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湊字數,個位讀者大大可以免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神話中的女媧】

    中國上古神話中的創世女神。傳說她與伏羲是兄妹,她與伏羲結婚而產生人類,后來女媧禁止兄妹相婚,這反映了中國原始時代由血緣婚進步到族外婚的情況。又傳說女媧用黃土仿照自己造成了人,創造了人類社會。還有傳說女媧補天,即自然界發生了一場特大災害,天塌地陷,猛禽惡獸都出來殘害百姓,女媧熔煉五色石來修補蒼天,又殺死惡獸猛禽。另傳說女媧制造了一種叫笙簧的樂器,于是人們又奉女媧是音樂女神。《風俗通義》記載她替人類建立了婚姻制度,使青年男女相互婚配,繁衍后代,因此被傳為婚姻女神。關于女媧的傳說很多,一直流傳至今,影響甚為廣泛深遠。至今中國云南的苗族、侗族還將女媧作為本民族的始祖加以崇拜。

    又稱女陰、女媧娘娘,鳳姓,生于成紀(今甘肅秦安縣),一說她的名字為風里希(或為鳳里犧)。是中國歷史神話傳說中的一位女神。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她慈祥地創造了我們,又勇敢地照顧我們免受天災。是被民間廣泛而又長久崇拜的創世神和始祖神。她神通廣大化生萬物,每天至少能創造出七十樣東西。

    女媧氏族發源地,文獻不見記載,但根據伏羲與女媧的關系,女媧故里也應在古成紀范圍內。酈道元《水經注》在講到渭河支流葫蘆河時特別提到該地古老的女媧祠。在葫蘆河畔,與大地灣相距不遠的秦安隴城鎮,有女媧洞,又有女媧廟,祭祀女媧,隴城又稱“媧皇故里”。女媧也以風為姓,至今其地有風臺、風瑩、鳳尾村等地名,均與女媧氏有關。

    【南方三苗民族傳說中的女媧】

    關于女媧的傳說說法不一,有說先于盤古,有說后于盤古...

    民間流傳的傳說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叫法,儺(nuo)公儺娘,粳兄粳妹,諾亞諾娃,亞儺兄妹,南山老耆東山小妹,江郎江妹等。

    傳說原來的人來被大洪水淹死完了,只剩下伏羲兄妹,后來的人是伏羲兄妹的后裔。

    這段傳說比較系統,伏羲兄妹的母親生了他們12兄妹,王龍,王蛇,王雷,后羿(后蟻),王素(可能是王燧-燧人),儺兄,儺妹(還有傳說是儺兄儺妹是老祖婆的孫子孫女)等,12兄妹爭執不休,其中最小的王素最聰明,那天比賽爬山,結果王素鉆木取火,把山燒了,母親就著急呀,在山下提醒,王龍下水,王蛇鉆洞,王雷沒地方躲,結果被燒了,王雷脾氣暴躁,一心想要找王素報仇,每次都被王素聰明地躲過,母親病了,說是只有王雷的肉才能治她的病,王雷當然不愿,不過還是要找王素報仇,最后陷入王素的陷阱被關了起來,那天儺兄去種地了,其他人都不在,只有善良的儺妹看管王雷,王雷騙說快渴死了,向儺妹討水喝,軟磨硬泡,儺妹心腸軟還是給了他一碗粥,王雷就說,要是有碗清水就更好了,于是儺妹就給他碗清水,王雷剛喝完,便雷光大作,破開牢籠出來了,拔下一顆牙齒送給了儺妹,算是報答,說見天門開時種下,雷聲隆隆,天門開了,而那雷神牙種下怎么都沒反應,后來儺兄將它按次序種于八方(八卦相應的屬性可能跟農耕有關),最后長出了一只巨大的葫蘆(古語音,仆,伏羲氏有葫蘆崇拜),天河倒懸,這時飛來一只啄木鳥,把葫蘆掏空然后儺兄儺妹就鉆了進去,葫蘆隨著水不斷升高,期間收了很多動物,一直升到天上,找到了王雷,要王雷收了洪水,王雷不聽,然后就是打架,王雷怕了,之后答應收了洪水,儺兄就說了,你立即收了洪水是要摔死我們呢?沒辦法,王雷只好招來10個太陽把洪水曬干,但是水干之后就陷入了大旱,人都死完了,儺公請來后羿(后蟻),后羿飛上扶桑樹(傳說是人神兩界連接的神樹)用尾針把太陽射了下來,儺公就覺得沒了太陽就沒有光明了,就在下邊要后羿留兩個,一個在白天出來,一個在晚上出來,扶桑樹也被后羿踩斷了,從此人神兩界便不能方便地來往...

    其中還有一段是儺兄儺妹三次占卜(與仆古音相通,可能也是伏羲留下來的),兄妹成婚,在不周山山頂往兩個方向滾碾子,結果在山腳碾子撞在了一起,在兩邊生火,煙在天上合在一處,結果儺妹害羞呀,就說你要是追上我就嫁給你,圍著山跑儺妹在前邊跑,儺兄在后邊追,然后有人看著急了呀,土地公就出來跟儺公說,你轉過身朝那邊跑不久得了?最后和儺妹碰面...儺妹出嫁了,害羞呀,就拿扇子遮住臉。儺兄形象是紅臉突目,傳說是被10個太陽曬的了,儺妹聰明用手帕蓋住臉所以依然白凈,女媧是婚嫁之神,生育之神,這也就是中國婚嫁習俗,用珠簾或者蓋頭的原因吧,還有就是宗親不能成親的規矩可能也是女媧在位時定的。

    其實原因是他們的母親借王雷之手毀滅他們,他們的爭斗會毀了這個世界,當然她稱病也是假的。

    這段傳說中可能包括是兩個女媧傳說,一個女媧是造人的女媧也就是12兄妹的母親,第二個就是婚嫁生育的女媧,也就是儺妹。

    伏羲和女媧古音相通,伏羲氏和女媧氏的母族是華嬃氏(常作華胥氏),華嬃氏族可能就是原始的華族。

    【現實中的女媧】

    一說女媧是一個真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主要活動于黃土高原,她的陵寢位于山西洪洞縣趙城鎮東的侯村。女媧陵的存在時間可能在三四千年以上,同黃帝陵一樣,也是中國古代皇帝祭奠的廟宇。當地在每年農歷三月初十前后,均舉行長達7天的大型廟會和祭祀活動。

    【神話傳說】

    共工氏與女媧爭帝,女媧命祝融氏領兵攻打共工氏。

    共工氏兵敗怒而用頭去撞不周山。

    不周山乃撐天之柱,被共工氏一撞,發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響。山體崩塌,天柱折斷,大地向東南傾斜,海水向陸地上倒灌。平原上的人多數都被淹死了,幸存者只好逃往山上。

    但是,山林是獸類的領地,它們受到侵擾后十分憤怒,向人類發起瘋狂的攻擊。又有許多人被野獸咬死,吃掉。

    人類遭遇到了空前的災難,有的被洪水淹死,有的被崩塌的山石砸死,有的被兇猛的野獸和大鳥殺害,人類面臨著滅絕的危險。

    女媧補天是三晉大地影響最廣泛的神話。

    這個神話出自《淮南子•覽冥篇》,全文如下: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因水。蒼天補,四極正;因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

    在洪荒時代,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故吵架而大打出手,最后祝融打敗了共工,水神共工因打輸而羞憤的朝西方的不周山撞去,哪知那不周山是撐天的柱子,不周山崩裂了,撐支天地之間的大柱斷折了,天倒下了半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紋,山林燒起了大火,洪水從地底下噴涌出來,龍蛇猛獸也出來吞食人民。人類面臨著空前大災難。

    女媧目睹人類遭到如此奇禍,感到無比痛苦,于是決心補天,以終止這場災難。她選用各種各樣的五色石子,架起火將它們熔化成漿,用這種石漿將殘缺的天窟窿填好,隨后又斬下一只大龜的四腳,當作四根柱子把倒塌的半邊天支起來。女媧還擒殺了殘害人民的黑龍,剎住了龍蛇的囂張氣焰。最后為了堵住洪水不再漫流,女媧還收集了大量蘆草,把它們燒成灰,埋塞向四處鋪開的洪流。

    經過女媧一番辛勞整治,蒼天總算補上了,地填平了,水止住了,龍蛇猛獸斂跡了,人民又重新過著安樂的生活。但是這場特大的災禍畢竟留下了痕跡。從此天還是有些向西北傾斜,因此太陽、月亮和眾星晨都很自然地歸向西方,又因為地向東南傾斜,所以一切江河都往那里匯流。當天空出現彩虹的時候,就是我們偉大的女媧的補天神石的彩光。

    經過這場浩劫,人類幸存者已經很少。

    為了使人類能再次發展增多,女媧便以黃土和泥,用雙手捏起泥人來。

    【女媧造人的記載】

    《風俗通》中有關女媧的兩則短文:

    1、原文:俗說開天辟辟,未有人民,女媧(傳說是人面蛇身,創造了人類)搏,黃土作人。劇務(工作劇烈繁重),力不暇供(用上所有的力量還來不及供應),乃引(牽、拉)繩于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者,引繩(繩,粗繩索)人也。

    譯文:民間傳說,天地開辟之初,大地上并沒有人類,是女媧摶捏黃土造了人。她干得又忙又累,竭盡全力干還趕不上供應。于是她就拿了繩子把它投入泥漿中,舉起繩子一甩,泥漿灑落在地上,就變成了一個個人。后人說,富貴的人是女媧親手摶黃土造的,而貧賤的人只是女媧用繩沾泥漿,把泥漿灑落在地上變成的。

    2、原文:女媧禱神祠祈而為女媒,因置婚姻。

    譯文:女媧在神祠里禱告,祈求神任命她做女媒。于是女媧就安排男女婚配。

    《太平御覽》:女媧在造人之前,于正月初一創造出雞,初二創造狗,初三創造羊,初四創造豬,初五創造牛,初六創造馬,初七這一天,女媧用黃土和水,仿照自己的樣子造出了一個個小泥人,她造了一批又一批,覺得太慢,于是用一根藤條,沾滿泥漿,揮舞起來,一點一點的泥漿灑在地上,都變成了人。為了讓人類永遠的流傳下去,她創造了嫁娶之禮,自己充當媒人,讓人們懂得「造人」的方法,憑自己的力量傳宗接代。另一種傳說《獨異志》是:女媧是與伏羲為兄妹。當宇宙初開時,天地之間只有他們兄妹二人,在昆侖山下,而天下未有其它人民。相議想為夫妻,又自覺羞恥。兄即與妹上昆侖山,咒曰:「天若同意我兄妹二人為夫妻,請您將天上的云都合起來一團,要不就把云散了吧。」以是天上的云立即合起來,他們倆就成了夫妻,中華民族都是他們倆的子孫后代。

    《風俗演義》:凡有女媧廟的地方,都盛行到女媧廟求子的習俗。雖然,這是沒有科學依據的,卻浸透著一種原始生殖崇拜文化。原始時代,部落戰爭十分殘酷、頻繁,而且全靠人力對抗,死亡者眾多。所以,人們期望女性大量生育,使氏族人丁興旺,才能避免滅亡的命運。

    根據中國神話的描述,開始她使用黃土捏人,但因為速度太慢,便使用柳條甩泥土的方式造出大量的人。先前用黃土捏出的人是達官貴族;后來甩泥土方式造出的人則是平民百姓。造人的方式存在區別,這樣的傳說也被認為是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時,統治者為了向民眾灌輸“天命論”,以達到維護統治的利益。

    【古籍中有關女媧的記載】

    《楚辭•天問》:“女媧有體,孰制匠之?”王逸注:“女媧人頭蛇身。”

    《說文解字》:“媧,古之神圣女,化萬物者也。”

    《山海經•大荒西經》郭璞注:“女媧,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變。”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處栗廣之野,橫道而處。”

    《淮南子•說林篇》:“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媧所以七十化也。”

    《太平御覽》卷七八引《風俗通》:“俗說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于泥中,舉以為人。”

    《繹史》卷三引《風俗通》:“女媧禱神祠祈而為女媒,因置婚姻。”

    《淮南子•覽冥篇》:“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斬鱉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因水。”

    《博雅》引《世本》云:"女媧作笙簧。笙,生也,象物貫地而生,以匏為之,其中空而受簧也"。

    《帝王世紀》:"女媧氏,風姓,承皰羲制度,始作笙簧"。

    編輯本段【太行山與女媧】

    黃土高原山西境內,除了在洪洞趙城鎮侯村有女媧的長眠之地媧皇陵和數千年來一直享受歷朝歷代皇帝尊奉、祭祀的國家級神廟媧皇廟,以及女媧“摶土造人”圣地——萬榮縣汾陰雎女媧和伏犧成婚、避暑圣地——吉縣人祖山、女媧“殺黑龍以濟冀州”截斷洪水之地——蒲縣黑龍關,和吉縣柿子灘女媧巖畫等重要遺跡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山西晉東南太行山地區,留下了為數眾多的“煉石補天”遺跡,星羅棋布地分布在這些遺跡之地的眾多媧皇廟、媧皇宮等古老的紀念建筑,使得地處北方黃土高原的山西太行山成為除了山西中部的霍山之外,在中華民族文化和歷史上zhan有重要地位的神圣地區。

    千百年來,有關女媧“煉石補天”和“兄妹成婚”等神話傳說廣泛流傳、膾炙人口。對于美麗動人的故事傳說,人們只是局限于欣賞、陶醉或玩味、品評,并沒有什么人去認真地追究和嚴肅地思考這些傳說故事的產生原因和來龍去脈。“神話傳說是歷史的影子”,女媧、伏犧“兄妹成婚”故事所說的“昆侖山”,實際上就是指西北地區“昆侖山”余脈延伸所致的山西太行山地區。

    然而,至今鮮為人知的是:太行山除了又名“太形山”、“五行山”之外,古代還有過“女媧山”和“皇母山”的別名。與幾千年中國古代封建社會為數眾多的男性“天子”相比,女媧所享受的這一殊榮,真可以說是得天獨厚、絕無僅有。

    據南宋羅泌《路史》載:“‘女媧’又曰‘皇母’。注‘太行’一日‘皇母山’,亦曰‘女媧山’。”又崔伯易《感山賦序》曰:太行一名“皇母”,一名“女媧”。又據《澤州府志》卷六“山川”:

    “陽城縣•莽山:縣東南四十里。謂漢光武追王莽至此。俗稱‘王莽山’……田氏曰:《水經注》沁水以西為王屋山,則此山即王屋。崔伯易《感山賦》云:一日‘皇母’。云女媧于此煉石補天。按:今(河南)濟源有‘女媧山’,一日‘女山’,古老言為‘皇母山’,地界相接。”

    據以上記載可見:以“女媧山”命名太行山的唯一重要原因,是在距今八九千年的遠古時期,人類兒女在遭受了嚴重的洪水和強烈的地震災害以后,在太行山地區進行了長時間、大面積的抗災救災活動,拯救了無數中華兒女的寶貴生命。古代山西“土瘠民淳,儉而好禮。不經之祀,絕而弗尚”。(元朝宋翼《新修成湯東廟記》,澤州府志卷45)根據古代《禮記》“法施于民則祀之,能抗大甾則祀之,能御大患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的禮制原則,太行山地區人民不僅在當年女媧所經行和活動過的地方修建廟堂、行宮以供祭祀,而且把她居住、活動過的“太形山”改易命名為“女媧山”、“皇母山”,可見女媧在這里所享受的尊重之隆和規格之高。

    據《列子•湯問》記載:“昔者女媧氏煉五色石以補其(天)闕,斷鰲之足以立四極。其后共工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故天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

    這則記載所說的“天傾西北,地陷東南”情況,在山西晉東南太行山地區很多地方都可以親眼看到。不少山脈斷層紋理呈現西北高、東南低的傾斜降低狀態。這種地質結構,只能是遠古時期地球大陸板塊互相沖撞,造成邊緣斷裂、抬升所形成。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滲雜、混和著中華民族祖先對遠古人類災難歷史的久遠記憶。

    位于壺關縣、陵川縣之間太行大峽谷以南的媧皇嶺,是一處非常重要的女媧活動遺跡,這座山嶺高聳人云,氣勢磅礴,由西向東,匍匐延伸,長達數十公里。汽車在沿著山脊延伸的林慮公路上馳騁行駛,仿佛飛馳于九霄云天,心旌搖蕩,恍若天神。山嶺中段有媧皇廟一所,在原來正殿的西墻鐫有石碑一塊,記載著這座廟宇的古老歷史。遺憾的是,由于曾經用石灰水粉刷過碑面,導致碑文字跡漫漶,未能拓制成拓片以供研究。以筆者之見,這座媧皇嶺和媧皇廟,都是當年女媧巡行太行山時的經行之處;媧皇嶺的名字與太行山別名“女媧山”、“皇母山”存在著直接關系。

    長治縣北15華里上郝村北天臺山,也有媧皇廟一座。據說女媧曾經在這里“煉石補天”七七四十九天。在此期間,她因為思念留在數百里以外中(霍)皇山下女媧治所——趙城侯村的親生兒女,曾經登上這里的山頭,眺望家鄉,所以人們把這座面積不大的小山頭命名為望兒臺。奇怪的是每年夏至日這一天,無論是早晨、中午或傍晚,人們都看不到陽光照射“天臺”的陰影;一年四季,在其周圍也看不見它的山影。所以自古以來“天臺無影”就成為著名的“長治八景”之一。這座天臺山媧皇廟本來已經遭到破壞,但當地民眾自發地化緣集資,予以修復,現在香火十分旺盛。

    諸如此類的媧皇廟建筑,還分布于晉東南地區平順縣南耽車村、黎城縣廣志山、潞城縣七里店、襄垣縣仙堂山,以及晉中地區左權縣葦子溝,平定縣東浮山等地。其中平定縣東浮山一處比較特殊,傳說它的山頭有一個大坑,乃是“女媧補天”的“煉石灶”所在。大坑的周圍還堆積有許多五顏六色、布滿孔隙的浮石。當地百姓傳說這就是女媧煉石時所產生的渣滓。但是地質工作者考察認為:這里曾經是古代火山的一處噴發口,那些浮石也是火山活動的遺留物。當地人對于“煉石補天”也別有一說,明代人陸深曾經撰文認為:女媧“煉石補天”乃是發明燃燒煤炭,制造光明,以補遠古長夜漫漫、渾沌黑暗之缺。此見雖然與燒煉石灰不同,但亦可聊備一說,以供識者辨析。

    另據方志記載,在屬于太行山邊緣地區的河北省涉縣索堡村唐王山、涉城鎮北崗村、城關鎮河南店、張家莊云頭山、河南省林縣以及淇縣靈山等地,都有女媧遺跡分布。其中涉縣媧皇宮依唐王山山勢而建,雕梁畫棟,樓閣雄偉,云霧繚繞,形勢巍峨,是國內現存女媧遺跡中最為美麗、輝煌的紀念性建筑。據記載,其創建時間是在南北朝時期的北齊以前,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文化價值。而河南省淇縣靈山媧皇廟,乃是與《封神演義》所寫“商紂王淫詩戲女媧”故事聯系在一起的古老、重修建筑,其歷史淵源甚至可以追溯到商周時期,其意義和價值也十分重要。從以上遺跡的分布和命名情況看,涉縣媧皇宮和淇縣媧皇廟都屬于當年女媧巡行太行山地區時的經行(行宮)、停留(祠廟)之處。

    為什么女媧生存、活動的重要舞臺是在北方山西,而不是在古代中國境內的其他任何地方?這首先與黃河中游黃土高原山西的地理、自然、氣候、環境等條件有關:由于山西有“山河環護”,具備保證古代人類居住、生存必需的安全性、封閉性、隱秘性、防御性和生存資源性,所以古代山西自然而然地成為中華民族祖先生存居住的天然溫床和搖籃;據考古發現:山西芮城風陵渡有舊石器時期距今100多萬年的西侯渡遺址和距今六七十萬年的合河遺址,山西襄汾縣有距今二三十萬年至5萬年的丁村遺址,山西省沁水縣有中石器時期距今1萬多年前的下川遺址,山西吉縣有距今1萬年左右的柿子灘遺址……以上根系久遠、接連不斷的考古發現鏈條,為女媧文化產生、出現于山西境內,提供了生動有力的文化背景和確鑿無疑的歷史證據。

    黃土高原山西境內存在大量女媧遺跡的重要事實,也為黃河中游山西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搖籃的科學判斷提供了有力的證據:與現代人類相比,遠古人類對大自然規律的認識、了解、應變、防御能力十分低下,除了令他們防不勝防、談虎色變的洪水、猛獸以外,人類生存必需的食物來源和生產工具、防御工具的尋求、選擇,以及年復一年、循環交替的酷暑、嚴寒,都令他們應對不暇、苦心焦慮,黃土高原山西地區與一望無際、曠野千里、藏身無所、求食無源和盛夏暑熱難耐、嚴冬季節無處藏身的華北東南平原地區相比,兼有高山、丘陵、盆地、平原,河流、湖泊和氣候溫和、林木茂盛,可漁可獵、食物多源、棲身方便、防御多策等等優越的自然條件,自然而然地成為中華民族自下而上活動的首選之所和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誕生和發源之地。

    近20多年來,在南方和北方不少地方,陸續發現了不少古代文化遺址,有人就提出中華民族文明的發展是多元、多中心態勢。這種看法甚為幼稚。因為這些發現都是零零散散、相對孤立,既不成陣勢、更不成鏈條,也沒有像女媧這樣杰出、著名的母系部族領袖人物,更沒有建樹起如同女媧一樣的巨大歷史功績,所以這些考古發現報道只具有嘩眾取寵、取悅一時的新聞價值,絕對不能動搖和降低黃土高原山西大地天然造就的中華民族歷史、文化搖籃領先地位和中心作用。

    中國古代神話傳說時期的歷史人物、中華民族的偉大母親——女媧在山西太行山區眾多活動遺跡的存在,和有關女媧“煉石補天”故事在民間的廣泛流傳,充分證明女媧這位中華民族的偉大母親,已經具備了認識和掌握自然規律、帶領民眾抵御自然災害和克服自然災難的偉大勇氣、精神和高度智慧、能力;意味著處于中石器時代后期的母系部族社會,已經進入到中國古代文明社會的黎明時期。隨著疑古派的民族虛無主義邪說在史學界被日漸掃清;以及對女媧神話傳說的科學詮釋和“煉石補天”、“女媧行跡”等史實的真相大白,女媧身為中華民族偉大母親的崇高地位將會被日益確定;她對中華民族古代文明進步事業做出的偉大貢獻將流芳萬古、永垂史冊。

    編輯本段【陜南女媧山——女媧傳說的極好印證】

    陜南平利縣城西15公里處有座海拔988米的女媧山,古稱中皇山,異峰獨秀,因后有女媧宮而得名女媧山。山上建有女媧廟,氣勢宏偉,殿宇紛繁。

    商代,平利為大巴山區族落良國的封地;周初,良隨周武王伐紂滅商,故得襲封舊土,建都上良,平利仍屬良國統治。五代蜀•杜光庭《錄異記》是最早記載女媧廟在平利的史料。房州即今毗鄰平利的湖北房縣,西晉時平利屬房州管轄,“上庸界”即現平利,故女媧廟在平利的歷史由來久遠。

    唐李冗《獨異記》中“天若遣我兄妹二人為夫妻,而煙悉合,若不,使煙散。于煙即合”的記載與當地百姓“滾磨為婚”的傳說有異曲同工之處。在女媧山東北方向不遠處,現有一條山溝名叫“磨溝”,此溝因伏羲女媧兄妹“滾磨成婚”的傳說而得名至今。

    《淮南子•天文訓》一文中“天柱折、地維絕……女媧斬鰲足撐天傾”的所謂“天柱”折斷后,天空就會坍塌下來,女媧于是“斬鰲足撐天傾”,用“柱子”將蒼天撐住。后來,女媧在南山采五色石煉之再“修天補洞”,并用金釘加固,今天才有了天空的五彩流云和夜空繁星閃爍的天象。在安康東南距平利五六十公里的地方,有座巍峨挺拔的大山名叫“天柱山”,據傳此山乃鰲足演化而來。

    女媧煉石補天的所在地也在如今的女媧山。女媧山地處秦嶺南端、大巴山北麓,位于陜、鄂、渝三省、市交界處,物華天寶,人杰地靈,歷為兵家必取之地。從女媧阻止炎黃之戰的地理位置上看,黃帝居于渭北黃龍,炎帝居于鄂西神龍架,女媧所在二者間的位置正是平利女媧山。

    女媧廟所在山峰向南500米有座山叫“偏頭山”。據當地百姓講,當時女媧在煉石之成后,奮力舉石補天,第一腳踏力過猛,將此山踏歪偏向山南一側,故得名“偏頭山”,相傳山上曾留下女媧的腳印。此山現為女媧山鄉七里村村民承包的責任林山,傳說中的腳印已被墾荒植樹。女媧第二腳踏向中皇山,將該山山頭西側夷為平地,后在平地上建起現在的女媧廟,中皇山因廟而又得名為女媧山。

    編輯本段【女媧廟———銘刻女媧神女的豐碑】

    女媧廟坐落在女媧山鄉七里村。據當地百姓介紹,解放初期的女媧廟十分龐大壯觀,在平利堪稱第一寺廟,有四扇大門,房宇百余間,殿堂三層,故又稱“三臺寺”;廟內住僧人二三十余、居士若干。但在歷經了戰亂、土改、“*”等重重劫難后,現僅存一間正殿和“平心門”的殘墻斷壁。

    就女媧廟保存完好時的壯觀景象,筆者特地分別采訪了何家溝村85歲高齡的王道芳老人、何家溝村最有文化的長者現年74歲的退休教師張友中和女媧廟現惟一的守廟人46歲的何中山,他們都講述了從自己記事起印象中的女媧廟。

    相傳,女媧采金州(現安康)南山五色石煉之補天,救民于水火,從此百姓康泰,風調雨順。女媧在此地修造了一座土地廟,教南山民眾種桑養蠶,取絲紡綢,福祉于民。當地民眾為祭祀女媧的賢能圣德,將土地廟改建為女媧廟,供奉香火,頂禮膜拜。

    為頌揚女媧“補天”之功,夏代在女媧山始建寶靈寺,后改為中皇廟、女媧廟,香火極盛,“登探者淑匿紛來,瞻禮者賢否沓至”。《路史》云:“女媧始治于中皇山,繼興于驪山之下,中皇山即女媧山,有天臺鼎峙,今建女媧廟。”唐宋以來,女媧廟歷經修葺擴建,尤其是清乾隆元年重修后,擁有正殿四重、房屋百余間,是當時平利最大的寺院,被譽為“名勝之方”。

    解放初期,女媧廟仍保存完好。此時的女媧廟共分三層殿,即在三臺自然地貌上建筑,又稱“三臺寺”。一層是天井,內有一棵五六人方能合抱的千年桂花樹,人稱“中皇古桂”。二層是拜殿,殿外兩條滾龍抱柱,樓宇古樸,雕龍畫棟,氣宇不凡;殿前有一頂門神“胡敬德”的官帽,大贏二尺、厚寸余、重約八九十公斤,據說此帽為胡敬德朝廟上香時的遺忘之物。三層即正北為正殿,供奉女媧娘娘、十八羅漢諸神。另分東房、西房和南房。東、西房各有一門,南房有兩門,即山門平心門。

    在女媧廟西南側一里之遙的山巔,建有一座玉皇宮,即玉皇大帝的宮殿,四合大院,一個天井,內設正殿和火神廟,正殿供奉玉皇大帝。玉皇宮僅住三四個和尚,規模遠不及女媧廟,但與女媧廟遙遙相對,獨成景觀。玉皇宮解放初期保存尚好,卻毀于六十年代。

    女媧廟、玉皇宮和塔院的建筑十分講究。建筑所用木材就地取材,但寺廟塔院所用上千柱墩石卻來自安康旬陽縣的火巖石,此石堅硬無比,千年不化。采石后經眾纖夫從灞河用船運自徐家壩,再用牛拉、人抬、木滾等方法運至女媧山。廟院的磚瓦也很獨特。從古至今,女媧山一帶的山民大多沿襲土墻、木梁、石蓋的砌房方式,女媧廟卻單一色的青磚青瓦,而且磚的大小規格有七種之多,形狀又有圓磚、方磚、長磚和厚磚、薄磚、花磚之別。工匠們考慮到建廟耗磚瓦之巨,質量之高,特在女媧廟后山修建了窖場,至今后山還有“窖場”的地名。

    平利縣收藏一塊《中皇山女媧氏廟碑》,系清雍正十三年修葺寺廟時由當任知縣古灃撰文,博引古今文獻較系統地闡述了女媧神話傳說。廟碑高3.3米、寬1.3米,歐體楷書,由3塊梨木精刻而制,工藝極為考究,系平利發現最大的木質碑刻。

    編輯本段【關于女媧出生地古城紀(靜寧)的考證】

    對于一種文化現象或者起源地的考證研究,必須從兩個方面即文獻記載和民間傳播著手,才能使我們對這種文化現象去偽存真,探源究本,發掘這種文化現象及起源地歷史學、民俗學的雙重意義,以及它與現代文化的可鏈接性,可傳承性,并且讓民間傳說與文獻記載互相印正,互相考據,也才能讓這種文化現象的研究升華,才能挖掘出它真正的價值與魅力,讓它更具有說服力。

    目前全國關于女媧的出生地爭議很多,眾說紛紜,這種傳說和神話最集中最繁盛的地方當數天水古城紀和陜西平利縣,現筆者就女媧出生地古成紀的考證奉獻給讀者,以求教于專家。

    1、有關女媧出生地是古城紀(靜寧)的文獻記載。

    《史記.補三皇本紀》記載:“女媧出生于成紀,亦姓風,蛇身人首,有神圣之德,代宓羲立,號曰女胥氏,無革造,惟作笙簧,故易不載,不承五遠。”

    《水經注》第63頁就明確標出了女媧風臺的確切地址是古城紀治附近的李店鄉。

    1992年江則民總書記親筆為天水提寫了“羲皇故里”四個字,從而奠定了天水羲皇故里的地位。

    據《春秋世譜》、《獨異記》記載:“華胥氏生男伏羲、生女女媧。”“昔宇宙初開之時,只有兄妹二人在昆侖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議以為夫妻,又自羞恥,兄即與妹上昆侖山,咒曰:天若譴我二人為夫妻,而煙悉合,若不使煙散,于煙即合,其妹即來就兄。”

    《秦州直隸州新志》載:“路史曰:女皇氏媧,云姓。一曰女希,太昊氏之女弟,出于承匡……承匡不知何地,注發任城縣承筐山當之,然既為伏羲女弟,不應兄妹異產。”

    秦安縣舊志稱媧皇為三陽川人也,或云:“生于秦安隴城之地。”清道光年編《秦安縣志》還有隴城鎮有“媧皇故里”牌坊的記載。《甘肅敕封修通志》載:“相傳女媧氏風姓,生于風臺,長于風谷,葬于風塋。”

    近年來著名區域地理學家,蘭州大學教授馮繩武撰寫的《甘肅旅游資源分區》中,稱秦安為“兩皇故里”,兩皇即伏羲、女媧。

    2、有關女媧出生地是古城紀(靜寧)的神話傳說。

    在天水民間傳說中的伏羲女媧兄妹二人在神人指點下乘葫蘆避洪水的“葫蘆夫妻”的故事。洪水過后,二人明知是兄妹,但要承擔重建家園的重任,便從北葫蘆河邊的一座山頂上(今天水市秦安縣顯親峽山巔)約定滾磨成婚,讓上天來做媒證,如兩扇石磨在溝底合而為一,便成婚,如不合,便不成。滾磨成婚的故事與《獨異記》的記載有異曲同工之處。經過大地灣古人遺址,貫穿秦安縣南北,在麥積區三陽川匯入渭河的渭河一級支流被先民們叫葫蘆河,并跟葫蘆救人造人的故事一同流傳至今。“此河流經秦安縣山川時形成中間小兩頭大,呈葫蘆狀,河床上古時曾出土一塊巨大的青石,石上天然形成“白蛇、青蛇交尾圖”,(遺跡尚存)影印著伏羲女媧二位原始部落的首領形象,是大自然的造化,也是上古人類留給世界的一塊寶藏。印證著傳說之據。葫蘆河沿秦安廟咀村出境,至北道區川陽川與卦臺山下向東流來的渭河交匯,形成清濁分明的“八卦太極圖形(陰陽魚),又印證著伏羲、女媧無極生有極之妙。”引自天水文史專家王耀先生的《隴上巾幗春秋.伏羲女媧姻緣傳奇》。在大地灣一期文物中的大量陶壺,其形狀極象葫蘆,說明在當時存在葫蘆圖騰或葫蘆崇拜,跟伏羲女媧創造人類的神話傳說有著內在聯系,葫蘆圖騰有存在的客觀人文條件,葫蘆崇拜和蛇圖騰一樣同伏羲氏族和隴上其他部落有割不斷的文化淵源。

    天水民間還傳說女媧生于風峪、長于風臺、葬于風塋。秦安縣隴城鎮確有此三址,在風峪西崖有一天然洞穴,據說是女媧居住過的,當地人稱“女媧洞。”隴城鎮曾有“媧皇故里”的傳說。相傳自漢以來,在隴城鎮的風臺山上建有過女媧廟,后因山體滑坡而毀,到宋時重建于龍泉寺內,明代遷建于東山寺,后搬至城皇廟內,毀于“*”時期,現在的女媧廟是原基礎上“*”后重建的。在天水市城區西北的鳳凰山麓,渭水之南山,亦有女媧廟。近些年在天水城西十里的老君廟后面的山坡上,由天水鄉民捐資重修了一座女媧廟。這些都表明,天水是女媧的故鄉,故鄉人民歷來對女媧十分崇敬,無比懷念和非常愛戴。

    摒除史料上記載和神話傳說的不實之處,可歸納出女媧一生的生活區域和活動范圍。女媧氏生母華胥氏,燧人氏之后,生活于雷澤周區,生子伏羲,生女女媧于古城紀雷澤一帶,三陽川卦臺山為伏羲創畫八卦的地方,后女媧與伏羲成婚后,隨伏羲徙治陳倉(今寶雞),建都于陳(今河南淮陽)。明代周游《開辟演義》則云:“伏羲氏崩,群臣推女媧氏即位,號為女皇,建都于中皇之冊”。這表明,上古時期,當第一個統一中華民族各部落的帝王伏羲去世之后,女媧被諸侯推為帝王,繼承伏羲帝位,并建都于當時的中皇山,號媧皇。

    編輯本段【女媧文化】

    女媧是中華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女媧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內容豐富,是史前文明和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也是已經開展的中國史前文明探源的重要研究對象。《楚辭•天問》、《禮記》、《史記》、《山海經•大荒西經》、《淮南子•覽冥訓》、清朝嘉慶《涉縣志》等史料都有關于女媧的記載。相傳上古時期,始祖女媧就是在涉縣的古中皇山上摶土造人、煉石補天的,長期以來形成了膾炙人口、流傳廣泛的女媧文化。在整個古文化系列中zhan有重要地位。它是人類發展史和民俗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價值一是有突出的歷史文化研究價值,是傳承華夏文明和民族精神的重要史料;二是具有實現民族大融合、增強民族凝聚力、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作用;三是對增強創業精神、充實中華民族文化寶庫、促進文化交流具有重要作用;四是體現了奇特的民間、民俗文化現象,對人生禮儀、人類生存、文化傳承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

    編輯本段【女媧歸屬】

    1.陜西平利縣:多部史書中記錄的女媧的故里,生態縣。當地也保留大量關于女媧的傳說和足跡,有女媧山和女媧廟。出士了大量的遠古時期的陶片。

    2.河北省涉縣:宣傳起步早。

    3.甘肅天水市秦安縣與平涼市靜寧縣的交接處既(隴西成紀):傳統說法上的“女媧故里”

    4.山西晉城澤州:宣傳較弱,建有“華夏女媧文化園”

    5.河南周口西華:有個女媧捏土造人的女媧城

    編輯本段【女媧補天真相】

    某些史前事件雖以民間傳說或神話的形式存在,但卻存在著事實依據。黑海的水下考古探測就曾發現圣經之中記載的“世紀大洪水”有事實依據。“大禹治水”雖無準確的文字記載,但該神話的事實被普遍認為是治理古代水患。那么,比大禹治水更為古老的一個神話——“女媧補天”是否也存在著這種事實基礎呢?近日,中國地震局第一監測中心研究員王若柏提出,女媧補天的神話實際上可能是遠古時代的一次隕石雨災害。此種說法依據何在?記者就此事采訪了王若柏研究員。

    研究發現,白洋淀流域區的特殊地貌是全新世中晚期的一次規模巨大的隕石雨撞擊留下的。

    王若柏告訴記者,近年來,他們在研究白洋淀流域區的歷史地貌時發現,從任丘、河間到保定、望都一帶,向西偏北的方向延伸,一直到完縣、滿城附近,存在大量特殊的地貌現象——碟形洼地及其群體。這種碟形洼地是怎么形成的呢?

    他們利用近百年前出版的順直地形圖和航空照片等,使用計算機數字技術(DTM)將現代地形和人工地物層層剝去,僅保留原始的自然地貌景象。將這種洼地的復原圖與形成年代相近的國內外其他地區的隕石撞擊坑進行對比后發現,白洋淀地區碟形洼地和其群體是史前規模巨大的隕石雨撞擊后,在近代沖積平原上留下的遺跡。

    依據地質地貌方法對近代隕石撞擊的研究,他們推測,這次撞擊發生的地域非常廣,從晉北一直到冀中,甚至可能延伸到渤海灣附近。發生的時間大概在史前的某一時刻,最有可能是距今4000-5000年間。

    推測當時的情景是,一顆小型彗星進入地球軌道,在山西北部的上空沖入大氣層并在高空爆炸。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落入從晉北到冀中這一廣大地區,形成規模宏大的隕石雨。在平原地區形成了大量的撞擊坑,后經地面流水的侵蝕和先民的改造,多個較大的撞擊坑群最終形成了白洋淀。其余的較小者形成了積水洼地,逐漸成為了該地區主要的居民點,部分這種洼地被地表水沖蝕破壞,但是河床間的高地上保留了大量的撞擊坑遺跡——“碟形洼地群”。

    分析女媧補天傳說的內容,和一次規模巨大的天外來物(隕石雨)的撞擊事件極為相似。

    王若柏告訴記者,最早記載女媧補天的是《淮南子》和《覽冥訓》。這兩部著作中對女媧補天的神話是這樣論述的。在遠古時候,“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復,地不周載;火煉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也就是說,天塌地裂,大火延燒,洪水泛濫,飛禽作孽,走獸橫行。在百姓哀號、冤魂遍野之際,一位叫女媧的女神挺身而出,她“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因水”。從而克服了這一重大的自然災害。

    文中的精彩描述完全應當是一次規模宏大的隕石雨撞擊全過程,“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復,地不周載”是小型天體爆炸后形成的大規模隕石雨:“火煉炎而不滅”是巨大撞擊、爆炸和其后在地面上引起的火災;如果小型天體是一顆彗星,其成分主要是隕冰,而隕冰融化后形成大量的地表水,才會有“水浩洋而不息”的結果。“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因水。蒼天補,四極正,因水固,冀州平,蛟蟲死,顓民生。”神話依據上古時代的傳說編撰于東漢年間,冀州當然就應當是古代河北省一帶,也就是說這一段描述了災害平息之后河北平原的景象。

    女媧補天遺跡的地理分布位置,恰恰位于王若柏研究員提出的撞擊區的南部和西部附近。

    天外來物撞擊災害可能形成巨大的破壞,其中重要的是對古氣候的影響。王若柏研究員說,第四紀地質學家研究了全新世氣候的變化規律,發現有多次重要的降溫事件。在距今8500—3000年前后全新世的大暖期是新石器古人類文明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但此期間也是一個氣候劇烈波動的時期。其中距今4000多年前的一次降溫事件,被稱為“小冰期”的事件影響巨大。這一時間也是中原文明發展的一個最重要的時刻,對這一問題許多學者都十分重視。著名的地質學家劉東生院士等人使用環境演化高分辨率分析(10—100年時間尺度)的方法研究全新世古環境等問題時提出,在距今4800—4200年間有一次降溫事件,事件的結果導致了古文化的變遷。認為在蒙、遼、冀地區繁盛的紅山文化突然衰落和小河沿文化發展的低谷可能與這一事件有關。

    王若柏告訴記者,近年考古學已有明確的證據,女媧神和女媧補天的神話的遺跡主要存在于山西、河北一帶。這些遺跡的地理分布位置恰恰位于他提出的撞擊區的南部和西部附近,而且這次撞擊對應了古氣候學家的研究結果——距今4800至4200年間的降溫事件,正是隕石雨的撞擊引發了這次降溫事件。

    白洋淀地區為什么在新石器時代晚期留下了一個古文化的空缺區,合理的解釋是這里發生了巨大的災害。

    王若柏告訴記者,他的研究不僅在時間上與古環境專家們提出的全新世降溫事件一致,而且地理位置也與歷史地理學家提出的河北平原古文化空缺區不謀而合。

    自然環境對早期人類發展的影響極為重要。各種文化區的分界,往往都是自然地理環境的分界線。但是,他們在研究這一問題時發現,河北平原的中部,即白洋淀地區既不是山脈縱橫,也不是荒漠分布,應當是一個十分適合遠古人類生存和繁衍的湖塘和洼淀地區,但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卻留下了一個古文化的空缺區。考古學研究表明相當于仰韶文化時代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非常缺少,而更晚的龍山文化遺跡幾乎是空白。實際上、《中國自然地理》(歷史自然地理)一書早已經提出,“不論是新石器時代或是商周以至春秋時代,(河北)平原的中部都存在著一片極為廣闊的空無聚落的地區”。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先生也指出“河北平原是一片榛莾,荒無聚落的景象”。

    實際上有關中華文明夏、商、周的研究也證實了這一點。依據歷史文獻《春秋》和《左傳》等編繪的春秋時代各諸侯國的形勢圖圈出的古文化空缺區,與使用前述歷史地貌方法劃出的撞擊區完全重合。這顯然不是偶然的,這一地區主要是白洋淀流域和向西北和東南延長的范圍。說明這一地區經濟、文化的開發大大晚于周邊地區,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巨大的災害造成的地理環境惡化。甚至更有可能是先民心理的創傷和由此造成的禁忌等等。

    這次災害就是隕星雨撞擊事件。巨大的撞擊災害來臨后,造成了大量人員的死亡和外遷,使當地繁盛的古文化從此中斷。災害過后的若干年,又逐漸形成了新的古代文化。這一災害歷經一代又一代的傳說,一個美麗的神話——“女媧補天”便誕生了。

    王若柏,中國地震局第一監測中心研究員。主要從事地震地質,地殼形變和地質災害領域的研究工作。

    編輯本段【女媧造人與母系社會】

    女媧造人的神話,反映出早期人類社會的生活狀況。眾所周知,人類歷史上存在母系氏族社會時期,當時婦女在生產和生活中居于重要地位,子女只認得自己的母親,不認得自己的父親。女媧造人的神話不正含有母系社會的影子嗎?

    女媧造人的神話,并非空穴來風的純粹杜撰,而正是早期血緣時代之母系社會中女性占據人口生產主導地位的反映。

    對于女性而言,男性在一開始處于劣勢。

    男性對于自己在人口生產中作用的認識,來得太晚。

    但是,父系社會的確立,主要并不是因為男性終于認識了自己在人口生產中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因為當物資生產(包括生活資料的生產和生產工具的生產)取代人口生產而逐漸占據主導地位的歷史過程中,男性比之女性,具有特殊的有利條件。

    在血緣時代之母系社會的公社生活中,土地、房屋、森林、水源等生活、生產資料實行公有制,食品、衣服和其它生活必需品實行公有、分配制。

    而在此同時,外出作戰、漁獵、放牧的男性,則率先開始了諸如弓箭、魚叉、拋石索、獨木舟等武器以及小型勞動工具的私有化進程,并在以物易物的交換過程中,開始了對牲畜等生活資料的私人zhan有。

    女性在這個過程中,有點太大公無私。

    男性在私有制建立初期所具有的歷史有利條件,以及男性在物資生產過程中所具有的天生體能優勢,使得男性很快成為新的社會主角。

    人類歷史之父系社會取代母系社會的進程,乃是以人口生產為其主導的血緣社會向以物資生產為其主導的物緣社會的轉變。

    此一轉變一旦完成,社會的主要意識形態,便不再是血緣情結,而轉變成為物緣情結以至金錢情結。

    物緣關系即物質的依賴關系,成為此時人類社會群體的主要人際關系。

    物緣關系即物質的依賴關系,成為此時人類社會結構的主要功能要素。

    在此“物緣時代之父系社會”中,即使是“血緣關系”,也逐漸由女性為中心轉變成為以男性為中心。

    出土的文物說明,在突出女性性征的女神塑像之后,世界各地都開始制造突出男性性征的男神塑像。

    女性生殖器崇拜向男性生殖器崇拜的轉變,以及產翁制(一種在孩子出生之后,立即讓母親離開,而讓父親上chuang懷抱嬰兒,臥床坐月子的風俗)的發生,都說明:在物緣時代,女性不僅沒有掌握物質生產的控制權利,而且也失去了人口生產的主導地位。

    女性因之而由女神淪落為女奴,甚至淪落為神女即妓女。

    黃帝曾向之問道的素女一類人物,成為男性發泄性欲的工具。

    所有這些女性性地位的低落,其實不過是一種非本質的表象。

    就其實質而言,女性性地位的低落,主要是因為她們沒有掌握物資生產過程中的物資所有權、生產控制權以及產品分配權。

    即使是在物緣社會之中,一旦女性由于某種歷史的機緣掌握了這些權利,她們的*役狀態就會頃刻瓦解,她們的性關系地位就會隨之提高。

    武則天的故事,可以使我們對此產生深刻的印象。

    近代一些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之所以把目光注視著婦女經濟地位的提高和改善,正是基于對此實質的深切認識。

    以此視角觀察,所謂女權主義,仍未超出物緣時代的局限。

    正如女人不會永遠保守女神的地位一樣,女人也不會永遠甘心女奴或神女的地位。

    隨著信緣時代(有人稱之為信息時代)的到來,女性真正開始成為女人。

    在這個全新的信緣時代,男性、女性已經無須白白耗費精力再去爭執人口生產的牛耳。

    男女兩性在物資生產過程中由于自然造物而形成的體能差異,也已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而變得無足輕重。

    當今時代,信息生產占據主導地位。

    在此領域之中,就其自然本性而言的男性、女性,都不再具有天生的優勢。

    在超越兩性差別之信息生產過程中,男性和女性開始分有真正平等競爭的機會。

    盡管由于歷史的原因,這種真正平等競爭的機會,尚未完全由男女兩性均分。

    不僅如此,超越兩性差別之資訊的優勢,正在成為擁有生活資料和生產工具、控制物資生產和商品分配的重要條件。

    在這個以信緣關系即信息的依賴關系為人類社會群體主要人際關系、人類社會結構主要功能要素的全新的信緣時代,女性和男性的畸形發展(諸如神女和面首、吃青春飯之類)正在逐漸失去實際的意義;從而,女性和男性的本真狀態才有可能真正得以展示和顯現。

    正是在這個基礎之上,男女兩性才有可能形成真正和諧的互補關系。

    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人口生產、物資生產、信息生產這三種社會生產,不斷地變換著主導與被控的地位;隨著三種社會生產之主導與被控地位的變換,女性社會地位,也在不斷地變換。

    女性因此,由血緣時代之女神,到物緣時代之女奴,再到信緣時代之真正的女人,逐漸完成了自己的歷史生成。女神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再復返;女奴的時代,正在一去不再復返;女人的時代,業已揭開歷史帷幕。

    這將是真正女人誕生的時代。

    女媧的地位女媧的地位時有變化,有時在三皇之上,有時在三皇之內,有時在三皇之下。據說原因有三:一、神話傳說中女媧化生萬物,地位非常高,在三皇之上;二、傳說中伏羲、女媧既為兄妹又為夫妻,均為一家人,列入三皇時有時兩個人都選中,有時只選一人作為代表,具在三皇之中;三、尚書(偽尚書)在經書中的顯赫地位使得它所宣傳的伏羲、神農、黃帝三皇觀點為大多數人認可,而且女媧所在的是母系社會,之后是父系社會,以男為尊,所以在三皇之下。

    編輯本段【罕見復姓】

    一.姓氏淵源

    單一淵源:源于風姓,出自遠古伏羲大帝之妹女媧氏,屬于以先祖名字轉意為氏。

    女媧之后,社會逐漸由母系氏族社會轉向父系氏族社會,其部族民眾中有以女媧之名為姓氏者,稱女媧氏,是非常非常古早的原始第二氏。

    二.分布

    女媧氏今在北京市東城區、海淀區一帶有零星分布。

    三.名人

    女媧孤嫄:(公元1989~今),女;北京人。北京聯合大學廣告學院在校學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重生之吞噬龍帝
作者 淺藍陽光
  三年前,葉青和老婆爭吵,一氣之下摔門而出,不知所蹤。   三年後,他回來了。   此時的他...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