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溺水居然沒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眾所周之,日笨人一說起我們華夏國的人,那是一口一個支那人的叫。這個星球的人都知道,支那在日笨語里面,那是等同于豬的意思!這么不尊重我們,我憑什么要去尊重他們?而他們的自稱呢?卻妄自尊大是什么大日笨!屁!再說,他們戰敗都好幾十年了,不但不知道反省、悔改,反而是越來越變本加厲!別的不說,就說說我的兄弟小猴他們幾個上次在日笨旅游時打架的那件事吧。明明是那些流氓搶劫不成引起打斗,我的兄弟是被迫予以還擊!這么明顯的事情,那狗日的東經地方法院卻在一審的判決中判我的兄弟敗訴,賠償造成的所有損失!我兄弟不服,提起上訴,再加上小宇在暗中活動以后,二審的判決明明是要那些動手的人賠償我們的損失并賠禮道歉!可結果呢?哼!他們哪怕是有那么一丁點兒的悔改、道歉的誠意,我也就不會把工業廢氣都給排到那幾個小島上去了!當然了,這么點兒工業廢氣跟廢水,跟他們的先輩給我們的國家和先輩所造成的傷害比起來,那只能是小菜一碟,是小兒科的小把戲……”2018年,李文楓回答華夏國國家主席關于新建的工業區內所有的廢氣和廢水都排到哪兒去了的問題。

    …………

    2015年5月,華夏國,長江三峽某段處。

    “我靠,哥哥的,這三峽竟然比都江堰還厲害!老天爺啊,誰來救救我呀?”掙扎在長江江心中的李文楓簡直后悔透了。依仗著有游過成都市都江堰岷江經歷的他,在逞能搶先下水前做夢都沒有料到,這平靜的長江三峽里暗流的力量居然會如此之大,以至于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推到了江心。更讓他著急的,是他剛一張口還沒來得及喊出“救命”聲,便消失在了江面上。

    在李文楓消失的時候,在他下水前的江岸上,三名十七歲左右穿著游泳褲的少年正做著下水前的運動。這時,來了一位帶著墨鏡的十六七歲的少女:“小黑,云峰,飛飆,文楓呢?”

    身材高大健壯、膚色微黑、綽號“小黑”的郭順程和西門飛飆、徐云峰一起將手指指向了江邊。

    “咦?怎么沒有啊?”少女輕輕的取下墨鏡后,用她那雙水汪汪、美麗得不像話的大眼睛在巡視了一遍江面后,吹彈得破的美麗嬌顏一沉,粉嫩似玉的秀指指著郭順程三人不悅的說道:“你們騙人!說,文楓到底去哪兒了?”

    “他不是在哪兒嗎?咦,人呢?”依言指向江面的三少年楞住了,怎么沒人呢?“文楓,文楓,你在哪兒啊?快出來呀,馨怡來啦!”

    在等了一會兒后,依然不見李文楓的蹤影,“遭啦,不會出什么事了吧?”的念頭,瞬間涌上三人的心頭。

    就在郭順程三人急切地仔細尋找江面隨時準備下水救人的時候,眼尖的絕美少女用粉嫩的玉指指向了一百多米外的江心:“那,那是不是他?”

    不管江心中那人是不是李文楓,郭順程三人立刻扯開喉嚨就和絕美少女一起喊了起來:“文楓!文楓!”

    剛浮出水面的李文楓立刻就聽到了呼喊聲,他知道,那是自己結伴出游的四個伙伴們共同發出的聲音。

    李文楓本能地舉起了自己的手臂,努力地揮舞了兩下,隨即就又被那股無法擺脫、詭異得異常的吸引力給強行拖向了江底。

    感到大禍臨頭,生命即將終結的李文楓,在沉入江底前,無限留戀地仰頭看了一眼中午晴朗的天空,隨即,便心不甘情不愿徹底地消失在奔流不息的長江中。

    由于事出突然,毫無任何思想準備的郭順程眼睜睜地看著剛一露頭就又沒了蹤影的李文楓,情急的他立刻放開雙腿和身邊的三位同學一起,沿著江岸瘋狂地大喊大叫:“文楓!文楓!救命啊,救命啊!”

    郭順程在跑動當中,隱隱約約似乎聽到了李文楓在喊自己“小黑”和幼兒時期好友們的昵稱,從而使得郭順程更加的焦急。不是不想下水救人,而是得先找到李文楓的具體位置啊!

    在瘋狂地沿江跑跑停停了十幾分鐘后,依然不見李文楓在水面上出現,隨即,郭順程就全身無力地萎坐在了地上。同時坐在地上的,還有李文楓另外的兩個死黨:相貌堂堂、綽號“肥膘”,身材結實、精干的西門飛飆和斯文秀氣、但卻并不瘦弱的徐云峰。但,三人剛一坐下,就被迫站起身來,繼續沿著江岸邊跑邊呼救。因為,趁著“五一”學校放假七天的時間和自己一起來三峽旅游,被公認為棠仲中學“第一校花”乃至錦江區“第一校花”的華馨怡,此刻,因為不停地奔跑,呼喊,加之焦慮不堪,花容失色的她依然沒有放棄地沿著江岸努力地急切呼喊著,瞪大著她那雙絕美的大眼睛,竭力地仔細尋找著。

    此時此刻,對于華馨怡這個十七歲的少女來講,是凄涼、悲哀的。也不知奔跑、呼喊了多久,最后,齊腰的秀美黑發濕漉漉地披散在她的身體周圍,香汗濕淋淋的浸透了全身、渾身痙攣乏力的她,終于支撐不住而萎頓不堪地跌坐在了江岸邊。

    看著波濤洶涌的長江江水,華馨怡神情凄涼,眼神無助地喃喃自語:“文楓,你怎么能就這樣走了呢?四年來,你還沒說過一句你喜歡我的話呢。”說到這兒,四年來的苦苦期盼卻在瞬間就給擊得粉碎的無情的現實,讓華馨怡的心好痛、好痛。

    抬起那張艷絕人寰的姣容,小珍珠般晶瑩剔透的淚珠串線而出:“老天爺呀,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要如此殘忍地將文楓從我的身邊奪走?剝奪他年輕的生命?你的心,好殘忍,好殘酷!”

    努力的掙扎著搖搖晃晃地站起疲憊不堪的身體,華馨怡仰望著藍天,粉嫩玉指指著藍天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凄厲哀怨的尖銳聲:“我,恨,你!”

    另一邊,臉現焦慮之色的郭順程則不停地小聲嘀咕著:“完了完了,這下麻煩了!該怎么辦呢?要是被黛大姐知道了,非宰了我不可!對了,還有小宇,小猴那幫混蛋。媽的,這下不死也得脫幾層皮!”

    眼光渙散地注視著江面,和李文楓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涌上了焦慮不堪、愁眉緊皺的西門飛飆的心頭。

    相貌秀氣的徐云峰則靜靜地躲到一邊,臉色發白,恐懼地小聲喃喃自語著:“慘啦慘啦,這下完啦,表姐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沉入江中的李文楓,在拼盡全身力量卻被無力阻擋洶涌而至的江水給強行灌入而嗆了幾口水后,渾身乏力的他被那股詭異強大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給強行吸向了江底的某一個地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文楓的思維和意識漸漸地有點兒模糊了。“我就要死了嗎?黛兒,對你的承諾,我完不成了!永別了,爸爸媽媽!”

    鼓足力量,李文楓在心里瘋狂的吶喊著:“小宇,小猴,小仁,小航,小軻,小海,小濤,小黑,我李文楓來世再和你們做兄弟!”

    在意識徹底消失前,李文楓充滿歉意地在心里默念道:“馨怡,對不起,我讓你傷心失望了,如果我還能活著見到你,我一定接受你!”隨后,李文楓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覺和意識。帶著無限的悔恨、不甘和對生命無限的留戀,沉入了江底。但在失去意識前,李文楓依然潛意識地做著游泳自救的姿勢:全身抱成一團!

    …………

    “哎喲,好,好痛啊!我死了嗎?嘶,好冷,地獄里果然是一點也不溫暖!”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渾身酸痛無比的李文楓終于自無邊的黑暗中蘇醒了過來。努力地睜開眼睛,一片柔和的光線,進入了李文楓的眼球里。這片光線,因其柔和不刺眼,所以,很快地就讓李文楓的眼睛適應了。“有光亮!哇靠,原來地獄里也有光啊!”

    接下來,李文楓就試著想轉動自己的脖子,以便看看周圍的情況。但稍稍一轉動脖子,腦袋和脖頸處便傳來抗議的巨大疼痛感。幾經嘗試之后,李文楓只能放棄了。“哥哥的,真沒想到,我居然成了傳說中的僵尸鬼!”

    既然轉動不了脖子,那就轉動眼球好了!“這里好安靜哦!咦?怎么地獄是這個樣子?這兒的鬼呢?閻王殿里的牛頭馬面呢?對了,還有黑白無常呢?怎么這兒都沒有哇?哥哥的,居然把我扔在這兒就不聞不問了!我要抗議!抗議不負責任怠工失職的牛頭馬面,還有黑白無常!對了,在民間傳說里,不是說地獄里一片黑暗嗎?還有,鬼是不會感到痛的!這是怎么回事兒啊?難道,”一個讓李文楓感到驚喜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我沒死?”

    為了證實自己的這個想法,等逐漸恢復了一點點力氣的后,李文楓便再次嘗試著轉動起自己的脖子來。盡管依然疼痛難忍,但,已經稍微能轉動的脖子,卻讓他欣喜若狂。有了這一美好的開始,李文楓決定嘗試著抬起自己的手臂。不過,這一次的遭遇,卻讓李文楓痛并興奮著。因為,在異常緩慢地抬起手臂的過程中,盡管痛得他牙齒咬得嘎嘣直響,但,最后,手掌卻依照自己的想法,顫顫巍巍地來到了自己的眼前。

    看著自己熟悉異常的手掌,李文楓口中忍不住發出了心奮至極低低的“耶!我沒死!我還活著!”聲。于是,李文楓再接再勵地開始轉動起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

    也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當李文楓緩緩地坐起身來后,巨大的成就感和對自己佩服不已的自豪感,充斥著他的全身。

    等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之后,眼前的情景,卻讓他大感迷惑。依然只穿著游泳褲的自己,全身上下居然是干的,所在的地方是用他知道的質地上乘的漢白玉鋪就而成的寬闊平坦的場地。李文楓估計,這個場地的面積,起碼有兩個足球場那么大。

    看著寬闊平坦的場地,李文楓突發奇想地予以假設:“這會不會是一個廣場?”隨后,他的假設得到了證實。在場地的周圍,有好幾塊顏色鮮艷得和公園里的假山有的一比的巨大巖石,那些巖石上有物體發出柔和的光芒,場地的周圍還有不少李文楓從來也沒見過的花、草、樹木,還有不少用漢白玉雕刻而成的精美的古代式樣的桌子和椅子。對了,距離他不遠的那片長勢茂盛的草坪里,有一大片明顯被重物壓過的痕跡。而那幾塊巨大的紅色巖石的顏色和形狀,讓李文楓想到了屬于海里的一樣東西:珊瑚!

    “不對呀!珊瑚沒有這么大的呀?再說,電影電視上那些珊瑚的顏色,也沒有這樣鮮艷好看的呀?有巖石,有不少的桌子、椅子,還有花、草、樹木,嗯,這肯定是個廣場!但既然是個廣場,那這兒到底是那兒呢?”

    隨著視線的逐步深遠,在轉動身體看向身后五六十米遠時,難以置信的場景出現了:一座規模巨大、宏偉壯麗的古代宮殿,便實實在在地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從宮殿里,發出的柔和光芒的亮度,比起自己所在的這個廣場來要強得多。而那宮殿的前面,還有一個高有兩米多、寬約三米、好像是玉石做成的大臺子,臺子的正面刻著三個象文字一樣的符號。如果那臺子是真正的玉石做成的,那這么大的一塊玉石,起碼得有六噸多重吧?如果拿到市面上去賣,哇靠,那得值多少錢啊?馨怡身上佩戴的那塊比大拇指還短的玉都買成六千多,這么大的玉,沒個四億五億的,那是說不過去的吧?想到這兒,家境寒酸、吧嗒著嘴的李文楓的眼睛里,閃現出強烈的貪婪光芒,瞳孔也立即變成了……方孔型!

    好不容易強壓下誘人至極的想法,李文楓在抬起頭看向那座宮殿屋檐的正上方時,一塊用深藍色玉石雕刻的牌匾,靜靜地鑲嵌在屋檐的正中間,牌匾上面有四個閃閃發亮的符號。對那四個符號,李文楓不認識,但又好像在哪兒見過這種類似的符號。再仔細一瞧,李文楓又突發奇想:這會不會就是古篆字?于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李文楓仔細地觀察起牌匾上的四個符號來。

    在經過反復的猜測之后,李文楓準確地翻譯出了差點兒讓他震暈過去的古篆字:長江龍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56256_1_62-m
巫界術士
作者 文抄公
  雷林帶著智腦穿越,成為一名貴族身分的巫師學徒,透過利用自身優勢,學習成為巫師,獲得術士的傳...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