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飛天舞(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睡到自然醒,我舒舒服服坐了起來,周圍靜悄悄的。我睡眠相當淺,一旦被吵醒就很難再入睡,所以我嚴禁任何人在我睡覺的時候打擾我。丫頭小廝們都知道我的脾氣,若睡不好的話是沒好臉色的,有起床氣,所以都躲得遠遠的。下了床,喝了杯水,掀起繡花軟簾,走到外間。剛想出去喊人梳頭穿衣,我這個人在家務活方面極是笨拙,現在長發垂腰,衣帶繁瑣,我是怎么也穿不好的,既然我在這方面沒有天賦,后來素性不再做。為一個人手指被切得滿是傷口,磕磕碰碰做飯菜的日子遠去了,再也不會勉強自己討好任何人。

    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這句是最大的謊言。

    他愛你的時候自然千好萬好,不愛你時,棄之如舊履,與你會不會燒滿漢全席完全沒關系。

    我剛想出聲喊人就聽見有人在外面說話,聽得不太清楚。于是走到門邊,靠在門框上,就聽見天香說:“我們王爺雖好脂粉,但不喜歡男子在她面前作狐媚子狀,我想你既然進來就應該守本份。”疏影則倚著柱子看著天空不說話。疏影這個人可以半天不說話,只有你問時她才會答,很有個性。

    “姑娘請放心,清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妄想高攀。”那男子站在廊下低垂著頭,恭恭敬敬地說。

    我一哂,天香這個丫頭給人下馬威呢,當我是香餑餑任何人都撲上來搶,可惜搶到后才會發現原來是個燙手山芋。不過我也沒出言維護,有些事情未雨綢繆也不算過,我可不想撿了個麻煩回家,鬧得家宅不寧。不過說這話好像晚了些,云岫已經走了。那個心高氣傲的男人,孤傲如山澗之蘭。說實話,我想我并不了解他。他大多數時候并不說話,可他在的時候你會莫名多一份安穩,會想倚靠他,遇到問題時而他也能用最淺顯的語言使你頓悟。

    就在這時天香抬頭看見我,嗤地笑了一下,嘟著小嘴道:“王爺來了也不出聲,看我們笑話呢。”甜糯嬌嫩,叫人聽了舒服,縱使你有脾氣也發不出。

    我還未開口,李清愁已經來到我跟前跪倒在我面前道:“王爺,清愁不敢妄想,只盼能做個小廝親手侍候王爺,答謝王爺脫離風塵之苦。若王爺能開恩,感激不盡。”

    我看著地上跪立的人有些發呆,噼里啪啦一大堆話已經為自己作了安排。直直挺著腰的男子,說話不卑不亢,雖然跪著卻讓你心生敬意,這是個有傲骨的人。對于這樣的人,你不能同情他,而應該讓他真正做事,他才會覺得真的在回報你。思及此我點點頭說:“你起來說話,就依你的意思吧。”這時清風吹來,我的發絲飛舞不已。他看著我微笑道:“那么就讓我先為王爺梳妝吧。”

    我不置可否轉身回房,清愁立即跟在我身后。天香和疏影互相看了一下,也跟在后面而來。

    李清愁的手很是靈巧,很快就幫我把頭發束起,細細地給我戴上金冠,冠身嵌著一圈南海珍珠,粒粒龍眼大小,然后把雙鬢的散發和著米粒般大小的珍珠編成辮子垂在胸前,后面的發絲用薔薇花露梳順。

    他的手指潔白修長,力度不輕不重,俯首之間傳來淡淡的恍如熏衣草的香氣。這種香氣讓我放松,我微笑了一下,閉上眼睛任他張羅。他用手抬起我的下巴細細端詳了下,取過眉筆將雙眉稍微挑高,令其斜飛入鬢,再用薔薇色點唇。我睜開眼看了一下銅鏡,只見里面的人宜嗔宜喜,風華絕代。天香原本不屑的眼神變為崇拜,探著身子上前看他為我梳妝。

    他幫我穿上大紅綾子長袍,領口袖口繡著繁復的小花,又取來一根同色腰帶幫我輕輕束好,松松的隱約勾出我玲瓏的曲線。最后他微笑柔聲問道:“王爺,今天想帶什么香氣的香囊?”

    我懶懶地靠著椅背說:“那就帶和你一樣的香囊吧。”

    從菱鏡里望見他吃了一驚的表情,然后輕笑著說:“回王爺,清愁身上未佩戴任何香料。”

    未帶香囊,那么必是衣料上熏染的,我的嗅覺一向很靈敏,我不信地抓起他的衣袖仔細聞了下,果然不是。起身讓他隨便選擇一款,他拿來薔薇香。我看著忙碌的李清愁很是滿意,心想日后定為吳歡多費些心,爭取讓她叔父早些回家。

    我本來是不習慣男人服侍的,現在漸漸習染了一些鳳朝女子習俗,也慢慢能接受一些。于是決定李清愁做我貼身小廝,伺候我梳妝打扮。

    剛喝下杯參湯,精神多了,前面來報說宮里送了御膳過來。父后總是隔三岔五送些好吃的過來讓我嘗嘗,恨不得一日三餐親自看著我吃下去才好,對于這個失而復得的女兒他格外疼寵。

    吃了午飯,就有帖子送來,是永樂侯之女裴大女公子所請,府里新來了一隊異域舞人特請大家去欣賞。這樣的宴席多不勝數,這場未散,那邊又至,美酒男色,歌舞管弦,度過許多時光。美酒喝下無滋味,珍饈嘗盡不覺鮮。這樣的醉生夢死中,又認識了一大批錦繡女子。今日你請,明日我回,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明德最近迷上了老莊,去竹林求學已有時日,還不見回來。走的時候他摸著我的頭發道:“阿澈,你長大了。”語氣有些寂寥。

    云岫和乳母去了封地安城,偌大的平安府就我一個人無法無天起來。

    父后為此特地召見我,訓斥我道已有人背后說我天天結交權貴,在外驕橫跋扈,讓我收斂一些荒唐行為,我撒嬌幾句搪塞了過去,日子照舊。

    這些士族子女不需要科舉功名,生長于朱門大戶,承襲爵位,衣食無憂,難免會空虛無聊,無所追求。揮金如土,白璧買笑,不過是打發日子,一如我。四位姐姐盛名之下,我如想超越甚是困難,不僅僅是有些自暴自棄,另外還有些避其鋒芒的想法,她們個個成鳳,我渾渾噩噩,皇太女之爭毫無懸念,無人可防備我,而我也就相對安全多。

    我大皇姐明華心地仁厚,潛心佛學,愛好儒家經典,世多有好評。二皇姐明慧人如其名,聰穎過人。三皇姐明睿更是文韜武略,在軍隊頗有威名,鋒芒畢露,是全國女子的楷模,男子的夢中情人。五皇姐明絡圓融機變,富有辯才,在士林中也有名聲。惟有我,一無長處,天天和一群紈绔女子吃喝玩樂混混日子。我想母皇對我所作所為是睜只眼閉只眼,對我要求遠遠不如對幾位姐姐嚴格。

    今天的東道主裴大女公子帝京有名的劣女,她家無論胡姬舞男個個出類拔萃,倒也是個好逍遙。

    到了鳳國很久,我才習慣一件事實,這里是典型的以貌取人。對外貌的品論是一種趨勢,有才無貌沉落下僚者屢見不鮮。即使是我不學無術,那也不影響我受歡迎的程度,公侯府邸我是常客。

    其中裴府我來了很多次,每每都讓我眼花繚亂,覺得豪奢太過。滿堂錦幛繡幕,花團錦簇,珠寶生光,仆人如云不說,單單就如廁這件事來說,也讓我覺得匪夷所思。在裴家的廁所里都紅氈鋪地,里面找能工巧匠用烏木做了一個雕漆大椅式馬桶,冬鋪雪白狐皮,夏著芙蓉簟席,下面茅坑里則堆滿鵝毛,落地無聲,不見污穢。室內四季焚著奇香,門外還站著十幾位衣著華麗的美少年,手持漱盂巾帕之物。第一次去如廁的時候,我都恍惚走錯了房間。

    坐在顯眼的上位,看著下面就有些居高臨下的氣勢。底下眾人酒過三巡,雖有美貌少年勸酒,但對今天的歌舞充滿期待,所以喝的都有些心不在焉。裴大女公子裴茵會意地拍拍手,立即有小廝們抬上地毯,在賓客中間鋪出一個圓形舞臺。

    不多時,一群舞姬走了進來。這些舞姬高鼻深眼,皮膚呈古銅色,身材修長,胸部高聳,腰肢纖細柔軟,綽約多姿。上身僅在胸部飾著珠寶,頸部帶著八寶瓔珞,手臂上環釧叮當,腰系半開長裙,肩繞彩帶,裸露得恰當好處,勾人遐思。

    這些女子有的手持長笛、橫簫,也有懷抱琵琶、箜篌,也有腰系腰鼓等。這些人美艷動人,媚眼亂飛,嘴角上翹,微含笑意。音樂一響,各自舞姿翩翩。姿態各異,體態輕盈,環佩叮當。個個身輕如燕,彼此呼應,自由歡樂,追逐游戲。

    跳到激越時,胸部不斷晃動,細腰舞動不停,長裙紛紛旋起,玉腿紛呈,彩帶飛舞,迎風飄飄欲飛。

    雖然同是女子,看著場上各式各樣的媚態,也禁不住口干舌燥,心猿意馬。席上早有一些浪蕩女子摟著美少年調笑起來。

    場上的舞娘仿佛故意挑逗眾人的神經,不時有人輕解羅裙,穿著小小的褻褲,瘋狂舞動腰肢。熱烈的音樂,晃動的豐乳肥臀,聲色迷人耳目。

    漸漸席上眾人不堪誘惑,做出輕佻舉動,不堪入目時,音樂突然一轉緩緩變為渺茫似從海上仙山傳來。場上的舞娘動作緩慢,互相驚疑不定看著。這時漫天香花從天而降,徐徐飄落,一個白衣飛天在空中雙手散花,彩帶飄旋,面帶微笑,從天而降。

    此人衣飾淡雅,面貌宜男宜女,恍若冰雪玉雕,神情莊嚴,面現憂思。身上絲帶比眾人更長,幾乎是身長的三倍有余,姿態嫻雅,美妙勝仙,這個飛天好像逆風翱翔于天空之上。朵朵香花飄落,一時天花紛紛亂墜。

    場上舞娘看了飛天幾秒,圍繞著他更為瘋狂舞動,對著他作出種種誘惑,試圖想誘仙一起墮落。但他昂首挺胸,雙腿上揚,揮動袍袖時花瓣不斷降落。彩帶旋風飛動,不時振臂騰飛邀游太空,或合手下飛普渡眾生。面現慈悲,憐憫微笑。紛飛的花朵飄在他臉龐,不忍停留,烏黑的青絲更讓他面貌耀眼,看見他便有不知今夕是何年之一時恍然。

    在香花沐浴里的飛天是那樣的圣潔,讓人如三伏天飲上一杯天山雪水,暑氣頓消,心里塵埃滌凈。

    舞娘慢慢停住誘惑,圍繞著他端莊舞動。吹笛,持簫,彈起箜篌,反奏琵琶,扣動腰鼓,挑起琴弦。但飛翔的天仙不為所動,依舊飛翔,千姿百態,千變萬化。

    音樂又緊,舞姬們環繞凌空飛舞的飛天,順著一個方向舉臂緊追,這時舞娘舞姿矯健,面容歡快,在落花中奔跑后飛翔。

    音樂一停,舞姬們俯下身來,凌空飛舞天仙雙手合十終于降落,對著眾生傾城一笑。

    眾人才如夢初醒,掌聲如雷。

    不得不承認這個舞蹈是一個視覺盛宴。

    “敢問這個飛天是男是女?”席間有人向裴茵追問。

    裴茵哈哈大笑幾聲,得意地說:“他自是如假包換的男兒身啊。”炫耀和得意不可抑制。她對著那個飛天微笑道:“迦羅,快到我身邊來。”神情溫柔,語帶寵愛。

    眾人羨慕地看著那個叫迦羅的男子慢慢走向裴茵。

    我左手位置的人突然開口道:“不知可否割愛,將這位飛天送與我,改日敬請上我府挑選合意之物。”說話的人是齊郡公之獨女謝寧。

    謝家也是鐘鳴鼎食之家,在鳳朝也是權勢傾天。謝寧好與裴茵比富,兩個人曾經派人挖了兩個大池塘,以銅錢注之,不分勝負。后又以絲綢為薪,以石臼為鍋,煮紅薯,所費不菲。這樣的事情多不勝數。

    今天謝寧被迦羅迷住,開口索要。裴茵一陣暢快大笑,轉臉認真對謝說:“迦羅是我費盡心思才從異域帶回,恕不能割舍。”

    謝寧不快,飲下一杯酒,擲杯站起來想憤憤而去。

    我懶懶開口道:“謝姐姐,不過是一個舞男,何必傷了雅興。”

    謝寧仍舊皺著眉頭,對著我說:“王爺,人各有有志,今遇所愛,求取不得,何苦留下強顏歡笑,恕愚姐告退!”說罷,拂袖而去。

    這個謝寧,做事毫不顧忌,直來直去,叫人無措,不過事不關己,我也不想多費心思。轉臉看裴茵時,她身邊的迦羅對我幽暗一瞥,里面波瀾暗現。

    看樣子美人都是有脾氣的,我握著酒杯微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1610_80_806-m
童養媳之桃李滿天下
作者 郁雨竹
  黎寶璐癡笨三年,一朝清醒過來,家卻已不家,祖父與父母皆死於海難之中。

 ... (馬上閱讀)
Sys_80_805-m
美夫俊郎
作者 桂月迭香
  沒當成熊孩子后媽的某剩女人品爆發,意外從天降。   哇?穿到了女尊?這是咸魚要翻身的節奏啊... (馬上閱讀)
2377793_80_806-m
南朝春色
作者 林家成
  在經歷了幾十年的動亂後,南朝陳國文帝繼位,南北兩地,同時出現了少有的繁華安定。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唐朝單身娘
作者 雪晨聽海
  內裡二皮女,外表小白蓮。   肚裡揣個娃,身後老實爸。   秀才潑辣妻,蠻橫又無稽;鬥...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唐朝小廚娘
作者 璐寶寶
  美食佳肴、妙手回春、鬼斧神工、奇思妙想……   一個改變大唐歷史的小廚娘。   她帶來...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