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團能量在時間隧道里飄啊飄,它像這樣漫無目的的游蕩已經很久了,因為實在不知道去哪里好,最后能量決定,飄到哪里算哪里吧。不過,為什么會遇到能量風暴?難道是量品(一般是說人品的,但它現在不是人,只好說量品了)有問題?在某團能量被打飛失去意識的那一刻,它想到的是:真的量品有問題。

    當再次有意識時,能量發現自己處于一個奇怪的空間里,周圍都是液體,空間還很狹小,也很脆弱,只要自己輕輕一碰就能毀滅。一根管狀的物體不斷的向自己的身體里輸送養料,黑線,身體?對,絕對是身體,仔細的思考一下,明白了,看來它是直接投胎了,現在還處于娘肚子里。不過人類的肉體太過弱小了,是不能承受它自身能量的,要進行改造,塑造一具由能量構成的身體,不然就等著爆體吧。

    不過,還是得先看看自己到了什么樣的世界。

    神念一掃,原來這個世界分兩塊大陸,東大陸和西大陸。東大陸和原來世界的古代差不多。西大陸有點像魔幻世界,反正就是劍與魔法。整體來說,西大陸是三分天下,人類世界、迷茫森林以及獸人世界。

    人類社會以雷撒、諾蘭、光明、冰雪、維克多五大帝國為首,10個實力強勁的王國為鋪,周圍還林立著300多個小國。就像中國古代的戰國,不久前的西大陸,帝國和王國之間還比較平靜,可以說帝國不屑去找王國的麻煩,而且它們要時刻警惕的還是同為帝國的其他四國。但王國和小國之間的爭斗就比較頻繁了,不時的就有小國消失,但也不時的就有小國出現。

    最后以光明帝國為首的五大帝國同時發表申明,宣布停止戰爭,世界這才慢慢的平靜下來,進入了休養生息階段。不過,就算這樣還是有小國以不同的‘和平’方式被并入或者依附各個王國或帝國。

    雷撒以軍事力量強大聞名于世,沒人敢動它,特別是它還掌握了唯一攻城機器魔晶炮的制造方法,想攻打它就得想想它的魔晶炮會不會早一步攻到自己的城墻上來。

    諾蘭軍事力量一般般,最主要的就是經濟,諾亞出現的大商人是最多的,有的甚至把店開遍了整個人類社會,想動它就要想想自己經濟會不會受到影響,更甚至的會不會直接造成經濟崩塌。

    光明帝國沒軍事也沒經濟,但他們有信仰,光明神殿就坐落的這里,人類社會的人一般都是光明神的信徒,你敢打它,自家的子民很大可能就會反你,從某種意義上講,可以說它其實比雷撒和諾亞還恐怖。

    冰雪帝國,就像它名字所表述的一樣,一個字,冷。而且它靠近冰雪山脈,里面棲息著很多攻擊力強勁的魔獸,冰雪帝國的戰斗也以魔獸為主,實力深不可測。而且冰雪是抵抗獸人的第一道壁壘,獸人想進入人類世界就要先經過冰雪帝國,沒人會傻到去攻打它。

    在這五大帝國中,維克多的軍事力量排在中間,經濟力量也在中間,是五大帝國中最弱的,但它靠近迷茫森林。冒險者、傭兵之類的很喜歡集聚在這里,它的消息流通速度是最快的。而維克多和諾蘭一向交好,也沒有其他帝國會動它。

    迷茫森林里的居民除了魔獸還有精靈。精靈族的特質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長壽(有時甚至被認為是長生不老),高貴,優雅,聰明,美麗,和大自然幾乎融為一體,擅長使用魔法和弓箭,居住在森林中,組成比較松散的王國,彼此之間平等友好。精靈通常是無序善良的,他們敵視邪惡種族,而和善良種族都能友好相處(對粗魯邋遢的矮人也許稍有不滿)。

    精靈和人類很象,有著尖尖的耳朵。情感細膩,聲音旋律優美,是天生的詩人和舞蹈家;在昏暗的條件下視野也是人的兩倍,因此掌握了高超的箭術;學識廣博,對魔法有很高的天賦。精靈一般能活到700歲以上,這也是為什么他們總是不慌不忙的原因。精靈總是樂于在一些人類不能理解的事情上花費大量的時間:聆聽潺潺的流水,林中鳥鳴風吹……對精靈來說生命的意義在于慢慢發現美好的地方,并充分享受它。他們也很難和生命短促的種族建立深厚的友誼,眼看朋友的故去,而自己還有無盡的生命要度過,實在是件痛苦的事。

    精靈認為人類不夠細膩,半身人不夠沉穩,侏儒太平凡,矮人則毫無幽默感。他們對半精靈帶著些許憐憫,對半獸人則完全不信任。雖然精靈可能給人感覺有些傲慢,但卻不像矮人或半身人那樣挑剔。一般而言,精靈對于不合己意的人,也會表現愉悅和親切(畢竟除了精靈自己以外,每個人在他們眼中都不及格)。

    魔獸分1到9級,1~3是低級魔獸,4~6是中級魔獸,7~9級是高級魔獸,是個人就不希望自己碰上7~9這一類的,那你就只能等死了,除非是個圣級的高手,不過這類高手在碰到九級魔獸時勉強還能對上,結局一般也只有跑。除了這九級還有傳說中的圣級和神級魔獸,圣級的魔獸可以說話,神級就可以幻化成人形了。傳說迷茫森林里居住著幾只圣級魔獸,至于神級,不好意思,真的只是傳說。從中級魔獸開始,多多少少都天生就掌握了一些魔法,所以人類要是進入迷茫森林一般都是組隊,而且隊伍里絕對不能少了魔法師。

    獸人的種類很多,以獅族為首,虎族、熊族、豹族、象族為輔的社會圈。它們奉行的是弱肉強食,弱小的種類是受到鄙視和奴役的。居住的地方也比較荒蕪,所以生活的很困難,每年一到冬天不知道要死多少,這也就是為什么它們總來攻打人類世界的原因。

    而某能量自己現在所待的就是10大王國中薩克亞多的達倫伯爵一個妾侍的肚子里。

    薩克亞多的薩亞城一直有這樣的傳言,達倫伯爵的一個妾侍懷了個怪胎,都在娘肚子里待了2年了還沒出生,原本以為是個死胎,可牧師檢查過后卻說孩子還是活的,事情被越傳越玄。終于又過了一年,孩子要出生了。

    達倫伯爵站在門外,聽著房里的喊叫聲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一個50多歲的藍發中年男人站在旁邊,看樣子他比達倫伯爵更著急。

    “你們倆停停吧,再著急也沒用,誰知道從她肚子里出來的到底是什么。”一個聲音冷冷的說到。

    “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人是想里面那個生的是兒子呢。”又一個聲音,好尖酸刻薄。

    中年人偷偷的皺起了眉。

    伯爵看著她們說道:“艾米、艾雅,你們怎么來了?”

    “當然是看看出生的是什么怪胎?達倫,就算是男嬰又能怎么樣,3年才出生的怪胎也不知道會帶來什么不祥。”

    從以上這些我們可以明白達倫很希望生個男嬰,沒辦法,他有5個夫人,都連生5個女兒了,想要個兒子也是情有可原的。

    “福柯,你家小姐怎么樣?”名為艾雅的講話尖酸刻薄的夫人問著中年男人。

    “稟告艾雅夫人,小姐還好。”如果可以的話,他一定不希望和她說話。

    “哼,最好沒事,有事的話可就沒福再享受了。”

    “艾雅。”達倫嚴肅的喝了一聲。

    艾雅不滿的一哼,“怎么,說實話也不行,心疼了,大姐,你看大人。”

    “哇哇哇哇~”屋里突如其來的哭聲打斷了外面的鬧劇.

    達倫快速開門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孩子的母親,金色的頭發沾著汗水黏在臉上,是個大美女,她的臉色蒼白,在生完孩子后已經昏過去了。偏頭,在看到床上的孩子時愣了,不僅是他,所有進來的人都愣了。

    “怎么是黑的?孩子的頭發為什么是黑的?”達倫伯爵不敢置信的開口。

    “大人,老奴不知道,孩子一出生就是這樣了。”接生的老婦跪在地上回到。

    “哼,肯定是她偷人了唄,大人看到了沒,這就是你一直寶貝著的人。”

    “艾雅夫人,我家小姐一直都在府里,從沒出去過,怎么可能偷人,請你想清楚再說話,可不要隨便污蔑了人。”福柯生氣地說,他最寶貝的小姐是不能讓人隨便污蔑的。

    “我胡說?那孩子的頭發為什么是黑的,大人的頭發可是棕色的,而她自己的也是金色,你到說說怎么會生出個黑頭發的。”艾雅橫眉豎眼的綽綽逼人,原本美麗的臉龐因為這個樣子而顯得無比丑陋。

    “艾雅,”艾米夫人輕聲制止自己妹妹的話,轉頭對達倫伯爵說:“不是這個原因,誰都知道,黑發紫目是魔族人的標志,這個孩子很可疑。對了,是男是女?”

    “稟告大夫人,是個女娃。”接生婆趕緊回話。

    艾米看向達倫伯爵,“達倫,是個女孩,如果她的眼睛是紫色的,那你就要好好想想怎么對待她們母女了。魔族已經幾千年沒有出現在大陸上,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騷動。”

    達倫看著床上的女人和孩子深深的皺起了眉。

    某娃黑線,雖然剛出生,但一點也不影響她的聽力。這些人真是太沒眼光了,純粹的黑色多神秘漂亮啊,干嘛一副不喜歡的表情,還有,她現在的老爸好像性別歧視很嚴重,女的不好嗎,她就喜歡成為女的。紫眼?真不好意思,雖然她承認紫色眼睛也挺漂亮的,但她還是鐘情黑色,呵呵。為了生她母親的名節,只好給個面子睜眼讓他們瞧瞧了。

    “哇哇,哇哇。”孩子就是不行,想吸引別人的注意只能哭。不過效果不錯,眾人的目光都轉到她身上了。慢慢的張開眼,她聽到了吸氣聲。

    “黑色的,竟然有黑色眼睛。”艾米很吃驚。

    福柯很高興,這起碼能證明小姐的清白了。

    達倫看了眼孩子,丟下一句,“下個月進行洗禮。”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艾米和艾雅看了眼床上的女人,也幸災樂禍的走了出去,產婆和侍女收拾一下都出去了,留下福柯憐惜的和某能量變成的孩子大眼對小眼。

    某能量知道自己有了名字,叫魅蘭莎•達倫,意思是黑之花,是生她的母親取的。她的母親叫戴納•若西亞,是個很善良的人,但眼里總帶著悲傷。父親的名字叫瓦拉爾•達倫,偶爾會過來看一次,不過看的是她的母親,她嗎,如果不是有點血緣關系,說不定早就被丟出去了。可以說,只有母親和那個叫福柯的人是真心對她好的,其他人對她都是冷眼冷眼再冷眼。

    其中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她的發色和眼目的顏色,主要的還是她的母親。在侍女的八卦中她明白了,便宜父親有5個老婆,各個都有大背景,特別是老大和老二,就是魅蘭莎出生時來的那兩個女人,竟然是一位有權有勢的侯爵的倆個女兒。在聽到這個的時候,魅蘭莎不由感嘆:她便宜老爸泡妞的本事真不是一般的小。怪不得伯爵父親對她們特別寬容,就連大夫人直接叫他的姓也不在乎。母親是個沒落小貴族的女兒,被達倫伯爵看上了強搶入府,沒辦法,誰叫人家勢力大。母親是五位夫人中最沒底的,但也是最受寵的,所以其她四個夫人有事沒事就來找碴,連帶那些侍女奴婢的對她也沒好臉色。

    不過母親一點也不在意,在她看來最好誰都別理她,讓她就這么無人問津的老死在府里。對于母親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原因,魅蘭莎在一天無意間知曉了,原來她沒嫁進府里時有個戀人。也就是說,這個便宜父親連帶的還毀人姻緣了。福柯是從母親娘家跟來的,目的就是保護自家小姐,現在多了個小小姐。

    一個月來,大部分時間都在融合能量,現在這個身體全都是用本源能量構造的,在母體中融合的還不是很完全,怕待太久孕育她的母體出事,她就提早出來了。

    今天是她的受洗之日,貴族的孩子一個月大的時候都要去光明教堂接受洗禮,她再不受寵也要遵照這個慣例。當天,父親帶著大夫人、母親,還有福課來到了教堂,接受洗禮的還有3個孩子。按照牧師的指示,大家都把孩子放到了洗禮臺上,其他小屁孩都太小,只會恩恩啊啊,哪像魅蘭莎,不但好好的坐著,還對前面的牧師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牧師嚇了一跳,不過家里人都已經習慣了,聽說這孩子從出生到現在不哭不鬧,最多的就是睡,還會自己沿著床沿爬,有時候還坐起來看四周,天知道她才一個月大。別的父母看到孩子這么小就這么聰明肯定會很開心,但達倫伯爵府的人就不這么想了,在他們看來這更坐實了魅蘭莎是惡魔孩子的這一事實。

    神圣的光芒從牧師身上散發出來慢慢地照射在臺上的孩子身上,魅蘭莎感覺這光很舒服,瞇起眼,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吸收了這些光,等再度睜開眼的時候,迎接她的是在場人詫異的目光。

    主持牧師看了一眼魅蘭莎對達倫伯爵說道:“六小姐的身體很奇怪,我想最好單獨再進行一次洗禮。

    達倫伯爵點頭,心想這孩子果然奇怪。

    神圣的光芒再次照射下來,這回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不是她想吸收的,魅蘭莎心里暗想。

    牧師看著慢慢消失的光芒,嘆了口氣,看著達倫伯爵說道:“六小姐是蝕魔體。”

    回應他的是一大堆吸氣聲。

    所謂的蝕魔體,就是對魔法免疫的身體,別聽著好像很神氣似的,但這也說明,擁有蝕魔體的人無法修煉魔法。這種體質的人已經有五百多年沒出現了,沒想到現在卻有一個。

    達倫伯爵黑臉,向牧師行了個禮告退,上了魔獸車快速的向府里駕去。

    一到目的地,拉著抱著魅蘭莎的戴納進了主屋,大夫人眼睛一轉,很優雅的跟了上去。達倫伯爵拿出個水晶球狀的東西,放在桌子上,說:“那孩子的手放在上面。”

    戴納看見水晶球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把孩子的手放在上面。1分鐘……2分鐘……3分鐘……什么反應也沒有,戴納同樣也什么反應沒有,倒是達倫伯爵嘆了口氣,無奈的說:“什么反應也沒有,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哈哈,意味著她不能學魔法,同時也不能學斗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不管怎么樣,魅蘭莎都是我的孩子,我知道這個就夠了。”戴納說完,抱著孩子頭也不回的走出了主屋。

    大夫人艾米慢慢地走到達倫身邊,輕聲地說:“我們家5個孩子不管是誰身上都帶有魔法或斗氣,這老六倒好,不但長得黑發黑眼和你不一樣不說,盡然還是個廢物,親愛的,你確定她是你的孩子嗎?就算是,黑發是魔族的標志,那可是不祥的,留個不祥的小東西在身邊,有你倒霉的。到時候有麻煩的話你可別想拜托我去求父親幫忙,誰叫這都是你自找的呢。”留下一臉深思的伯爵,自己輕飄飄的走了。

    這天晚上,達倫伯爵到了戴納房間,坐在椅子上看著抱著魅蘭莎一點也沒注意他的戴納,嘆了口氣:“你一直都在怨恨我吧。”

    “大人,您多心了,您讓我衣食無憂,又不時的幫助我的父母,我怎么會恨你呢。”若西亞家原來是一個小國的小貴族,后者這個小國被滅了,父母的生活很狼狽,如果沒有他的幫助,現在都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那是感激,你的心里一直沒有我,而且還在為我拆散了你和那個傭兵而埋怨著。”

    戴納沉默,自己的心里確實是這樣。

    達倫伯爵走到她身邊,扶著她的肩膀問道:“我只想問你,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戴納睜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你竟然問我這種問題,你是在懷疑我背著你亂來嗎?”

    不只她氣,魅蘭莎也氣,不過她是在心里偷偷的氣:丫的,她運氣也太背了,竟然碰到個吃了還耍賴的父親。

    達倫又是嘆氣,也不想得到她的回答,因為不管答案是什么都不會改變他的決定,轉身向外走去,到了門口時停了下來,丟下一句話:“明天,你帶著魅蘭莎和福柯一起離開吧,從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放你自由。”走了。

    戴納還沒從他所帶來的震驚中回過神,愣愣的看著門口,直到小魅蘭莎拉拉她的手才有了反應。看著懷里的魅蘭莎低低的說:“我剛才沒聽錯吧?寶寶,告訴媽媽我沒聽錯,寶寶。”眼淚慢慢的流了下來,她一直以為自己會在這里死去,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太突然了,除了低低的哭泣,她不知道該有什么反應。

    魅蘭莎也很高興,因為她從母親身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喜悅,對于這個生了自己的女人,她一直把她當成最親密的人,從心理上當成是真正的母親,讓她化去眼里的悲傷是她的心愿,沒想到這個便宜父親還會干這種好事,真是不錯。當然她知道還有一個人也很開心,就是躲在屋頂上的福柯。

    話說人類社會圣級一類的高手好像很難找的樣子,除了雷撒有一位神級倆位圣級以外,其他帝國就只有圣級的,而且都沒超過3個,當然這是明面上的。但為什么她家福柯就是個圣級的呢,而且還是個處于圣級頂端的。一個圣級高手待在一個小貴族家中當保姆,不是很奇怪嗎?

    事情就是這樣,戴納帶著她離開了那個家,那天雙方都很開心,這雙方指的是伯爵府的幾位夫人和他們一方的三人,魅蘭莎在心里更是感嘆:便宜父親這事辦的果然夠正點。

    母親帶著她和福柯回到了若西亞家,魅蘭莎也終于看到自己的外公外婆了,都是很慈祥的人,外婆有一頭和母親一樣的金發,外公貌似臉上總是帶著笑,而且他們也并沒有因為她的頭發什么的而對她產生奇怪的想法,相反的都很疼她,簡直把她當成寶。

    就這樣,魅蘭莎被這個抱著被那個搶著,快快樂樂的過她的童年生活。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3個月左右,某女突然感覺到身體能的能量有點不正常,具體來說就像幾滴涼水跑進了平靜的熱油鍋里,結果是整鍋的油都沸了。很奇怪,問題出在哪里呢?倒帶倒帶,想起來了,洗禮時她感覺那些光明能量很舒服就全吸進身體里了,還沒融合,那些能量以前還乖乖的,現在卻反抗了。黑線,如果她本源的能量已經融合了的話那這點小能量就沒什么問題了,問題是,她本源的都還沒融合啊。現在要快速進行融合,而且要把身體內那些還沒融合的本源能量一起融化了。

    “媽媽。”某女奶聲奶氣的叫道。

    戴納好奇的走了過去,不知道她家寶寶又怎么了,上次說要看書,上上次說要出去玩,再上上次說要拿幾塊木頭做什么東西,結果做出了象棋,現在還在父親手里呢,父親正拿著它和福柯進行廝殺。有時候她也會想這孩子是不是有點不正常,因為太聰明了,剛出生沒幾天就能亂爬,一個月就會說話,兩個月沒到就能自己亂走了,最離譜的是還能自己制造消遣的東西。不過在看到孩子那張漂亮臉蛋時,一切的想法都飛了,不管她是什么,只要是她的孩子就行了,不是嗎?

    “寶寶,怎么了?”

    “睡覺,睡覺,長長,有人說要睡覺。”

    這話夠無厘頭的,戴納有點不明白。剛好,就在這時福柯進來了,戴納把剛才的話跟他說了一遍,福柯皺眉,對魅蘭莎說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說要睡覺?而且睡得時間很長?”

    小魅蘭莎點頭。

    “那個人是誰?在哪里說的?”

    小魅蘭莎歪頭,一副很用力想的樣子,然后指指腦袋,說:“這里,她說,神,睡覺,長長。媽媽,寶寶困,晚安,福爺爺,晚安。”倒下。不是她想裝神弄鬼,而是找一個他們比較能接受的理由,她這一睡不知道要多久,怕把他們嚇壞了。但一旦和神什么的扯上關系,再神奇的事情他們也能比較容易接受了。

    戴納著急的看了看,原來已經睡著了,轉頭看向福柯,“福伯,寶寶的話是什么意思?”

    “小魅蘭莎的意思應該是有人和她說快睡覺,而那個人可能自稱是某位神。如果是真的話那魅蘭莎這次突然睡著肯定有什么原因,我們還是不要打擾比較好。”

    戴納聽了他的話,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不過,神?雖然不應該,但她真的有抽搐的沖動,她家女兒果然不是普通人。點頭,把魅蘭莎小心翼翼的抱起來放到床上,再仔細的看了一遍,有點不安的和福柯出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41825_86_869-m
末世之重啟農場
作者 原非西風笑
  重回末世之前,邊長曦有三恨。
  一恨識人不清,被枕邊人奪去玉鐲農場背叛致死。<... (馬上閱讀)
Sys_84_841-m
上仙請留步
作者 槐十九
  曾經有一個修仙得道的機會擺在她的面前,她沒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如果上天再給... (馬上閱讀)
1011553641_86_866-m
任務主角又掛了
作者 那時煙花
  天啊!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不知道……

  那任務主... (馬上閱讀)
Sys_88_881-m
網游之美食天下游
作者 詠夜嘆息
  本文屬于溫馨的慢熱文,請大家有點耐心。   剛考上著名大學的蘇雨澤,被姥姥趕去了玩游戲, ... (馬上閱讀)
Sys_86_864-m
星際之祖宗有毒
作者 花色妖嬈
  擁有詭異記憶和傳承功法的偽蘿莉,重生於大星際時代5047年的廢物處理星。所謂廢物處理星便是...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