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夜主僕逃亡,好漢子捨身救主(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寒風呼嘯,大雪紛飛。

    蒼茫暮色中,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跪在西安城外荒郊的一座新墳前,華貴的貂裘上面沾滿了血跡。他臉色鐵青,雙眼充滿仇恨和憤怒,牙齒緊緊地咬著嘴脣,絲絲的鮮血從咬破的地方滲出來。少年身後也跪著一箇中年人,渾身是血,黑色的棉袍被利器劃破了好幾處,露出泛黃的棉絮。

    中年人抬頭看了看天空,小心翼翼地說:“少爺,你已經在夫人的墳前跪很久了……”少年並不說話,依舊直挺挺地跪著。

    中年人顯得有點著急,接著說:“少爺,天色已經暗了,咱們得抓緊趕路。要是再耽擱,恐怕……”

    少年冷哼一聲,說:“焦叔,你怕了嗎?”

    中年人霍地站了起來,黑臉變得通紅,他激動地說:“少爺,你這是什麼話!我焦義跟著老爺十幾年,刀山火海都敢闖,什麼時候怕過!”

    少年不禁面露歉意,說道:“焦叔,對不起。”

    焦義頓時沒有了火氣,輕聲說:“少爺,要是仇人追來了,我焦義死不足惜。但是不能把你安全送到洛陽舅老爺家,我死了也沒臉面去見老爺和夫人啊!”

    少年鼻子一酸,眼淚止不住流了出來。他想要站起來,但是雙腿已經麻木,身體掙扎了幾下以後竟然撲倒在地。焦義急忙上前把他攙扶起來,少年站起以後輕輕掙脫焦義的雙手,痴痴地望著墳墓。良久,少年啞著嗓子說道:“爹、娘,孩兒一定會給你們報仇!”說完,他大步朝洛陽方向走去,再也沒有回頭。焦義看著少年的背影,彷彿看到了少年父親當年的英雄氣概。他內心不禁暗自嘆息,又生怕再出什麼差池,連忙跟在少年身後。

    從西安到洛陽有七百多裡地,一主一僕餐風露宿,第一天也只走了一百多裡地。焦義雖然是江湖高手,但少年的武學功底卻不深厚,因此難以走得很快。焦義心中焦急,只盼著能夠儘早將少主人安全送到洛陽。於是,他在晚上潛入一戶地主家中,偷了兩套衣服和銀兩,又去驛站盜了兩匹好馬。少年雖然明知自家的家訓中有不許偷盜一條,但是在這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也就只有默許焦義的所作所為了。第二天清晨,主僕二人換了衣服,吃飽喝足以後,快馬加鞭往洛陽趕去。有了馬匹以後,速度果然大大加快。當天色再次暗下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跑了將近三百里地。

    焦義在馬背上用鞭子遙指前方,高興地說:“少爺,再有不到百里路程就是陝州了。進入陝州,有舅老爺分堂的保護,到時就不怕仇人追殺了。”

    少年愁眉稍展,說道:“焦叔,我們不住店了,一直趕到陝州去吧!”

    焦義搖了搖頭,說:“少爺,我也是恨不得立刻就能到陝州。可是不行啊,天已經黑了,山高路險,何況還下著大雪,很危險。再者,即使我們不用休息,馬匹也要休息了。”

    少年無可奈何地說:“焦叔,你拿主意吧。”

    焦義說:“我記得再往前面幾里路就有個小村莊,那裡有十幾戶人家。我們今晚就在那裡借宿,明天一早再出發。少爺意下如何?”

    少年點了點頭。於是,兩人並轡朝前馳去。

    果然,沒走幾里路就看到高山腳下坐落著一個小村莊。只有十幾戶人家,稀稀落落地分佈在道路的兩側。鵝毛大雪一直不停的下,村子裡寂靜無聲。厚厚的白雪覆蓋在家家戶戶的屋頂,好像一床床雪白的棉被。村口大槐樹的葉子已經落光,只剩下孤零零的枝幹挺立在朔風之中。有的樹枝積滿了雪,有的樹枝結上了冰,在夜色中散發著淡淡的亮光,彷彿一株巨大的銀色珊瑚。村裡陸陸續續亮起燭光,微弱的光線透過窗戶射在雪地上,給這個茫茫的冰雪世界增加了些許溫暖。焦義扶著少年下了馬,主僕二人踩著深可及膝的積雪快步走進村莊。

    焦義來到一戶人家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不過一會兒,木門“嘎牙”一聲被打開,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出現在兩人面前。

    焦義急忙躬身施禮,說道:“老人家,我們主僕二人途徑寶地,想借宿一晚,不知是否方便?”

    老者急忙還禮,說道:“貴客臨門,是老朽的榮幸。只不過寒舍簡陋,恐怕怠慢了兩位。”說完,領著焦義二人進了屋。

    老者請焦義主僕在堂屋裡坐下,又朝裡屋喊道:“老婆子,有貴客來了,趕緊出來安排飯菜吃。”老者喊完以後,對焦義二人說:“兩位貴客請小坐,老朽把馬牽到屋後喂些草料。”焦義二人連忙道謝。

    這時,裡屋的藍布簾子掀起,出來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婆婆,她身材微胖,滿臉笑容。焦義二人慌忙站起來,老婆婆笑著說:“不要客氣,快坐、快坐!現成的飯菜,熱熱就能吃了。”

    老婆婆利落地走進廚房,沒有多久,屋子裡就縈繞著飯菜的香氣。又過了一陣,老婆婆把飯菜端了出來,放在二人坐的桌子上。焦義主僕看去,原來是兩大碗白米飯、一盤爆炒兔肉、一碗清炒芥菜,還有一碟涼拌木耳。老婆婆眯著眼睛,不好意思地說:“人老了,手藝也不好了,兩位客人將就吃。”焦義二人趕了一整天路,早已飢腸轆轆,也就不再客氣,狼吞虎嚥起來。

    老者喂完馬進屋,老婆婆趕忙上前把門關上,又替老者拂去頭上的雪,這才獨自進了裡屋。老者看著二人吃完飯菜,走進裡屋拿出一個黃色葫蘆,又在廚房拿了三個大碗,坐在焦義二人身邊。老者拔開葫蘆蓋子,一股濃烈的酒香頓時瀰漫出來。老者倒滿三大碗酒,說道:“兩位客人喝點酒去去寒。”

    少年說:“老人家,我喝不了酒。”

    老者笑著說:“三秦大地的漢子沒有喝不了酒的!少喝點無妨。”

    少年不好推辭,只有端過酒碗淺淺地抿了一小口。雖然只是一小口,但是吞下去以後感覺喉嚨裡面像著火一般,辛辣的氣味嗆得少年大聲咳嗽起來。老者哈哈大笑,焦義也強忍著笑急忙去替少年拍背。

    老者喝了一口酒,眯著眼睛說:“老朽姓陳,還沒有請教兩位貴客的尊姓大名。”

    焦義回答道:“老人家,晚輩叫焦義。”他又指了指少年,說道:“這是晚輩的少主人——韓武。”

    陳老漢看韓武咳得滿臉通紅,說道:“少年人,第一次喝酒都是這樣的。沒關係,喝多了就習慣啦。”韓武點點頭。

    陳老漢又問:“二位是哪裡人?要到哪裡去?”

    焦義正在猶豫是不是要如實回答,韓武說道:“不敢欺騙老人家。我們是西安人,因仇家追殺,不得已要逃到洛陽去找晚輩舅舅。”

    陳老漢哦了一聲,說:“那你們可曾認識西安的韓明德韓老爺?”

    韓武黯然神傷,回答說:“正是家父。”

    “老人家與家父有舊?”韓武問道。

    陳老漢說道:“小老兒哪裡有那個福氣。只是常聽這一帶的年青人說,江湖上流傳著“郎舅雙俠,東王西韓”的話。打聽了才知道,東王是洛陽百虎門當家的王嘯林,西韓說的是咱們三秦九龍幫的幫主韓明德,就是令尊!”

    陳老漢又喝了一口酒,繼續問:“令尊大人怎麼沒有和你在一起?”

    韓武想起父母慘死,悲痛欲絕,愣著說不出話來。焦義猛地一口喝完碗中的烈酒,把酒碗重重的放到桌子上,震得桌上的碗碟都跳了起來,氣呼呼地說:“我家老爺和夫人已經遇害了。”

    陳老漢睜大雙眼,似乎不敢相信,說道:“據聽說韓老爺是咱們關中一帶的綠林盟主,武功卓絕,怎麼會遇害呢?”

    焦義長嘆一聲,說:“老人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陳老漢點了點頭,捻著下巴鬍子沉默不語。

    過得片刻,陳老漢又問:“找到仇家沒有?”

    韓武止住了悲傷,一字一句地說:“還沒有找到仇家。但是我遲早會找出來的,到時候我一定要把他們碎屍萬段!”

    陳老漢看到韓武眼神裡閃現出與年齡不相符合的凶狠之色,不由打了個冷顫。他乾咳兩聲,一口喝光碗裡的酒,說道:“請節哀。這裡離洛陽還有兩三百里,兩位客人明天還要趕路,早點休息吧。”說完,他從廚房抱來一大捆乾燥的稻草鋪在地上,又招呼老婆婆從裡屋搬出棉絮、棉被。

    陳老漢滿懷歉意地說:“委屈兩位貴客了。”焦義從懷中掏出一錠碎銀,遞給陳老漢,說:“老人家,多有打擾,這點銀子請收下,略表我們主僕二人的感激之情。”陳老漢死活不肯要,韓武說:“老人家要是不肯收下,就是嫌棄我們的禮物太輕!”陳老漢無法,只好收下碎銀,千恩萬謝之後進了裡屋。

    焦義把背上的長劍取下放在桌上,鋪好棉絮、攤開棉被,這才說道:“少爺,休息吧。”韓武嗯了一聲,衣服也不脫,直接就躺到棉被裡。焦義也不脫衣服,躺在韓武身邊睡下。也許是太勞累,也許是酒勁上湧,焦義很快就睡著了,滿屋子都是他響亮的呼嚕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頂級氣運,悄悄修煉千年
作者 任我笑
轉世來到修仙世界,韓絕發現自己帶著遊戲屬性,竟然可以搖骰子刷新靈根資質與先天氣運。   於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