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一樓中人(3)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琉璃和羅伊各想各的心事,直到流暄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主人,柳暗大人來了。”

    流暄說的柳暗大人本名叫柳暗花溟,乃水月國出名的冷美人,一雙丹鳳眼隱藏著智慧,淡掃的蛾眉,圓潤的鼻頭,粉紅的唇,晶瑩的肌膚組成精致的臉,而那如云如煙的氣質,清淡如風的表情總能讓與她擦肩而過的人,回頭再來尋找這幅容顏。

    如果你用柳暗花溟的外表來推斷她是一個淡雅清新的人,一個嫻淑溫存的女子,那就大錯特錯了。身為水月國禮部侍郎的她,因為認真負責和狡黠的智慧,讓那些暗中進行奴隸買賣和做了有傷風化事的大臣頭痛不已,同時,她還負責花坊的管理,地下暗娼絕對不敢在她眼皮子地下出沒。

    走到天一樓前,柳暗花溟抬頭看看站在窗邊的流暄,她身邊的得力助手八重宿也看到了流暄:“大人,琉璃大人好像又在游說羅伊了。”

    柳暗花溟想了想,囑咐八重宿:“既然碰上了,我就上去見見琉璃大人。你先去南街的琴館找荀夜羽談談,看她那里有沒有什么消息。”

    八重宿微微點頭,迅速向南走去。她并不奇怪柳暗花溟突然讓她去找荀夜羽的決定,因為她知道,柳暗花溟每次和琉璃談話的時候,都是不允許別人在場的。琉璃的神秘來歷也是一個秘密,一個僅限于少數人知道的秘密。

    八重宿雖然是柳暗花溟最信得過的手下,卻也沒資格獲知這個秘密,用柳暗花溟的話來說,知道的越少,對你越好。所以,每當柳暗花溟要見琉璃的時候,她都會很自覺地避開。

    柳暗花溟看到八重宿走遠了,方慢慢走進天一樓。她去見琉璃并沒什么公事詢問,再說,琉璃就是真有什么事,她想管也是有心無力。她去見琉璃只是為了打聽蕭曉雪和熊憶的底細。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神仙讓他們這些皇帝的心腹大臣都緊張起來,采取多種渠道收集蕭曉雪和熊憶的來歷,就成為這些大臣最迫切的公事。

    木花池看到柳暗花溟急忙親自迎了上來。柳暗花溟沖她搖搖手,示意自己只是去找人,然木花池不用管她。木花池默默退到了她的柜臺里,少管閑事是生存法典基礎法則之一。

    琉璃和柳暗花溟的關系很微妙,聽到流暄的聲音,她抬頭看了一眼流暄,又把目光收回,繼續看羅伊,嘴里淡淡地教訓流暄:“柳大人來就來唄,與咱們何干?難道你昨晚干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被柳暗抓住了尾巴?”

    流暄苦笑,主人無所謂,他可是有點害怕柳暗花溟。倒不是他真會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做那種事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官員和后臺硬的貴族。雖然柳暗花溟不動琉璃,也很少動琉璃的人,可出于對大官的敬怕心里,流暄心里有點害怕也是很正常的。

    施施然走進房間,柳暗花溟未語先笑:“琉璃姐姐好悠閑呀,讓妹妹好找。”

    “我可沒妹妹的福氣能為朝廷效力,自然閑情逸致比較多。”琉璃回她一個微笑,手上繼續不老實地玩弄羅伊的衣襟。

    羅伊欲起身離開,卻被琉璃按住:“你怕什么,柳大人是來找我的。”

    羅伊對柳暗花溟笑笑,嘴里回琉璃的話:“小人只是想去給兩位添加點水果。”

    “不必了,這兒的夠了。再說,柳大人待不久。”

    柳暗花溟好笑:“琉璃姐姐怎知我待不久?”

    琉璃輕輕一笑:“你找我什么事我很清楚。不過,這次要讓你失望了,我一無所知。”

    “哦?琉璃姐姐這里也什么都沒得到?難道說,這兩人真是從天而降?”

    琉璃嗯了一聲:“不僅我不知道,龍子那邊也沒得到消息。據我所知,不僅我們兩個,這行里的所有門道都用盡了所有手段,沒一個打聽出消息的。按我說,神仙就是神仙,只要對水月國好,管他哪兒來的。”

    柳暗花溟嘆口氣:“我也想向姐姐一樣想開些,可身不由己,為皇帝分憂的事,不得不盡心盡力。”

    “呵呵,你的問題我答了,其他的是你的事。要不,你再去找找龍子。”

    “柳大人不必跑路了,龍子大人也要進來了。”靠在窗口的流暄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琉璃和龍子是兩個比較神秘的人物,琉璃明里開花坊做生意,每一處生意都規矩備案,按時上繳各種稅賦,但,龐大的生意體系和時不時突然推出的美人,總讓人覺得琉璃生意中有些旁人不知的秘密。

    而龍子更神秘,她從來不設公開的門面,但生意卻做的火紅。別人知道的是,她總能一非常合適的價格在官家的奴隸市場上買到上等美男,經過調教后轉手以高價賣給各個花坊。都說龍子對男子調教的手段十分高明,一個目不識丁的中等男人被她調教后,就成為炙手可熱的絕色美男。

    龍子的生意遍布水月國,而真正跟她接觸的生意人卻很少很少。生意場上的人都知道,龍子購買奴隸的渠道絕對不是官家市場,但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到底通過什么手段獲得廉價的奴隸。

    龍子出身十分神秘,據說與皇族有關,她容貌一眼看上去沒什么出奇之處,站在人堆里毫不見特別。然,龍子有兩個地方特別引人注目:一是她的眼睛,任何人任何事在她那雙眼睛下都遁無虛形;再者是她的氣質,她個子不高,身材也只是中等,穿著也不名貴,可只要她愿意,往那里一站,即使穿著平民的麻布寬衣,也有股子王者天下的氣派,讓人不敢直視。

    龍子平時并不經常擺架子,但只要她愿意,那種淡淡卻逼人的氣勢就能讓靠近她三米的行人紛紛側身靜立待她走過。唯一不受這種氣勢影響的,就是她身邊的小羅莉鏡子小姐了。哎,那個啥,鏡子小姐手上牽著的小男孩不算。這個名叫季默的小男孩,是鏡子小姐的玩具伴侶,簡稱小玩具……

    琉璃和柳暗花溟聽到龍子即將到來的消息后,相視一笑,琉璃慵懶地伸下腰,放在羅伊下巴上的手指向下移動,慢慢到了羅伊的腰上,臉上淡淡的笑沒變,還沖柳暗花溟眨眨眼。

    柳暗花溟好笑地看看她的小動作,徑直走到了欄桿處,望著月湖的游船凝目神思去了。

    龍子進屋來后,眼光流轉之下,對琉璃微微點頭,然后走到了柳暗花溟身邊:“柳妹妹,在看什么?”

    柳暗花溟淺淺一笑:“龍姐,諾,我看見楓楓了。”

    “蘇楓楓?”龍子順著柳暗花溟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一艘小巧的游船上,一女子包膝而坐,看著水面的清波發呆:“這家伙,說是閉關,一直沒影子,我還以為她掛了。”

    “噗哧。”柳暗花溟笑了起來:“龍大,您這段時間太忙了吧,楓楓都出關很久了。”

    龍子也笑了,他們三個,對對方做的事都是心知肚明的:“柳柳,我是很忙,只要你乖乖地,我就不會忙上加忙了。楓楓出關更好,我正想找她。”

    柳暗花溟咯咯直樂:“龍姐,瞧您這話說的,妹妹什么時候給你找過麻煩。楓楓出關后也見過我,她說她累了,什么也不想管了。我看她也很疲憊的樣子。”

    龍子點頭:“楓楓自己很多事放不下,我就讓她再休閑一段時間好了。”

    “成。”柳暗花溟邊答應邊走:“我讓夢姐轉告楓楓好了。我走了,衙門里還有事,我就不陪你和琉璃姐姐看風景了。兩位姐姐有啥要轉告妹妹的,直接讓人傳話給小八就行。”

    和琉璃打聲招呼,柳暗花溟不緊不慢地離開了天一樓。

    木花池看著她離開,沖冰青草使個眼色,冰青草忙端了一盤水果走進屋里,將水果盤放下后,沖羅伊搖搖頭,羅伊懶懶地起身,與他一起走出了屋子。兩人出來后,順手把門上閑人勿近的牌子翻向了外面。

    屋里。鏡子牽著季默的手快速來到欄桿上看風景,一會兒,流暄也抱著兔子走了出來。龍子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琉璃身邊:“琉璃,這次我搞到幾個好貨色,你要不?”

    “要。價錢不能太高。”

    “你還缺錢不成?上個月,你把惜涵和玉樓推出來大大地賺了一筆,在我面前哭窮?”

    琉璃美目流轉,璨然一笑:“龍子,要說這個,這次你手中可是低價進了不少絕色,一個月的調教能花費你多少錢?少一點給我,你也不虧。”

    龍子也笑了:“說起精明兩字,你比我還強一些。好吧,我就是過來招呼一聲,你什么時候看貨就過來。琉璃,說實話,我最想要的人卻要不到手。”

    “最想要的?龍,你不會盯上熊……”

    “我可沒這個膽子。此人的來歷和去處,你也應該明白少許。”

    “哦,我明白了。”琉璃恍然大悟:“你說的是那位三皇子吧。我也聽說了,這人容貌雖說不一定最好,卻是最容易讓女子動心。”

    “呵呵,你錯了。我得到的消息是,玄霜楓是一個絕色男子,就你我手下現有的這些人,怕都比不上他,再加上身為皇子,那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怎不讓我動心?可惜,一來是沒有抓住他,這二來,他畢竟是皇族,就算抓住了,也到不了我們手中。每每想到那健壯的軀體,光滑細膩的皮膚,倔強的神情,不屈的目光……”龍子眼睛發亮,一副看到上佳獵物的表情。

    “那也簡單。等下次有機會,龍把他藏起來就是了,自己慢慢享用。”琉璃掩嘴而笑:“相比皇帝陛下也不會跟你來搶的。”

    龍子也笑了:“只怕會有別人跟我搶。至于陛下,她已經有人了,咱們也沒必要去幫她操心。”

    “唉。”琉璃嘆口氣,聲音里突然就顯出不少寂寞:“龍,我有些累了。這世道,越來越沒意思了。”

    “本來是沒什么意思,不過,既然神仙駕臨了,說不定會給咱們帶點新鮮玩意。我倒真的很期待這兩位的表現會給水月國帶來什么樣的變化。”

    “呵呵,你還是童心不減呀。我也有些期待。神仙?一點線索也沒留下,果然好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249046 80 806 m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
作者 冰嬸
  清穿當天,若音就和四爺同床共枕。身為嫡福晉的她,白天要穿得正兒八經,扮演賢良淑德的小福晉。...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