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猜拳決定的命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引子猜拳決定的命運

    險峻的高山,低矮的峽谷,半山腰上,樹木把陽光遮擋了一大半,一個英俊的青年正靠坐在大樹上睡覺,細長的眼簾緊緊閉合在一起,高挺的鼻子不時張一下,緊閉的雙唇給人一種堅毅的感覺,亂糟糟的頭發把耳朵完全遮掩住了。青年的夢似乎并不美好,他的眉頭不時的皺皺。

    公園旁的高檔小區里,一座連體別墅靜靜地聳立在距離小區湖景最近的地方,城市的喧嘩仿佛根本沒有影響到這里。

    別墅里的小花園里,四個大人圍坐在石桌旁,笑嘻嘻地看著秋千上的兩個孩子,他們是表兄妹,此時正為了誰當唐僧,誰當豬八戒而激烈地討論著。

    “我當師傅。”小男孩熊憶的聲音清脆有力。

    “不,我要當師傅。”小女孩蕭曉雪也不甘示弱。

    “我是哥哥,比你大,所以,我才是師傅。”熊憶開始講道理,旁邊的大人頻頻點頭。

    “誰說大的就可以當師傅?豬八戒明明比唐僧年紀大。”蕭曉雪出口驚人,旁邊的大人面面相覷。

    “你,你胡說。”熊憶的臉都漲紅了。

    “我沒有胡說。豬八戒都好多好多歲了,唐僧才一點點歲。不信,讓大人們說,我說的對不對。”蕭曉雪雖然說不出唐僧和豬八戒的具體年齡,卻一樣有理,連旁邊的大人在孩子的目光注視下,也不得不點頭承認這個事實。

    這下,熊憶說不出道理了,但他也不甘心,依然為自己爭取權力,他可不要當那個丑豬:“師傅也不是隨便當的,憑什么你當,我就不能當。”

    蕭曉雪眼珠子轉了轉:“那,要不這樣,我們猜拳,誰贏了,誰就是師傅。”

    “猜就猜。”熊憶立馬開始挽袖子,猜拳是解決爭執最直接的辦法,至于是不是最合理的,都是孩子嘛,誰去管這么多。

    那年的熊憶才10歲,根本沒有想到這次猜拳的結果會讓小他兩歲的表妹,從此在他面前一直以師傅自稱。

    一顆小小的果實掉下來,正好打在青年的頭上,把他從夢中喚醒。熊憶緩緩睜開雙眼,望望頭頂上空,穿過大樹蒼翠的樹冠,藍天白云的景象是他很少看到的。

    定定地看了一會兒天空,青年似乎還沒有從夢中醒來,夢中的孩子,真實的他,重疊的影像漸漸清晰。

    轉動一下眼珠,目光所到處都是參天大樹,深呼吸一下,空氣異常清醒,眼中映出茂密的枝葉,夢中的樓房、汽車、馬路在哪兒?鼻子中少了汽車尾氣的味道,總算讓熊憶從夢中回到現實。

    他苦笑了一會兒,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看了一會兒,突然抬起左手給了右手一下:“笨蛋,你怎么又輸了,從小到大,劃拳就沒贏過小魔女,可把我害慘了。”

    “噗哧,哈哈。”

    笑聲從樹后傳來,把青年嚇了一跳,他立刻跳起身來,后退幾步,看著樹后鉆出的少女,尷尬萬分地問道:“這么快就回來了?他們怎么說?”

    已經是少女的蕭曉雪得意地仰起頭:“你師傅我出馬,還有什么搞不定的。嘿嘿,跟我走吧,保證讓你吃香喝辣,這輩子不愁。”

    熊憶撇撇嘴,嘀咕了幾句,向前走了幾步:“表妹,你沒有騙我吧?”

    蕭曉雪扔給他一個白眼:“表哥,從小到大,你哪次沒被我騙到過?你可不許耍賴,咱們說好了,猜拳定方向,你輸了,就要聽我的。”

    “哼哼,從小到大,我哪次也沒賴過。我只是有些擔心罷了。”熊憶悻悻地回了一句。

    “別擔心,表哥,只要按照我的既定方針去做,我保證,咱們很快就能過上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的生活啦。”

    熊憶撲通栽倒在地:“表妹,你努力的目標就是要當乞丐?不干,我不干。“

    蕭曉雪毫不客氣地用腳踢踢某人的屁股:“胡說八道,什么乞丐,就是當乞丐,我也要當丐幫幫主。”

    熊憶摸摸鼻子爬起來:“丐幫幫主?我還是楚留香呢!表妹,我可告訴你,本少爺是最不講義氣的,真要有了危險,我第一個跑。”

    蕭曉雪很不客氣地諷刺道“嘖嘖,表哥,你也就這點出息。姨夫把你弄到他的特警大隊去訓練了幾個月,也沒見你有什么長進。”

    “胡說,上次,我一個人面對三個小偷,他們還不是被我打趴下了。”

    “得了吧,三個小偷,除了一個長的像個人,其他兩個比侏儒高不了多少。打三個小偷,你還掛了彩,還好意思提,我都為你臉紅。”揭短是蕭曉雪最喜歡對熊憶做的事。

    熊憶是翻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白眼:“三個家伙手里都有刀,你當我是超人呀。”

    蕭曉雪笑道:“行,你能。表哥,咱們現在去軍營,你有大展身手的機會。我想,你對付一兩個將軍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哈哈,以軍功而立身朝堂,不正是你們男兒的抱負嗎?”

    熊憶哼哼:“誰知道這個世界是什么樣的,我就是有本事,也要有機遇和規則允許。如果遇上那種只看出身不看成績的朝代,哼哼。但愿你的決定英明無比,否則,你我可就慘了。”

    熊憶的嘆氣表明他對蕭曉雪沒有一點信心,是呀,別說蕭曉雪了,就是他那個英明神武的父親來,恐怕也不敢所對這個世界有了解。

    熊憶記得,他前天明明是被蕭曉雪拉去看流星雨的,山頂花園里涼爽的夜風似乎這個時候還在他身邊環繞。可不幸的事情就那么奇怪地發生了。熊憶想到這里,抬頭狠狠地盯了蕭曉雪一眼,好好地看流星雨吧,她居然弄一掛鞭炮出來,點炮之前也沒告訴他一聲,他被鞭炮聲震暈過去了,等醒過來,就發現他們似乎穿越了,穿越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蕭曉雪卻沒有熊憶的萬般感慨:“表哥,咱們運氣大好。我跟你說,這個世界居然和咱們一樣,說中國話。我只是奇怪,明明聽他們說話,看他們衣著打扮跟咱們的世界也差不多,可就看不出是那個朝代。”

    “說漢語?標準不?”熊憶的興趣也來了,哈哈,要是真回到了過去,他就有大展身手的機會了。想當年,他的歷史成績可是全班第一。

    “也算標準吧。要說是普通話,好像差點,但我說話普通話,他們能懂,他們說話,我也能聽懂。”蕭曉雪聳聳肩,對這種奇異的事情,她也很糊涂。

    熊憶想了想:“咱們是不是穿到古代的某個地區了?或許是軍閥割據年代?比如戰國、三國、南北朝或者五代十國之類的?”

    “不像。”蕭曉雪斷然否定了熊憶的判斷:“咱們昨天也看到了,他們的武器、盔甲和作戰方式都非常原始落后,與我們所了解的中國古代歷史上的那些年代都有很大的差距。”

    熊憶點頭:“不錯,從我的知識來判斷,感覺他們還沒到戰國時代。”

    “可是,讓我納悶的是,他們軍營里的設施……”蕭曉雪眉頭皺了起來:“和他們的武器裝備差別之大,讓人難以相信。”

    “哦,你這樣說,我也有點印象了。咱們昨天看到的軍營,規模很大。”

    “豈止大,主帥的營帳簡直是豪華奢侈的要命。這樣給你說吧,那些將軍的營帳里,應有盡有,地毯,被褥,器皿精致高檔,天,怎么說,就好比是草原上有錢人的蒙古包。”蕭曉雪用夸張的語言描述自己見到的情形。

    “啊?居然有這樣的軍營?”熊憶也納悶起來。

    昨天,兩人好不容易從老林子里鉆出來,結果就在山上看到了兩大軍團的作戰場面。剛開始,兩人還以為是來到了某個攝影基地,正趕上拍古裝片。仔細一看,我的媽呀,下面是真人玩命的刀槍齊上,血肉橫飛的場面把兩個人嚇了一跳。

    兩人嚇的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跑回森林中,在樹林子里躲了一天,兩人的肚子開始強烈抗議,在現實問題的面前,兩人很嚴肅地討論了今后的問題。

    蕭曉雪提出,為了生存,兩人必須堅定立場;為了榮華富貴,兩人需要為戰爭中的一方雪中送炭。

    熊憶則另有想法,他提議兩人馬上離開這里,去弄清楚所處的時代和背景,決定以后的發展方向,當官、做生意等等,憑借他的本事,混吃混喝還是沒有問題。

    在兩人相持不下的時候,老規矩,劃拳,熊憶悲慘地輸了第九百九十九次。而在后來決定給那一方當軍師的時候,熊憶毫無懸念地輸了第一千次,只好把自己的命運交給表妹兼師傅的蕭曉雪了。好在,根據以往的經驗,蕭曉雪出的注意雖然很餿,卻往往能夠取得很好的效果。

    今天一大早,蕭曉雪自告奮勇地去打探軍情,美其名曰,即便有什么問題,美女倒霉的可能性就遠遠小于笨男人。于是,熊憶只好躺在樹林中睡大覺,等結果。他可沒想到,蕭曉雪已經出賣他了。

    “表哥,我先提醒你,咱們兩個可不是凡人,是神仙喲。”

    蕭曉雪一本正經的話讓熊憶打了一個冷顫:“神仙?還小鬼呢。你真敢吹,你倒是飛一個給我看看。”

    蕭曉雪咯咯一笑:“不是我吹,是他們這樣喊我的。表哥,告訴你,這里的人很好玩,那些當兵的,一見到我就喊仙女來啦,當官的對我簡直是畢恭畢敬,我都還沒說什么,他們那目光,就崇拜的不得了了。”

    “不會吧?”熊憶很不配合地翻了一個白眼:“說的那些人跟傻瓜似的。”

    蕭曉雪這次不笑了,很認真地告訴熊憶:“我說的都是真的。表哥,我還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軍營里有女將軍,還有不少女兵,她們的地位好像都在男兵之上。將軍雖然也有男的,但后方的大將軍是女的。你說奇怪不?”

    “啊?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過這種事情。”

    蕭曉雪點頭了:“表哥,你還記得鏡花緣這本書不?里面有個……”

    “女兒國?”熊憶一下子反應過來。

    “不錯,這個軍隊里人員的地位和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就讓我想到了女兒國的情節。”

    熊憶眨眨眼:“難道咱們穿到書里來了?”

    “不是。”蕭曉雪搖頭:“我打聽了,咱們要去的國家叫水月國,跟它作戰的叫蒼龍國。他們的行事風格和書上寫的女兒國有很大的區別。表哥,鏡花緣中的女兒國,男做女子打扮,女做男子打扮,但這里不一樣。還有,我只是感覺軍營中女兵的地位高些,安不知,其主帥是一個厲害的女將?比如花木蘭、穆桂英之流,故此才會如此?”

    熊憶點頭:“是呀,楊門女將那么厲害,自然她們的親兵比男兵地位高一些。如此想來,這里也是一般。”

    蕭曉雪卻又搖頭:“表哥,我的感覺還是很靈,那種感覺也說不清楚,反正與咱們的世界大有不同。總之,這里透著奇怪。表哥,我們還是多留心才是,要真是女兒國,那才好玩。”

    熊憶哼了一聲:“哪兒有那么巧?你決定的國家是女兒國?那我是不是努力把女兒國王弄成老婆?哈哈,唐僧不干的事,我可不會推辭。”

    蕭曉雪樂了:“表哥,我打聽了,這兒的國主是皇帝,真是女兒國的話,就是女皇帝。嘿嘿,你想想武則天,你恐怕當不了唐僧,而是要當男皇后了。”

    “呀呸呸,胡說什么,男皇后……我怎么想起林之洋被迫纏腳了?惡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后娘娘,您先請……”蕭曉雪大笑著給熊憶行了一個西歐式的宮廷禮,在熊憶跳起來之前,跑了。

    “嘔……”熊憶做嘔吐狀,在后追趕:“小魔女,你給我站住,喂,要當皇后,你去當,別開我的玩笑。”

    兩人互相打鬧玩笑的聲音驚起了林中的一群鳥兒,四下鳴叫著,撲棱拍打翅膀在林木中穿梭了許久才慢慢飛回各自的巢穴,清脆的鳥鳴消失后后,茂密的森林漸漸恢復了原有的清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35417_80_806-m
乘鸞
作者 云芨
  天下玄士之首,方為命師。

  七十年後的命師明微,為救師父回到永嘉十八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