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顯身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1章初顯身手

    蕭曉雪和熊憶在樹林里穿行了兩個多小時,才來到了森林的邊緣,到達一個兩山懷抱之間的山谷中。

    在山谷中,有兩座無邊連營對壘。熊憶他們昨天就是在這上方的山坡上發現兩軍作戰的。兩軍中間的空地上,昨日的鮮血已經將土地的顏色染成褐色,淡淡的血腥味隨風撫過人的身旁,讓人滲得慌。

    蕭曉雪帶著熊憶大搖大擺地朝西側的軍營走去。軍營大門前站崗的小兵看到他們,一個滿面喜悅地跑上來相迎,另一個則飛快地向里面跑,眼見是去通傳了。這種受重視的程度,讓熊憶稍微驚訝了一下,也小小嫉妒了一下蕭曉雪。

    迎出來的小兵對他們點頭哈腰,躬身往軍營里帶,熊憶是渾身不自在。剛踏進軍營,就見幾個身著盔甲的將軍親自迎了出來,每個人臉上還都充滿了期待,熊憶眨眨眼,看向蕭曉雪,對方臉上滿是笑容,就像來做客一樣,非常自然。熊憶暗中吐了一下舌頭,真的有點佩服蕭曉雪的本事了。

    “小仙女,你真的回來了!太好了,我們勝利有望了!”一個細高個的女將軍笑著走上來,熱情地給了蕭曉雪一個大大的擁抱。

    蕭曉雪也不害羞,緊緊貼回去,也給了對方一個大擁抱:“向晚姐姐,妹妹說回來就一定回來嘛。你放心,有我和我徒弟在,贏得這場戰爭,那是輕而易舉的!”

    熊憶在后面聽到徒弟兩個字,非常慪氣,更讓他慪氣的是,所有人都用熾烈的目光看著蕭曉雪,卻無人上來招呼他,真好像他只是一個跟班。

    蕭曉雪在和對方親熱過后,才笑著將熊憶拉過去介紹給這些人:“這就是我的徒弟熊憶。你們可別小看了他,別看他是……他的能力可是非常強,可以說是智謀超群,身手不凡,能文能武,無人能擋。”

    眾人這時才用正面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昂首挺胸的熊憶。打量完畢后,馬上去拍蕭曉雪的馬屁:“小仙女果然厲害,您能把一個男人調教成英才,真是能人所不能啊!我國有仙女駕臨,以后定會一帆風順,國泰民安。”

    撲通……蕭曉雪看著熊憶毫無姿態地摔倒在地,撲哧笑了出來。

    熊憶郁悶地自己從地上爬起來。天啊,誰來告訴他,他們這到底是穿到了什么地方?聽著那些人還馬屁不斷,熊憶仿佛眼前頓時似乎出現了一串星宿派橫幅:蕭氏仙女,德配天地,威震寰宇,古今無比……

    蕭曉雪笑得都維持不住形象了,過來一拉熊憶:“乖徒弟,你展示一下身手讓將軍們開開眼界如何?”

    熊憶轉身就向外走:“要耍猴子你另外找人,本少爺不奉陪!”

    蕭曉雪本是玩鬧,見熊憶真的生氣了,也醒覺自己是過分了點,連忙過來將他拉住:“表哥表哥,我錯了還不成嗎,只不過跟你開個玩笑。”

    熊憶仍舊黑著臉,周圍那些人莫名其妙的臉色,讓他怒不可遏:“曉雪,你跟他們說了些什么?我告訴你,這種玩笑不適合我,你要找樂子可以,別用我找。”

    蕭曉雪看看周圍那些人,拉著熊憶小聲道:“表哥,我真的沒做什么。這里就是女的好像地位比男的高很多。所以,我想試試……”

    “拿我當試驗品?”

    熊憶甩開了蕭曉雪的手。

    “曉雪,我們熟歸熟,可還沒有熟到這種地步。你這樣做,事先竟然連知會都不知會我一聲。你將我當成什么了?”

    “你竟敢對小仙女無禮?”

    兩人爭執中,突然對面沖出一個大漢,過來就拽熊憶的手臂,斥責他。

    熊憶正在氣頭上,對方還敢先動手,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當即反手一拽對方的袖子,腳下一個巧勁踹對方腿窩里,手跟著一使勁,對方吧唧就是一跟頭。

    這兩下,真可謂又快又準又巧,周圍人就看見那大漢跑上前,還沒什么動作,就撲通栽倒在地,所有人都呆滯了。

    蕭曉雪也嚇一跳,趕緊先一步跨到熊憶身前,才伸手去扶地上的人:“宛將軍,你沒事吧?摔壞了沒有?”

    那個宛將軍哼哼唧唧地從地上爬起來,跺跺腳,伸伸手,沖熊憶就嚷嚷:“好小子,有兩下子!老子不服,再來一次!”

    熊憶摔了那家伙一下后,一口悶氣出了不少,理智也恢復了,心里叫聲糟糕。無論怎么說,眼下自己可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萬一起了沖突,對方人多,自己有些身手,要逃脫還容易些,可表妹怎么辦?生氣歸生氣,他難道還真能撂了她在這里不管。

    他正在想該怎么挽救,對方爬起來還要挑戰,熊憶猶豫了。

    摔,還是不摔?

    蕭曉雪眼珠子一轉,嘿嘿一笑:“宛將軍,還是算了吧,你不是我表哥的對手。我表哥可是真正的神仙弟子,就你們這些人,誰打得過他啊?”

    熊憶一嚇,正要說話,對方先吼起來了:“就算他厲害,老子也要打!打的過老子,老子甘拜下風,一切都聽他的,要是打不過老子,哼哼,哼哼……”

    熊憶腦子里飛快地轉著念頭,蕭曉雪說話的意思他聽明白了,想讓他借對方挑戰的機會來展示一下身手,以便盡快收服對方。現在既然對方話將說的那么死……

    熊憶上下打量打量這個大塊頭,冷笑一聲,把袖子一卷:“好,我就陪你玩玩。等下被我摔狠了,可別哭爹叫娘。”

    宛將軍哼了一聲,也學熊憶抹抹袖子:“就怕你哭爹叫娘。”

    兩人對面扎下步子,擺開架勢,對峙。那位女將軍向晚原本還想阻止,后來看到蕭曉雪一臉玩味的笑容,也就止住了勸架的腳步。

    她倒不覺得熊憶真有多厲害,但也不認為宛將軍能贏。就憑剛才熊憶那一下,就知道人家是有真本事。仙女……一定只是想要考察一下宛將軍的能力吧?

    說是比試,可熊憶站在那里,卻是一動不動。他本性就不喜歡爭斗,被老爹拎去練武,也向來是只喜歡學后發制人的本事。因此,他習慣性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著對方,一雙手斜垂身側,擺出了最普通的防守姿勢,要給對方來一個“后發制人”。

    旁人看他站在那里,任何準備也沒有,都覺得驚異,不由地認為他胸有成竹,神秘莫測。

    反觀宛將軍,和熊憶完全就是黑白對比,腳下不停地交錯移動,躍躍欲試。他比武幾乎從未輸過,剛才那一下,這臉可丟大了,因此難免是心浮氣躁,恨不得立刻就把對方摔一跟頭,好找回面子。

    見熊憶半天不動,宛將軍終于沉不住氣,率先出手,兩個鐵缽般的大拳頭,虎虎生風,往熊憶的前胸就直砸了過來。熊憶不慌不忙,左腳一滑,身子一側,泥鰍般從宛將軍的腋下躲了過去。宛將軍變招倒也不慢,連忙轉身,熊憶微微一笑,借著對方轉身的勁兒,右手一拽對方的手臂,左手插入對方的襠部,把腿上的甲片一抓,肩膀一用力,那宛將軍根本立不住,啪唧,再來一個跟頭,斜滾了幾圈才停下。

    這一摔,比剛才還狼狽難看。宛將軍倒是皮厚,立馬又爬了起來,沖熊憶就來了一個大熊前撲。熊憶身子右傾,避開對方這一撲,腳下順勢給了一拐子,宛將軍再次撲通趴地上。那真是撲的快倒的也快。

    宛將軍爬起來又撲,熊憶直接一個背摔,將宛將軍的身體從頭頂扔了出去,摔得他屁股都快成了四瓣,脊背也生疼,這下他終于躺在地上哼唧著起不來了。不打了,不打了,打不過神仙。

    這幾下說時慢,動時快,不過是兔起鶻落,一瞬間的功夫。這場一邊倒的比斗,真是讓這些圍觀者大開眼界,宛將軍也是心服口服了。

    蕭曉雪笑的萬分得意:“我表哥可是天界高手,想當年在天街打架,三個家伙也對付不了他一個,被揍的嗷嗷直叫。現在,我表哥的身手,還不到他在天界時候的十分之一。不過,就這點子功夫,也足以幫你們打場大大的勝仗了。”

    所有的人都點著頭,滿臉崇拜地看著熊憶,讓他很是自戀了一陣。當然,蕭曉雪夸張的言詞也讓他非常心虛,但看到如此好的效果,他也不由地把胸膛再挺了三分出來。

    看他那傻樣,蕭曉雪忍俊不禁,笑個不停。

    豐盛的接風酒宴很快在軍營里舉行。宴席上,熊憶發現了此處很多奇特的地方。其一,他發現,果如蕭曉雪所說,這里似乎女子地位要高些,從酒宴的坐席位置上可以看出,所有的女將軍都在上位坐著,所有的男將軍都坐下面。

    其二,這個地方的人……真的很奢侈!這里是戰場啊,但這軍營里的酒宴上,參加宴席的主人們,個個衣著鮮亮。尤其女將軍們,穿的都是那種精美好看但是明顯嬌氣得不得了的綾羅綢的料子。服裝的風格很類似中國大唐盛世的服飾,既開放又飄逸,穿在這些顯得比一般女子要魁梧一些的女將軍身上,頗有風韻。

    更讓熊憶感到驚奇的是,這些女將軍每一個都很漂亮。雖然傾國傾城,國色天香是談不上,但最起碼也是中上之姿。

    相比之下,男將軍的服裝就遜色多了,但也不失英武灑脫。熊憶不由得對比了下,不但女的漂亮,男將軍們的容貌也都很……耐看,很有陽剛美。特別是和熊憶比武的宛義將軍,穿起華服,身材顯得修長的多,一點也不像蠻漢了,倒是很有點子俠客風范。

    熊憶一邊喝著手中酸不酸甜不甜的酒,聽著男將軍們的奉承話,一邊聽蕭曉雪和那幾個女將軍吹牛。兩個女將軍頻頻向他傳遞秋波,倒也真讓他有點春風得意的感覺。不過,熊憶畢竟是被蕭曉雪教育了好幾年的人,決不至于因色昏頭。陌生的環境,不確定未來,他想心事的時間可比蕭曉雪多多了。

    這里風俗很奇特,女子很開放,很主動,似乎也很受尊重;男子反而顯得拘束一些,在女子講話的時候,大多應和或者沉默,很少有人敢發表自己的意見。熊憶仔細觀察了很久,不得不承認,此處……怕是真的女尊男卑的。

    難道……難道這里真是女兒國?

    “表哥。”蕭曉雪的喊聲把熊憶從沉思中喚醒:“表哥,你對眼下的戰爭有什么見解?”

    就著聊天的功夫,蕭曉雪又把兩人給神吹了一番,什么從天界來渡劫呀,什么學業考察期呀,什么仙術技能的鍛煉呀,反正撿哄人的胡說八道,這些人聽的一愣一愣的,哪里分得出好壞真假來。末了,蕭曉雪還一本正經地說,上界有規定,他們到人間渡劫,不能使用仙術,否則,馬上就會煙消云散。

    眾人恍然大悟。哦,怪不得上仙要親身教訓宛義將軍,而不是使用仙術。可是,神仙不能使用仙術,那要用什么來幫助他們取得戰爭的勝利?

    蕭曉雪準備得十分充足:“自然是用才能。我們在天上,學習的不僅僅有法術,還有知識和才能。所謂你們人間的一切技能我們都要學習掌握,包括戰爭謀略、農耕水利、百業生計、管理才能等等。你們不知道,要當一個合格的神仙,可難了,光最基本的學習就要學20年,從幼兒園到小學,然后是中學,再到大學,如果要進一步學習,還有研究生、博士生、碩士生等等。”

    “啊?!好強喲!”一群人用崇拜的目光看著蕭曉雪。熊憶在旁邊一個勁地翻白眼。

    “那是。知道我表哥為什么叫我師傅嗎?就因為他有一項技能不如我,要拜我為師傅,所以,我也算是他的師傅。但真正說起來,表哥的才能比我強多了,他比我多學了兩年,還在天神部隊里訓練了半年。幫你們打敗對面那支軍隊,還不是輕而易舉嗎?”

    隨著蕭曉雪天花亂墜般的介紹,眾人的目光全都又看向了熊憶。后者漲紅了臉,很想說什么,但卻說不出口。他難道能告訴這些人,所謂他不如蕭曉雪的那項技能是猜拳?或者說,是不如蕭曉雪吹牛騙人的本事大?

    蕭曉雪得意地沖熊憶飛個眼,那意思是,我已經把你捧上天了,下面就看你的表現了。

    女將軍向晚就是這支軍隊的元帥。她早就想問問兩位神仙,如何能幫他們打敗對手了。她如此熱情地款待他們,也是形勢所迫。聽了蕭曉雪的神侃,她趕緊向熊憶請教:“熊……神仙,您看,我們要怎樣才能打敗對方?”

    熊憶腦門上有汗了,熊神仙?咋聽咋別扭:“向將軍,您客氣了。您便稱呼我熊憶,或者少爺都可,叫神仙顯得生分了。將軍,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下才來到貴處,具體情況還不了解,可否請將軍把目前的狀況告知在下,讓在下分析一番?”

    既然被蕭曉雪吹上去了,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熊憶決定拿捏一把,擺擺架子。

    那向晚等人一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幾個字,都愣愣地看向蕭曉雪,不明所以。蕭曉雪馬上充當翻譯:“表哥的意思是,你們之間為什么打仗,對方實力如何,優缺點如何?我方實力如何,優缺點怎樣等等,他都要先期了解后,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也才能制定打敗對方的方法。”

    “神仙就是神仙呀,精辟,精辟。”向晚大聲叫好,旋即向身側的女將軍道:“就請妹妹把具體情況給熊……熊少爺講解一番。”

    那女子先送了熊憶一個燦爛笑容,讓熊憶為之心神一蕩,方道:“對方乃蒼龍國三皇子玄霜楓帶領的蒼龍精兵,人數足足有五萬,實力是最強的。蒼龍國野心很大,數十年來對我水月國虎視眈眈,每每前來侵犯,算上這次,已經是十年來的第六次了。”

    “十年六次?這個玄霜楓是戰爭狂啊!”

    “對,熊少爺說的對,此人容顏俊美,心腸卻著實狠毒。為了抵御他的進犯,我國已經抽空了兵力。這次勉強湊夠了十二萬人,卻仍然是抵擋不住他的進攻。眼看再打幾次,我們就……”

    英雄難過美人關,何況美女此刻眼中含淚,用絕望的眼神看著你……熊憶熱血上涌,立馬開始拍胸脯:“放心,有本仙人在,怕他個奶奶。”

    向晚一使眼色,男將軍寒風忙端酒來敬:“神仙,您有悲天憐憫的菩薩心腸,請您一定要救救我水月國,千萬不能讓玄霜楓那小子侮辱了我水月國的女子。”

    熊憶一愣。侮辱女子?這玄霜楓還是一個大色狼?這種人,看我不狠狠地把他打到爪哇國去,讓他和那些夜叉女慢慢親熱。

    遠處的軍營里,玄霜楓狠狠地打了幾個噴嚏,他揉揉很不舒服的鼻子,納悶地看向天空。

    無風無雨的,天氣很好呀,我怎么打這么多噴嚏?

    重重地把酒碗放下,熊憶豪氣沖天地發下誓言:“不滅玄霜楓,本少爺誓不還師!”

    夜晚,熊憶坐在軍帳中發呆。酒席上喝的差不多了,夸下的海口可需要酒席下完成。酒醒后,熊憶這個后悔啊!什么情況都還不清楚,自己就夸口要把對方那個大軍營給滅了,他拿什么去滅?這不是找死么?

    正在發呆,帳門一開,蕭曉雪鉆了進來:“表哥,你酒醒了?”

    熊憶無精打采地看她一眼:“醒了。”

    “在想什么?”

    “想怎么溜走。”

    “啊?溜走?你沒想破敵的法子呀?”

    熊憶送給蕭曉雪一個白眼:“法子?你問我,我問誰去?什么都不知道,你真當我是神仙啊?”

    蕭曉雪嘿嘿一笑:“你酒席上可是拍了胸脯的,做人不能沒信用吧。”

    熊憶苦笑:“信用重要還是小命重要?表妹,昨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這邊的士兵不經打,死的比對面多一倍。對面的軍隊作戰能力比這邊的強多了,這邊之所以能支撐到現在,全靠人數多。眼下,我看雙方的人數該倒過來了。”

    “所以我們要雪中送炭呀。表哥,他們作戰方式還非常原始,謀略計策,都還是沒有被全面總結使用的年代,基本大家就是正面作戰,硬碰硬。你想想,咱們使用點孫子兵法之類的,幫這邊贏,應該不難吧。”

    熊憶翻翻白眼:“紙上談兵誰不會。問題是,天時地利人和,我們兩眼一抹黑,能設什么計謀?”

    “誰說不知道?”

    蕭曉雪嘿嘿直笑,笑得熊憶毛骨悚然:“你不會讓我去對方打探軍情,或者去當偵察兵吧?先說好了,我可沒你神吹的那些本事。”

    蕭曉雪切了一聲:“我怎么會讓親愛的表哥冒那樣的危險呢?我呀,給你搞定了,不僅將此處的地理弄清楚了,還按照地理情況,幫你設計了一個完美的消滅敵軍的計劃。”

    “敵軍?幫我?我說表妹,你真把自己當成水月國的人了?”

    “那是,咱們已經來了,自然要趕快融入這個世界里去。水月國的這些人,我看著就親熱,女的是美女,男的是美男,真是……嘖嘖……”

    “喂,喂,”熊憶打緊把某人從花癡中叫醒:

    “要欣賞美色,你也等把這仗打完再說吧!快說說你的主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769831_80_806-m
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作者 穆丹楓
  「帥哥,江湖救急!借你衣服穿穿!」某女剝光正修鍊某邪王,還摸了人家尺寸,然後逍遙跑路。某邪...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