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長大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色的床簾散落在床邊,隨風輕輕的舞動著,陽光灑在房間里,使得整個屋子顯得分外寧靜和諧。透過床簾我們可以看到里面躺著一個人,那是個看上去只有7、8歲的小女孩,肌膚雪白又光滑,鵝蛋臉,柳葉眉,鼻子小巧而堅挺,外加櫻桃般的小嘴,無一不說明她的美麗。罕見的黑色長發看上去又黑又亮,它們隨意的散落在大床上,有幾撮甚至從床沿滑落到地上。女孩看上去充滿神秘,讓人看過一眼就再也移不開眼睛。這樣的女孩,現在就已有了傾城傾國之貌,不知道長大后還會變成怎樣。

    魅蘭莎慢慢的睜開了眼,這一覺睡的真爽,不但原來的能量已經融合完畢,那些光明能量也轉化完畢,呵呵,以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不知道花了多好時間,看看自己的手腳,汗,都張長了。看看周圍,沒人,慢慢的下床走到鏡子邊,里面映著一個美女,一個絕色小美女。魅蘭莎看著鏡中的人不由感嘆:真是的,果然還是這個樣子,和原來的那個‘自己’長得一摸一樣呢,只不過現在縮小了而已。

    ‘哐當’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傳來,魅蘭莎轉頭,門口站著個漂亮金發女人,她的腳下是個臉盆,水灑了一地,剛才的聲音應該就是這個發出來的。女人睜大眼睛看著她,嘴巴也張得大大的,手還是剛才抱盆子的動作。

    魅蘭莎看到這個女人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輕輕的叫道:“媽媽。”這個金發女子正是戴納。

    聽到這一聲叫喚,戴納的眼里泛起了淚水,跑過來一把抱住她,低低的哭泣著,“寶寶,寶寶,我的寶寶。”

    魅蘭莎也伸出手抱住自己的母親,心里有種莫名的感動。

    戴納冷靜下來后就放開了手里的孩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問道:“寶寶,你睡了這么長時間,現在有哪里不舒服嗎?”

    搖頭,“媽媽,我很好,你別擔心。我睡多久了?”

    摸摸魅蘭莎的頭發,戴納笑著說:“沒事就好,你呀,一睡就睡了七年,現在都七歲了。”

    默,我美好的童年生活啊,一眨眼就過去了一半,好可惜。

    “寶寶以后不會再睡了,要永遠陪著媽媽。”

    “魅蘭莎,魅蘭莎,媽媽的好寶寶,媽媽也會永遠陪著你的。”戴納笑著抱起魅蘭莎在原地打轉。

    “戴納,你怎......魅蘭莎!哦,天,我們的睡美人魅蘭莎醒了,真是太好了。”福柯在看清戴納懷里的小人后也很興奮。

    “福爺爺。”魅蘭莎甜甜的一叫,福柯的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樣甜。

    “好好,小魅蘭莎還是那么可愛,哎呀,我要去和莫林黛拉說一聲。”說完,轉身,風風火火的跑開了。莫林、黛拉是魅蘭莎外公外婆的名字。

    沒過一會,三個人就急匆匆的趕來了。

    “魅蘭莎,魅蘭莎,我的小心肝啊,快讓外婆瞧瞧。”黛拉外婆一把從戴納手里搶過魅蘭莎,抱在懷里上上下下的仔細看著。

    “外婆,魅蘭莎很好。”我承認,主角有在裝可愛。

    “很好就好,很好就好。”

    “黛拉,該讓我抱抱了。”莫林外公在旁邊討好的說著。

    外婆瞥了他一眼,很不給面子的說:“你,哪涼快哪待著去。”轉頭又笑嘻嘻的看著魅蘭莎。

    汗,她外公和外婆還是老樣子。

    莫林扁扁嘴,看著魅蘭莎說道:“小魅蘭莎,還記得外公嗎?”

    點頭,“魅蘭莎記得,外公還沒還我象棋呢。”這象棋剛做出來的時候莫林和福柯還以為只是小孩子的玩具,只不過這玩具稍微的精致點了而已。魅蘭莎用剛能發聲的小嗓子慢慢的向他們解釋了一下,結果,東西被搶走了,莫林還很無恥的對魅蘭莎說:你還太小,要開開心心的玩,這種勞心勞力的玩具外公就先幫你保管了。女主郁悶,心里暗忖: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他當你是一歲沒到的孩子)沒辦法,太小沒優勢,也不敢去搶,怕被打PP,只好想別的辦法玩了。

    莫林和福柯聽了她的話同時石化。

    黛拉外婆和戴納不客氣的笑了起來,黛拉外婆一邊笑一邊對魅蘭莎解釋道:“他們啊,套句我們小魅蘭莎的話,就是棋品太差了。三年前這倆人下著下著就突然大打出手,一個說對方作弊,另一個說對方輸了不認賬,結果一不小心就把棋給弄壞了,魅蘭莎如果要同一副的話是沒辦法了。”現在的那副還是福柯照著魅蘭莎的那副做的。

    魅蘭莎詫異看向他們,后者站在一邊尷尬的笑著。她記得那時候由外婆抱著看他們下棋,結果倆人不是下了拿回來,就是要思索好久,輸了的人還要賴賬什么的,結果魅蘭莎拋下一句你們棋品太差了,和外婆瀟灑的離開了。沒想到他們盡然還能從下象棋中發展出作弊,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進步吧?!

    “呵呵,別說這個,魅蘭莎以后還會像以前那樣長睡嗎?”莫林轉移話題。

    眾人的目光快速集中到魅蘭莎身上。

    “不會,以后都不會了。”

    除了事先知道了的戴納,其他人的表情也放松了下來。

    “那個,小魅蘭莎,能告訴福爺爺讓你睡覺的那個人是誰嗎?”福柯不確定的問,大家對這件事都很好奇。

    “魅蘭莎不是很清楚,她說她是神,一個名為玄女的神。”腦筋迅速的轉動起來,組織一段不可思議卻又能讓人相信的話。

    “神!”以前雖然聽過了,現在再聽一遍還是很吃驚。

    “玄女?我知道光明神、戰神、元素女神等等,就是沒聽說過玄女,她是掌管什么的神?”福柯疑惑的看著魅蘭莎。

    “她說她不是這個空間的神,是從別的空間出來游玩的,結果到了我們這里,覺得和我有緣分,就決定教我一點東西。”

    “別的空間?緣分?”

    “是啊,她說她所在的那空間中有一個名為華夏的民族的人都是黑頭發黑眼睛的,而她自己也是這樣,沒想到在西大陸會遇見雙黑的我,這是一種緣分。”

    福柯聽了以后點頭,又問道:“她是掌管什么的?或者又教了你什么?”

    “她不掌管什么,他們那的神的力量一般不分屬性,看需要什么就控制什么。”

    皺眉,“這不就是多種元素一起修煉,力量貴在于專精,分散修煉怎么會練得好。”

    “哈哈,她說任何力量都來至于本源,一法通萬法通,我們修煉時不應該太執著。而且他們也不是多重修煉,只是力量有點特殊,可以互相轉換而已。”不知道這樣解釋可以嗎?

    “一法通萬法通?一法通萬法通!”福柯一直念叨著這幾個字,臉上的表情一下皺眉一下釋然。

    莫林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是魅蘭莎剛才的話給了他什么啟發,示意眾人出去講話,把空間留給他。

    到了客廳坐下,莫林開口道:“聽魅蘭莎的話,那個神好像很強大,這是件好事,也是我們魅蘭莎的福分,但誰也不能說出去,不然會被送上宗教審判所的。”

    眾人明白的點頭,幸好就他們一家五個。

    莫蘭又笑著看向魅蘭莎說道:“小魅蘭莎,你剛才說西大陸,那是不是還有東大陸、南大陸、北大陸之類的?”

    某女點頭又搖頭,“她說這個世界分兩塊大陸,東大陸和西大陸,我們這里是西大陸,東大陸的人一般都和魅蘭莎一樣,是黑頭發黑眼的,所以才說遇見魅蘭莎是緣分。”

    莫林等人的興趣又全上來了,戴納好奇地問:“那他們也和我們一樣會魔法和斗氣嗎?”

    “他們修煉的和我們不一樣,叫內功,有一些特殊的人修煉的叫真氣,那是種很神奇的力量,練到盡頭的話還有可能成神。對了,他們那管神叫仙。”

    “神!”三人不敢置信的叫出聲,太不可思議了,這里有神級的高手,但和神的差距好似十萬八千里的,沒想到竟然有人通過修煉就能成神!

    “不過這種修煉方法只掌握在小部分人的手里,而且這些人也不是全都能成神了,應為修煉到一定階段上天就會降下天雷,對那些修煉的人進行刷選,沒通過的人輕點的就全部重修,重點的就直接死亡。”精確點就是魂飛魄散。

    莫林聽了后嘆氣,“這可以理解,如果單單通過修煉就能成神,那邊不是就要有很多神,那是不是就是天在選神?”

    魅蘭莎想了想點頭,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說的不就是這樣。

    ……

    距離醒來的那天已經過去3天了,說起這三天,魅蘭莎就有種悔不當初的感覺。原因還出在她自己身上,誰讓某人愛現,當著眾人的面講了個故事,故事的名字就叫《梁山伯與祝英臺》,結果可想而知,戴納媽媽和黛拉外婆哭得一塌糊涂。外公的反映到沒那么強烈,只說了一句:“這個梁山伯也太弱了,怎么還會有女人喜歡他呢,是不是眼睛有問題?”結果被平生中最重要的三個女人中的其中倆個批得灰頭土臉,直說自己錯了才躲過這一劫。后來的一切是那么自然,黛拉母女有事沒事就讓魅蘭莎給她們講故事,害得后者不時的裝身體不舒服才躲過那么一兩次。真應了那句: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的外公看上去有點不正常,感覺被什么事困擾著,魅蘭莎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抱著莫林的胳膊撒起嬌來:“外公,你怎么了?眉毛都連在一起了,小心皺紋會增多哦,那看上去會很老的。”

    莫林把她抱在腿上親了親,笑呵呵的說:“外公本來就老了,不用看上去了,呵呵。”

    “才不呢,外公很年輕,和媽媽站在一起就像兄妹。”這迷藥灌的,直把某人樂得不行。雖然男人不會像女人那樣在意年齡,但不管是誰被夸年輕都會開心。

    “外公還沒有說你為什么皺眉呢。”

    莫林嘆了口氣,說道:“再過兩天就是城主的生辰了,外公這個小貴族不管怎樣都要送上點東西,以我們家里現在的情況,還真想不出該送什么。”莫林原本是一個小國的男爵,國家被滅后,又因為達倫伯爵當時的保薦,就繼續保留了男爵頭銜。只有小片封地,莫林人很好,又不對封地上的人強收什么,現在的情況只能算維持的了生活吧。

    魅蘭莎歪著小腦袋問道:“那外公以前是送什么的?”

    “以前?呵呵,以前是由你福爺爺幫忙準備的,他跑到有魔獸的地方弄個還看得上眼又不失禮的魔核就行了。”

    明白了,她家福爺爺現在還在她的房間站著,短時間內是無法出來了,怪不得外公會愁。不過有件事很好奇呢,“外公,既然福爺爺這么厲害,那你們為什么不多打點魔核來改善生活呢?”

    莫林摸摸魅蘭莎的頭,寵溺的說:“魅蘭莎還小,所以不懂。你福爺爺很厲害呢,以前在外面很出名的,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才決定放棄曾經的一切,包括名譽、地位過隱居的生活。而外公剛好和他認識,所以他就來了。現在的他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偶爾專研專研自己的能力,他并不想靠這個來獲得什么。我和你外婆也是這么想的,如果外公讓他用力量去改善我們的生活,這和以前利用他的人有什么區別。而且,他這種級別使用的能力都帶有自己的烙印,如果被人認出來,那怎么辦。況且我們現在的生活也不難過,人啊,要學會知足,小魅蘭莎明白了嗎?”

    魅蘭莎是懂非懂的點頭,接著說:“那這回真的不知道送什么了嗎?”

    “讓外公想想,肯定能想出點什么的。”

    “魅蘭莎也想。外公,你先說說城主。”

    “城主?小魅蘭莎問這個干嘛?”莫林不解的看著她。

    “了解他的一些事情,說不定就能想出來要送什么了。”魅蘭莎很自然的回道:“有句話不是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很符合現在這種情況。”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好,這話太精辟了。魅蘭莎是怎么知道的?”莫林不由感嘆。

    “這話是在那個神所在的民族中流傳的一句名言。”

    莫林點頭,明白了。“城主名叫西摩•威爾,是威爾家族中的一個旁系親戚。城主為人雖然有點貪財好色,但絕對不能小看,我們這個城不也被他管理的好好的,就算再貪,也沒有出現民不聊生之類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差不多就這么多,小魅蘭莎還有什么問題嗎?”

    “威爾家族?”沒聽過。

    “威爾家族是薩克亞多的第二大家族,聽說這個家族的祖先曾經和一只神級獨角獸相戀,所以他們以獨角獸為家徽。威爾家族主要從事的是貿易,薩克亞多最大的商團就是他們家的,帝國的主要經濟來源也是他們,這個家族真是深不可測啊。”

    魅蘭莎轉了轉眼珠子,笑著問:“外公,他們的家徽是獨角獸?”

    莫林點頭,“是啊,獨角獸,一只神圣優雅的純白獨角獸。”

    眼睛一亮,魅蘭莎對著莫林開心的說:“我知道要送什么了。”

    莫林好奇的問:“什么?”

    魅蘭莎右手大拇指對著中指打了個響,堅定的說:“獨角獸。”

    莫林差點摔倒在地,悻悻然的說:“小魅蘭莎,獨角獸一般都是7級的,聽說王者獨角獸還高達九級,就算你福爺爺出馬也沒辦法,我們還是想別的吧。”而且,送出去以后還不定會給家里引來什么麻煩。

    “不是真的哦,不是真的獨角獸。”魅蘭莎對著莫林神秘兮兮的說著。

    “不是真的?難道獨角獸還有假的?”莫林很不解的看著魅蘭莎,后者只給了他一個放心,都包在我身上的表情,急匆匆的跑開了。

    ……

    “爸,你到底和寶寶說了什么,她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里,飯也讓我們放在門口,都一天一夜了。”戴納看著緊閉的房門擔心的問著身邊的父親。

    “我只是跟她說起了這次城主生辰的事,她說想到要送的禮物了,就這樣。”莫林也很無奈,不知道這個寶貝外孫女到底要干什么。

    “老頭子,這種事我們大人操心就好,你干嘛說給魅蘭莎聽,這孩子一定在房里想著那個禮物什么的,不要出事才好。”黛拉對著莫林就是埋怨。

    “魅蘭莎太聰明,我講著講著就忘了她還是一個孩子,下次會記住的。”

    “對了,戴納,她不是在進屋前找過你要東西嘛,要了什么?”黛拉突然想起還有這事。

    戴納想了想說道:“幾根針,很多不同顏色的線,還有一張白色大布。”

    迷茫,“這孩子要這些干嘛?”

    戴納和莫林同時搖頭,他們也很奇怪。

    黛拉不由嘆氣,“唉,我們家除了福柯現在又多了個閉關的小魅蘭莎,真是的。”

    “外婆,我好了。”話音剛落,緊閉的大門就開了,露出魅蘭莎小小的腦袋。

    “寶寶,你沒事吧?”戴納上前抱起某人問道。

    “沒事,呵呵,給你們看見東西,進來進來。”魅蘭莎神神秘秘的樣子把莫林三人的好奇心給勾起來了。

    不過,“寶寶,屋里怎么這么暗?”

    “小寶貝,這么黑我們怎么看你說的東西啊?”

    “難道東西只有在黑的地方才能看見?”莫林好奇的四處搜索著。

    魅蘭莎沒有回答他們的話,把眾人引到一具豎著的用白布遮著的架子面前,神情莊嚴的說:“先生女士們,你們即將看到的是偉大的華夏民族傳承了幾千年的神奇技藝之一所創造的杰作,各位,擦亮眼睛,請看。”輕輕的把架上懸掛著的繩子一拉,白布掉了下來,莫林三人看到了一個永生難忘的畫面。

    這是一片森林,長著郁郁蔥蔥的樹木,林里還有座山,清泉就在山道里慢慢的流淌著。天空中還有飛鳥,有幾只停留在樹干上。畫面很美很美,最美的還是要數林子中間的那個存在,那是一只獨角獸。潔白健美的身軀悠閑的在林子里散步,白色的鬃毛隨風輕輕的飄揚,獨角獸的眼里流露著快樂與慈祥,它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貴而又自在。

    莫林用顫抖的手指著前面這幅長5米高三米的畫,對著魅蘭莎說:“這就是你一天一夜的杰作?”

    魅蘭莎點頭,歪著頭問:“外公,這可以做壽禮嗎?”

    還沒等莫林回答,黛拉就先開口了,“不行,絕對不行。”

    眾人轉頭看向她,有點不解,后者拋出一句:“我們自己留著,送給城主就太浪費了。”

    黑線,“外婆,你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再繡,這個還是給外公拿去交差吧,看外公因為這壽禮急的,白發都要出來了。”汗,對他們來說給那個城主賀壽就和公事沒什么區別了。

    黛拉扁扁嘴,看看魅蘭莎又看看可憐兮兮的莫林,把頭一偏,算是同意了。

    “寶寶,這是什么?”戴納親親自家孩子問道。

    “這個是繡品,華夏民族有個很了不起的技藝叫刺繡,繡出來的東西就叫繡品,這就是我的成果了。”

    “一天一夜就能繡出這么壯麗的畫?”戴納深吸一口氣,有點不敢置信。

    當然不可能,她是用了點小小的能力才辦成的。“哈哈,媽媽可以自己繡繡看,這不就明白了。”

    “我?”戴納指指自己,“我也可以學?”

    “是啊,當然可以學,有恒心有毅力很快就能學會的。”好奇怪,干嘛這么吃驚。

    “那個小魅蘭莎,神沒說不信仰她的人是不能學她所傳授的東西的嗎?”莫林不確定得問。

    魅蘭莎黑線,搖頭,“沒有,只是說不能讓心術不正得人學,其他的只要我愿意就行。”

    莫林聽了她的話感嘆道:“玄女神真是無私的好神,哪像我們這里,光明屬性的技能是只對信奉光明神并且屬于光明神殿的人才能學的。”

    黛拉和戴納贊同的點頭,魅蘭莎笑著說:“外公外婆還有媽媽福爺爺是一家人,所以沒關系。如果想學的話就說,我看看有什么適合的。”

    三人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戴納摟緊魅蘭莎指著繡品說:“那我就要學這個,能創造出這么美麗的東西真的很神奇呢,盡然還會發光。”

    魅蘭莎聽了發光兩字突然黑線了,“媽媽,我想跟你說繡品是不會發亮的,這些樹啊草之類亮亮的地方是因為我追求效果涂了熒光草的粉末。”就因為要讓這幅畫看上去更逼真,所以她把熒光草的粉末涂在能村托的地方,在暗點的地方看,整幅畫就充滿了生機。而熒光草,在一大堆雜草中就能發現一根,一般人都不會對它上心。

    戴納一愣,隨即笑道:“反正能繡出這東西就行,我學,熒光草到處都是,我也能讓它們發亮,不是嗎?”

    汗,這樣也可以?!魅蘭莎看著自己的母親只能打哈哈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6-m
隨身惡魔系統
作者 舞月深紅
  本書講的是,一個比較倒楣的主角,在地球上一直玩了十多年的遊戲之後,終於被老爹發現並強制的抓... (馬上閱讀)
Sys_88_881-m
網游之為你傾城
作者 小酒瓶蓋兒
  你是不是乞兒?曾經是。   你是不是沒親人?曾經是。   只此你就沒資格跟著他!  ... (馬上閱讀)
Sys_81_811-m
落跑女仙
作者 月野兔
  神族中的白澤一族數十萬年來人才凋零,好不容易出了位能上臺面的現任大祭司傾言,不想她竟到了仙... (馬上閱讀)
Sys_88_881-m
我家有個NPC大人
作者 傾城月光
  什么?從沒玩過網游的菜鳥小白,只會開著玩具車滿場跑?沒關系,三個教一個,不信拖不了你下水!... (馬上閱讀)
Sys_86_862-m
仙戲傳說
作者 月落星恒
  任務?尋找一條據說不存在的鑰匙   若雪,一只雜學豐富,身手流利缺乏游戲理論的小白   系...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