尚這個東西,有時不過是一小部分人在特定時間掀起的新奇,上行下效的流傳方式最為速度。一時我靠美麗和不合世俗名滿京師。

    由最初的青樓舞館聚會,后來慢慢地我也被邀請去參加一些詩文,賞花會。在夜以繼日的狂歡中,我也逐漸有了固定的朋友圈子。李丞相的幼女李文,周尚書的二女兒周迪。與我最是相契。這兩個女孩子在家里也是典型的二世祖,成天花天酒地。但她們與眾人不同的是,她們尋歡買醉的時候眼睛非常清醒。那是一種俯瞰眾生的冷然。我一眼就認了出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曾經我也讓自己麻木過,試圖通過宣泄鈍化自己的熱度和銳度,可人明明在那里笑鬧,心卻游離得很遠很遠。

    這兩個人最喜歡和我喝酒,其中李文的喝法和周迪截然不同。人如其名,斯斯文文的李文喝酒卻是直接提著酒壇揚起脖子就喝,但只喝一壇就醉了,醉了就喜歡高談闊論,找人清談,每每一語中的。周迪的喝酒方式極其斯文,用一個精致的玉杯,杯口比銅錢稍微大一些,也不見她如何狂飲,可等宴席散卻時候,你才發現她已經喝掉四五壇酒了。周迪酒喝多了,顏色越來越白皙,人也越來越冷清,不肯多開口說一句,惜字如金。

    而我喝酒則隨意的很,高興時用纖細的手腕拎起酒就喝,不高興時候一杯接一杯,當然,我沒有醉過。鳳朝的酒是米酒,略帶一點點甜,比水果酒還淡,已經喝慣了白酒的我,輕易是不會醉的,而我也不肯讓自己真的醉。我喜歡清醒,我喜歡掌控可以掌控的東西。

    倚云樓是我們常去的地方,那里即使是深夜依然亮如白晝。人聲鼎沸,笑語喧嘩,觥籌交錯,杯盤羅列,絲竹不斷,暖香襲人。

    二樓有我們固定的位置,我們就是單純的喝酒,這里酒是鳳國有名的“綠窗”。酒色碧綠,入口醇香,滑入喉頭時酸中帶甜,喝入腹中別有滋味。第一次樓主問我們可需要小郎時,周迪笑笑說等有比我們更漂亮的人再送過來也不遲,害得樓主的臉青白了半天。周迪認為既然來喝酒就是單純喝酒,男人嘛有亦可無亦可。若是找人解悶,那自然是比自己年輕漂亮才好,否則花錢還做冤大頭。周迪總是有自己的理由。不過我和李文也不是好色之人,對她的行為總是笑笑。鳳朝名士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縱情恣意,發乎自然,所以我們三個人倒也并不特別。

    當時李文正興致來了準備和周迪拼酒的時候,那個小郎出現在我們的視線里。他并不十分愛修飾,干干凈凈的,青衣青衫,頭發也是隨意束起,還有幾縷垂了下來,拂在臉頰,懷里抱著古箏。他隨意站在那里卻宛如水晶流轉,幽艷動人。那種美是天然的美,比四哥明楚年輕,比四哥稍微青澀了些,但比四哥多了些明媚。

    周迪剛想發脾氣的時候看到了他的臉,然后取杯喝酒,默不作聲。李文笑了起來,推推她道:“這個終于把我們倆比了下去了。”

    那小郎徑自放好古箏,叮叮彈了起來。箏聲纏mian悱惻,勾起我滿腔惆悵。彈箏的人渾然忘我,似將滿腔幽怨化作箏聲宣泄起來。這樣的一個人,我們三個都不說話,不肯輕賤了他。

    一曲終了,“啪啪”掌聲從外面傳來。一個年輕的女公子走了進來,原來是吳侍郎的女公子吳歡。她朝我拱了拱手道:“王爺,久違了,上次一睹風采,今日相見更勝往昔。特送一名小郎,以娛耳目。”鳳朝人對禮儀并不像我所了解的王朝那樣等級森嚴,這也可能與鳳朝人天生浪漫,注重自我有關系。這是一個寧做我的年代。

    原來是她送來的小郎,我挑眉看她,此人眉清目秀,最重要的是目光尚算純凈,我等她說明來意。

    吳歡看我漠然的樣子,跪地道:“歡打聽王爺出入這里許久了,所以特來有事相求。”她看我仍然沒有表情,眼睛微紅道:“歡有一叔,因歡自幼失去父親,故小時極為相親,自承喜年間入宮,已有一十五年。鳳后與王爺素來親善,因此想請王爺憐憫,在鳳后面前美言,遣回我叔父。”

    吳歡這個叔父,我還是有點印象的,在浣衣院執事,面貌極是清雅。皇宮向來是個名利場,你一旦入內,廝殺已是宿命。我上次入宮的時候父后正在折花,鬢角已有白發,伺候他梳發的貼身男官悄悄藏了起來。父后屢次召見我,詢問一些我美容方法,極力想多留住些時光。雖然母皇只有一后兩個皇貴夫,近年來更是心放在他身上,但是父后仍然心有不安,害怕色衰愛馳。父后那時把花小心放在瓶子里插好(母皇喜歡父后為她親自打理一切),望著瓶里的鮮花出神道:“澈兒,這花插到瓶子里后就命不長久了,可即使是這樣大家仍拼命要往這個瓶子里來。我若想長久要這個瓶子,手也不能不狠。”

    我知道父后說的是什么。母皇兩個皇貴夫,玉貴夫在與母皇生下大姐后病死,四哥五姐的父親則天天在佛堂吃齋茹素。我不怪父后,這種事情本就沒有道理可講。玉貴夫死后我父后入宮,在我父后照料三個幼女時,艷貴夫乘虛而入。父后與母皇近乎決裂,直到母皇重新回頭為止,但還是在父后心里種下了一根刺。父后的聰明之處就是在于母皇回頭后,對四哥五姐沒有趕盡殺絕,反而待之如己出。果然母皇愈加發覺父后的好,從此專情。

    吳歡這個叔父估計也曾是個心高的主,所以直到現在也沒有獲得恩釋回家。但看在吳歡孝順的份上,我還是愿意幫他,畢竟十五年的懲罰已足夠。

    這個被送做禮物的小郎,名叫李清愁。本來是沒落官宦之子,母死家貧被妻主家見棄,剛流落風塵便被吳歡買來送與我。我本極力不想接受,奈何那男子眼睛恍如死灰,只一句道:“若再入風塵,不若速死。”說完便以頭撞墻,竟是烈性之人。我只好在其他等人的指責下,勉強帶回家。

    第二天清早的時候,云岫便帶人來向我請辭去安城。月淚和玉煙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屑,我知道帶回李清愁傷了他的心。我不想解釋,也無從解釋。解釋只會讓他誤會,若能這樣死心對我和他都好。

    他長長的睫毛下曾經靈氣四射的眸子在晨光下盡是黯然,失去了光澤。

    是日,云岫和乳母張大人一行人都去了安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461510_80_806-m
祖訓
作者 雨久花
  她,一縷幽魂,無意間來到時空錯亂的大齊,成為李老爺的五房小妾趙姨娘的女兒,莫明其妙地代嫡姐...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巧偷君心
作者 琉璃弦月
  花心風流的王爺對上了“賢良淑德”的王妃,究竟是什么樣的局面?   是天雷勾動地火,彼此互相...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穿越為公主拐個將軍做老公
作者 華年似風
  伊可兒,在18歲生日之夜,居然被一個鬼魂逼著穿越。穿越也就算了,卻從棺材里冒出來,害別人以...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悍妻休夫
作者 沉默也醉
  起點女生網2組簽約作品   他說:我一直都可憐你,以為你會有所收斂.   她回:我曾經不介...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大宅小事
作者 歸曄
  成為玉家二姑娘,身為嫡女,家中地位卻不如個妾生的庶女,她只好自保找后路,為美麗高貴的母親重...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