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和徒孫之間不得不說的一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師徒和徒孫之間不得不說的一天

    作者:本書第一女配蕭曉雪

    話說,在小亨兒成為熊憶徒弟的剛開始的一段日子里,他幼小純真的心靈對師公蕭曉雪是充滿了崇拜與羨慕。雖然這種崇拜和羨慕僅僅維持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也足以對亨兒的成長歷程產生重大影響。

    在N年以后,熊憶無數次感慨地對亨兒說:徒弟呀,你只繼承了師傅善良的本性,卻把你師公無人不捉弄的邪惡本性繼承的淋漓盡致。熊憶的話是很有道理的,咱們就拿師徒孫三人微服私訪時,某天的經歷來聊聊這種繼承的來歷。

    “呃……曉雪。”熊憶道。

    蕭曉雪蹲在地上,背對著他,眼睛好奇的對著可愛的小亨兒一眨一眨。

    “……師傅。”熊憶很不情愿道。

    “好可愛哦~”曉雪依然背對著他,表現出了無比的漠視能力。她伸出手去捏了捏小亨兒嫩嫩的臉蛋。

    “蕭曉雪!!”熊憶吼了起來,聲音驚天動地,響徹云霄。

    曉雪同志終于背對著他緩緩站了起來,熊憶卻一愣,心里后悔剛才吼她了,不為別的,只希望到時候不要被整的太慘。唉,不管怎么說,她總算是想起來我在旁邊了。

    “小寶寶乖哦~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曉雪笑嘻嘻的拉起小亨兒的小手,轉過身來大步向前走去,又一次華麗的無視了熊憶的存在。

    冷風呼啦呼拉的吹過~~

    熊憶長嘆一聲,悲哀的跟了上去。小亨兒此時卻沉浸在無比的幸福當中,他沒想到師傅說的師公居然如此年輕,似乎比師傅還小呢,而且這么可愛,這么溫柔,這么善良……

    熊憶自然看到了可愛的小徒弟傻乎乎的神情,不由為自己可憐的徒弟默哀了一下。自己剛認識曉雪的時候也被她的外表迷惑呢,只希望可憐的徒弟早日認清這個師公的真面目了。細細品味,心中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哎呀呀,真是近墨者黑,不知道善良的自己是什么時候被傳染到的。

    客棧是熱鬧的。曉雪和熊憶倆人出色的相貌一進入客棧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熊憶疑惑她為什么不肯戴上面紗什么的呢?看著幾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不懷好意的目光,他頓時明白--她是閑著無聊想找人整罷了……

    雪沒事干,并不代表熊憶很空閑,卻見他佯裝愛扶了一下身邊的桌子,只聽“咔咔”的一聲,那桌子的一個腿腳竟然斷裂開來。熊憶露出悲天憫人的神情,連忙向小二招呼:“哎呀,對不起,不小心用力大了一點點,這桌子的錢就算我們賬上吧!”

    不友好的目光頓時收斂了不少。曉雪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滿的嘟起了嘴,接著送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熊憶渾身發冷。

    “乖乖~叫姐姐。”曉雪回過頭去拉著小亨兒坐下,露出專門用來騙小孩且殺傷力百分之二百的甜美笑容。小亨兒只覺得七暈八素,不由自主地開口道:“姐姐。”

    熊憶可就不滿了,他在一邊哇哇亂叫起來:“怎么可以這樣?我必須叫師傅,你徒孫只要叫姐姐?”

    曉雪托著腮幫子,思考了一會兒以后得出了結論:“他比你可愛!”

    熊憶滿臉黑線。

    “小徒弟,今天我第一次覺得小徒孫非常可愛,就隨便請頓飯作紀念啦。你告訴小二把這里最好的菜都上上來!今天吃晚飯我們就住在這里好了。”她豪氣的從懷里抓出一錠金子扔給熊憶。周圍人嘩然。一錠金子啊!吃飯用一錠金子!反映最激烈的就要數遙遙向這里望來的掌柜了,他也不叫小二了,自己就這么沖了過來。

    望著掌柜因為笑容過渡有些抽搐的臉,熊憶有苦自知,這第幾次了?我招誰惹誰了我?袖口中手指在“金子”上用力一撮,果然一層皮掉了下來,他只得悄悄換上一錠真的金子,肉痛的扔給掌柜:“不用找了!”豪情萬丈,誰又能看到他內心的痛?只希望師傅她老人家看在我這么聽話的份上就這么放過我吧。

    姐姐好多錢哦~~小亨兒崇拜的眼睛里充滿了星星,卻沒有看到熊憶憐憫的目光和蕭曉雪純潔笑容中一閃而過的玩味。

    ------------

    客棧傍晚。

    曉雪到熊憶和小亨兒的房間去叫他們下去吃飯,“碰巧”和“詫異”的看到了滿身穢物的熊憶和驚異不定的小亨兒一起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曉雪驚奇的望著熊憶可憐兮兮的樣子,用力吸了幾下鼻子,眼睛紅了起來。她掩住臉,聲音里都戴上了顫音:“徒弟啊徒弟,你怎么會弄成這樣的。我……我身為你的師傅,看到你這樣,實在是……實在是……”太丟臉了!嗚……

    小亨兒連忙跑到曉雪的身邊安慰起她來,其主要原因是遠離渾身惡臭的師傅。他心下感動,姐姐這樣就哭了,姐姐對師傅可真好啊。小小的眼睛里又流露出了無窮無盡的崇拜。可惡的師傅昨天在房里不知道被誰搞得機關弄成這樣以后,居然還背著姐姐罵她卑鄙無恥。實在是太過分了!

    熊憶想沖上來扁她,但也十分不敢想象自己在她和徒孫初見的時候捅破她的陰謀會受到什么樣的“招待”。哼,昨天滿屋子稀奇古怪的“機關”不是她干得還會有誰?自己憑著“經驗”躲過了一半卻還是落得如此下場。

    小亨兒就算站在曉雪這里卻還是感到那一股股惡臭正在侵蝕著自己的神經,此刻曉雪恍若天來的聲音也因為哭泣顫抖著傳入耳畔:“小亨兒先下去吧。”他立刻開心的逃了,對師傅的怨念和對姐姐的感激又各自加深了一層。

    “好了,別笑了!”熊憶咬牙切齒的瞪著她。要是她是男的,我早把他大卸八塊了!他在心中第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怒吼著,幻想著曉雪被扁的不成人樣的樣子,這才感受到一絲快意。

    曉雪拿開手,壓抑的聲音也漸漸爆發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是徒弟你了……了解我,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

    ------------

    “所以--從現在開始,這幾天小亨兒跟著我接受教導。”飯桌上,曉雪宣布。

    熊憶哼了一聲:“有和自己徒弟搶徒弟的么?看來是你自己水平太差,實在是找不到人給你養老送終了!”

    曉雪一呆,泫然欲泣:“是啊,我就是太差了,實在找不到徒弟才只能選了你呢。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徒孫,我只想帶他幾天,教給他更多的知識,好讓小亨兒有更好的自保能力罷了,這世道不太平呢。嗚嗚,好不容易有了個弟弟,難道就不能好好培養一下姐弟的感情?小亨兒,跟姐姐學習幾天好嗎?”說著說著,她一個“忍不住”,又掩面起來。

    熊憶郁悶了,明明是她搶我徒弟,居然被她說成了我要拆散相親相愛的姐弟倆。他已經可以猜到曉雪衣袖后的面部表情了。

    小亨兒點頭。他感動不已,連連安慰姐姐,自動忽略了第一局略帶粉刺的話,更順帶向熊憶偷去了鄙視的目光。可為什么師傅看著自己的目光這么奇怪呢?一定是錯覺!錯覺!天知道此時的熊憶正感嘆無知就是幸福,并期待著幾天后再次與小亨兒見面時他那后悔莫及的眼神。

    可熊憶顯然低估了蕭曉雪對一個純真孩子的影響力,亨兒從來沒后悔過,反而是漸漸地將蕭曉雪的功夫融會貫通了。熊憶只能仰天感嘆:學好難,學壞容易,小孩子的教育馬虎不得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妃常攻略:繼妃生存規則
作者 依依蘭兮
  新書《農女火辣辣:夫君,別太急》已发布,求支援,看女漢子兇殘種田史!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